想回家!我們滯留在離祖國最遠的國度

阿根廷

文: 王犀知 

截止現在,三個多月了,沈元和另外四十來個中國同胞還滯留在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不能回國。

他們有的已經被國內工作單位辭退了,成為了無業人員。也有60多歲的老人面臨斷藥的風險。

阿根廷遠在南美,可以說是地球上距離中國最遠的國度之一。

「 我們滯留在離祖國最遠的國家,好想回來 」。

01、航班一停再停,退票不給現金,只收到抵用券

沈元是1月21日到達阿根廷的,他今年30多歲,是個探戈舞發燒友。

他去阿根廷是學習舞蹈,因為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下面簡稱布市)是探戈舞的發源地。

因為遠,所以他特別珍惜這次遠行,本來打算1個半月,到3月10日返程。結果幾天后,農曆春節,中國那邊疫情爆發。

消息一天比一天嚴峻,2月10號前後,很多航空公司開始陸續取消飛中國的航班。

沈元等人說,形勢突變還是在3月之後,「 3月3日當天,阿根廷確診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我上網一查,基本上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取消了中國航線。我買的是美航,他們通知我4月22日才能複飛。 」

沈元沒辦法,最后買了一張埃塞俄比亞航班的票,因為只有他家有票,是4月2號的,票價比平時還貴了點,八千多,這是他第一次退票重買。此後,連續的退票、重賣成了常事。

到了3月25日,情況更加嚴峻,阿根廷宣布關閉機場到4月中旬。

「 這樣我重買的票又廢了,無法回家,只好求助中國大使館。 」可封國的情況下,大使館能做的也很有限,只能建議我們盡快重新買票,沈元無奈的說道。

當時只有埃航有最早到中國的航班,可價格水漲船高,得三萬多,沈元已無力購買如此高價的機票。只能買了土耳其航空5月1日的返程票,票價也八千多。這是他第二次退票重買。

可悲催的事很快又來了。 4月10日,阿根廷宣布全國的緊急狀態會持續到5月份,土航復飛的時間更是直接通知到了5月20號。這樣一來,沈元第二次重買的票又成了廢紙。

退票拿不到現金,只能拿到「 抵用券 」。到現在他們幾乎每個人手裡都有好幾張退的票,疫情下,航空公司都不給退現金,只給抵扣券,不同航空公司還不能交叉使用,等於白砸好幾萬在手裡。

02、包機回國? 10萬+一張的機票太難頂

沈元他們反復向大使館溝通求助。理論上有三條路:

第一條:死等疫情過去,等機場重新開放。

可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成本巨大,他們感覺耗不起。再不回國,單位會開除他們,自己會面臨失業。

第二條:曲線回國,就是跟隨阿根廷去歐洲撤僑的飛機,先前往法國或者西班牙,再從那裡想辦法回。但這樣不但價格極高,而且大多旅客都沒有歐洲的簽證,所以此路也不通。

第三條:包機回國,這也是目前大使館和這些遊客們溝通後覺得可行的方向。可包機沒那麼簡單。

滯留遊客小光說:「 4月10號的時候,我們打聽到消息:中國有一批援助阿根廷抗疫的物資。一趟從中國給送過來,一趟由阿根廷飛過去,這可給了我們大希望。 」

原來是他們寄希望於運物資的飛機可以把他們稍回國。可得到的回復是:中國飛過來的是貨機,不具備載人條件,阿根廷飛回去的雖然是客機,但沒有安排空乘,而且也考慮到疫情倒灌問題,直接被拒。

小光說:「 當時難受極了。 」

還有一個選擇:商業包機式回國。可對沈元、小光他們來說,真的貴。

沈元他們了解到,東航的包機價格報到了1800萬,即使他們50多個人能坐滿,人均也需要分攤大概10多萬的費用。

高昂的費用,讓他們絕望。

03、隔離困境:60歲患病老人面臨斷藥危險

長期滯留,讓他們生活陷入窘境。

疫情爆發到現在,沈元他們陸續和一些滯留的中國遊客接上了頭,現在有40多人,其中絕大多數是遊客,有個別是到阿根廷短期訪問的。

他們發愁不已。隔離了兩三個月,沈元住的是便宜點的民俗,每天大致300多塊,一個月萬把塊。每次出去採購一次物資,省吃儉用的話,大概能堅持10天。

沈元說:「 大使館和當地華僑機構也送來過一些物資,包括一部分口罩和生活用品 」。

一些有特殊需求的遊客面臨困難,比如患了慢性病的。

有一個60多歲的遊客丁阿姨,也是春節時跟朋友一起到阿根廷旅遊,滯留已快三個月了。

她患有冠心病和高血壓,每天要吃專門的藥物:絡活喜。丁姨說自己只帶了一個月的藥量,阿根廷當地又買不到這種藥,被滯留後,丁姨只好把一天的藥量折分為2天,到現在更是折分為3天。

即使這樣,斷藥也只是時間問題,丁阿姨家里人很擔心,現在也還在多方聯繫國際快遞幫忙。

安全問題也讓這批中國遊客頭大。

沈元說:「 布市的治安一直不太好,經常發生搶劫的情況。 」

隨著防疫措施漸漸升級,「 中國人 」的標籤也在當地越來越礙眼。最近發生了好幾起搶劫華人超市的情況,到4月2號,阿根廷關門的華人超市超過了200家。

一個華人超市老闆告訴沈元他們:「 馬路上有非常多的流浪漢,隔離對他們沒用,因為他們沒地方住。他們守在馬路上,巷子裡,你們來買東西最好結伴一起,避免危險。 」

04、防疫堪憂,阿根廷人習慣共用一個杯子喝馬黛茶

現在沈元他們擔心的還有當地的防疫問題。

截止4月15日,阿根廷的確診人數已經突破2571例,要知道阿根廷也就4000來萬人。拉美整體的醫療衛生水平是較低的,很多貧民得不到檢測機會。

到3月底,阿根廷全國庫存的試劑盒還不到7萬套。而且在布市,就有超過1000個貧民窟。

沈元說:貧民窟的衛生情況你都想不到,很多到現在都沒有通上自來水,別說戴口罩了,洗個手都難。 」

而且阿根廷人民天生樂觀開朗,疫情都已經很嚴重的時候了,他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依然是足球、聚會和馬黛茶 。沈元發來的一篇寫阿根廷情況的文章,更是讓人哭笑不得:

他們喝馬黛茶的時候是一桌子人圍在一起,大家共用一個吸管,共用一個馬黛茶杯子。如此情況下,疫情想不爆發都難。

因為移動支付不是很發達,4月3日的時候,阿根廷開放各大銀行,為沒有借記卡的老人提取退休金和社會福利。

消息一出,幾乎所有銀行網點門口都排起了長隊,人頭攢動,大規模聚集的情況又讓整體防疫工作又面臨嚴峻考驗。

05、收入斷檔,沈元被公司辭退了

到現在,正常航程能回國的票都排到了5月之後,基本上每個人機票錢都搭進去好幾萬。

沈元說:「 還是難頂啊,每個月隔離花銷都得萬把塊,如果在到5月,開支真不小。 」

最難過的還是一直回不去,沈元說:「 算上自己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公司辭退了,這下穩定的工作也涼了,收入斷檔,回去還不知道怎麼辦。 」

他們現在的情況就是想走走不掉,經濟扛不住,留也不敢留,身心安全也受不了。大概就是個進退兩難的無解狀態。

沈元說:「 現在他們很多人都有種被拋棄的窒息感。 」

聽他講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沈元說:「 出來旅遊前,本來想著生活好了,國內的工作也穩定,就純粹圖個興趣,圓圓夢。有的老太太也就為了趁身體還好,來看看南美,誰能想到會成為現在這樣。 」

他告訴我:「 也知道國內一些人怎麼說我們,比如嘲笑我們作死跑出去,也有說回不來正好,免得疫情倒灌。 」

「 可其實我們也很無奈,網友說什麼都無所謂了,現在就希望疫情能早點過去。 」

他說,自己工作雖然沒了,回來後還可以再找;錢用掉了,努力再賺。

現在就想一件事——回家。

(文中真實姓名隱去,化名沈元、小光等,其餘均為真實事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