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人喝茶,半是風雅半煙火

文: 物道君

梁實秋說:「 凡是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茶。

無論是山間的一人飲,小院深處的功夫茶,還是擺在街頭的大碗茶,中國人的茶,可陽春白雪,亦可下里巴人。

圖|清涼地兒-了琹 ©

沒有人說得清楚,究竟中國人從何時開始喝茶。但喝茶的習慣,幾度變遷,尤其是明朝人的喝茶方式,一改前朝的方式,由繁入簡。

從明人開始,喝茶變成一件簡單的小事。

圖|清涼地兒-了琹 ©

現在,中國人喝茶的習慣,是被明朝皇帝朱元璋改變的。

一開始,人們沿習點茶法,要將餅茶碾碎,沸水沖點,茶筅研磨,極其花費功夫。當朱元璋發現製作進貢的茶餅很辛苦時,便下令廢除團茶,「 唯採芽茶進貢」。

從此,明人以新鮮芽茶沖泡而飲,簡單明了。

圖|隱山茶齋 ©

他們喜歡清飲,不喜歡往茶裡加花草果實,追求自然。比如用水,便以天然之水為上。明朝人認為煮茶的水,標準是清、活、甘、洌、輕

相傳有一次,宰相張居正喝到皇家貢品的密雲龍茶,驚覺太好喝了。但回到家後,自己怎麼泡都不對味。後來才知道,要用京城外的玉泉水,用竹筧過濾,方能泡出茶之甘甜。

圖1|攝影的小和尚 ©

晚明的士人屠隆曾說過,煮茶之水有天泉地泉、江水長流、井水等三大支,其中又以天泉為佳,因為天上的水最輕。

在他看來,「 秋水白而冽,梅水白而甘」,甘會稍奪茶味,但冽能成全茶味。春天的水,優於冬天的水,但夏天的暴雨就不好了,是天地的怒氣,喝了也不舒服。

在明朝人的世界裡,喝茶,是一件簡單的事。

簡單,不意味著不講究,喝一杯茶,是為了人間的清歡。

 

明人喝茶,以人少為貴,以野林茶趣為貴。

陳繼儒說:「 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明人不喜歡像宋代的茶宴之風,太過隆重熱鬧,他們認為,品茶的最高境界是獨飲,其次是二三知交。

明人對環境要求甚高。寧王朱權在《茶譜》講過:「 或會於泉石之間,或處於松竹之下,或對皓月清風,或坐明窗靜煽,乃與客清談款話,探虛玄而參造化,清心神而出塵表。

圖|清涼地兒-了琹 ©

文徵明在《惠山茶會圖》中,記錄了自己與友人一次茶事雅集。他們相約在清明節這天,到了無錫惠山,在「 天下第二泉」的二泉亭下喝茶。

畫中,蒼松翠柏遮天,群石環繞。其中有一方古井。兩位高士,坐於井亭之中,一人觀卷,一人賞卷。亭外,兩個童子正在侍奉茶爐。

圖|清涼地兒-了琹 ©

遠望曲徑通幽處,又有兩位高士倚石對談,似在走走停停。水沸聲,松間風聲,蟲鳴鳥叫聲,呼之欲出。

明代馮可賓便在《茶箋·茶藝》中提出品茶十三宜:無事、佳客、幽坐、吟詠、揮翰、徜徉、睡起、宿醒、清供、精舍、會心、賞覽、文童。

對明人來說,喝茶貴在心境,貴在隱逸。

山中野林,松竹怪石,明月清風,方有茶趣。

明人喝茶,半是風雅半煙火

圖|清涼地兒-了琹 ©

明朝人喝茶,既有清氣,又很接地氣。

那時候,茶館遍地都是,又叫茶肆,茶坊,茶攤,茶舖。 《儒林外史》中提過:「 廟門口擺的是茶桌子。這一條街,單是賣茶就有三十多處,十分熱鬧」。

文人或許會尋一方雅緻茶室,有美人相伴,焚香靜飲。普通百姓,則可尋於街頭巷尾的茶坊,不愁沒有茶喝。

明人喝茶,半是風雅半煙火

圖2|隱山茶齋 ©

明人對生活講究,只是一間小茶館,也追求水、茶、器的清雅潔淨。

文人張岱曾在《陶庵夢憶》中寫道,明末的茶館,「 泉實玉帶,茶實蘭雪、湯以旋煮,器皿時滌,無穢器、其火候,有天合之者。」

更接地氣的地方,則是簡樸的小茶攤。街頭巷尾,幾張凳子,幾個粗茶碗,再賣點瓜子、炒豆、橘子等等,是北京大碗茶的起源。甚至後來還有說書人在茶館裡表演。

喝茶,對明朝人來說,已經是一件雅俗共賞之事,既有清逸之氣,亦有接地氣的歡喜。

明人喝茶,半是風雅半煙火

圖|勵志企鵝 ©

直到今天,明代人的喝茶方式,依然影響著我們。

或許便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喝茶不再只是文人的雅事。

茶,成為每個嚮往美的人,皆可觸及的風雅。

有人說,最好的人生,是一半琴棋書畫詩酒花,一半柴米油鹽醬醋茶

但其實明人喝茶,才是一半風雅,一半煙火。

明人喝茶,半是風雅半煙火

圖|清涼地兒-了琹 ©

參考資料:
《到明朝喝茶去》,寇雲飛
《明清士人喝茶的那點事》,奔騰子

來源         物道精緻生活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