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30年過去,他依然是華語愛情電影第一蘇

文:魚叔 獨立魚

前幾日,58歲的劉德華在官方粉絲站「華仔天地」晒出視頻,慶祝網站成立32周年。

華仔實力寵粉,又是唱歌又是展示畫作,還向大家介紹了接下來要上映的三部新片(《拆彈專家2》《熱血合唱團》《香港地》)。

聊完新片,華仔又分享了三部最難忘的老片:

《雷洛傳》《天若有情》《瘦身男女》。

他直言,想再拍一部《天若有情》那樣的電影。

「騎摩托,抹鼻血,再一次打動所有少女。」

魚叔這才意識到,今年6月剛好是《天若有情》上映三十周年。

它是吳倩蓮首闖香港影壇之作。

也是陳木勝導演的處女作,由杜琪峰監製。

劉德華騎摩托載著穿婚紗的吳倩蓮,在高架橋上飛馳的一幕,已成香港愛情片最浪漫的橋段之一。

摩托飆車,是本片非常重要的元素。

影片中,劉德華一共四次載吳倩蓮飆摩托,背後蘊含著編導巧妙的構思。

今天,魚叔就帶大家回顧《天若有情》戲裡戲外的故事,解開「飆車」的祕密。

《天若有情》

劉德華扮演的華弟,是黑幫大佬「七哥」手下的馬仔,酷愛飆車。

他被指派給「喇叭」做中間人,為搶劫珠寶的一單活兒打掩護。

警方對華弟圍追堵截。

走投無路的他,隨手擄過一個女孩當人質,偷車逃離了現場。

華弟逃到與喇叭約定好的地點,收回自己那份分成。

此時,喇叭發現了車裡的女孩,讓華弟滅之以絕後患。

但華弟並沒有照做,而是燒毀了汽車,騎著藏好的摩托把女孩送回了家。

女孩名叫Jojo,家境優渥,父母都在國外生活。

而華弟沒有雙親,他住在一棟破舊大樓裡,和幾個從事賣淫的「鳳姐」生活在一個屋檐下。

母親也曾是她們中的一員,當華弟還很小的時候就跳樓自殺了。

第一場摩托飆車,讓我們看到華弟與其他小混混的不同之處。

他雖然愛錢,但也有底線,不會讓無辜的人淪為犧牲品。

這一段配樂,是黃家駒作曲演唱的《灰色軌跡》

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後悔與唏噓

你眼裡卻此刻充滿淚

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

不想你別去

從爆炸現場一路開到花園豪宅,最後回到髒亂差的公寓,仿佛在不同的世界中穿梭。

Jojo和華弟原本是兩條平行線,卻因為一場「綁架」開始相交了。

吳孟達扮演的「太保」登場,整天遊蕩在街頭,靠給別人擦車賺點小錢,遇到不順眼的人就要罵上幾句。

太保和華弟,常常在這片區域廝混。

太保是個消息通,主要負責通風報信。

珠寶搶劫案疑似敗露,喇叭被抓進了局子,手下滿街找華弟,要幹掉這個「內奸」。

華弟在警局裡再次見到了Jojo,但Jojo並沒有指認自己的綁架犯。

回家路上,Jojo被喇叭的手下一路跟蹤,華弟又及時趕到,英雄救美。

兩人躲進一個破舊的賓館。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配著隔壁房客的叫X聲,曖昧在狹小的房間裡蔓延開來。

第二場飆車,表明華弟對Jojo進一步放下戒備,愛情悄然萌芽。

好景不長,喇叭搶先找到了華弟。

幸而有七哥搭救,華弟才免於一死,但也受了重傷。

Jojo將染滿血的牛仔外套洗乾淨,還煲了湯想帶給華弟。

在太保的指點下,Jojo在夜店找到華弟,然而華弟卻對她格外冷漠。

短短幾次見面,已經招惹了無數麻煩,或許兩個人本就不應該在一起。

但Jojo並沒有退縮,反而一路緊跟。

華弟終於讓她上了車,帶她來到自己平時玩飆車遊戲的基地。

危險的卡車遊戲以爆炸告終,熊熊大火,人群四處逃竄。

而Jojo和華弟緊緊抱在了一起。

第三場飆車,Jojo再次證明了自己的勇氣和決心,而華弟終於接納她走進他的世界。

兩個人過了一段開心的日子,太保一看,就知道華弟這次「動了真心」

正當生活慢慢回歸正常時,Jojo的爸媽回國了。

而華弟的幫派話事人被害,七哥和喇叭兩個大佬決定率手下弟兄替老大報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電影沒有直接展現幫派鬥毆,但當Jojo找到華弟時,他已經滿身是傷,躲到了澳門。

華弟和Jojo在澳門的日子快樂卻短暫,由黃家強演唱的《是錯也再不分》畫上了註腳:

在笑意裡之間

是最痛快一刻

莫要去理他真與假

很快,香港傳來壞消息:

Jojo爸媽要告華弟綁架,而華弟的大佬七哥也陷入麻煩。

兩人不得已回到香港,Jojo母親同意銷案,但要帶Jojo出國。

華弟那邊,老大死後,喇叭想搞內部分裂,兩伙人正式成了對手。

幫派爭鬥白熱化,而Jojo眼看就要離開。

華弟雖已身負重傷,但還是想來挽留Jojo。

深情對視中,愛情已經不需要用語言來表達。

最後一場飆車,是一次未完成的私奔。

黃貫中的《未曾後悔》唱出華弟的心聲:

自由被困 望一一領會

浪漫片刻足夠

望原諒我 未給一句話

獨自去闖盡頭

華弟內傷嚴重,鼻血不斷往外流,視力已經不清。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這註定是他生命中的最後時刻。

所以他砸碎婚紗店的玻璃,為Jojo和自己穿上禮服。

他們在聖瑪嘉利教堂,舉行了一場沒有證婚人、沒有賓客的婚禮。

趁Jojo許願之時,華弟悄悄離開,去赴他命中最後一個劫數。

他和太保一起,成功刺殺了喇叭,自己也身中數刀,同歸於盡。

而此時的高架橋上,穿著婚紗的Jojo脫下高跟鞋,赤腳奔跑,跌跌撞撞。

影片在羅大佑作詞作曲、袁鳳瑛演唱的《天若有情》中結束。

 

最終《天若有情》香港票房超過1200萬,在韓國上映後也大受歡迎。

最近兩年,韓國電視台還時有播放本片的數字修復版。

本片誕生的緣由說來也有趣,其實是為王天林籌集一筆養老金。

王天林這個名字大家一定熟悉,他是香港著名導演,也是王晶的父親。

他晚年在《槍火》《PTU》《暗花》《黑社會》等經典黑幫片裡,多次客串大佬。

戲份雖少,但讓人過目不忘。

王天林在《黑社會》中飾演鄧伯,畫面中間那一位

70年代初,王天林進入TVB監製、執導了多部經典武俠劇。

包括《書劍恩仇錄》《楚留香傳奇》《射鵰英雄傳》等等。

也正是在這一時期,王天林提攜杜琪峰擔任《射鵰英雄傳》執行導演,該劇播出後火遍全國,帶杜琪峰走出了事業低谷。

1990年,王天林即將退休,曾受他提攜的杜琪峰、林嶺東和兒子王晶打算拍一部賣座的電影,為王天林籌一筆養老金。

任杜琪峰助理導演陳木勝,自己喜歡到西貢飆車,根據親身經歷構思出了《天若有情》的故事。

得到了三位導演的認可後,出任本片導演。

華弟這一角色也是根據真實人物改編。

片中卡車頂載人飆車的情節,在現實中確實存在。

劉德華出演本片前,在《旺角卡門》和《賭俠》兩部電影中,都扮演過小混混類角色。

《旺角卡門》票房突破1100萬,《賭神》憑3600多萬的票房奪得1989年香港票房第一,成績非常亮眼。

此時,劉德華的事業重心已經從電視劇轉向電影,同時在樂壇也不斷有作品推出,偶像形象逐漸深入人心。

所以選擇劉德華出演,主要是出於商業考量。

但劉德華在劇組卻和杜琪峰結下了梁子。

因為他總是習慣性地在摘下頭盔之後壓一壓頭髮,杜琪峰對此很是不滿。

由於杜琪峰在片場話最多,劉德華還誤以為他才是本片導演。

儘管拍片過程有過不快,但劉德華最終出色完成了任務,演出了華弟的深情和悲情。

而整理頭髮的動作,如今看來,反倒貼合人物桀驁不馴的性格。

Jojo一角,王晶曾經推薦邱淑貞出演。

但杜琪峰想要一個區別於香港女明星的新鮮面孔。

當時,吳倩蓮還在台灣讀大二,她作為組合成員簽約滾石唱片公司,但事業並無起色。

吳倩蓮的一張穿短褲抱著吉他的黑白照片,被杜琪峰一眼相中。

為了見到這位女主角,杜琪峰特地飛往台北,卻與吳倩蓮錯過。

開拍時見到劉德華,她還直言「對不起,你不是我的偶像。」

初次闖蕩影壇,吳倩蓮對粵語一竅不通,她戲稱是一次「又聾又啞」的表演經歷。

影片結尾在高架橋上赤腳奔跑的戲份,也讓她受了不少罪。

「一張白紙」般的吳倩蓮,完全憑著直覺和天然的氣質,演出了Jojo的天真爛漫、一往情深。

在兩部續集裡,她也繼續擔任女主角,後逐漸成長為香港影壇的女神級演員。

在《十三邀》中,吳孟達專門談到《天若有情》。

他一開始想演反派喇叭,但杜琪峰表示,太保這個角色除了他以外沒有人能演好。

果然,達叔從親身經歷裡汲取靈感,把一個仗義的「失敗者」演得如此可愛。

《天若有情》戲裡戲外的故事同樣精采。

羅大佑和Beyond的插曲為電影增色不少,魚叔卻想起了楊千嬅那首《飛女正傳》:

世界將我包圍誓死都一齊

壯觀得有如懸崖的婚禮

也許生於世上無重要作為

仍有這種真愛會留低

紅綠交錯的霓虹燈,暈染出屬於香港這座城市的浪漫。

他們穿梭在大樓、街道、高架橋,為了理想中的愛情奮不顧身。

我們懷念香港電影,更懷念那段有情有義的流金歲月。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