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產老板開始坑兒子了?

中國地產老板開始坑兒子了?

文:小迪

舊人在跑,新人難笑。

當代置業第七年,32歲的雷志鑫從總裁助理升到集團執行總裁,成為當下地產職業經理人中唯一的90後總裁

幾天前,昔日「明星職業經理人」朱榮斌辭任陽光城董事長兼總裁職務。而在當代置業內部,早在半年前就傳出集團副總裁塗禮軍離職的消息。

寒冬之中,整個地產行業在經歷一場震蕩劇烈的人員精減和人事變動,不論基層還是高層。

雷志鑫(來源:中國房地產報)

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全年有超過450名上市房企高管發生職位變動

一批年輕人在掙紮之中,來到了漩渦中心。

他們,剛剛出山,就被要求成為「救世主」

「負二代」

年輕人到了父輩創業的年紀。

在房地產黃金年代,房二代」享受著父輩們的財富和資源,令人豔羨。如今房地產在緊縮的政策和慘淡的市場環境下,風光不再,但房二代們和背後的家族企業,依然是責任共同體

子承父業,向來是中國人的傳統。

2021年最後一周,27歲的曾俊凱入主此前一直是其胞姐任一把手的弘陽服務,此前,曾俊凱就已經出任弘陽地產的執行董事及副總裁。

曾俊凱(來源:南京市青年企業家聯合會)

「空降」弘陽服務的信號,被外界解讀為曾俊凱正式接班曾煥沙

曾公子接過手的弘陽集團,正處在流動性危機之中。在曾俊凱任職弘陽服務的十天前,弘陽地產才向弘陽服務轉讓空置的256個車位,通過「左手倒右手」的方式,從弘陽服務套出1463萬元,以應付短期的債務危機。

從弘陽地產2021年上半年的財報看,這家地產公司雖然「三道紅線」全部達標,且賬面上仍有175.8億元,其中非受限資金為139.7億元。然而,未來一年去除104.2億元的短期借款之外,弘陽地產還有64億元的貿易應付款和應付票據等待支付。今年4月,弘陽地產還有一筆4.5億美元的代償美元債。

曾俊凱的2022年,不會太好過。

比起這位2016年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後進入弘陽,歷任助理總裁和區域總經理,擁有5年緩沖期的「房二代」,楊武正的接班顯得格外倉促,並且挑戰更大

這位95後,2020年從英國華威大學金融碩士畢業就直接進入藍光發展出任董事,半年後又接任常務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分管投資體系、經營體系。2021年6月,26歲的楊武正從父親楊鏗手中接過董事長、總裁職務,也創造了一項新紀錄——中國最年輕的地產董事長

楊武正(來源:藍光發展集團官網)

有人統計近年50位接班的「房二代」,發現僅有楊武正一人同時擔任公司董事長和總裁

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比起「最年輕的房地產董事長」,看客們更喜歡管楊武正叫「最慘房二代」

千億重擔接手不久,雷就爆了。

7月,藍光發展被多家評級機構下調信用評級。12月21日,藍光發布風險提示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公司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金額合計258.81億元

藍光發展顯然已經不堪重負。

這份公告發出不久後,藍光準備將貨值70億元的三個項目以1元的價格轉讓,若這筆交易最終能夠達成,藍光將減少91.91億元的負債。但這次交易,隨即遭到上交所「五連問」。

藍光發展受上交所問詢公告

這個1月,藍光即將迎來一筆7.5億美元的美元債,結局不難預見。

當然,在一眾爆雷的房企中,比起依然活在父輩庇護下的」二代們「,臨危受命的人值得尊敬。

恆大爆雷之後,一份從內部流出的《恆大集團領導客史檔案記錄》文檔讓許家印的兩個兒子重新引起媒體關註。

這份文檔首次曝光許家印兩個兒子在恆大內部的職務,其大兒子許智健任恆大地產集團副總裁兼物業集團董事長,小兒子Peter Xu的職務為恆大地產集團副總裁兼高科技集團常務副總裁。

許智健

前者早在2012年就獨立接手項目,並持有恆大投資企業上海全築建築裝飾集團4.4%的股份,而後者向來神祕。

在許家印四處變賣資產還債之際,美國Dirt網站曾報道,Peter Xu以1250萬美元甩賣位於洛杉磯日落大道的一棟豪宅,替父還債

但除此之外,兩位許公子一如既往地隱身。

最難「打工人」

雷志鑫是罕見的。

根據北森大數據發布的《2020房地產行業人才白皮書》,國內房企高管的平均年齡是43.6歲,其中80後占比不到1/3,85後占比僅有6.56%,90後更是少之又少。

國內房企高管年齡及工齡分布

職業經理人的價值兌付期一般是在40歲到50歲。也就是說,像雷志鑫一樣25歲前後入行的人,成為高管,一般需要熬上15年到25年

雷志鑫的升遷速度遠遠超過一眾70、80後的地產界的前輩們,但估計沒有人和他道喜。

在他走馬上任的幾天前,停牌81天的當代置業終於複牌,短暫高開之後直接跳水,股價一度跌近40%,總市值僅剩6.46億港元

當代置業近半年股價走勢

比雷志鑫升遷更快的是當代置業債務堆曡的數字。

當代置業最新的財務公告顯示,包括2021年逾期未償的美元債,其未償還美元債總額達到13.48億美元。其中,今年2月份還將有一筆2億美元的債務即將到期,利率為11.8%。

雷聲已經嚮起,有人逆流而上,也有人見好就收。

地產職業經理人中,雷志鑫「最年輕總裁」名諱的前一位擁有者,是李和栗。2019年,32歲的李和栗出任原中梁執董兼聯席總裁,但在去年6月,任期未滿兩年的李和栗選擇出走中梁,獨自創業。

李合栗(來源:樂居網)

曾有媒體援引知情人消息,稱李和栗離職是因營銷出身的他無法勝任董事會輪值,主攻戰略和研究的業務調整。但這一說法隨後被中梁否認。

就在李和栗出走中梁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顯示,中梁控股的有息負債合計約為546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債務約為232億元,占比達到42%,短期內債務承壓。這其中同樣有不小的壓力來自美元債,根據中梁公告,今年1月31日,中梁還有一筆即將到期的美元債,截至目前,中梁已經累計回購1.21億美元。

在回購美元債的同時,中梁也在大刀闊斧地調整組織架構,精減人員。有內部人士向媒體透露,今年1月份中梁裁員300人,並有近100人轉崗地產集團

慘淡的行業大環境下,留下與升職,意味著更大的責任,更少的薪資

2020年,南都大數據研究院監測27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年薪。這27家房企給537名高管發了9.7億元的薪酬,平均每名高管181萬元。上文提到的藍光發展和陽光城的高管年薪以600萬排在中位,當代置業未披露高層年薪,有報道曾指出,當代置業執行董事陳音年薪為165萬元,低於平均水平。

27家上市房企高管總薪酬排行榜(來源:南都地產)

警報在這一年嚮起。克爾瑞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20年地產人的薪酬多年來首次出現下降的趨勢,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高於行業整體平均1.5%的薪酬減幅。

來到2021年,整個地產面臨災難式收入減少。雖然年報未出,但慘狀已經可以預見,除了多家房企已經明確將給高管降薪以縮減開支,臨近年末,過去地產人重要的收入來源年終獎也大幅縮水。

房地產行業號負責人張豔早前發起了一項《2022地產人年終獎調查》,近千份調查樣本顯示,超一半地產人沒有年終獎,還有超過17%的地產人難以確定是否能夠拿到年終獎。

拿到年終獎的地產人中,超六成年終獎同比下降,多達48.72%的地產人年終獎較去年跌幅在50%以上

攪動死水

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說:動蕩時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蕩本身,而是延續過去的邏輯

2020年11月,90後郭曉群接棒父親郭英成,出任佳兆業執行董事兼聯席主席,以及佳兆業旗下物業版塊佳兆業美好的董事局副主席。

這家公司在一年後同樣深陷流動性的泥潭,但這位「搞科技的」房二代主導的數字化轉型不可謂不成功。

佳兆業2021年上半年年報顯示,目前,佳兆業的數字化嘗試主要分布在營銷、物聯網、智慧化應用平臺、資訊化管理等方面。其中智慧社區平臺「小區管家」,已在全國130個城市服務2800多個中高端物業,該項目上半年營收同比增長達50%,增幅超過地產版塊。

郭曉群(右2)

一批互聯網職業經理人也在跨專業逆勢入場

2021年10月,位元組跳動視覺技術負責人王長虎從原崗位離職後,加入龍湖集團,成為其AIoT人工智能引擎團隊的總經理;阿裡副總裁範馳以聯席CEO身份入職金地物業,負責數字化;另一位阿裡副總裁、阿裡雲智聯網首席科學家丁險峰加盟萬科,擔任萬物雲管理合夥人和首席科學家CTO。

房地產的下一場徵戰已經拉開帷幕,改變,是他們擺脫泥潭的唯一選擇

楊武正同樣提出精益管理和數字化兩大戰略,2022年1月1日,他親自寫下一封給藍光全體員工的家書,為藍光人推薦了一本餘華的小說《活著》。

楊武正給員工的承諾是:

我們絕不會甩賣公司。

來源:金角財經(F-Jinjia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