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應集體向中共索賠

文:程曉容

目前,中共面對強大的國際壓力:美國、英國、印度、德國等國的政府、團體、媒體和個人啟動和推出了一些訴訟案、決議案、研究報告和評論,針對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瘟疫大流行提出索賠和追責。

4月13日,宜昌市公務員譚軍公開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導致人民財產損失。他說:「這個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這個事情非常嚴重。」譚軍是首位因疫情而起訴中共地方政府的中國公民,他要求湖北政府登報道歉並負擔訴訟費用。

眾所周知,中共隱瞞真相始於去年12月或者更早。在至少三週的時間裡,民眾受到官方信息的誤導,誤以為疫情不嚴重。中共政府任由5百萬武漢人流向其它省份和世界多國,致使病毒擴散、疫情蔓延至近200個國家,多國民眾的健康、生命以及經濟蒙受巨大損失。

中國是最大的疫情災區,中國民眾是最大的受害群體,有充足的理由向中共當局索賠、追責。

一、向中共索賠的法律和事實依據

中共1994年通過了一部國家賠償法,賠償範圍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職權時有侵犯人身權或侵犯財產權的一些具體情形下,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其中「造成公民身體傷害或者死亡的其它違法行為」以及「造成財產損害的其它違法行為」即適用於本次疫情的索賠。

在「公民身體傷害或死亡」方面,據中共官方通報,全國確診感染超過8萬人,死亡4千6百多人。這些數字是被操控和壓低後的假信息。據境外專家的估算和獨立媒體的調查,大陸實際染疫和死亡人數超出官方數字10倍以上。依照歐美國家的確診和死亡情況推算,中國受感染人數很可能逾百萬甚至更多。

武漢居民陳耀輝披露,有死者家屬反映,政府官員以提供3,000元殯葬補助,換取家屬的沉默,類似「封口費」。另一方面,一塊墓地的售價高達幾萬元甚至十幾萬元。補助金形同虛設,政府還賺了一筆。

生命無價。數萬名中國公民因為政府官員的故意失職而喪生,當局不僅沒有向他們的家庭提供任何賠償,反而繼續欺騙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還企圖化身為拯救世界的有「擔當」的大國。

再看財產損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2月22日在一次講座中表示,據他推算,受疫情影響,中國1月、2月的經濟損失可能高達1.3萬億元人民幣。照這個數值計算,上半年及全年的經濟下滑程度不堪設想。

可悲的是,這數萬億、數十萬億元的損失全部由中國各界民眾承擔。許多中小企業處於破產的邊緣或已經倒閉。很多公司因沒有訂單而無法復工。大批員工的生計將無著落。以武漢為例,不少零售攤販無奈地說:「今年是個荒年。」

當黎民百姓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時,中共各級官員依然享受著優質的醫療資源等高端待遇,大批貪官侵吞了數十億、上百億國家資財,並把財產和子女都轉移到海外。中國人民有權向腐敗、寄生的中共當局索賠,那些天文數字的非法所得理應歸還國庫和人民。

二、追究中共官員的刑事責任

本次大瘟疫是天災之下中共造成的人禍,是一次重大犯罪行為。中共多部門、多層級官員「共謀」,導致中國民眾健康、生命和財產受到巨大損害。

幾個月來,中共「處理」了一些官員,包括湖北和武漢的黨委書記。但是,所謂的「免職」或「警告」只是表面文章,不具任何實質的處罰效果。換句話說,武漢、湖北等地的老百姓付出了最慘重的代價,肇事者卻毫髮未損。

依照中共刑法,中共相關機構和人員可被追究刑事責任。第六章第五節「危害公共衛生罪」第三百三十條下,其中一種犯罪情形是:「准許或者縱容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和疑似傳染病病人從事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禁止從事的易使該傳染病擴散的工作的」。

此外,第九章瀆職罪之第三百九十七條寫道:「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國際索賠和追責的參照

外國政府、團體和個人對中共的訴訟案或追責報告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在理論、證據和索賠金額等方面都值得潛在的中國原告借鑑。

4月21日,美國密蘇里州對中國(共)提出訴訟,要求中共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全球蔓延承擔責任,並尋求賠償。起訴書寫道:「中國(共)當局的一場欺騙、隱瞞、瀆職和不作為的駭人聽聞的運動,導致了這一大流行的爆發。」

4月5日,英國外交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布了一項調查研究報告,評估中共隱瞞疫情的潛在罪責及法律應對途徑。報告指出,中共當局「在知情的情況下,在長達三週的時間裡,沒有披露本可以顯示人傳人證據的數據,為此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在2020年1月2日至11月期間,向WHO(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關於感染人數的錯誤信息,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

據英國媒體的消息,歐洲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德國《圖片報》(Bild)近日向中國(中共)發出了一張1300億英鎊的帳單,要求中方賠償德國因疫情造成的損失。帳單列出了多個項目,包括旅遊業、電影業和小型企業損失的數百億英鎊的收入,並以估算的德國生產總值下跌幅度計算出人均損失1550英鎊。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國際法教授詹姆斯‧卡拉斯卡(James Kraska)日前對美國之音說,向中國(中共)問責並不是因為病毒在中國爆發,而是因為中共政府在早期應對疫情時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並沒有履行相關的法律義務,「他們(中國共產黨)手上沾了血 。」

四、結語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充分暴露了中共當局的邪惡,它的謊言和壓迫帶來的危害難以計量——數百萬人健康受損,數萬或數十萬條生命的逝去難以挽回;全球經濟動盪前所未有。中共不僅沒有半點悔意,反而變本加厲地侵犯人權,繼續掩蓋真相,倒打一耙。

有鑒於此,國際社會不應再縱容這個流氓政權,應當協調設立一個向中共索賠的機制,同時應支持和幫助有勇氣起訴中共的中國公民,制止中共的人權侵害行徑。

起訴中共,向其索賠和追責,是一個辨識中共本質、揭露其罪行的過程,也是維護法律公正、維護人間正義的義舉。中國和世界民眾都必須拒絕為中共的罪行買單。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