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警的武僧一龍:中國功夫何去何從?

一龍

文:歐陽乾

武林中又發生了一件大事,讓吃瓜群眾過足了癮。

中國功夫的招牌人物「武僧一龍」,最近跟「格鬥狂人」徐曉冬槓上了,在直播間裡,一龍豪情萬丈地說:「我就在鄭州,有種你來,別當孫子……」

一龍以為只是喊喊麥嘛,沒想到徐曉冬這個粗人真的去了,2020年5月13日下午,徐曉冬到了鄭州,抵達武僧一龍武館樓下之後,開始視頻直播,喊話武僧一龍出來開戰。

沒想到一龍沒來,警察來了……

哎呀媽呀,這番騷操作,差點把我的腰晃斷。

我本以為臨陣報警是太極大師馬保國的專利,沒想到一龍也學會這手了,當初那個哭著喊著要決一死戰的少林武僧,轉頭就打了110,你說氣人不?

看來,這已經成了武術界的傳統項目了。

說實話,一龍並不是傳聞中的那般「水貨」,他還是有實力的,畢竟在擂台上打了這麼多年,跟一流的搏擊選手也同台競技過,但作為一個練武之人,我對他還是喜歡不起來。因為他的「人設」實在讓人反感:少林武僧一龍——無論是少林還是武僧,都跟他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一龍原名劉星君,最初在廣州泰拳俱樂部訓練,那時候,他還是有頭髮的。至今還能在網上找到一龍之前參加的擂台比賽。雖然技術有些拙劣,但很明顯能看出來是接受了系統的泰拳訓練。

那個時候,他的綽號還不叫「一龍」,而是「山東猛虎」……像極了武俠小說裡那種出場不到兩分鐘就掛掉的龍套名字。不知一龍午夜夢回間,是否被這個名字嚇醒過。

後來他去了武林風,參加了「百姓擂台」,因為有過泰拳訓練的底子,打敗個把百姓自然不在話下。武林風嗅出了商機,為了節目包裝,就把他打造成了「武僧一龍」。

其實武林風當時也是漁翁撒網,包裝的不止他一個人,同期的還有一虎、一豹、一塵……但這些人都逐漸沉沒了,最後只有一龍混了出來。

你看,一個練泰拳出身的人,卻號稱是少林武僧,我少林門派啥時候這麼海納百川了?就像我拎把菜刀將你砍翻在地,然後問你:「怎麼樣,我的太極內功你服不服?」

一龍不戒酒,不戒肉,票子賺的嘩嘩響,左擁右抱大美女,跟「少林」沒有關係,跟「武僧」更是沒有任何關係——可就是有那麼一波圍觀群眾,堅定地認為一龍就是「少林武僧」,他習練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國功夫,他帶著五千年的悠久傳統走向了世界。

這明顯是收割智商稅的做法,拉大旗作虎皮,剃個光頭,穿條黃色長褲,就是「少林正宗」了,他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中華武術的臉面,都能讓傳統意淫者高潮,都讓他們覺得自己又行了。

你還千萬別試圖勸說他們,因為他們會罵你「漢奸」。

這是一個說真話就被扣上「漢奸」帽子的時代,你說太極實戰不行,他們罵你漢奸;你說武術缺少系統訓練,他們罵你漢奸;你說武術大師多是騙子,他們罵你漢奸……不過話說回來,你們發現了沒,倒在徐曉冬拳下的這些人,一個比一個無恥倒是真的。

最秀的當屬太極雷雷,被十秒打成豬頭還在說「高術莫用」、「用了內功我就殺人了」,前段時間又對中老年婦女發難,聲稱要教訓方方……此雷公真是集下流無恥齷齪於一身,但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開抖音、發微博、拍視頻,頂著一張讓人作嘔的大臉洋洋自得,天天以「武術正統」自居,肥頭大耳道貌岸然,借用丞相一句話:我真是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當然,除了他,還有「我倒地是因為鞋底太滑」的詠春丁浩、「我輸了是因為沒吃飽飯」的大師余昌華、「唱著歌破裸絞」的太極馬保國、「我被揍得鼻青臉腫是因為一時心軟」的點穴大師呂剛……此外,還有一批擅長在電視台上做假節目的,比如在大力士龍武面前紋絲不動的太極宗師陳小旺、讓橄欖球運動員人仰馬翻的太極大師王占海,等等等等。

有人說,徐曉冬扯下了傳統武術的遮羞布,我看,是連屁簾都扯下來了。

深山老林裡修煉的武林大師們一個個被乾的人仰馬翻,那些苦讀武俠小說的意淫者們哭暈在廁所。

說回一龍,其實他也很可憐,從他得到這個名字起,他就已經不再是自己,而是資本的玩物。在資本的操控下,他不得已去對戰真正的泰拳王者殺玉狼、西提猜,而連番遭遇兩次KO,最後不得不黯然離場。現在身體發福,只能打打網紅。

這個悲劇,從他剃了光頭,穿上黃色長褲的那一刻已經註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