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神仙小女孩,中國最小的外賣員

外賣宝宝

2019年3月,只有6個月大的李霏兒開始了陪同爸爸李園園送外賣的生活。

坐在爸爸電動車前的外賣箱裡,小小的李霏兒用滴溜溜的大眼睛打量著這個神奇的世界。因為每天陪同爸爸送外賣,如今已經三歲的李霏兒被稱為「外賣寶寶」。

11月15日,媒體在頭條推送了「出生6個月就住在爸爸外賣箱的小女孩」的故事。

可是,但凡有一點辦法,誰會想帶著女兒送外賣?

帶著疑問,我們和這位「帶著女兒送外賣」的90後父親李園園聊了聊。

大大的眼睛,萌萌的奶音,穿著小小外賣服的霏兒,即使是在無奇不有的短視頻世界中依然是獨一份兒。

從六個月大坐在外賣箱,到現在能夠帶著安全帽立在爸爸的外賣車前,霏兒在網友見證下長大了。

她依然和小時候一樣懂事,在陪著爸爸送外賣時從不哭鬧,還學會了洗碗和幫爸爸按電梯。

但顯然,她依然是個孩子。

一次送外賣時,顧客家的大金毛突然從門口出來,站在李園園身後的霏兒被嚇得哭泣不止。這一畫面讓十幾萬網友大呼心疼。

然而,比網友更心疼霏兒的,一定是她的騎手爸爸李園園。

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

2018年9月,霏兒的出生著實讓李園園感到了巨大的幸福。那時的他已經在江蘇常州送了兩年多外賣,女兒的降生讓他有了更大的動力。

從每天一早出門,到晚上回家,李園園至少能跑四五十單。盡管一家三口只能蝸居在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出租屋內,未來的日子,還是讓李園園感到充滿幹勁。然而好景不長,2019年春節,五個月大的霏兒突然病了,一度發燒到40.5℃。

看得見

雖然是常見的小兒肺炎,李園園看著生病的女兒還是萬分焦急。跑遍常州的三甲醫院,霏兒的病情還是不見好轉。那時醫院牀位緊張,他和妻子就每天站在醫院的走廊裡抱著女兒掛點滴。

回憶起女兒生病的日子,李園園滿是心疼。隨著天氣逐漸暖和,霏兒的病情也跟著好轉。

那時,李園園已經前前後後為女兒治病花去了兩萬元。此時家中積蓄已空,還欠著外債。

為了分擔一部分家裡的壓力,霏兒的媽媽找了一份在菜市場賣豬肉的工作。

李霏兒一家

菜市場最忙是在早晨。

每天淩晨五六點鐘,霏兒媽媽便要起牀去豬肉店開工。此時的霏兒往往還在睡夢中。整個上午,菜市場都人聲鼎沸,熙攘採購的人群直到中午才會減少。而對於外賣騎手李園園來說,接單高峰則是從午飯前後開始,那正是菜市場人流退潮時。

研究出這個規律後,李園園決定早上由自己來帶女兒,午飯時分再把女兒放到媽媽所在的豬肉店。起初,李園園也沒想到可以帶著送外賣。

女兒

每天早上八點,李園園為女兒做早餐,等到女兒睡醒後,李園園負責照顧女兒洗漱、穿衣、吃早餐,整理完所有家務後一般就到了九點多鐘。但從九點多到十一點半中間的兩個小時,李園園實在是不想。

浪費

外賣騎手這行,掙錢沒甚麼祕訣,只一個「勤」字。雖說帶著女兒,但如果能松弛地接個幾單,積少成多,每個月也能多一筆一千元左右的收入。

那時,李園園已經是有三年多送外賣經驗的老騎手,對周邊店家和小區的情況一清二楚,他想著應該不會太難。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李園園在2019年3月底的某天上午打開了接單系統。

「早上的單量本來就比較少,帶著霏的時候我送餐也會比較謹慎。」當時的霏兒僅有十幾斤重,李園園笑稱,「兩大份麻辣燙都比她重。」回憶起第一天帶著女兒送外賣的情景,李園園感到最大的困難還是來自於周圍人的眼光。

同行看到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孩子媽媽呢?」但在李園園的心裡,帶孩子並非一定是女人的天職,一樣有照顧的責任。

爸爸

日子久了,同行也習慣了。送餐的時候,顧客常常只把門開一個小縫,李園園也就直接從門縫中將餐遞過去,「盡量不讓顧客看到我抱著女兒。」無論去哪裡送餐,李園園都會把女兒帶在身邊。一只手拿著外賣,另一只手抱著霏兒。

便

李園園的身體素質在那段時間展現淋灕盡致,他可以左手抱著女兒,右手同時提著幾份餐上五樓。雖然每天帶著霏兒一起送外賣的時間,往往不超過兩個小時,李園園還是會把所有可能用到的物品都準備好。他的外賣箱,就像是霏兒的搖籃。熱水、奶瓶、奶粉、紙尿褲和嬰兒濕巾一應俱全。

李園園的岳母按照貴州的習俗,給外孫女準備了背帶,這種方便的「發明」可以讓大人將小孩牢牢地背在身上,「比賣的那種都要舒服安全很多」。

有了背帶,李園園帶著女兒跑外賣時更加方便。每次出門,李園園都會看好天氣,給霏兒帶夠衣服。

有霏兒在車上的時候,李園園總是開得格外慢。帶女兒送餐的這幾年,他從未出過一次事故。

倒是自己一個人跑外賣的時候,總容易有小剮小蹭,「單子接多了就容易心急」。不知是不是小小的霏兒似乎從小就懂得了父母的不容易,李園園跑外賣的時間,她從不哭鬧。

而李園園的觀點則更富童趣,「小孩都喜歡逛街,慢慢地開著,她感覺像搖搖車一樣好玩」。隨著霏兒的長大,外賣箱和背帶都已經載不動她。

外賣寶寶逐漸長成小女孩,李園園便用自己的舊工作服為女兒制作了一件迷你版的「工服」,還在網上購置了兒童安全頭盔。父親的心,始終關乎女兒的安危。

「穿著外賣服,比較好辨認。」

即便可以雲淡風輕地講述所有過往,一個父親對於女兒的愛卻無法遮擋。碰上不好的天氣,李園園會選擇在家陪伴女兒。

而有時碰上淅瀝小雨時,他會讓霏兒穿好雨衣,帶著她在外面逛逛,順便接幾單。碰上時間稍微緊一點的單子,李園園會選擇快跑幾步自己送過去,讓女兒在外賣車旁等他。「這個時間一般不會超過半分鐘」,確保女兒時刻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是李園園的原則。

孩子的世界,最為純淨。

在霏兒眼中,爸爸興許是幫助大家的英雄。每當他送完餐回來,霏兒總是昂著頭露出能暖化人心的笑容。

「看到她笑就很高興,有這麼好的寶貝女兒,值了。」

跟著爸爸跑兩個小時外賣後,十一點半,李園園會準時把霏兒送到妻子身邊。媽媽工作時,霏兒會在店裡跟著行動電話學跳舞。最近還學會了在菜場幫媽媽吆喝。

「肉肉好吃,快來買肉肉。」

網友笑談,年僅三歲的李霏兒已經有了兩段工作履歷,「上午陪爸爸送外賣,下午幫媽媽賣豬肉」,是全網最忙。

寶寶

李霏兒燦爛溫暖的笑容,也將李園園多年來的心酸和隱痛徹底治愈。1990年,李園園出生在安徽碭山的一個農邨家庭。父母在生下他後便早早出去打工,年幼的李園園只得跟隨爺爺生活。同邨的玩伴也都和李園園的情況差不多。在見不到父母的日子裡,小孩子聚在一起嬉鬧,便是最快可以忘卻煩惱的方法。

女兒

的思念是擋不住的。

小孩

夜深人靜的時候,李園園會趴在被窩裡,看著窗子外面的月亮,還有多久,爸爸媽媽就會回來看看了。但和許多邨裡外出務工的年輕人一樣,李園園的父母一般都是春節才回家。尚且冒著寒氣的初春,匆匆地見一次面,走幾天親戚,這就是他對父母的全部印象。

盤算

曾是留守兒童的經歷,深深地烙印在李園園的腦海中。但他也明白,父母是沒有。

辦法

「他們得出去掙錢。」其他家的情況也大同小異。貧窮,籠罩著整個邨莊。就連學校的課桌椅,都需要學生們自備。2005年春節過後,就在初三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天,李園園將自己的課桌連同板凳一起用自行車馱回了家。

「老師說,凡是要參加中考的都得交260塊錢。」這260塊錢,成了李園園輟學的導火索。他知道家裡沒錢,讀到初三已經是幸運,高中更不敢想。那既然不讀高中,還交錢參加中考做甚麼?

李園園當即決定,不上了,出去掙錢。

揣著爺爺給的300塊錢,他坐上了去義烏的長途汽車。可臨出門的時候,李園園才發現,自己連個裝錢的錢包都沒有。他想了個辦法,把錢放在運動服的袖子裡。那是件表哥給他的運動服,穿得時間長了,衣服腋下的內襯破了一個洞,李園園剛好能把錢塞進內襯和外衣之間的縫隙裡。

但沒想到,錢放進去了,李園園卻怎麼也找不著了。

從義烏下了車,手裡只攥著四塊零錢的李園園硬是撐了兩天。即使距今已經過去16年,那兩天的難熬依然讓李園園印象深刻。

口渴了就去公廁對著水龍頭喝水,餓了就去快餐店問人家買一碗白飯。每次老板問,要甚麼菜,李園園都要佯裝鎮定,說「家裡炒好菜了,只需要米飯。」然後抱著盒飯跑到沒人的地方,趕快吃完。

在躺椅上對付了兩晚後,李園園用僅剩的一塊錢打通了一個老鄉的電話,才結束了這流浪漢般的生活。

在義烏玩具廠,李園園做了三個月,一共才掙了960塊錢。能掙錢了自然是好事,可李園園聽人說,在上海的工地,一個小工每個月都能掙到900塊錢,是自己的三倍。他很快動了心。當時的李園園,剛滿15周歲,個頭不過一米六,整個人瘦瘦小小。細細的胳膊在工地上格外紮眼,繁重的體力活讓他很快吃不消。

離開工地後,李園園開始了一段滬上打工仔的漂泊生活。在上海的七浦路做完兩年燒烤學徒後,李園園在北外灘擺起了燒烤攤。每天晚上七八點出攤,一個人既當掌櫃又當小工地忙到淩晨兩三點。白天也不閑著。蹬著自行車給快餐公司送送盒飯,兩個小時能掙30塊錢。

彼時剛成年的李園園,用盡自己能想到的一切方法努力掙錢,也栽了不少跟頭。

2010年,蘋果iPhone4行動電話風靡全球,隨著大屏行動電話開始流行,行動電話貼膜的業務眼見地火了起來。李園園也想掙一把錢。奈何手笨,貼出的膜總有氣泡,每次都要撕下來重貼,甚至倒賠好幾張膜,最終砸了七八百塊錢的貨在手裡。他後來還去松江賣過冰糖葫蘆,在蘇州蹬著三輪車賣過西瓜和橘子。

常常是做一份工作,淩晨再兼一份差給人送貨。

從15歲到25歲的十年間,李園園從男孩一步步長成並不算成功的男人。他從未掙到過許多錢,卻從未放棄奔跑。

直到2016年,他跑得更快了。他成為了,可以一分鐘爬上五層樓的外賣騎手。

作為外賣騎手,「快」是基本功。接單要快,拿餐要快,送餐要快。賣力氣出身的李園園很快上手。剛幹外賣第一年,每天穩定在四五十單的單量,一個月可以拿到將近九千元。

那是李園園第一次感到「能掙到錢了」,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小有積蓄的李園園才敢開始考慮個人問題。那時的李園園,對一家餐廳的服務生情兒頗有好感,卻一直找不到機會表白。

一場大雨,給了李園園靈感。他謊稱自己的行動電話進水,要借用行動電話聯繫顧客改單。拿到情兒的行動電話,李園園便撥通了自己的電話。

愛情的發生總是洶湧,李園園的主動換來了甜蜜的回應。「當時有四個人同時追她,還是我勝出了。」提起當年追老婆的細節,李園園依然難掩喜悅。

在追情兒的人之中,李園園不是最有錢的、也不是最好看的,但他知道,情兒最看重的是真心實意的愛。正式戀愛了一段時間後,李園園便張羅著去妻子的貴州老家見父母,再回安徽老家結婚。

2017年下半年,李園園忙著推進自己的人生進程。從常州到貴州,再從貴州到安徽,李園園一刻不停,終於趕在2018年春節和情兒完成了婚禮。

同年,寶貝女兒霏兒降生。

讓李園園至今都感到驕傲的是,他結婚生子都是靠自己,「沒有花父母一分錢」。「我給過老婆承諾,一家人要永遠永遠在一起,絕對不分開。」

這個承諾就包含了,既不可能把孩子放到老家給老人帶,也不可能讓妻子帶著孩子留在老家,自己在外打工掙錢。

在李園園眼中,生活的本質,是一家人整整齊齊,是熱熱鬧鬧的煙火氣。

小時候留守兒童的經歷,也讓他格外相信,「陪伴才是對孩子最好的愛」。時光是不回頭的箭,一旦錯過,便再難彌補。無論是愛人的生活還是孩子的成長,他都絕對不想錯過。

掙錢是為了生活,但如果連生活都沒有了,掙錢做甚麼呢?妻子坐月子期間,李園園寸步不離,所有的月子餐都是他在網上一樣樣查好再做給老婆吃。

愛是無數細節的累積。

他始終記得,妻子當初選擇他的理由。

在爆紅之前,作為「帶著女兒送外賣」的主人公,李園園的視頻和圖片一度被各種自媒體賬號「張冠李戴」,編排出各種悲慘經歷。常見的說法是,「老婆跑了,獨自一人帶女兒」,在李園園看來,這是對妻子的巨大傷害。

為了不讓妻子被誤會,他這才決定站出來,將自己真實的生活情況分享到短視頻平臺上。

只是沒成想,平凡如自己,也會收獲所謂的「粉絲」。對於自媒體這件事,李園園想得很清楚。他是尚在生存線上掙紮的普通人。

如果短視頻和直播能給家庭帶來一定經濟收入,他一定不排斥,是可以「堂堂正正、挺直腰板掙錢的」。但對於許多網友要給孩子捐贈衣服、零食甚至發紅包的行為,李園園統統拒絕。

家裡雖然窮,但還能吃飽穿暖。自15歲離家打拼,李園園始終信一個道理,好的生活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而自己和妻子,「也都不是物質的人」。

盡管眼下還給不了女兒優渥的生活,但「至少她不是留守兒童」。明年,霏兒就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李園園願意拼盡全力,讓女兒有個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幸福童年。

如今,每當吃過晚飯,霏兒會在李園園的懷裡看一會《熊出沒》。在睡前的短暫時光,霏兒常常在牀上翻來翻去,從李園園的懷裡鑽到媽媽懷裡,邊鬧邊笑。

不管白天遭遇了甚麼,只要回到家聽見霏兒的笑聲、握著妻子的手,李園園總能很快睡去。一天的疲累倏然消解。

那些時刻,是他的人間值得。

來源:最人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