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被嫌棄的美食豬油渣

中國最被嫌棄的美食豬油渣

當網路上很多人還在為吃甚麼油更健康爭論不休時,他們可能忘了,中國人實現吃油自由的時間,才不過短短的二三十年。

在70、80後,甚至一些90後的記憶中,吃油曾經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

如今植物油大行其道,但在物質十分匱乏的那個年代,動物油尤其是豬油才是家家戶戶補充油水的必備。

(圖片來源於網路)

那時的農村幾乎每家都會養上一頭大肥豬,等到了年底天寒地凍之時,便開始殺豬熬油,這是農村家庭一年最富足的時候。

沒養豬的城市家庭,也會去買上幾斤豬肉,而且一定要肥,這樣才能盡可能的多熬出些油來。

(圖片來源於@阿貍食記)

對於當時還是孩子的70、80和90後們來說,每一次家裡熬豬油都是他們一年最興奮的時候,不僅僅是能吃上肉,還因為熬豬油時產生的副食品——豬油渣,這是那個年代他們能吃到的最好的小零食。

豬油渣這個在當下幾乎已經絕跡的食物,卻在很多人的記憶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圖片來源於網路)

以至於很多人還能回想起那個將一大把豬油渣塞進嘴裡的滿足感,那可能是他們的味蕾人生中第一次被深深的震動。

真相定律與豬油渣

如果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士,那第一個吃豬油渣的人一定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吃貨,但我們應該感謝他的貪吃,不然又該少了一個怎麼的人間美味。

關於豬油渣的制作,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方法,但多半有異曲同工之妙。

肥厚雪白的豬板油切成小塊,清洗幹淨,然後放入炒鍋中,加入小半碗水,大火熬開。

(圖片來源於網路)

然後轉小火慢慢熬煮,一般約30分鐘左右,當看到水逐漸消失之時,鍋裡的油也就慢慢多了起來。

隨著油脂不斷被熱量逼出,清澈透明的液體開始沸騰,豬油的顏色也由純白變成微黃,最後再至焦黃。

而由於焦化反應,肥肉裡的風味物質被大大激發,這時一股奇香也早已飄滿整個廚房,並試圖侵襲全屋,進而占領整個樓道。

用笊籬撈出,控油後倒入盤子裡,這邊一手接著撈鍋裡的油渣,另一只手早按捺不住饑渴,捏起一塊還有些燙手的油渣放進嘴裡。

(圖片來源於網路)

嗷嗷兩聲是對心急的懲罰,待嘴裡完全適應油渣的灼燙,爆汁的噴香瞬間充滿整個口腔、直達天靈蓋,五官也被滿足的表情所操縱。

不同於豬油凝固後的雪白滑嫩,外形醜陋的豬油渣在這個「一母同出」的兄弟面前卻始終抬不起頭,畢竟顏值即正義從來都是人類社會的潛規則。

人們常說被豬油蒙了心,或許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圖片來源於網路)

當豬油被反複歌頌之時,豬油渣卻一直被文人士大夫們嗤之以鼻,甚至於還被死死地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渣在漢語字典的意思指物質經提煉或使用後的殘餘部分,故而常常做為形容詞,與「差」、「爛」是同義,比如豆腐渣工程,罵人時的「你個渣渣」。

但無論渣這個詞匯有多麼不堪,人民群眾對於豬油渣的喜愛卻始終都是溢於言表,畢竟在口中爆汁的那一刻可是真香。

萬物皆可豬油渣

剛出鍋的豬油渣,往往還沒有完全涼透,就早已被家裡貪嘴的大小吃貨們一掃而光。

這種吃法多少有點暴殄天物,畢竟在那麼多豬板油的犧牲之中才能熬煮出一小坨豬油殘渣。

(圖片來源於網路)

但這對於一個吃貨民族來說,從來都不是甚麼大問題,我們的先輩們在一番鼓搗之下,將它的剩餘價值榨取發揮到了最大。

它也因此在全國的美食圖譜裡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圖片來源於@大錘說史)

福建人盡管見了廣東人要哆嗦一下,但在環環相扣的食物鏈中,豬油渣註定是被福建人輕易拿捏的獵物。

這點從名字就可以看出,福建人稱呼豬油渣為朥(láo)粕(pò),這兩個不常見的字多見於古漢語之中,由此可見,福建人吃豬油渣的歷史即使沒有上千年,恐怕也有個幾百年之久。

炸好後的豬油渣常常被福建人放入圓形磨具中擠壓,這個步驟有兩個目的:一為擠出多餘油脂,讓朥粕口感更幹更脆;二為讓朥粕定型。

(圖片來源於網路)

制成後的朥粕像一個個薄薄的圓餅,口感脆中帶著韌勁。

俗話說「人為刀俎,我為豬油渣」,豬油渣在福建人的案板之中,可謂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圖片來源於淘寶)

而到了狂野的大西南地區,喜食各種蟲子野味的貴州人民,卻意外精致了起來,不僅給它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脆哨」,還搞出了一物多吃。

有五花肉熬制出來的軟哨,也有大肥肉被榨幹制成的脆哨,還有精瘦肉熬制的精哨,更有稍帶點肥肉熬制的瘦肉哨子。

涼拌軟哨、脆哨炒飯、豆米火鍋、紅油脆哨面…可以說如果脆哨消失,貴州的飲食江山將黯然失色。

(圖片來源於@快行漫游)

離不開豬肉的東北人民,豬肉燉粉條、殺豬菜、鍋包肉等硬菜自不需多說,豬油渣也在這裡得到了它應有的安排,「油滋了」的名字形象而又粗暴的道出了它的特點。

東北人民除了直接丟嘴裡嘎嘎嚼外,還將它和東北酸菜牽了姻緣,當清香酸爽的東北酸菜,和噴香的油滋了在餃子皮裡相遇的那一刻,可以想象是一種怎樣的幹柴烈火場面,東北大餃子也因此變得口感豐富、層次鮮明起來。

(圖片來源於網路)

此外,廣州的雲吞、安徽的黃豆餅、湖南菜裡的蒜苗炒豬油渣…都少不了豬油渣的身影,如果沒有豬油渣,中華傳統美食不知將失掉多少風味。

豬油渣與幸福有關的日子

不過這些年,隨著大家對於健康的關註,豬油渣開始消失在很多人的飯桌之上,人們給它冠上了很多罪名:致癌、三高、肥胖…

甚至連它的噴香也成了油膩的代名詞,在過去很長時間,油膩都是一個美好的詞匯,代表富足,而如今卻成了貶義,似乎豬油渣始終難逃被嫌棄的命運。

(圖片來源於@愛娣伊兒)

不過對於很多人來說,縱使它有萬般不好,也無法抹去在他們心中溫暖的畫面。

昏黃的燈光下,母親系著圍裙,站在鍋前,耐心的熬著豬油,被香味吸引而來的你,守在旁邊,等著母親將炸好撈出的豬油渣塞進你的嘴裡,或稍微晾涼後抓起一把,放在你伸開的小手裡。

貪吃的你嘴裡的還沒有嚼完,便伸出小手再次討要,而母親一邊咕噥著吃多了容易上火,一邊又抓起一把塞在你的手裡…

也因此有人說:豬油渣吃的是一口念頭,念的是一嘴滿足,而滿足來自不尋常的熬豬油的日子,豬油渣也成了他們吃到幸福最初也是最深的印象。

 

來源  看鑑人文歷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