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真正達到月收入 1 萬以上的有多少

在中國,真正達到月收入 1 萬以上的有多少

2018 年,上海相親角,有一位老大爺自稱姪子高學历、年收三百萬,並直言 「月入 1 萬如討飯」,引來大量網友自嘲式認領 「乞丐」 身份。

今年 2 月,「月收入一萬」 的鄙視鏈降臨到了二線城市,有一位網友發帖聲稱,月收入一萬在鄭州 「只能生存沒法生活」,還完房貸、減去日常生活開支,沒剩多少錢,日子過得緊緊巴巴。

但另一方面,因為生活處境的差異,人們對 「月收入 1 萬」 的體感其實是天差地別的。

今天,DT 君就通過數據的視角,看看月收入 1 萬的打工人,在中國到底是個甚麼水平。

在中國,每月可支配收入 1 萬已經超過 99% 的人

盡管關於 「月收入一萬,生活艱難」 的吐槽不絕於耳,但事實是,在中國,確實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月入過萬。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的一份數據可以作為參考,該研究院一直在追蹤中國收入分配情況,分別在 1988 年、1995 年、2002 年、2007 年、2013 年和 2018 年進行了六次入戶調查,沉澱為中國家庭收入調查數據庫(CHIP)。

CHIP 的最近一次調查時間為 2018 年,研究院官網並未公布相關數據,但該院研究人員在財新發布的一篇文章透露了部分數據結果,分層抽取了 7 萬個樣本的數據顯示:人均可支配月收入(扣除個人所得稅等之外可用於實際使用的可支配收入)在 10000 元以上的家庭占比僅為 0.61%,人均可支配月收入在 5000-10000 元區間的是 4.52%;而大部分中國家庭人均可支配月收入在 500-1500 元這個區間,占比約 40.71%。

2

近 7 成應屆畢業生,稅前月入 6000 元以下

以上是比較宏觀的統計數據,你可能會認為,統計樣本中包含了家庭中的無收入人群,比如無退休金的老人、失業者、正在讀書的孩子等,因而數據偏低,只看打工人的話,遍地是高薪。

但是當我們把人群縮小聚焦於已經畢業的本科生,能達到 「月入 1 萬」 的仍然是少數群體。

涉及到更具體的就業人群劃分,我們能找到的統計數據多是含稅收入,如果考慮到手,還會更低。

麥可思《中國 2020 屆大學畢業生培養質量跟蹤評價》的數據顯示,月收入(稅前,包含工資、獎金、津貼等在內)在 1 萬元以上的本科應屆畢業生僅占該群體總人數的 4.3%,與此同時,有 68.1% 本科畢業生月收入在 6000 元以下。

3

即便是在工作三年後,也有相當大一部分本科生的月收入沒有達到 1 萬元。數據顯示,畢業三年後,本科生的平均月收入為 8279 元。

4

也就是說,盡管互聯網上似乎到處都是 「年薪百萬」 的人,但在中國,月入 1 萬,仍舊是一道卡住了大部分人的門檻。

在哪裡才能月工資過萬?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提及的月薪過萬,常常是指稅前工資。接下來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具體到不同的地域和城市的工資水平。

國家統計局在《中國統計年鑒 2021》中公布了全國各地區就業人員的平均工資(稅前,包含工資、獎金、津貼等在內),我們進行了計算排名,可以看到,位列前三的地區分別是北京、上海,和西藏,廣東僅排在第六。

5

這個結果與 「北上廣工資更高」 的刻板印象有所出入,分析起來可能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方面,因為數據是基於不同省份劃分的,而廣東省除了廣州之外還會計入其餘所有城市的人均工資,所以排名可能低於預期。

另一方面,因為海拔高、大氣稀薄等自然環境因素,西藏的工作、生活環境相對其它地區更具挑戰性,所以需要用有競爭性的、更高的工資才能吸引人才。且政策上的支持使得這樣高薪招人的策略具有可持續性。

每月平均工作超過 1 萬,在不同地區,所能帶來的生活質量可能相去甚遠。前段時間 DT 君就這個主題採訪過 12 位生活在北上廣的年輕人,即便都是大都市,它們之間的房價、物價也都各有不同,更不要說月薪 1 萬在北上廣,和在二三線城市之間的區別了。

對於普遍租房的年輕打工人來說,其中最明顯直觀的差別就是每個月的房租。根據麥可思研究院《2021 中國本科生就業報告》的數據,在北京和深圳,2020 屆畢業生的住房成本占工資比已經超過了 40%,其次是上海、杭州,分別占比 38%、32%。而在重慶、長沙這些規糢相對稍小的城市,雖然平均月收入更低,但只有 15% 左右的工資會被花在房租上。

6

另外,互聯網在某種程度上抹平了一些差異,使得不同城市的人主動或被動地享用了同一套生活方式。一些生活在三四線城市的人,因為擁有更多的閑暇時間、更少的買房焦慮,可能更樂於在娛樂、潮流上消費。雖然沒有月薪 1 萬,但生活同樣豐富。

換句話說,「月薪 1 萬是甚麼水平」「月薪 1 萬的生活是甚麼樣子」 這個問題,直接被 「你在哪裡月薪 1 萬」 所影嚮。

做甚麼才能月薪過萬?

影嚮薪資水平的遠不止 「在哪兒工作」 這一個因素。同樣重要的,是具體 「做甚麼工作」。

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 2021》的數據顯示,2020 年各行業平均月工資最高的三個行業分別是: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以及金融業。也只有在這三個行業中,就業人員平均月工資超過 1 萬元。

7

但另一方面,這三個高薪行業都有著不同的高門檻和問題:

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面臨著高強度、高時長的腦力工作,尤其是近幾年,從亞健康到猝死,「拿命換錢」 的工作邏輯越來越被人批判,但普遍來看,只要身處其中,人們還是難以跳出內卷嚴重、35 歲晉升瓶頸等問題。

排在第二的科研行業,需要專業技術過硬的人才,緊隨其後的金融行業非常看重高學历及相關經驗。因此,高門檻和高月薪是密不可分的。

進一步的數據分析還顯示,在不同地區,高薪行業的排名是不同的。

8
9

比如上海作為金融中心,它的金融行業就業人員平均工資在 27510.4 元 / 月,是全上海所有行業中最高的。

但在浙江,金融行業就業人員平均工資是 12150.3 元 / 月,在全省各行業排名並不靠前。浙江省平均工資最高的行業是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行業,就業人員平均月入 19619.2 元。考慮到阿裡巴巴總部就在杭州,這點並不讓人意外。

寫在最後

美國南加州大學經濟學家理查德・伊斯特林在《經濟增長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提高人們的快樂》中提出了著名的伊斯特林悖論,即收入與幸福感不成正比的現象。其解釋之一就是,收入和財富具有相對性,而這種相對性決定了它們真正的價值。

就像我們在前文中提到的,在不同城市,月薪過萬的意義是不同的。

正因為大城市更容易月薪過萬,所以在大城市月薪過萬就沒有那麼稀有,反而會有更多高收入人群、高消費場所,且更容易產生攀比效應。即便許多消費選項也許並不包含在月薪 1 萬打工人的生活成本之內,它們的存在還是會直接降低薪資在人們心中的價值。

另外,在薪資水平較高的社交圈中,當身邊大多數人的收入與你相差無幾,月薪 1 萬的心理價值自然被削弱了。

英國經濟心理學家克裡斯・博伊斯等學者提出了 「收入等級」 的概念來解釋這一現象。博伊斯指出,大多數人判斷自己薪資水平時,不會考慮薪資本身價值,他們的判斷更多受到這個薪資的 「收入等級」 所影嚮。而所謂 「收入等級」 是一個非常具象、微觀的概念:它指代每個人心中,自己的收入在個人社交圈中排在甚麼位置 —— 但沒有人會把宏觀的社會參照值(譬如 「99% 的中國人月收入低於 1 萬」)作為比較對象。

簡單粗暴來說就是,在一個人心中,「月收入 1 萬超過 99% 中國人」 的認知所能帶來的幸福感,大概遠遠不如 「月收入 5000 超過 5 個親朋好友」。

另外值得註意的是,大多數人更在意 「比上」:與收入高於自己的人群的比較會對一個人的心理產生更大的影嚮。也就是說,「比下」 所帶來的心理安慰在 「比上」 所產生的的焦慮感面前,往往不值一提。

比如對於許多城市中產而言,他們大多數人早就月入過萬,但依然無法停止對自身收入的焦慮。根據脈脈數據,即便是年薪 30 萬以上的人群,其主要焦慮依然來自收入。

對此,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認為:這種收入焦慮的根源,「還是負擔多」。從高昂的房貸按揭,到雞娃的教育投資,月收入 1 萬相較於大城市中產生活的預設花銷而言,顯得杯水車薪。

不可置否,人們關於 「月薪 1 萬」 的悲歡並不相通,有人早就月入過萬,害怕跌落,所以還在努力向上;有人月收入 5000,美食電影潮玩一樣不落,生活得灑脫快樂;但無論如何,他們都在努力過著自己定義中的 「好生活」。

來源:DT 財經 微信號:DT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