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治癌斂財 」硬槓到底,很傻很天真

國內腫瘤治療

文: 雲中有一鶴 

4月18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張煜醫生在知乎上發文,大爆國內腫瘤治療黑幕。醫者仁心,他指出: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腫瘤的治療不應該人財兩空,而應該治療效果比目前更好並且花費更少。

他列舉了上海陸醫生的例子,分析一位醫生是怎樣讓患者花費增加了十倍,卻更早死亡的案例。

文章一出來,當即引發社會熱議,不僅僅是醫療衛生圈子,像我這樣的小老百姓們,也紛紛表示強烈關注!

畢竟,醫療問題與每個家庭、每個人都休戚相關!

必須向張煜醫生致敬,張醫生的出發點和立足點都值得尊重。

當今這個社會,人人怯懦自保,人人緘默不語,更有太多為黑暗辯護的扭曲靈魂。像他這樣不願苟且沉默,站出來為民請命、勇敢發聲的,真的太少了!

張醫生是位閃耀著人性光輝的平民英雄!

然而我們又為這位有良知的醫生擔心,他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國家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陳年積習,以一己之力去對抗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無疑是以卵擊石!

也許,張醫生將就此自毀前程,從此不容於整個醫療界!

大家的擔心不無道理。

4月27日,國家衛健委就張煜醫生所反映的腫瘤診療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布會,回應說:

「 專家和同行經評議認為,相關醫生治療原則基本符合規範。 」


請注意,張醫生舉報的重點是:規範癌症治療,癌症病人不能人財兩空!他要揭開的是整個腫瘤治療的蓋子!

而你衛健委卻回复說,某某醫生治療原則基本符合規範沒毛病,這不明顯著避重就輕,答非所問麼!

有網友總結的好:調查過於倉促,結論過於簡單。

於是在人們的一片唏噓聲中,稀里糊塗的這事似乎就算過去了。

然鵝,長假最後一天(5月5日),腫瘤治療「 人財兩空 」事件又有了續聞。

張煜醫生再度發文,表示所有發言均是他作為中國一名普通醫生的個人行為,是「 忍無可忍,必鬚髮聲 」, 「 對衛健委的專家團的亮劍」。

張煜醫生要求公開辯論:

——「 如果我輸了,我請求衛健委吊銷我的行醫執照,終生剝奪我的行醫資格,無怨無悔 」。
——「 關於陸巍醫生的治療方案基本符合醫療原則的結論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還表示:「 若衛健委對「 公開辯論 」無回應,將開直播向更多人解釋真相! 」

認真讀這封公開信,你能感受到張煜醫生對國家衛健委調查結果的失望、憤怒以及擔憂!

真的想不到,在這個令人失望的時代,還有張煜這樣有骨氣的傻子!

然而我要說,誓要與「 治癌斂財 」硬槓到底的張醫生,很傻很天真。

醫療體系深層次的問題,一個人解決不了。

擺明了說吧,只有在那些實現了全民免費醫療服務的國家,醫生在行醫時才幾乎不考慮錢的問題,因為錢是政府出的。

除非中國能做到這一點,否則,中國的醫生為病人看病,就不僅要考慮病情做診斷和治療,還要算一算經濟賬,以藥補醫。

無錢治病,因病致窮,或因為沒錢被醫院趕出來等死的,多了去了……

這個事情到最後的結果是:日子一切照舊,街市依舊太平。

電影《驢得水》有句經典台詞:你憑什麼用你的道德標準,來綁架我的利益?

在此大膽預測一下:傷了主管部門的臉面、動了全行業的蛋糕、綁架了同行經濟利益的張醫生,不僅不會得到衛健委的支持,他甚至會被自乾五罵,被一眾看客作為笑談……

道德的淪喪,人性的敗壞,不是一個人能挽救的,等待張醫生的,將是遍體鱗傷,落荒而逃…….

以下為張煜醫生髮表的文章全文:

請求衛健委給予機會讓我和專家團對陸巍醫生事件進行辯論,最好在全國媒體公開進行

(前言,以下所有發言均是我作為中國一名普通醫生的個人行為,與我所在醫院:北醫三院無關,我的單位領導對我已經很好。確實,我答應了我的親人不再發聲,原本只想過和諧安定的生活,但現在是忍無可忍,必鬚髮聲,對不起。)

首先,我和陸巍醫生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反復指責和控訴就是因為我認為他就是醫生中的敗類,非常卑劣的、對患者敲骨吸髓的那種。經過長時間的努力和奮力一搏,終於被媒體注意,被衛健委重視,我很開心,以為會得到圓滿的結局:涉事醫生被嚴肅處理,患者家屬得到應有的賠償,醫療不良行為得到監管。

但是,衛健委的調查結果就如同當頭棒喝,明確的告訴我和所有人:陸巍醫生對患者的診療原則基本沒有問題,有的只是小錯。我真的很失望,也有憤怒和擔憂,因為這不是一件小事,這是涉及大是大非的問題。假如連陸巍醫生這種胡亂的前所未有的五藥聯合治療都是不違反原則的治療,誘騙患者進行血液NGS測序和未經准許的生物免疫治療都只是小問題。

我覺得我不需要繼續控訴不良醫療行為,反正將來任何腫瘤患者用任何不靠譜的藥物都可以說是不違反原則,所謂指南、說明書和臨床文獻都可以丟到一邊,因為不需要參考,醫生可以想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拍腦袋想出的治療也符合原則。

在這裡,我想請衛健委的領導們想一想,這個結論其實是在為所有的醫療不良行為背書,如此一來,未來中國的腫瘤治療很可能更沒有規範化可言,某些醫生更是肆意妄為,醫療不良行為更難被抑制,患病民眾的生命權益如何得到保證?

我認真仔細的思考了,很顯然,衛健委的領導並不是腫瘤醫學專業人士,做出的判斷必須依賴衛健委的權威專家團的意見,而不是某一位醫生,這是非常合理的決策。但是,在陸巍事件中,我也同樣非常確定,專家團的意見是錯誤的,關於陸巍醫生的治療方案基本符合醫療原則的結論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因此,我非常誠懇的請求衛健委領導允許我和專家團的全體人員進行一場媒體的公開辯論,主題是關於陸巍醫生事件中是否違反醫療原則的問題。醫學是科學,不是玄學,不會因為所謂專家團的意見就把黑的能說成白的。這個辯論我覺得很有用,可以向不懂真相的民眾和受害患者的女兒馬榮解釋事情經過,這也是給她的一個交代。同時,這也是腫瘤知識科普的很好的機會,可能給非常多的腫瘤患者家屬敲響警鐘,了解腫瘤治療中的診治原則,並註意在診療過程中識別出什麼樣的醫生是垃圾醫生。

如果我輸了,我請求衛健委吊銷我的行醫執照,終生剝奪我的行醫資格,無怨無悔。

如果我贏了,我請求衛健委重新更換專家團,並對陸巍事件進行二次審查,期望得到一個更加公平公正的結果。並且,我建議衛健委更換所有專家團成員,因為他們的醫學水平和道德水準不足以代表廣大醫務人員。坦率的說,我唾棄和鄙視他們的這個決定,並且很可能不是我一個醫生這麼認為。 (注意,和專家團的辯論其實都不算是挑戰權威,如果衛健委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希望專家團好好準備,盡量別輸的太慘,千萬別用罕見的胃癌類型來解釋,因為我這裡有足夠多的罕見胃癌類型的文獻,能夠清晰的告訴每一個人,不能按照陸巍醫生的方案治療該類型的患者,並且也很確定存在著效果很可能更好、花費顯著下降的治療方案。我真的很期望能有這個機會,能夠擺事實、講道理,用病例、國內外指南和各種文獻告訴專家團,你們錯了,所以得改,並且你們應該感到羞愧,和向全體國民道歉)。

沒錯,這篇文章,就是我對衛健委的專家團的亮劍,如果還有身為醫生的榮譽感,我希望你們能夠堂堂正正的回复。

我真心請求衛健委能夠答復和允許這場辯論的發生,因為這非常重要,無論是對於民眾還是對於國家。

除此之外,我會想盡辦法贏得更多民眾的關注和支持,通過知乎、微信公眾號張煜醫生等媒體來闡述真相到底是什麼。

請求衛健委正視這一點,以前、現在和將來都有相當多的醫療不良行為的發生,原因就是缺乏監管,許許多多的患者在遭受沒有必要的痛苦甚至因此喪失生命。只有重視這一點,這一切才能改善。醫療最重要的就是監管,不能放任醫生為了利益而導致醫療不良行為的發生,這會威脅非常多患者的生命安全。

在這裡,我再次呼籲醫療改革,嚴控醫療不良行為,同時請求更高層領導的關注,事關億萬民眾,不可不察。我也請求更多人的關注、理解和支持,只有這樣,我國的醫療才會越來越好。

 

 來源       輿見202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