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榮光:海外華僑面臨危險,中國出兵武力撤回同胞

文: 李么傻

上學時候,老師總是說北洋軍閥反動腐朽。

然而,在中國公民遇到危險的時候,北洋軍閥挺身而出,派遣4千名海軍,撤回了中國公民。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

1918年,戰爭仍在繼續,且波及東面的西伯利亞。

當時,滯留在西伯利亞的華僑尚有一百多萬,為了保護這些華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當時的北洋政府做出了出兵西伯利亞、武力撤僑的決定。

這一事件被認為是中國近代外交史上的重要事件。

它不僅對外彰顯了中國的實力,保護了上百萬華僑,還收回了中東路的護路權、司法權和最高監督權。

這是中國自鴉片戰爭後,所收回的一項主要主權,極大地維護了國家利益。

中東路是一條恥辱之路。早在1891年,沙俄在西伯利亞修建鐵路的時候,就準備把鐵路延伸到中國境內。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中國戰敗,沙俄趁火打劫,要求在中國東北修建鐵路。 1897年,沙俄在東北正式開始修建鐵路,至1903年建成通車,沙俄建造的“T”字形鐵路,一條從哈爾濱到滿洲里,一條從哈爾濱到綏芬河,就叫中東鐵路。

沙俄建造這條鐵路的目的,就是為了掘取中國東北豐富的資源。中東路建成後,沙俄利用這條鐵路,在東北開採礦產,經營工商企業,運送軍隊,走私軍火,扶持勢力,屠殺中國百姓,儼然國中之國。沙俄在中國東北橫行霸道,在與中國東北相連的西伯利亞更是肆無忌憚,先後在遠東的海參崴、伯力、海蘭泡等地區,屠殺中國百姓。其中海蘭泡慘案中,就有5000多名中國百姓慘遭殺害。

十月革命爆發後,遠東大部分地區還控制在沙俄手中,這一時期,沙俄謝苗諾夫、卡爾梅科夫匪幫,以日本為靠山,和當地的鄂木斯克政權分庭抗禮,肆意掠奪當地僑民,對待華人尤為殘酷。來往客商,即使朝鮮人也不加搜查,而唯獨搜查搶劫華人。僅僅在大烏里的一次搶劫中,華人就遭受了幾千萬資產的損失。當時的西伯利亞,由於各方角力,混亂不堪,搶劫成風,食物短缺,殺人不斷,處在這一地區的華僑“深恐暴動,朝夕不安”。

最先提出派軍隊來西伯利亞保護僑民的,是中國駐海參崴總領事陸是元。早在1917年12月,蘇聯紅軍和沙俄軍隊在海參崴郊外展開激戰,槍砲聲通宵達旦,居住在海參崴的各國僑民驚恐不安,美國和日本為了保護本國僑民,紛紛派遣軍隊進駐海參崴,面對這一情況,陸是元認為距離更近的北洋政府,更應該派遣軍隊來保護中國僑民。所以,12月5日,陸是元就以中國駐海參崴總領事的名義,致電北洋政府外交部,請求仿照美國和日本的做法,派遣軍隊進入西伯利亞,保護僑民。

北洋政府外交部接到陸是元的電文後,認為事體重大,於12月18日致函海軍部,希望能夠採納陸是元的建議,派遣軍艦和軍隊,武力撤僑。與此同時,海外華僑商會等組織機構,不斷用電報請求北洋政府派兵保護,認為如果派軍艦前來,“不但得以保護僑民生命財產,假令一旦失和,俄國退讓之際,該三國(美日英)對於我國亦必有所以要求……此千載不遇之機會。”意思是說,只要出兵西伯利亞,不但能夠保護僑民生命財產安全,而且可以達到外交目的。伯力中華總商會在發給北京的電文中說:“交通斷絕,險象環生,僑民生命,朝不保夕。”除了北京外,東三省巡閱使張作霖和黑龍江省督軍孫烈臣也收到西伯利亞華僑的大量電文,電文都在呼籲,盡快出兵接華僑回國。

1918年1月8日,陸是元再次致電北洋政府外交部,要求順應華僑願望,盡快派遣軍隊前來,“以壯華僑之膽”。除此之外,陸是元還提議,由政府派遣陸軍,駐紮在華僑返回沿線,以壯聲威,並保衛中國邊境安全。

救援電文雪片一樣飛到北京,然而,北京卻遲遲未動。因為一戰時期,中國加入了協約國,現在中國要出兵西伯利亞,就要看協約國其他國家的態度。而且,因為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以日本軍隊為首,協約國糾集了20萬人的軍隊,進駐了西伯利亞海濱地區。這些軍隊和原沙俄海軍上將高爾察克的白俄鄂木斯克政府遙相呼應,控制了整個西伯利亞。北洋政府如果出兵西伯利亞,先要徵得協約國各國的同意。

 1918年7月20日,北洋政府臨時內閣召開會議,商量對策,最後決定,由外交部致電英、法、美、日四國公使,要求探尋他們對中國出兵西伯利亞的態度。當日,外交次長陳籙還會晤了美國駐華代辦馬克謨,告訴他說,中國準備派遣一千到兩千名士兵到海參崴。中國駐美公使顧維鈞積極主張中國出兵,他在電文中說:“查我國宣戰一年,無機進行,現在協商各國,擬派聯軍赴俄,在我亟宜設法加入。”

英法美日四國,很快就有了回應。日本和英國都不支持中國出兵,但是美國支持,法國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在這四個國家中,美國最具發言權,只要美國同意了,北洋政府出兵就成了定局。日本看到美國同意中國出兵,就改變了看法,26日,日本首相寺內對駐日公使章宗祥說,日本對中國出兵,既不贊成也不反對,認為是否出兵是中國的自由。日本不贊成中國出兵,是擔心中國和它爭奪利益。它想將中國控制在其可操縱的範圍內。而美國支持中國出兵,也是出於自身戰略利益的考量,希望中國擺脫日本的單獨控制。後來,日本看到美國支持中國出兵,知道自己拗不過,乾脆做個順水人情。

8月22日,北洋政府發佈出兵宣言。宣言中說,此次出兵系贊同聯合各友邦之義舉,而以尊重俄國領土與主權為目的,絕不干涉俄國內政。一俟貫徹此目的,即當撤退全部軍隊。中國政府外交部表示,中國出兵西伯利亞的兵力為1700人,分兩期運送。中國派遣陸軍第九師組成駐崴(海參崴)支隊,由第九師33團團長宋煥章為支隊長。

儘管北洋政府只准備出兵1700人,但實際上出兵人數遠遠大於這個數字。第一批包括33團一營、二營、騎兵連、砲兵連、工程兵連、輜重連、機槍連等,共計2000多人。第二批包括33團三營、35團一營,人數將近2000人。兩次出兵,共有4000多人。比起協約國其他各國軍隊來說,4000人不算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但是,這4000人走出國門,出兵西伯利亞,卻具有劃時代的重大意義,這是中國軍隊第一次代表國家參加國際戰爭。

就在中國陸軍登上西伯利亞之時,中國海軍的戰艦已經停泊在了遠東的海面上。

1918年4月9日,聽聞西伯利亞華僑情況危急,剛剛下水的中國戰艦“海容”號,就在艦長林建章的指揮下,駛離上海吳淞口,奔赴海參崴。海容號,是中國第一艘擔任海外護僑的戰艦。

海容號是一列戰艦,船艙較小,無法承擔大規模的疏散接運任務,而當時滯留在遠東的難僑高達百萬,僅靠一艘戰艦,遠遠無法承擔輸送任務。於是,北洋政府外交部又督促交通局,花巨資從上海輪船招商局租賃了一艘大型客輪“飛鯨”號,用來運送難僑,飛鯨號後來在撤僑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飛鯨號4月10日從上海出發,16日就抵達了海參崴,18日,飛鯨號滿載1165名難僑從海參崴返航。當時,碼頭上人山人海,華僑們歡呼雀躍,淚流滿面,場面極為感人。

因為滯留在西伯利亞的難僑人數眾多,北洋政府又先後投入了一批艦船。這些艦船上的中國軍人協助中國領事館登記、撫卹、疏散難僑;幫助華商會為富裕僑商向國內轉移黃金等貴重財產;組織巡邏隊深入華僑商業區,打擊違法犯罪活動,維持華僑社會秩序,穩定難僑心理,維護難僑利益。這些艦船,在難僑中聲譽很高。

1918年8月,隨著中國陸軍走出國門,來到西伯利亞,海軍的撤僑規模進一步擴大。這時候的海軍已經增加到了一個小型艦隊,駐紮點也從先前單一的海參崴,增加到了海參崴、雙城子、廟街三個地方。中國軍隊在西伯利亞的影響進一步擴大。這時候的中國軍隊所擔負的任務,已不僅僅是護僑撤僑,還擔任參與協約國作戰和保衛黑龍江航行權兩項使命。

1919年,北洋政府海軍部又調派了四艘武漢的長江江防艦隊,開赴海參崴。這四艘軍艦,分別是江亨號、利川號、利綏號、利捷號。這四艦於1919年8月初四到達海參崴,同年11月,在開闢伯力到廟街的航線時,四艘軍艦突遭日本軍艦和謝苗諾夫匪幫的進攻。形勢急轉直下。

西伯利亞的深秋,已經天寒地凍。北洋政府的四艘艦艇駛往西伯利亞,組成“吉黑江防艦隊”,由江亨號砲艦艦長陳世英擔任總指揮。艦隊經過濟州島、朝鮮海峽、釜山、城津等沿岸地區,一路駛往海參崴。當艦隊行經廟街時,遇到了麻煩。

廟街位於黑龍江入海口附近,原來是清朝舊城,這裡有華僑2000多人。因為這里特殊的地理環境,向東可以直通大海,向西可以進入內陸地區,所以,當十月革命開始後,趁著沙俄內戰,日軍在這裡駐紮了1000多人的軍隊,另外還有四艘驅逐艦和一艘巡洋艦,除此之外,這裡還駐紮著日本支持的一支白俄匪幫。無論是艦船噸位,還是軍隊人數,北洋軍隊人數都處於劣勢。陳世英帶著艦隊來到廟街附近,艦隊遭到日軍軍艦炮火襲擊,還受到岸上白俄匪軍的進攻。不得已,陳世英只好帶著艦隊退縮到廟街,等待時機。然而,此時的西伯利亞天寒地凍,黑龍江江面開始結冰,艦船無法航行,陳世英不得不下令停航過冬,等待來年春天江面解凍後,再繼續航行。

不久,蘇聯紅軍橫穿西伯利亞,向白俄匪軍展開進攻。 10月下旬,蘇聯紅軍和白俄匪軍在廟街發生激戰。形勢一下子向著有利於中國艦隊的方向運轉。白俄匪軍先拜訪陳世英,要求中國艦隊協助白俄匪軍,一齊進攻紅軍,並要求中國艦隊在海上攔截紅軍,被陳世英嚴詞拒絕。白俄匪軍百般引誘威脅,陳世英都不為所動。不久,蘇聯紅軍和白俄匪軍在廟街發生戰鬥,紅軍勝利,白俄匪軍逃走。但是,廟街尚有上千名日本軍隊,他們躲藏在領事館,構築工事,準備頑抗到底。在紅軍和白俄匪軍對峙時,中國艦隊站在紅軍一邊;現在,在紅軍和日軍對峙時,中國艦隊又一次站在紅軍一邊。陳世英和紅軍取得聯絡後,雙方關係融洽,親如一家。

11月中旬,日軍突然向紅軍駐地發起突襲,紅軍猝不及防,損失慘重。戰鬥結束後,日軍又龜縮領事館裡,固守待援,紅軍向日軍領事館發起了多次攻擊,但因為工事堅固,無法攻入。於是,紅軍派人找到陳世英,請求中國艦船予以協助支持。陳世英和其餘各艦艦長商議後,認為日軍攔截我艦隊護僑,造成我艦隊滯留廟街多日,難以成行,應該給予日軍以有力的還擊。第二天,中國艦隊和紅軍商議後,將江亨號3英寸邊炮一門,利川號5響格林跑一門,鋼彈三發,開花彈三發,格林砲彈三排共15發,一齊借給紅軍。紅軍依靠從中國艦隊借來的艦炮和砲彈,一舉攻破日本領事館,日軍死傷200餘人。

1920年3月,黑龍江江面解凍,日本海軍20艘艦船馳援廟街。紅軍和中國艦隊商議後,為避免日軍報復,便避實就虛,離開了廟街,駛入馬街。當時,馬街有大量僑民散居在各處,聽聞中國艦隊前來,熱淚盈眶,紛紛要求隨艦同行。紅軍此時也伸出了援助之手,派出十幾艘帆船,接納僑民,到達中國艦隊。

不久,日本軍艦又追來馬街,以中國軍艦幫助紅軍為由,要對中國軍艦實施報復。陳世英要求全隊上下做好一切應對準備,一旦日軍進攻,我艦立即予以還擊,絕不退縮。如果戰敗,就自沉軍艦,絕不資敵。日軍看到中國艦隊堅強不屈,也不敢貿然進攻,向協約國投訴。 1920年夏,中日雙方組成調查委員會,專門調查廟街事件,然而,查無實據,日本方面無可奈何,只能不斷向北洋政府施壓。

北洋政府迫於日本的壓力,就組織了一場針對陳世英的審判,判處陳世英就地革職,永不敘用。然而,判處歸判處,海軍部卻沒有對陳世英進行處罰。後來,陳世英改名陳季良,繼續在海軍服役,1925年被任命為海軍第一艦隊司令。抗戰時期,參加了江陰保衛戰。 1945年去世,被追贈為海軍上將。

從1918年4月18日海容號抵達海參崴算起,到1921年中國最後一艘換防艦“永健”號離開海參崴截止,三年間,中國艦隊一直在執行撤僑護僑的任務。

中國艦隊最後離開西伯利亞,與當時西伯利亞的形勢有關。 1920年4月,新生的蘇聯政府百廢待興,在消滅了沙俄的高爾察克集團後,為了避免和西伯利亞的20萬協約國軍隊發生衝突,採取了一種折中的方法,成立了一個臨時性的遠東共和國,這個共和國包括300萬平方公里土地,包括貝加爾湖以東的大片地區,計有俄羅斯人160萬,華人、日本人、朝鮮人30萬,蒙古人和其他民族的人30萬。

遠東共和國的成立,粉碎了日本想要肢解分佔西伯利亞的企圖,1920年7月,日本宣布從西伯利亞撤軍。隨後,各協約國也陸續撤軍。西伯利亞的局勢恢復平穩。有鑑於此,北洋政府也宣布從西伯利亞撤軍。 1920年10月25日,北洋政府宣布,除海容號艦長林建章留在海參崴,隨艦船一同保護僑民外,其餘的陸海軍部隊和艦船全部撤回中國。中國設立在海參崴的辦事處,也一併撤銷。 1920年11月,北洋政府又派永健號前往海參崴,替換海容號,海容號回國休整。在近三年的護僑撤僑中,海容號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1921年春,永健號滿載著願意回國的僑民,行駛在西伯利亞的海面上,這是它最後一次執行護僑撤僑任務。至此,北洋政府長達三年的西伯利亞護僑撤僑任務圓滿完成。

護僑撤僑任務完成了,但北洋政府收回主權的任務還在繼續,這就是收回中東鐵路。

蘇聯十月革命成功,北洋政府抓住這一時機,首先命令黑龍江和吉林兩省的軍隊進駐中東鐵路。當時,駐紮在中東鐵路兩邊的沙俄軍隊有5000餘人,中國軍隊將這些人繳械後,趕回了俄國。

本來,北洋政府收回中東鐵路,順理成章,然而,日本卻又從中作梗。日本首先向東北派兵,試圖接管中東鐵路,並與舊俄領事館密謀,將沙俄對中東鐵路的控制權,出讓給日本。同時,日本以中日共同防敵協議為由,侵入了哈爾濱、齊齊哈爾等地,強佔滿洲地,要求中國軍隊退出防區,騰出營地。

面對日本的囂張氣焰,北洋政府針鋒相對,也向東北增兵,加強東北防務,同時通過外交手段,要求列強制止日本的野蠻暴行,支持中國收回對中東鐵路的控制權。並嚴正提出:東清鐵路完全屬中國,於中國領土主權之下,不容有第二國家施行其統治權。

中東鐵路是一塊肥肉,日本想要,美國也想要。美國為了阻止日本獨占中東鐵路,就建議成立一個由所有盟國政府組成的國際聯盟委員會,來共同監管西伯利亞鐵路和中東鐵路。面對美國的提議,北洋政府一口回絕。

1920年3月11日,中東鐵路總公司督辦兼中東鐵路護路軍司令鮑貴卿發布通報,宣布中東鐵路屬於中國。 3月15日,中國兩連軍隊佔領了位於哈爾濱的俄國護路軍司令部,並在樓頂升起中國國旗。當天,俄國護路軍決定接受事實,將所有武器交給中國當局處理。此後,沙俄統治中東鐵路的時代結束了,中國政府收回了中東鐵路行使權,維護了中國的主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