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甦牛」來了 死裡逃生機會也來了

中國股市

文:金言

7月6日,上證指數連續突破3,200點、3,300點兩道關口,創出2015年7月以來5年最大漲幅。當天收盤後,段子手在網上傳出一幅漫畫,表現的是一個婦女跪在地上,面對已經昏倒在韭菜地裡的男子大聲疾呼:「同志,快醒醒!大盤站在3000點了」。這段文字下面是3100、3200、3300,表示滬指被不斷刷新的三排數字。針對A股逆勢暴漲,也有股民反問,危機才剛剛開始,不知哪來的「復甦牛」?

一、GDP增長呈負數,財政狀況嚴重告急

7月6日晚間,中共「遭殃」電視台又如同打雞血般,罕見的用時1分12秒大肆吹噓A股:滬指漲近6%,創2年半新高,兩市成交量逾1.5萬億。專家認為,中國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與防控成績是中國經濟復甦和股市上漲的最大動能。

有網友立即在跟帖中指出,「難道美股大漲,也是美國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與防控成績造成的?!」「那為什麼這次漲到比疫情未爆發之前還高呢,難道說現在的經濟形勢比2年半前還好?」

從中共統計局的數據來看,全國第一季度的GDP增速為6.8%;從行業來看,幾乎所有行業都是負數,特別是住宿、餐飲、旅遊、娛樂等行業,更是接近一半的企業都面臨生死存亡。而上一次出現這樣的負增長是在三年「大饑荒」的1961—1962年。

今年1-3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5,984億元,同比下降14.3%,較去年同期增速(6.2%)降低20.5個百分點。其中,稅收收入39,029億元,同比下降16.4%,較去年同期增速(5.4%)降低21.8個百分點。一些地方政府已經發不出工資,中共今年的財政缺口可能有10萬億之巨。因此北京當局多次強調要壓縮政府開支,做好過緊日子的準備。

二、房地產泡沫到頂,土地財政難以為繼

海外學者指出,由於經濟下行、整個經濟的萎縮,房地產泡沫已經到了頂了,所以房地產拉動經濟這條路已經走到頭了,中共沒有辦法重新挽救經濟,所以經濟已經告別繁榮,正逐漸走向困境。

一季度全國房地產收入1.5172萬億元,占全國財政收入約33%,占全國稅收收入約39%,占全國地方財政收入61%。但是土地和房地產相關稅收中,契稅1,212億元,同比下降19.9%;土地增值稅1,467億元,同比下降12%;房產稅606億元,同比下降5.8%;耕地占用稅296億元,同比下降23.7%;城鎮土地使用稅474億元,同比下降12.4%。

今年以來,因商品房銷售陡降,合肥、長沙、太原、廣州、瀋陽、西安、鄭州等重點城市進入土地流拍率十強,其中合肥、長沙、太原土拍流拍率超過30%。

2020年大陸房地產行業的到期債務約在1.46萬億,其中7月份是到期高峰,達到1,490億,成為高懸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掉下來要了開發商的命。

前不久,全國各地「搶房潮」尚未結束,「拋房潮」便接踵而至。上海市中心的房子一天降價100萬仍賣不出去。北京商住二手房成交價格幾乎僅是高峰時的一半,所賣房款甚至已無法償還當年買房的銀行貸款。

三、2億工人失業,50萬企業倒閉

受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衝擊,1-4月,國有企業利潤總額4,120.1億元,同比下降63.0%;稅後淨利潤2,105.6億元,同比下降74.3%。其中,中央企業淨利潤2,342.5億元,同比下降59.5%;地方國有企業-236.9億元,同比下降109.8%。

因外貿訂單取消,出口嚴重受阻,近50萬家中小企業倒閉,大約2.05億工人(包括農民工)失業。因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今年可以說是874萬高校畢業生就業「地獄難度」的一年。

四、6億人月收入千元,一半家庭未脫貧

5月28日下午,在人大記者會上,中共總理李克強被問及今年的「脫貧攻堅」任務能否順利完成時,他表示:中國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簡單的講,就是中國有一半家庭月收入不到4,000,仍為貧困家庭。

2019年末,中國居民債務占可支配收入比例飆升至的128.6%,這個比率不但遠超發展中國家,而且已經超過了大部分發達國家,如美國的居民槓桿率。2019年末,個人住房貸款餘額高達30.07萬億元,同比增長16.7%。

今年以來,總共有870萬人的信用卡刷爆,有3000萬人的房貸車貸違約,超過1億人出現各種各樣的信用違約,3億人在家待崗。廣深等地僅2019年1-2月份法拍房增加數量,甚至超過了2018全年。
中共「磚家」鼓吹的疫後報復性消費沒來,「地攤」經濟剛開放沒幾天,又因影響城市形象而被迫取消。

五、銀行發生擠兌,債務引爆金融危機

中共官方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外匯儲備為3.06萬億美元,外債餘額達2.06萬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共真正能動用的外匯儲備只有不足1,000多億。而今明兩年是償債高峰期,業界預料,中國債務負擔沉重,違約案件將隨之攀升,金融危機也將開始浮出水面。

以中小銀行為例,2019年哈爾濱銀行不良貸款規模達到1.53億元,同比暴漲820%。6月16日,山西陽泉市商業銀行發生擠兌現象。6月30日,貴陽銀行連收10張罰單共被罰280萬,一季度不良率再攀升。但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因經濟全面下滑而導致銀行的實際壞帳,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P2P爆雷早已經是司空見慣,私募基金理財爆雷也已屢見不鮮,而比P2P還慘的是信託的雷爆。僅以房地產企業為例,截至2020年6月8日,中國有209家房地產公司倒閉破產,這意味著投資給這些房地產的信託產品當然也是血本無歸。

因此中共銀保監會在6月24日發布的《關於開展銀行業保險業市場亂象整治「回頭看」工作的通知》指出,一些銀行「人為操縱風險分類結果,隱匿資產質量;違規通過以貸還貸、以貸收息、虛假盤活等方式延緩風險暴露,掩蓋不良貸款;違規通過第三方代持、為不良資產受讓人提供融資等方式實現不良資產的非潔淨出表;直接或借道各類資管計劃在信用風險等未轉移或未完全轉移的情況下將不良資產移出資產負債表。」

六、強推港版「國安法」,中共與世界脫鉤加速

近期美中關係惡化加深,中共對美國出口銳減,來自美國的高科技產品被禁止,美國收緊對華投資,中概股受到嚴格監管。美中貿易戰的硝煙尚未散去,又因中共隱瞞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遭全球圍堵;世界各國追責和索賠才剛剛開始,又由於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與世界主流國家全面交惡。尤其是美國政府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香港會出現大量資本的撤離潮,股、匯、債、樓市等資產都將被拋售,出現多殺的局面,甚至導致港幣兌美元匯率的崩盤,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

中國大陸吸引的外商投資有70%是經過香港進來的,香港資本的撤離必然也會帶動深圳、廣州、乃至整個內地的資本撤離,而且整個體量是相當之大。外資外企的撤出,必然加速中國經濟的熄火,遭遇「百年未有之變局」。

一般來說,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從上面簡單分析來看,可以說找不到對「賭場都不如」的中國股市任何實質性的利好,更看不到危機四伏的中國經濟任何復甦的跡象;這還不算最近大陸各地接連不斷出現的各種天災人禍,以及仍在全球180多個國家繼續蔓延的中共病毒。

據中共前證監會主席肖鋼透露,「黨中央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重視資本市場」。其實,這只不過是病入膏肓,已經找不到任何出路的中共,企圖通過「大水漫灌」,人造牛市,來給自己「沖喜」而已。當然,這也可能反過來給長期被套牢的大陸韭菜們,最後一次死裡逃生的機會。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