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私募大佬的激蕩 「造神史」!

徐翔

1987 年 5 月,還沒有拿到中央的 「準生證」,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田,深圳市政府依然決定,讓深圳發展銀行(深發展)以每股 20 元的價格,向社會公開募集 793 萬元,作為股本金。

當時沒有多少人懂股票到底是甚麼東西,作為中國的第一只股票,深發展根本賣不出去。

深圳市政府為了支持深發展發行股票,要求黨員幹部帶頭買股票。

有一家單位,為了完成認購指標,要求黨員最少認購 2000 股,非黨員 1000 股;認購人每出 1 元,單位補貼 1 元,相當於半買半送。

後來,這些被強行攤派認購股票的人,都賺到了大錢。

1988 年 4 月 11 日,深發展首次在深圳特區證券公司掛牌,由此拉開了深圳股票交易的序幕。

那個時候深圳證券公司的交易條件非常簡陋,只有一個簡單的黑板,上面寫上要出售的股票價格和數量。

由於沒有多少人懂股票,證券公司經常也就兩三個人。那個時候,有一個 25 歲的年輕小夥,經常騎著單車,跑來證券公司看熱鬧。

這一看,小夥就與股市結下了不解之緣,他並不會想到,日後他將成為中國的民間股神。

一、

這個小夥子,就是林園。

林園是陝西漢中人,父母都是醫生。1984 年,林園從陝西一所衞生技術學校臨牀醫學專業畢業之後,被分配到深圳紅十字會醫院工作。

那一年,林園一家人都來到深圳,沒幾年,林園又調去深圳博物館上班。

清水衙門的工作異常平淡,林園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經常上班摸魚,偷偷跑出來去深圳證券公司圍觀別人買賣股票。

1989 年 6 月,看股市能賺錢,家境優渥的林園異常興奮,立馬問他的老媽,要了 8000 元。

那個時候,林園沒有太多選擇,所有的資金都買了深發展。

當時,深圳共有 4 個交易點,每個地方的交易價格還不一樣。林園整天沒事,就騎著自行車 4 個交易點來回轉。

往往在這個交易點 86 元買進,然後馬上又跑到另外一個交易點 88 元賣出,一天下來,居然也能賺 100 多元。

那一年年底,萬科也上市了,林園也買了萬科的股票。有一個莊家坐莊萬科,莊家掛 7 塊 8 賣出,林園卻掛 7 塊 6 賣,很多人都與林園成交。

看到林園來回倒騰,莊家很生氣地對他說:

「你小子跑得比兔子還快,你幹脆把我的股票拿去倒!」

林園樂享其成,賺莊家的差價。

1990 年,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營業,嗅覺靈敏的林園,住到上海百樂門酒店,每天就從上海人手裡收購股票,押一段時間後就倒賣出去。

短短兩年時間,林園手上的 8000 元,變成了 12 萬元。

1992 年,林園就更厲害了,資產迅速膨脹到了 1000 萬元。

1993 年,林園明顯感覺股市擴容加快,不斷有新股上市。當年 2 月,林園清空了手頭上所有的股票,在一波熊市到來前,成功全身而退。

逃頂之後,林園感覺到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悄悄啓動,於是回到西安,成立了房地產公司,一頭紮進了房地產行業。

房地產是個資金密集型行業,投身其中的 2 年之中,林園並沒有獲得太高的回報,據說只有區區幾百萬元。

1994 年 7 月底,A 股上證指數跌出了一個世紀大底,只有 325 點。

1995 年,林園從西安撤出,重返股市,精準抄底。

林園先是 12 元買了深發展,後在 40 元左右全部出清,大賺了一筆。

1997 年,林園 20 多元大手筆買入四川長虹,緊接而來的是四川長虹暴漲到 60 多元;隨後,林園分多次賣出,資產再翻三倍。

2001 年,林園的資產已經翻了九倍,成了億萬富翁。正是在這個時候,林園全部撤離 A 股,再一次精準逃頂。

image

那一年,貴州茅臺剛好上市,但當時並沒有引起林園的註意。

空倉的這兩年,林園並沒有閑著,他著手調研一些上市公司。也就是那個時候,貴州茅臺和五糧液,進入了林園的視線。

他跑去貴州,清點茅臺的庫存,驚奇地發現,茅臺窖存的老酒,價值高達 300 億元。而當時茅臺的市值,還沒到 90 億。

調研完,林園暗自心想:

「用 90 億,去買 300 億的產品,這個價格不低嗎?」

林園再也憋不住了,熊市還沒走完,2003 年,林園再次殺回股市抄底。

林園從 26 元開始買茅臺,誰知越買越跌,一直買到 22 元。林園再也不敢買了,茅臺最低還跌到 19 元,一度讓他每股深套 7 元錢。

這是非常難熬的一段時間,但林園堅信茅臺是一只好股票,他堅信茅臺的價值;每當快要動搖的時候,他就會去回想茅臺的庫存價值,給自己對茅臺的信仰充值。

一直熬到 2005 年,A 股開啓了一波波瀾壯闊的大牛市。貴州茅臺股價拔地而起,一路上漲到。

林園的財富,跟著茅臺的股價騰飛,一度攀升到 4 億,林園一戰封神,成為了民間第一牛散。

2006 年,林園成立了林園投資,成為了國內最早的一批陽光私募基金。

憑借著茅臺股價一飛沖天,2006 年底,林園的股票市值達到了驚人的 20 億。

茅臺得道,雞犬升天。不僅林園一戰成名,小他 4 歲的但斌,也因茅臺賺得盆滿缽滿。

二、

林園在深圳證券公司倒賣深發展股票的時候,但斌還在河南大學讀體育專業,學的是體育理論。

讀大學的時候,但斌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以後將會走上投資之路。

1990 年,23 歲的但斌大學畢業,找不到體育相關的工作,就去了開封化肥廠供水車間當了一名鉗工。

但斌每天的工作,得像消防員一樣,穿著防護裝置,下到幾十米深的地方,去修理進出水泵。

工作環境不好,還很辛苦。每次工作累了之後,但斌躺在出水泵房外面的草地上想:

「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要在這裡度過嗎?」

第二年,但斌南下來到廣州,投靠到廣州軍區附近一個北大朋友。找了三個月的工作,一無所獲。

北京有個曾經共患難的朋友打來電話,叫他過去幫忙打理公司。但斌只好隨遇而安,去北京工作了一年。

朋友安排但斌去深圳打理一家電腦公司,1991 年 8 月,但斌來到深圳,住在這個朋友位於桑達新邨的房子裡。

那個時候,林園通過倒買倒賣股票,已經賺到了 1000 萬元。但斌只是從朋友的只言片語中,了解到甚麼原始股和股票。

似乎上天早有安排,一步一步將但斌推向投資。

image

另外一個曾與但斌共患難的朋友陶永誼博士,也在這個時候來到深圳,他們沒地方落腳,就擠在但斌住的地方。

陶永誼在深圳新蘭德投資咨詢公司搞股票培訓,閑來無事的但斌就在一邊旁聽,學習到了股票投資的知識,還開了賬戶來買賣股票。

1993 年 2 月,北京的朋友公司要撤離深圳,剛好陶永誼承包了新蘭德投資,但斌順其自然就進入了新蘭德投資,半路出家成了一名證券分析師。

有人辭官歸故裡,有人星夜赴考場。那一年,林園帶著 1000 萬元撤離股票市場,但斌卻剛剛入行。

北京的朋友撤回深圳公司的時候,給了但斌 50 萬元,讓他幫忙炒股。

從 1993 年 2 月到 9 月,股票市場進入牛市最後的瘋狂,加上其他一些朋友的資金,但斌手上的本金加盈利做到了 250 萬元。

然而,就在牛市最高點,但斌聽到一個著名股評專家,說深深房有重大機會。

但斌頭腦一熱,滿倉買入深深房。和很多新手一樣,但斌被聽信專家的話,滿倉迎來暴跌。

還好,他只被套了 1 年。1994 年 10 月,但斌回本了,還略有盈餘。

那個時候,他有個朋友貸款炒股,100 萬炒得只剩下 10 萬了。為了回本,朋友和但斌商量一起來做國債期貨。

獲得營業部老總同意之後,但斌和朋友跟著莊家,一路做多,賺了 1000 多萬。

1995 年 3 月 23 日,但斌原想退出市場,但第二天頭腦一熱,決定再做一把多頭。

這一次,但斌沒有那麼幸運了。萬國證券的管金生大肆做空,但斌被爆倉,一夜回到解放前。這就是著名的 「327 國債」 事件,即使後來多頭戰勝了空頭,但被強行平倉之後,一切都與但斌無關。

但斌不得不重頭再來,他不再像以前那樣聽專家,也不聽消息,而是轉身看 K 線做技術分析。

精於 K 線分析,但斌手頭上的錢越來越多。有一次,他註意到華工科技,K 線圖走勢非常好,基本面也不錯。

於是但斌重倉買入,但他對這個行業根本都不了解,結果華工科技股價連連下跌,讓他虧損 2000 萬元,本金還損失了一半。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似乎所有的炒股方法都用過了,但卻無法成為股市的常勝將軍,但斌於是思考如何才能在市場上立於不敗之地。

2000 年,但斌加入了大鵬證券,從事資產管理業務。在那裡,經歷了從以技術分析為主的散兵游勇,轉變成為企業基本面分析的股票組合投資,讓他逐漸發現了價值投資的妙處。

2001 年,美國納斯達克的互聯網泡沫破裂,跌出了一個世紀大底。

但斌意識到未來互聯網將有一個大的機會,於是建議一個客戶拿 100 萬美元去抄底網易、新浪、搜狐這些公司,但去到香港美林證券開戶的時候,美林證券的投資顧問建議他們不要買,他認為這些公司都會破產。

為此,但斌和客戶,都錯過了一個天大的機會。

但斌只好去香港投資中國的企業,通過分析,他們只選擇業績最好的公司。那個時候,但斌投資了同仁堂科技、寧滬高速和深高速,都給他帶來了四五倍的收益。

這次,但斌終於能夠安全地賺到錢了,這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只投資最好的企業!」

或許是英雄所見略同,但斌和林園幾乎在同一時間,都是在 2003 年,買入了貴州茅臺。

但斌買茅臺的時候是 23 元,此外,他那個時候還買入了招商銀行,也是與林園不謀而合。

2004 年 3 月,但斌成立了東方港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正式開啓了陽光私募基金之路。

在緊接而來的 2006 年那一波大牛市裡,茅臺價格暴漲,但斌和林園,都為自己的眼光,得到了最高的回報。

兩個人成為了價值投資的踐行者,而價值投資的鼻祖,則是美國人巴菲特。兩人都視巴菲特為偶像,可謂是師出同門。

但視巴菲特為偶像的人,卻並不最終都走上林園和但斌這條路,比如另一個投資天才 —— 徐翔。

三、

徐翔比但斌整整小了 11 歲,他是 1978 年出生的,但他的股齡,卻和但斌一樣長。

1993 年,17 歲的徐翔高中畢業,與表哥馬信琪合開一輛夏利出租車。

車是馬信琪家裡的,徐翔給他打工。沒事的時候,兩表兄弟就去寧波市解放南路的證券公司看人炒股。

看到別人在股市裡賺到快錢,兩人再也沒有心思開出租車。馬信琪說服家裡人,把夏利車賣了,換了一筆資金入市。

徐翔家裡窮,就問馬信琪借了 3 萬元。很快,兩個人就賠了個精光。

不服輸的徐翔,又從馬信琪家裡借了 10 萬元,再次投入到股市當中。

當時寧波解放南路高手如雲,為了學習高手的炒股技巧,徐翔總是厚著臉皮,盯著高手的電腦屏幕看。

這很招人煩,高手給他白眼、趕他走,但他總是陪著笑臉,像蒼蠅一樣,趕也趕不走。

徐翔幾乎將全部時間投入股市,白天盯盤,晚上複盤,日複一日。

天才是 1% 的汗水,加上 99% 的天賦。

徐翔是最勤奮的一個人,他曾在三個月內,手畫 3000 多張 K 線圖,對股票進行分析。

最終,徐翔總結出了 「漲停板八大原則」,這成了他的炒股祕訣。

起初幾年,徐翔並沒有賺到太多錢,一些讓他幫忙炒股的,還虧了不少。

1999 年,「519」 行情啓動,在網路股帶領下,A 股迎來一波淩厲上漲。

徐翔的封漲停板絕技大行其道,當他複盤發現上漲兇猛的股票,就用五到十倍的配資,迅速將該股封住漲停板。等第二天開盤,迅速將該股賣出,不論盈虧。

這種方法,就是對賭第二天股票還會保持強勢上漲,別人十賭九輸,但徐翔卻是十賭九贏。

在這波行情中,徐翔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積累。

2003 年 2 月,《中國證券報》刊發了《漲停板敢死隊》,把潛伏在寧波解放南路的徐翔,以及一群用漲停板打法的同夥,公之於眾。

徐翔成為帶頭大哥,是寧漢漲停板敢死隊的總舵主。一時間,坊間關於徐翔的傳說四起,徐翔聲名鵲起,成了民間股神。

然而股神異常低調,不抽煙不喝酒,也不開豪車,每天都盯著電腦屏幕紅紅綠綠的 K 線,唯一的放松,就是收盤後去洗浴中心泡泡澡。

徐翔平靜的生活,在接下來長達三年的熊市中被打破。

天一證券自營盤資金虧空,寧波漲停板敢死隊或多或少使用過這部分資金,2005 年該案被查,此寧波解放南路的游資被重點監控,徐翔不得不收斂起來。

image

也正是這一年,28 歲的徐翔準備轉戰上海。離開寧波之前,生性木訥的徐翔,拐跑了銀河證券營業部的出納應瑩,兩人結為了夫妻。

來到上海的前幾年,徐翔潛伏在上海東方證券肇嘉浜路營業部,悶聲發著大財。

他一如既往地勤奮,就連應瑩要生小孩,他也沒回去,依然坐在電腦前操盤。應瑩生了個兒子,當喜訊從寧波傳來時,徐翔高興地對著電腦手舞足蹈。

作為父親,徐翔會更加詳盡地記錄自己的操盤心得,以期日後將炒股真經傳給兒子。

2009 年底,徐翔終於進入陽光私募基金行業,因為他非常崇拜毛澤東和康熙,於是將公司取名為上海澤熙投資。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徐翔的偶像是巴菲特,徐翔卻也是別人的偶像。

四、

第一個公開視徐翔為超級偶像的私募大佬,是葉飛。

葉飛 1979 年出生,比徐翔小 1 歲。

葉飛的父親是最早一批股民,但天資不夠,一直沒有賺到錢。

1993 年,14 歲的葉飛,在父親的影嚮下,就已經進入了股市。

葉飛一邊炒股,一邊讀書,炒股沒炒好,書也沒讀好,只在南京讀了中專。

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葉飛去南京郵電學院讀了大專,最後通過專升本,拿到了南京大學的學位。

葉飛入市的前十年,投資並無任何亮點。

2003 年,葉飛看到寧波敢死隊徐翔的報道,如獲至寶,拿著 2 萬元,潛心實踐漲停板戰法。

受徐翔影嚮,葉飛形成了快進快出短線操作的手法,搶趨勢、炒熱點,是他的風格。

2007 年,A 股進入牛市最後的瘋狂,上證指數一度攀升到歷史高點 6124 點。葉飛在金融界網站主辦的 「中國股市民間高手大賽」 中,以激進的操盤手法獲得了巨額的回報,在比賽中脫穎而出,成了年度冠軍。
這讓葉飛名聲大噪,身邊的朋友,還有大大小小的老板,都找上門來,讓葉飛來操盤炒股票。

image

2010 年,羽翼豐滿的葉飛,成立了淮北市倚天投資有限公司,正式開啓了自己的陽光私募基金之路。

葉飛愛好武俠,江湖氣息很重,他的私募基金名稱,大部分都是用武俠小說的名詞來命名。

他曾經操盤過倚天 2 號、倚天雅莉 3 號對沖基金,還管理過倚天鴛鴦刀、倚天神彫俠侶和倚天七劍下天山等基金。

葉飛在短短幾年時間,在牛市裡完成造神計劃,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可謂是屌絲逆襲。

牛市多股神,熊市多慘案。真股神、假股神,只要一波慘烈的熊市,牛鬼蛇神紛紛都會現形。

五、

2015 年的那場股災,就是一場現形記。

在此之前,所有的大佬都被封神。

在上海耕耘多年的徐翔,已經是私募一哥,他在上海最貴的湯臣一品,以 15 萬元每平的價格,買了大平層;他還斥資 7000 萬元,在老家寧波買入 4 套聯排別墅。

2014 年,徐翔管理的基金規糢高達 200 億元,不少上海大人物,都讓徐翔幫忙炒股。為了靠近權力中心,徐翔還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

2015 年上半年,徐翔的粉絲葉飛,管理的倚天雅莉 3 號基金,收益率高達 351%,成為了陽光私募基金半年度冠軍,收益率碾壓徐翔、但斌和林園。

風光無限的葉飛,被浙江一大學的 EMBA 總裁班,聘請為講師。2015 年 6 月,葉飛帶著 23 名學員,每個學員都交了 20 多萬元的培訓費,殺進了股市。

所有人都以為牛市還會繼續,林園在 2014 年 12 月,就開始為牛市搖旗吶喊:

「A 股狂牛剛開始,明年滬指可破 6000 點!」

5

私募大佬但斌也毫不示弱,2015 年 5 月,他在微博上信誓旦旦地說:

「此輪牛市 2022 年才會結束!」

6

2015 年 6 月 12 日,上證指數摸高到 5178 點之後,隨後開啓暴跌糢式,千股跌停的奇觀頻頻出現。

2015 年 6 月 30 日,但斌、王亞偉等 13 位私募大佬聯合發布倡議書,全面唱多抄底行情,號召為國接盤。

唯有徐翔拒絕參與救市,幾乎所有專業機構的基金淨值雪崩的時候,徐翔的澤熙一期卻逆勢大漲 31%,上演了熊市不敗的神話。

2015 年 7 月,國家隊進場救市,徐翔被動套牢的美邦服飾,成為 ZX 證券使用救市資金,重點買入的股票。

其實,早在股災之前,澤熙已經全部清倉美邦服飾,半年獲利 4.5 億元。

只不過,有大人物家屬追隨徐翔,買入了美邦服飾。股災來臨,他們都被套住,不得不找到徐翔想辦法。

徐翔只能動用個人控制的賬戶,幫助他們解套,但自己卻被套住了。

恰逢國家隊入場,徐翔與 ZX 證券提前建立了聯繫,ZX 證券將美邦服飾拉高,幫助徐翔出逃。

然而,這一連串的騷操作,被證監會的大數據監控到了。

在股票市場一向不懼法律的徐翔,認為這不過是一個常規操作,他不知道的,前方已經是萬丈深淵。

2015 年 9 月,ZX 證券事發,10 多位高管被帶走。

2015 年 11 月,穿著阿瑪尼西裝的徐翔,在跨海大橋上被警方抓捕。終於,徐翔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我原以為我是站在監管之上的人,沒人可以打敗我,但你們卻徹底打敗了我,更是徵服了我!」

葉飛同樣損失慘重,他旗下的基金,滿倉迎接暴跌。或許也是跌傻了,葉飛嚮應號召,為國接盤。

損失 15 億之後,葉飛的基金被清盤。更為要命的是,他曾與一位房地產老板簽下保底理財協議,股災過後,葉飛欠下了 2 個多億的債務。

但斌的投資神話也同時泡沫,旗下的 21 只基金,有 15 只浮虧。

7

林園在這聲股災中銷聲匿跡,旗下的基金也大幅縮水。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股災,所有的投資神話立馬破滅,所有大佬的豪言壯語被啪啪打臉,所有的股神立馬現出原形。

六、

潮水褪去之後,雖然大家都在裸泳,但有的人在漫長的熊市中出局了,有的人卻能活下去。

現如今,徐翔被關青島郊區的監獄,等待著即將到來的釋放日期。

葉飛成為了被執行人,生活所迫拉了一次皮條被坑,一怒之下,實名舉報。

借此機會,葉飛一夜翻紅,拉著美女夜夜笙歌搞直播,他還在為逆風翻盤在掙紮。

在微博爆料中,葉飛還拉上了但斌:

「那些其他的私募經理比如但斌老師,王亞偉老師!明明啥都知道,就裝著不知道!不幹得罪人的活!但斌哥,亞偉哥,林園出來表個態?」

多年前在一次公開活動中,曾與葉飛合過影的但斌回應說: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做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的人,工作和生活中,不會也不和 ‘ 搞名堂 ‘ 的人打交道。」

與葉飛劃清界限之後,但斌和好基友林園,一起參加了貴州茅臺 2021 年股東大會。

目前每股已經 2100 多元的貴州茅臺,讓兩人再度封神,可嘉可賀的是,但斌和林園的基金規糢,已經雙雙破了百億規糢。

在貴州茅臺的股東大會上,但斌建議茅臺在適當的時候拆股,從而讓更多人與公司一起,享受到公司成長和發展帶來的喜悅。

有網友質疑說:

「基金抱團沒有接盤俠了,想拉散戶來接盤。」

林園借著買不到茅臺的話題,狠狠地凡爾賽了一把:

「我持有茅臺 2% 股份,現在占我總資產的 40%。今年的分紅還沒到賬,我就透支買入茅臺,等分紅到賬後再還。」

現在貴州茅臺的市值 27548 億元,林園持有 2%,則為 550 億元;這只占他總資產的 40%,說明林園總資產 1375 億元。

貴州茅臺的前十大股東中,並沒有林園的身影;財富過千億的富豪榜上,也沒有林園的名字。

然而,這並不影嚮林園自我造神,他曾說:

「我的司機和保姆跟著我投資股票都已經賺了 2 億和 8 億!」

疫情過後的,為了刺激經濟,全球貨幣大放水,A 股也迎來了一波不大不小的牛市。牛市嘛,又是股神崛起的時代。

事實上,股市裡從來就沒有不敗的股神。所有的投資大佬,不過是趕上了中國經濟總體增長的大趨勢。在經濟螺旋式增長的過程中,牛市來了就會有熊市,熊市來了還能等來牛市,只要在熊市中活下來,總能分享到中國經濟增長的紅利。

有一個段子:一部電梯裡有三個人,一個人做俯臥撐,一個人頭撞牆,一個人躺平;到了 24 樓,有記者採訪問他們是怎麼上來的。有的人說,我是做俯臥撐上來的;有的人說,我是頭撞牆上來的;有的人說,我是躺平上來的。

借用這個段子,散戶和股神的區別:散戶,在電梯裡做俯臥撐和頭撞牆,結果從電梯裡掉下來了;股神,躺平就上來了。

無論是散戶,還是股神,想要成功和賺錢,都要感謝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歷史大進程。

來源:大江湖解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