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療資源排名,各省差距有多大?

醫院
每當重大傳染性疾病來襲,我們總能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醫療資源的重要性。醫療抗壓能力,成為城市應對疫情最重要的底牌之一。

8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16人負責480名患者……在過去這段時間,大家目睹新冠病毒在不斷挑戰醫護人員的極限。

於是,醫生、護士、床位、醫院數量就都有了具象的意義,它們不僅意味著市民平常求醫問診的容易程度,更決定著一個地區應對流行性疾病和公共衛生事件的能力。

在這篇文章中,DT君將翻遍統計公報和世界衛生組織報告,仔細比較各地區的醫療資源硬實力。

1    各地區基礎醫療資源PK

醫師、護士和床位,決定了一個地區的基礎醫療資源情況。考慮到各地的常住人口規模不同,我們計算了各個地區每千人口擁有的醫師、護士和床位數量,以此來評價比較各地區醫療資源的供應情況。

醫師資源的供需匹配呈現出明顯的地區差異。整體來看,各地區的千人均醫師數形成了「華北>華東>東北>西北>華中>西南>華南」的多寡鏈條。

華北地區,除了北京遙遙領先,還有河北、天津、山西千人均醫師數都排進了全國的TOP 12。華東地區,除了安徽較弱排在全國倒數第2,上海、浙江、江蘇和山東都排進了全國TOP 10。東北的醫療資源也比較能打,吉林和遼寧的千人均醫師數分別排在全國第7、第11位。

每千人口擁有醫師數最多的三個地區為依次是北京(4.63人)、浙江(3.33人)和上海(2.95人),已經可以與高福利的歐洲國家比肩。

各地區的千人均註冊護士數差異,與醫師資源的分布有相似之處,浙江、上海、江蘇、北京等地區護士數量相對充足,而相鄰的安徽、江西等地護士數量相對短缺。不同的是,西南和華東地區的千人均註冊護士數,相對來說並不像醫師那樣匱乏。

而從可以直觀反映出各地區醫療系統收治能力的千人均衛生機構床位數來看,醫護充足的北京、浙江和上海的優勢不再,取而代之的前三甲為遼寧、新疆和四川。

可以看到,安徽、江西、廣西、廣東、福建等地區,在人均醫師、護士和床位這三項基本醫療資源上都存在相對短缺;華東、華北和東北的護士和床位資源與其醫生資源相比較,並沒有那麼充足;而西南地區有相對更充足的護士和床位資源,但醫師資源相對不足。

我們特別注意到,華南雖為改革開放的熱土,然而千人均醫護數、床位數均處於墊底,其掣肘在於醫療資源區域發展不平衡。廣州可以說是整個華南的醫療中心,而粵東、粵西、粵北等地區的基層醫療建設則較為薄弱。截至2018年3月,粵東西北地區57個縣(市、區)千人均醫師數僅有1.58人(全國2018年平均水平為2.59人)。

 2   哪些城市的醫療可及性更高?

除了地區,我們還選擇了包含省會、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等在內的36個主要城市進行醫療資源比較。

如果以城市作為比較單位,那麼擁有龐大人口規模的一線城市,醫療資源並不突出。北京的千人均醫護數量還有一些優勢,但床位數量已經十分緊張。其餘三個一線城市則是醫護和床位都相對比較緊缺。

從醫療機構床位數來看,在全國36個主要城市中,經濟明星深圳的千人均床位數含恨墊底,廣州、北京和上海則依次排在第23、25和26位。

相形之下,中西部省會城市在該項指標上排名比較靠前。鄭州、長沙、昆明排在前3位,烏魯木齊、太原、成都、武漢和西寧緊隨其後。可以看到,在主要城市千人均醫療機構床位數的排名中,前8位都是來自中部或西部的省會城市。

我們還注意到,老牌區域中心、副省級城市瀋陽和哈爾濱,雖然現在經濟總量跌出全國前20、人口持續流出,但醫療硬件資源並未同步縮減,千人均床位數仍占優勢。

再來看各城市的醫護人員供給。

在36個主要城市中,太原是醫護資源最為充沛的城市,其在千人均護士數和醫師數排名中分別位居第1、2位。

人口剛剛超過兩百萬的海口,千人均醫師數達到5.3人,是主要城市中供給最多的。但是海口當地護醫師比嚴重失衡,護士數甚至比醫師數還要少。

北京是一線城市中醫護資源最為充足的城市,截至2018年,其千人均擁有4.63個醫師、5.66個註冊護士,在36個主要城市中均排在第3位。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深圳千人均擁有的醫師數僅有2.79人,護士僅有3.09人。

在對比主要城市醫療資源時,我們發現,一些經濟比較有活力的南方城市,醫療資源卻相對沒有那麼充沛。

過去二十年,中國經濟重心經歷了快速地「再南移」,隨著瀋陽、大連、長春、哈爾濱、唐山、煙臺等北方城市悉數退出GDP二十強的行列,大多數南方城市都出現了GDP排位的上升,常住人口也隨之上升。

快速湧入的人口,對包括醫療資源在內的城市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南方城市中,福州、寧波、廈門和深圳的千人均床位、醫師、護士數量均較少,當地的基礎醫療資源建設還需要繼續努力。

3    三甲醫院哪家強?天津是隱形王者

面比較完基礎醫療資源,我們進一步來比較各地區的優質醫療資源分布。坐陣一方的三甲醫院、名醫院往往被視為疑難雜症的粉碎機,代表著最優秀的醫療資源。

分省來看,廣東和山東的三甲醫院總量最多。但如果考慮到這兩個省龐大的人口規模,那麼頂尖的醫療資源均攤到每個人身上,只能排到中游。

如果粗暴地以人均擁有三甲醫院數量來評估當地的優秀醫療資源供給情況,那麼天津和北京分別位列全國第1和第2,青海、遼寧、黑龍江、上海、吉林、湖北、廣西和寧夏排在全國前10。

進一步從城市來看,名醫院的分布則更為集中地分布在除深圳外的一線城市和強二線城市。據《2018年度中國醫院綜合排行榜》,中國排名前50的醫院中,有12個位於北京,11個位於上海,7個位於廣州。

內蒙古、河北、天津和山西均沒有醫院入選五十強。幅員遼闊的西南地區,只有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和重慶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挺進前五十。

我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各個地區在頂尖醫療資源方面存在較大差距。醫療是一個產學研高度結合的行業,北上廣和強二線城市擁有著全國最為頂尖的醫療院校,為當地提供了優質醫學人才,也使這些城市成為區域醫療中心。

4   跟國際比呢?

在描繪完一幅中國醫療資源地圖後,我們還好奇,國內現在的醫療資源情況,到底處於什麼樣的水平呢?

多方比較後,我們有這樣幾個發現。

過去十幾年,中國的醫療保健發展已經有長足進步。根據世界頂級醫學雜誌《柳葉刀》發布的數據,《2016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顯示,中國的HAQ指數(醫療保健獲取和質量指數)從2000年的53.3上升至2016年的77.9,上升了近5成。2016年,中國大陸的HAQ得分排在全球第48名,進入了前1/4的陣營。

醫療保健的飛速發展,可能要從17年前的非典開始說起。從2003年到2018年,中國的醫療投入和建設成果獲得了明顯的增長,人均衛生費用由509.50元增至4236.98元,翻了二十多倍,每千人口衛生技術人員擁有量由3.33人增長至6.83人,每千人口擁有的衛生機構床位數由2.45張增長至6.02張。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的醫療情況還存在明顯的短版。比如說,護士的壓力過重。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每千人擁有的護士數量是3.48人,最高的挪威有18.12人,英國8.29人,韓國6.97人,而中國僅有2.31人,未達到全球平均線。

除了絕對值,國際上一般認為護醫比達到2.8才能滿足患者的護理需要,而中國的護醫比只有1.29。  

各地區醫療資源有較大差距也是客觀存在的問題。在上述同一篇《柳葉刀》的論文中,2016年,北京的HAQ指數與全球前1/10 國家的水平相當,遼寧、天津、山東、江蘇、浙江和廣東6個東部沿海省市位於全球前1/5國家的水平,而西部省市則多位於全球後1/2國家的水平。

當然,這種差距可能並不等同於各個地區應對公共衛生事件的差距。在這次疫情期間,各地醫護馳援湖北,就實現了全國各地醫療資源的強力調配。

作為非專業人士,我們也很難對如何平衡各地區、各層級的醫療資源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只能是作為一名普通人,盡力去體諒和尊重數量短缺、工作壓力大的醫護人員。

你們呢?對所在地區的醫療資源怎麼看?歡迎在留言區與我們交流。

來源:DT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