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不同的抗疫方式有無可比性?

獨立日

文:二大爺

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討論美國的疫情可能比關注本國的疫情還要重要——我過得雖然不好,但是你過得比我還要差,那至少心裡平衡點,所謂的比作業,其實是比爛。美國真實的抗疫情況是怎樣呢?我們怎樣理解和國內抗疫的不同呢?我這幾個月在加州完整的經歷了美國疫情,略做比較。

3月3日,我第一次收到學校關於新冠疫情的提醒郵件,主要是簡單介紹預防要點。這距離1月21日美國本土確診第一例患者已經過去一個半月。與此同時,我倒是經常收到洛杉磯警方強制發出(就是在某個範圍內的手機都會收到)的警情通報——給我的感覺就是,本地的警情看來還重要過疫情。

身處美國疫情最為嚴重的加州(截止今日全州已經確診114例),我幾乎每天都在看本地新聞對於疫情的追蹤報道。在跟朋友介紹美國抗疫的情況時,普遍的反應是:美國佬心真大。

這個「心大」體現在哪些方面呢?其實也就是美國抗疫和中國有什麼不同呢?

第一,最明顯的區別是,防疫宣傳不一樣。官方不鼓勵健康民眾戴口罩,但強調多洗手,少接觸。這既跟他們的傳統認知有關,又跟美國政府和專家的建議有關。在中國,戴口罩其實在近年來已經不只是一種防疫習慣,而更多的成了某種日常行為,生病要戴,防疫要戴,PM2.5爆表的時候要戴,甚至僅僅是作為防寒或者個性的要求也戴。但在美國人的傳統認知裡面,戴口罩是病人和醫護人員專屬的標誌,而且是比較嚴重的標誌。所以平白無故戴口罩很大的概率會被人投以異樣的眼光。

最關鍵的是,從新冠疫情開始,美國的衛生部門及專家對於戴口罩的建議幾乎是一以貫之,就是不建議普通健康的民眾戴。他們認為,這樣只會造成資源緊張,真正需要口罩的病人和醫護人員反而戴不上。區別更大的是,他們認為實際上80%的輕症患者可以自愈,所以建議輕症患者或者疑似病例自我在家隔離,不要一窩蜂去醫院,把有限的資源留給需要搶救的重症患者。

第二,防疫措施也不一樣,社會層面的鬆緊程度和中國大相逕庭。美國各州擁有的權力跟我們的省區別可謂天淵之別。他們可以自行根據情況宣布所謂的「緊急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州政府可以動用一般情況下不能動用的緊急資金和資源。平時暴雨、暴雪甚至地質災害都可以宣布「緊急狀態」——所以他的緊急,是政府層面的緊急,民眾並不急。

但政府層面除了增加醫護用品的生產,開放檢測,其實並沒有任何對公眾活動進行任何限制——當然,也是法律所不允許,一如既往的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即便最近已經進入疫情爆發期,但是你在洛杉磯的街頭,很難感受到所謂的疫情影響。甚至可以說,疫情吸引的流量還不如2020民主黨激烈的初選。各種候選人的拉票集會馬不停蹄,既沒有民眾戴口罩,也沒有取消大型活動。3月8日,近3萬人參加的洛杉磯馬拉松按計劃舉行,和往常唯一的區別就是增加了很多洗手的站點。

第三,民眾的心態不一樣。本地CBS新聞經常會採訪一些路人,問他們對於疫情的看法,大部分美國人的主流態度是,病毒確實很厲害,但是擔心也沒用,就像對待流感一樣,不準備做特別防護。

至於國內流傳美國出現民眾極度恐慌,搶購槍枝彈藥之類的新聞,我真的不知道出處在哪裡。把之前美國人買槍的畫面P一下,就賺來流量。美國的槍店很普遍,就跟我們的百貨店一樣,有些大型超市里面還有專門的子彈櫃檯,憑有效身分都可以購買。但我還真沒見過去搶購的——一個連持刀權利都沒有的人去想像持槍的心態和目的,會有很大的偏差。

當然,真正的搶購有,比如美國的華人一度十分緊張,在3月初出現了一波搶購潮,各地的以costco為首的倉儲式超市大排長龍,米麵油被華人一掃而空,甚至連衛生紙都搶空。這裡多說一句,華人喜歡costco,是因為它可以無條件退貨。

在疫情期間,我走過大洛杉磯地區很多地方,還去過拉斯維加斯,聖地亞哥,總體說來,大同小異。除了亞裔群體緊張,本地人是真的不緊張。

對比以上的措施,也就是某些國人所說的,一點都不「硬核」,「抄作業都不會」。

因為疫情還沒有結束,現在來比較中美兩國的防疫工作並不合適。因為檢驗成效最有說服力的就是最後的結果。雖然美國已經560例確診,而且還在快速增長,但是畢竟連我們的零頭都不到,要嘲笑美國,恐怕還早。有些措施可能我們覺得確實有點托大甚至不妥,但可能這也是他們基於本國的疫情判斷作出的選擇。而且由於抗疫工作的起點、側重點不一樣,很可能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

拋開中美文化上的差異,我們要認識到,對於一個綜合實力全球第一的國家,一個醫療水平和藥品研發水平絕對一流,一個最看重人的生命的國家,對他們所採取的防疫措施,恐怕還是多看多了解。正如美國恐怖的工業動員能力——別看他現在好像連口罩都缺,一旦開足馬力,甩開誰都是幾條街,這個在一戰、二站中其實已經見識過了。比如測試工作,預計在一週之內,美國本土接受檢測的總人數將上升至200萬至400萬人,而因為美國衛生部每10天會向全美各州發放100萬個檢測試劑盒。而且他現在同時在試驗4種新冠病毒的疫苗。那些被選票決定命運的政客沒有誰膽敢拿人民的性命開玩笑,特別是在2020這個大選年。

美國特殊的體制也決定了誰想要控制輿情或者數據造假,那是幾無可能——地方自治,分層管理的體制,即便貴為總統,面對一個小縣要公布自己的疫情數據和決定防疫措施,也沒法干涉。所以前不久國內謠傳「什麼美國CDC停止公布數據」之類的可笑信息,新冠疫情的實時信息,你隨時可以在美國各級衛生部門的網站上查到。它根本沒有瞞報的動機——聯邦管不了州,州管不了縣,縣管不了市(美國縣比市大)。至於封城這樣極端的措施,要在美國實現,幾無可能。在法律層面就過不去。

所以,美國人這種「心大」來自於哪裡呢?

我想最根本的還是來自於保障——不用擔心生活物資缺乏,不用擔心封門堵路,不用擔心疫情不明,更不用擔心說話被訓誡……那麼,怎麼緊張得起來?

我們做不到這樣的「心大」,不是因為我們不夠灑脫,是因為真的沒有這樣的保障。唯有可憐自己,哪還有資格去嘲笑別人?

不同的疫情程度,不同的文化背景,中美之間有不同的防疫措施其實是很正常的現象。也很可能都是符合本國實際的有效措施。關於美國的信息之所以總是容易扭曲,這倒是值得很多國人仔細想想的地方。造謠成本低,還能凸顯政治正確。但意義在哪裡呢?在自己的創傷未平,血流未止,就洋洋自得的開始比較傷疤,這是很low也很可笑的思維。

一句話,別去操心地主家的餘糧了,看看自己的米缸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