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驚奇:首席大法官暴雷

首席大法官

文:瞳小瞳

美國有個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有九個大法官,九人中的組長是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現在的首席是約翰·羅伯茨John .G. Roberts Jr。這個羅伯茨,是在2005年9月,由小布什提名上任的。

這個雷,是林伍德律師發的推

林伍德推中說:8月19日,羅伯茨與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通電話討論如何將川普搞下去,羅伯茨的原話是他將確保「the mother Fxxker would never be re-elected」。林伍德呼籲,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應該立即辭職。

同時曝光的,還有羅伯茨的飛行記錄與照片,關聯到一個非常著名的權貴事件:愛潑斯坦的Lolita快線。

另一位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由克林頓提名後上任,他是金斯伯格去世後進步主義法官的代表人物。眾所周知,布雷耶老領導克林頓是這條快線最著名的乘客,他有26次飛行記錄。

現在,更多照片已經放出來,猜猜這是在哪裡?難得平日裡一本正經的羅伯茨大法官這麼放鬆。

這位女士大家應該不陌生,愛潑斯坦的關鍵助手Maxwell,她深度參與了愛潑斯坦的接待工作。

可惜,愛潑斯坦同志去年在戒備森嚴的紐約拘留室內「自殺」了,當時的攝像頭也毫無意外出了故障。現在Maxwell正被拘押,她知道的內幕很多,希望她能活得長久一點。

大雷爆出,現在不難理解:

最高法院前面為什麼打自己嘴巴?前面剛確認了二個州的選舉規則,後面卻拒絕了德州關於各州選舉規則違憲的訴訟。

最高法院後面會有什麼作為?大家不難判斷,舞弊打官司這條路的結局。比如,Powell大律師的驚天大案好不容易到了最高法,據說人家給排期到了1月14號開庭。牛不牛掰?

那麼問題來了,

大法官們的獨立性去了哪裡?到底是什麼樣的壓力,什麼樣的醜聞,能夠讓二位大法官策劃這樣的事情?

是什麼讓所謂的保守派與進步派領頭法官深度捆綁?他們親密合作要把現任總統搞下去,這意味著什麼?

林伍德律師這麼直接的指控,這麼詳細的信息,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力。可以確認的是:

林伍德律師的專業能力與職業操守,已經歷了數十年的考驗,可信度非常高;

既然林伍德律師已經公開指控,他自然很清楚裡面的法律責任,不需要別人操心;

二個月前羅伯茨的談話錄音被林伍德獲取,那麼川普團隊肯定早就掌握了更多的證據。

這真是個鬥智鬥勇的過程,林伍德律師直接在17日推說,我把資料做了很多備份,只要其中一個備份出了問題,那麼更多的材料會被同時爆出。

現在估計某些人特別煎熬,頭頂上有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但又不知道啥時候落下。壓力之下,會有人醒悟,會有人投降,會有人頑抗,會有人被滅口,也有人做污點證人。

現在特別好奇二個事情:

麥康奈爾的傷是怎麼回事?

CIA負責人GINA去了哪裡?

小評

有的人看了很多書,書中談了很多美好的社會構想,就認為美國應該按照書本運行。所以,最高法就是正義的化身。

那麼,大法官真的那麼完美?大法官一年20多萬美元的年薪,在華盛頓官員裡面算可以,但是有很多人不靠工資過日子啊,要不圍繞華盛頓的一片片豪宅都賣給了誰?

大法官是人,不是神。人性都有弱點,我們每個人都會驕傲、懶惰、嫉妒、貪婪,自然會被誘惑、被脅迫、被綁架、被放縱。正如阿克頓勳爵所說,一切權力都需要警惕。

大戲剛剛拉開,已經收穫良多。最大的收穫,就是更好地理解了信念、勇敢、堅韌和耐心。抽乾沼澤,需要的不止是雷霆萬鈞,更重要的,是爭取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減少社會震盪的成本。

無論人的觀念,還是社會的建設,任何畢其功於一役的想法,都會走向墮落。想起了先人的教導:滴水穿石,功不唐捐。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