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超越雞湯式的洛克

洛克

洛克是被當今漢人了解最多的西方哲學家。

有人會說還有康德呢,還有黑格爾呢?

是的,他們的知名度可能比洛克還要高,但除了「頭上的星空和內心的道德律」,「存在即合理」之外,你們還知道他們甚麼呢?

洛克就不一樣了,至少你還知道《獨立宣言》中的那句「人人生而平等,擁有不可剝奪的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還知道「權力不可私有,財產不可公有」,可能還知道「洛克文明底線可以治愈腦殘」之類。

許多人因為洛克的這些話有了被啓蒙的感覺,有了教訓別人「要學會獨立思考」的資格。

但是對不起,你知道的這些洛克是於丹牌的——雞湯水平。

洛克提出這些觀點,不是拍腦門拍來的,而是從你認為「扯淡」的宗教信仰中提煉出來的。

如果沒有宗教信仰,就不會有所謂洛克的文明底線,就不會有三權分立,就不會有洛克的人權觀念,也就不會有《獨立宣言》,當然也就不會有美國。

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情況就是那個情況。是宗教塑造了洛克,是洛克成就了美國,如果美國真有一位精神之父,不是華盛頓,不是富蘭克林,只能是當之無愧的約翰-洛克。

你說你是無神論的自由主義者,提倡寬容博愛,贊成「我雖然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因此,你說你不用宗教,也能成為洛克的忘年之交。那是自作多情!

在《政府論》之前,洛克著有《寬容書簡》,分析了社會人類不同信仰之間為甚麼要相互寬容。霸特騷瑞,洛克雖然在此書中分析了為甚麼要寬容各種互相指為異端的基督教派,有條件寬容猶太教、甚至伊斯蘭教,但是唯獨鮮明地指出「絕不能寬容無神論者」。

對,就是你認為他的文明底線可以治愈腦殘的洛克,指出人人生而平等的洛克,他拒絕寬容無神論者,立場之明確,達到了所能想象的極限。

洛克將無神論視為「最歇斯底裡的觀點中完全不可救藥的精神疾病」,視為對所有領域的威脅。

洛克在《寬容書簡》中說:對那些否認上帝存在的人,是根本談不上寬容的。諾言、契約和誓言這些人類社會的規制,對無神論者是不可能具有約束力的。即便他們只是在思想中摒棄了上帝,也會使一切化為烏有。

洛克認為,人們對他人給予的承諾之所以能夠信賴,是因為承諾是在上帝面前許下的,這種承諾才給人類事務賦予了某種穩定性和可預測性。各方都相信的神聖制裁,是整個道德事業和自然法的關鍵。

洛克拒絕寬容無神論,因為他們不可能信奉、傳授、理解或適用平等立場,頂多會虛偽地糢仿那些相信平等具有實在基礎(神聖制裁)的人。

有人會說,我不信上帝,我信法律。這種想法在洛克看來就是霍布斯式的「以相互恐懼為基礎的平等」,它不可能成為一種道德化的平等。

洛克確信,如果一個社會中有大量否認上帝存在的人,那麼這個社會的公共道德就會面臨極大危險。

在《政府論》中,洛克指出:無神論者不能真正把握人類平等觀念,他們不具備理解這一觀念的必要條件,他們認識不到人類個體是上帝的制作品或上帝的財產。

無神論者全然依靠他自己的花招詭計,不可能信賴他們會根據人類平等原則來把握並貫徹他們自己的言行。因為他們不能真正理解人權的不可剝奪性之基礎(上帝)。

洛克說無神論者對於每一個其他的人,都是一種天生的威脅。讀到這裡,你還會把洛克引為知己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