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身邊女共諜顛覆了神壇老毛

沈安娜
文:林立

中共上將肖華曾經寫的《長徵組歌》在文革前後為民眾所熟知。裡面有一句歌詞是「毛主席用兵真如神」,讓沒有其它來源可以取證的國人深信不疑。

但是,隨著其他研究人員,以及張戎夫婦12年的調查取證的公開,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毛澤東的所謂戰略戰術的成功,其實就是在國民黨內部,尤其是核心和高層派進中共特務,或成功策反國民黨高級人員,在蔣介石的軍事部署還沒下達時,中共已經防備好了。

這裏記錄了一個蔣介石身邊的女共諜的故事,中共拿出來炫燿,恰恰顛覆了「紅太陽」用兵如神的光輝。

這個中共女特務叫沈安娜,1932年,17歲那年,入讀上海南洋商業高級中學,與在中共特科從事祕密情報工作的中共黨員、特務華明之來往頻繁,隨後被發展成一名中共中央特科特務。

沈安娜

蔣介石身邊的紅色女諜沈安娜及丈夫華明之於1946年攝於南京。

1934年,中共中央特科得到消息,國民黨浙江省政府將要招一名速記員。於是,中央特科領導王學文指示沈安娜進入收費低且學期短的中文速記學校學習,並要求她成績優秀。

1934年冬,經過考試,沈安娜被正式錄用為國民政府浙江省政府祕書處議事科速記員。憑著每分鐘一百多字的記錄速度和一手好字,沈安娜很快在浙江省政府站穩腳跟。

不久,19歲的沈安娜接到了組織上的暗語密信,希望她攜帶情報「回上海一趟」。她偷偷把國民黨省政府的一些會議文件、記錄夾雜在衣物中裝進小提箱,帶回了上海。「這是我第一次為黨組織提供情報,我也不知道什麼情報是重要的」。但王學文看了情報後,興奮的說:「安娜一炮打響!」

此次去上海,沈安娜得到了具體的指示,於是知道要特別留意軍事方面的情報。例如,保安處長宣鐵吾的祕密軍事報告。因為宣鐵吾主要負責『清剿』皖浙贛邊區和浙南地區的紅軍游擊隊。沈安娜將宣鐵吾的報告、國民黨的計劃以及武器裝備、公路碉堡的附件、圖表等重要情報,用特殊藥水寫在信紙背面,然後正面寫一般的家信。

為了安全,王學文派發展沈安娜成為中共特務的華明之到杭州取情報,讓他們以談情說愛的情侶出現。華明之和沈安娜有時在茶室裡會面,有時裝扮成情侶在西湖碰頭。為了方便工作,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安排下,他們1935年在上海舉行了婚禮,那年沈安娜20歲。

從中共的地下特務史來看,為了竊取國民政府情報,不知有多少擔任特務工作的共產黨人的家庭被拆散。在上海或其它地方,搞特工的人往往被指派與不是配偶的男人或女人以夫妻名義同居和公開出入,最後導致家庭破裂完結。從這一點來說,沈安娜還是幸運的。

從1935年結婚以後,情報的傳遞就非常及時。華明之可以把枕邊人當天得到的情報送至上海地下黨組織聯絡人手中。

1936年冬,朱家驊接任國民政府浙江省政府主席。帶有特務任務的速記員沈安娜利用工作之便,處處討好省政府主席,很快得到了朱家驊的信任。這為沈安娜以後能接近到蔣介石、宋美齡,以及親耳聽到蔣介石的軍事部署奠定了根本的基礎。

● 西安事變使中共從地下走上地面


中共策劃下,張學良(左)與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

1936年12月,在中共的策劃下,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扣留蔣介石,發生了震驚世界的「西安事變」。

在中國大陸的教科書中,一直宣稱西安事變是張、楊逼蔣抗日的「兵諫」,邀請中共代表周恩來赴西安商討事變善後事宜,最後促使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形成。

但事實證明,西安事變與抗日毫無關係。從60年代至70年代,毛澤東多次接見來訪的日本政要或富豪。他們無不為當年侵華日軍的罪行道歉,但毛說出了真情。例如,1964年7月10日毛接見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回答對方的致歉時稱:「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中共)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中共)不可能奪取政權。」

西安事變發生後,毛澤東表揚說:「西安事變,劉鼎是有功的。」中共特務、地下黨員劉鼎竟然是經孫中山的夫人宋慶齡介紹到張學良身邊的,據說把張學良也策反成中共「地下黨員」。而楊虎城的夫人謝葆真直接就是共產黨,在楊的軍政治部工作,她是在1928年1月,經中共黨組織批準和楊虎城結婚的。

事變之初,中共的領導人很想殺掉蔣介石,以報圍剿之仇。當時中共在陜北力量已經很弱小,處於一役就可能被徹底消滅的困境,中共盡其煽、騙之能事,策動張、楊兵變。斯大林出於牽制日本避免其攻打蘇聯的需要,親自寫信給中共中央,指令不殺蔣介石,要二次國共合作。毛澤東和周恩來也看到,憑當時中共的力量絕對不可能吃掉國民黨,殺了蔣介石,共產黨更可能被趕來報仇圍剿的國民黨軍隊所消滅。中共立刻改變腔調,以聯合抗日為名,迫使蔣介石接受二次國共合作。(《九評共產黨》之二

「西安事變」是共產黨策動兵變在先,以處死蔣介石為條件,逼迫蔣答應面臨滅頂之災的中共紅軍再次附體國民政府,變成所謂的國民黨第「八路軍」。

● 特務沈安娜再次接上組織關係

侵華日軍進入中國,國民政府浙江省政府突然西撤,使立即隨行的沈安娜和華明之來不及與上海黨組織制定新的接頭方法,於是失去了聯繫。屆時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驊已被調走。沈安娜和華明之到處尋找中共黨組織。

因為西安事變,被打的抱頭鼠竄的紅軍堂而皇之的附體國民政府,辦事處掛上大牌子「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


沈安娜和華明之與中共接上了關係。

1937年,沈安娜找到了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和中共接上了關係。

1938年4月國民黨五屆四中全會上,朱家驊被推舉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祕書長兼黨務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央調查統計局局長。

董必武對沈安娜說:「朱家驊現在是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你可以找他要求進中央黨部工作,為黨繼續收集情報。」周恩來叮囑沈安娜:「在國民黨核心工作,一定要註意隱蔽,既要大膽,又要謹慎」。

第二天,沈安娜求見朱家驊。她說:「我千辛萬苦趕來武漢,請主席栽培,安排個工作,好為黨國效勞。」朱家驊很高興,說中央黨部正缺速記員,接著問她是不是國民黨員。經過多年特務工作鍛煉的沈安娜,練就了張口就能坦然說謊的本事,她扮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靦腆的回答:「我在浙江時還年輕,沒有加入,現在加入可以嗎?」老上級朱家驊馬上交待下麵人給沈安娜辦「特別入黨」。

1938年8月,沈安娜和華明之跟著國民政府的國民參政會的包船前往重慶。機要處得知沈安娜是朱家驊親自安排進來的老部下,對她十分信任,她一報到就被派去擔任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的速記員。


中國教育界學術界泰鬥,國民政府教育總長、總統府資政朱家驊。

最後隨國民黨政府去臺灣,在臺灣曾任總統府資政的朱家驊,直到1963年1月在臺灣病逝,也決想不到這位臉上一笑一個酒窩的年輕姑娘居然是潛伏的中共重要特務。

1939年1月21日,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在重慶召開。主持人是蔣介石,沈安娜坐在速記席上。這是沈安娜第一次見到蔣介石。此後,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和中央全會都由沈安娜擔任速記。蔣介石和在座的所有國民黨要員做夢也沒想到,埋頭記錄的沈小姐,竟是中共情報員。國民黨怎麼能打嬴中共呢?

 沈安娜又一次與中共特務組織失去聯繫

1937年發生西安事變後,即將被消滅的中共紅軍再次附體國民政府,變身「八路軍」。國民黨很快發現,中共並不想合作,而是利用國民政府的給養和地盤發展自己的力量,於是從1939年頒布限制異黨活動辦法,並於1940年初和年底前後兩次清除鑽進來的共產黨力量。1941年初,在中共口稱的「皖南事變」中「新四軍」損失慘重。

1942年,中共南方局派去領導沈安娜、華明之的徐仲航被捕,由於特務系統均是單線聯繫,所以他們與中共黨組織又一次失去聯繫。沈安娜回憶說:「那是我一生之中最艱苦的時期,我每天搜集到的情報,因沒人來取,不得不又親手銷毀。」

特務是人類中最不恥的職業,因為他(她)們永遠躲藏在陰暗角落裡,無法堂堂正正的當個人。沈安娜也是一樣,自從17歲進了中共特務組織的門,就像上了發條的時鐘,已經習慣這樣走下去。

1943年5月,沈安娜被安排為宋美齡的講話做速記。她知道宋美齡很註意儀表,為了得到信任,每次速記前,她都會找出自己最好的旗袍穿上。每次速記完,她都會非常謹慎小心的將速記符號迅速翻譯成文字,工整抄錄,封面上還花很多心思加上漂亮的美術字標題,使宋美齡看了非常滿意。

● 沒有情報來源毛澤東就是白癡

中國古代,三國鼎立時期,蜀漢丞相諸葛亮將《周易》「天、地、人」一體的思想運用於指揮作戰,「上知天文,中察人事,下識地理」,先後成功上演了「火燒新野」、「草船借箭」、「空城退敵」等千古傳頌的智慧之舉。

而毛澤東的「百戰百勝」的戰略戰術,雖然被吹噓了半個多世紀,好象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才逐漸揭開謎底,原來就是利用特務打進對手內部去,把人家的戰略部署拿到手。所以沒有了特務提供情報,毛澤東和中共延安窯洞裡的最高決策層就大眼兒瞪小眼兒,什麼決策也做不出來。

於是,周恩來派人四處尋找沈安娜,結果發現她已打入到蔣介石夫婦身邊,不禁大喜。

1946年3月,蔣介石連續兩次召開最高軍事會議,策劃在半年內擊潰八路軍、新四軍主力,會上還確定了軍事部署和兵力調配。這些要中共命的戰略部署情報,都被沈安娜用速記符號仔細記錄了下來,並迅速送到延安中共最高決策層。周恩來對於這一時期沈安娜提供的緊急救命情報,給予了「迅速、準確」四字口頭嘉獎。沈安娜更賣力的搜尋有價值的情報。

1946年6月是決定中共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在那段日子裡,蔣介石在國民黨的高層決策會議上,講到一些絕密問題時,會突然示意:「下面的話不要記。」這時,全場的人員都要停下筆來,31歲的沈安娜也不例外。但她把蔣介石的講話在心裡重覆很多遍,然後找機會上廁所之際,再偷偷記錄下來。

● 中共建政史上的醜聞

在中共特務和被策反的國民政府高官的配合下,1949年4月,國民黨的敗局已定,開始南撤。此時沈安娜的特務角色已經扮演完畢。上級領導指示不必隨國民黨南下。沈安娜和華明之突然「失蹤」,悄然離開南京,回到上海。

1949年5月1日,中共中央情報部通電嘉獎了吳克堅領導下的情報系統工作人員,其中就包括沈安娜和華明之夫婦。

5月,中共占領了上海,沈安娜從1934年至1949年長達15年的地下特務生涯宣告結束。

中共建政後,沈安娜和華明之沒有離開特工老本行,分別進入國家安全局和上海國家安全局工作。

中共透露沈安娜如何如何唾手可得國民政府的機密,如何如何幫助共產黨打敗國民黨軍隊,但卻不知道這種故事越多,毛澤東的「用兵真如神」越成為中共建政史上的醜聞。△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