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誰說胸大一定無腦?

柳巖

 

  2016年,包貝爾在巴厘島補辦婚禮。

  期間,作為新郎的包貝爾為了活躍氣氛,主動提出鬧伴娘,並且建議先對柳岩下手。

  一旁的伴郎隨即附和,一擁而上就想要把柳岩扔下水。

  最終是賈玲挺身而出,護住了柳岩,才沒叫她被人扔下水。

  擔心被扔下水的柳岩緊緊抱住賈玲

  當天柳岩是作為伴娘出席的,身上的伴娘服看著層層疊疊的,可是一旦濕了就什麼都不剩了。

  不久後,包貝爾帶著伴郎「鬧伴娘」的視頻在網絡上不脛而走,大家紛紛指責伴郎團和新郎猥瑣又噁心,聲討「鬧伴娘」這種陋習。

  事情發酵之後,第一個出來為這場風波道歉的,卻是這件事的受害者——柳岩。

  她將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上,稱是因為自己沒有及時站出來澄清,才導致其他人被罵。

  她語帶哽咽,再三懇求大家不要再因為這件事罵伴郎團和包貝爾夫妻,是自己破壞了對方原本「完美」的婚禮。

  但是這場低俗鬧劇,還沒有結束。

  1

想看的是性感

  那麼多年來,柳岩一直記得自己第一次拍攝《男人裝》的封面時的情景。

  在過往的前28年裡,柳岩一直很保守,她甚至不願意穿吊帶裙子錄節目。

  假如衣服是低胸裝,她還會試圖自己把衣服縫起來。

  當攝像師引導她,要表現得更性感一點的時候,手足無措的柳岩只好嘗試著眯著眼,想要學著做出風情萬種的模樣。

  攝像師被逗得哈哈大笑,問她這表情是在幹嘛呢?

  對柳岩來說,儘管一直被套上性感的枷鎖,但她本質上卻一直是個乖乖女。

  在最終封面照片的選擇中,一張相對保守、一張十分性感,柳岩想用那張保守的做封面。

但是別人告訴她,男人想看的,是你的性感。

  果然封面一出,柳岩迅速成為國內性感女星的代表人物,而她,也就這樣被推著走上了性感之路。

  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柳岩乳腺長出了纖維瘤,很可能要將乳房割掉,她是抱著在照片中留下最後的美麗的自己的心情去拍照片的。

柳岩曾經形容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場冒險。走上脫衣之路,不過是其中一個冒險。

  她第一場冒險,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了。

  柳岩小的時候,父親在廣東打工,母親就帶著柳岩的哥哥過去和柳爸爸一起團圓。

  年齡尚小的柳岩被留在老家,由外婆照顧。

  小時候的柳岩

  為了早點賺錢養家,柳岩中學畢業之後就跑到廣州學護理。

  就這樣,她一邊當護士,一邊兼職做模特。一個人打兩份工,就為了多掙點錢。

  天有不測風雲。

  就在這個時候,柳岩的媽媽得了重病。

  醫生指著柳媽媽腸鏡片子中的陰影告訴她:「這裡、這裡、這裡,都是腫瘤。」

  母親的病叫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為了給母親治病湊錢,柳岩他們四處借錢。沒想到母親卻不捨得花這筆錢,偷偷瞞著家裡人不去做化療,以至於病情加重。

  知道這件事之後的柳岩偷偷哭了很久,她在心裡催促自己一定要趕緊多賺點錢。

  柳岩和母親

  剛好在這個時候,光線傳媒和安徽衛視聯合舉辦了一個主持人選秀,贏了就能拿到一萬塊的獎金。

  柳岩迫不及待地報了名。

  後來,她談起這件事:「你現在把一萬塊錢放到我面前,讓我去做什麼事情,我會覺得你腦子有問題吧。但你把這一萬塊錢放到那會兒的我面前,讓我去做什麼事情,我可能真的就去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

  柳岩舊照

  她成功簽約光線傳媒,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來到北京,開啟了她又一場冒險,只為了給母親掙回治病的錢。

  沒有背景、沒有學歷、又沒有經驗,柳岩只好靠著「拼」在娛樂圈闖蕩。

  她曾經忙到連吃飯都沒時間吃飯,只好把自己的飯菜都拿到攝像機前面。一邊做直播節目和觀眾互動,一邊抓緊時間吃飯,狼吞虎咽。

  有時候為了省錢,她連眼妝都不敢卸。

  因為眼妝往往是最費時間也最貴的一部分,只要能保留到第二天,她就可以省下時間和錢來干別的事。

  2

美女不必要有腦子

  然而,在娛樂圈有時候光靠努力是沒有用的。

  當時柳岩負責一檔網絡直播節目,專門探討兩性話題,怎麼勁爆怎麼來。

  她要面臨的不僅僅是直播節目的高壓、兩性話題會帶來的難堪,還要面對觀眾對她的羞辱。

  節目主打成人話題和互動,開放了熱線由觀眾發信息進來和主持人互動,可是發進來的信息有一半以上都是對柳岩的騷擾和辱罵。

  有人問她:「你怎麼會去做這種節目呢?」意指柳岩自己自討苦吃。

  可是對於急切想賺到錢給母親治病的柳岩來說,她「沒得選。」

  她一邊收著觀眾的辱罵短信,一邊強撐著賠笑,在攝像頭前妙語連珠。

  後來,她終於有了在電視上露面的機會,但是她卻變得沉默了起來。

  柳岩很久之前曾和吳宗憲一起主持節目

  因為在製作人看來,柳岩就是節目中的花瓶,只要站在一邊配合男主持人適時展示一下自己的胸大無腦就好了。

  美女不必要有腦子。

  一旦柳岩不合規矩地接了話,展現出她是個有腦子的美女,製作人必定跳出來把她罵個狗血淋頭。

  「你不要以為你什麼話都知道,這些話你知道也不能說,因為你只是個副咖……如果不是陝西衛視和我推薦了你,你就算跪下來舔我的腳趾,我也不會讓你來主持。」

  這樣的侮辱讓柳岩一度萌生了退圈的念頭。但也只是想想就作罷,因為她知道自己沒得後退。

  她渴望著成功,因為只有成功,這個從小就過得顛沛流離的女孩才能獲得安穩。

  柳岩的經紀人張劍斌記得,在一檔節目上,柳岩和其他主持人被要求說出自己的願望,柳岩說的是:「我想紅。」

  她說:「你永遠有危機感,永遠怕有一天存的錢不夠,突然生病沒有錢。」

  大鵬回憶,他曾經和柳岩一起錄製節目,小小的一個節目,卻有五個主持人,稍不注意就沒了鏡頭。

  那期節目的嘉賓是一位所謂的「點穴大師」,點穴的手法就是往肚子上狠狠地砸一拳。

  大鵬被「點」了一下,差點疼得滿地打滾。他心想還好自己是個男的,要是個女孩子被這樣打一拳,肯定受不了。

  沒想到,柳岩卻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大師,我想試試女孩子被點了會怎麼樣。」

  大師往她肚子上狠狠地來上一拳,柳岩直接被打倒,倒在地上,痛得直不起腰來。

  大鵬趕緊上前扶著她,誰知道柳岩緩了緩之後,連忙對著鏡頭笑了笑說:「我覺得還可以啊。」

  其實柳岩很怕疼,但是一想到可能會沒有鏡頭,她還是站出來被「點穴」。

  然而,等到節目播出,製作方怕引起觀眾不安,把柳岩的部分剪掉了。

  她辛辛苦苦搏來的鏡頭,製作方一句話就沒了。

  沒背景的柳岩在光線傳媒熬了很多年,才熬出頭。由她主持的節目也越來越多,她忙得像個陀螺連軸轉。

  公司擔心她太忙,和她商量把其中幾個節目撤了給別人。

  柳岩聽完以為是公司不想給她節目了,哭著和製片人求情,要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她一定改,但是千萬別換掉她。

  那幾年,柳岩從來不敢休息,害怕一休息就被新人頂替了。

  可是老天似乎不願意放過她,她被查出來乳腺有腫瘤。

  她再一次被拉回母親被確診癌症時的恐懼,她失聲痛哭,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確診了癌症,那麼自己患病的母親要怎麼活下去。

  好在最終結果查出來腫瘤是良性的。

  等到她做完手術出來,她故作輕鬆地打電話通知自己嫂子,手術成功了。

  嫂子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到柳岩在電話那頭崩潰的哭聲。

  她在自己心裡,積壓了太多的情緒。

 3

我就是被消費的

  這次患病的經歷帶給柳岩的不止是對於生活的珍惜,也在不經意間將她推上了性感之路。

  早在主持網絡直播節目的時候,柳岩就被要求「裙子再短一點,領口再低一點」。

  但柳岩一直很抗拒性感路線。

  得了腫瘤之後,柳岩恰好接到了《男人裝》的拍攝邀請。

  放在以前,她根本不會考慮拍攝這樣大尺度的照片,但是在醫生告訴她有可能要切除乳房之後,她忽然想到,拍攝《男人裝》可以幫她留下一個美麗完整的自己。

  這組照片曾被人稱為中國女主播最大膽的一組照片,柳岩也成功地走上性感之路,同時她也開始從主持人轉型成為演員。

  2011年,《畫壁》上映。柳岩在劇照中春光大泄,僅以長發和被單遮身。

  定妝照一出,就拿走了這部電影一大半的風頭。

  首映禮舉行的時候,柳岩穿了一件緊身低胸禮服出席,各大媒體的攝像頭都對準了她,和她的胸。

  柳岩的性感照片占據了所有雜誌、報紙關於《畫壁》的整個版面,彷彿她才是這部電影的唯一主演。

  柳岩的經紀人馬上意識到,性感就是柳岩最大的殺手鐧。

  「只要穿得性感一些漂亮一些,你自然能夠獲得眼球,獲得關注,獲得媒體版面,這些東西反推,代表你開始有價值,那自然你會有機會。」

  努力了那麼多年,柳岩似乎又回到了出道的時候,大家只會叫她,領口低一點,再低一點,裙子短一點,再短一點。

  只要柳岩穿著性感暴露的衣服,關於她的報道的瀏覽量立馬上升。

  柳岩明白,三十歲的自己選擇的機會越來越少,如果性感真的能救自己,很應該搏一搏。

  於是她出席活動都儘量選擇性感的禮服,做好所有防走光的措施,以色事人。

  伴隨著關注度而來的,是無盡的謾罵。

  她儘量做出坦然的姿態,別人罵她是雞,她反過來調侃:「為什麼罵我卻要侮辱雞?」

  她說:「我非常明白,我就是用來被消費的。」

  但是她沒有想到,就連身邊的朋友,都在潛意識中將她的身材當作了消費的對象。

  2016年,包貝爾補辦婚禮,作為包貝爾夫妻二人的共同朋友,柳岩成為了第一伴娘。

  婚禮開始之前,柳岩還在個人網頁上興奮地分享自己第一回做伴娘的喜悅,卻不知道這場婚禮,她將變成其中最難堪的一個。

  婚禮當天,包貝爾起鬨著要「鬧伴娘」來熱鬧一下婚禮的氣氛,第一個盯上的對象就是柳岩。

  柳岩見勢不妙,急忙躲開,卻又被幾個男人拉了回來。她只好直接坐在地上,負隅頑抗,不斷地尖叫,求他們不要扔自己。

  幾個男人輕輕鬆鬆就把柳岩抬了起來,往泳池邊走過去。

  伴隨著柳岩帶著恐懼的尖叫和新郎、伴郎幾人的大笑,柳岩已經被他們抬到了泳池邊。

  到了泳池邊,柳岩被暫時放在泳池旁邊的草地上,幾個男人把她團團圍住,生怕她跑掉。

  新郎和伴郎開始搜尋要把柳岩往哪扔下去才好,柳岩一個勁地求救,伴郎團和包貝爾卻沒有一絲念頭想過要停下動作,他們甚至試圖說服柳岩:「那邊!那邊!水很淺很淺!」

  似乎只要水淺,就沒有任何危險一樣。

  柳岩聲音已經略帶哭腔,一個勁喊著:「不要!」可是沒人把她的話當回事。

  最終同為伴娘的賈玲匆匆趕來,一把把伴郎推開,然後迅速地坐下,擋在柳岩身前。

  幾個男人見狀,還試圖把賈玲推開,口中還不斷地叫賈玲走開,不要攔著他們。

  柳岩也趕緊抱住賈玲,整個人躲在賈玲身後,死死地抱住她不敢撒手,生怕又被伴郎們扯開。

  另外幾個伴娘也隨後趕到,她們趕緊將伴郎們和包貝爾推開。

  賈玲護住柳岩,喊道:「這事兒很簡單,發紅包就能解決,不要幹這些事情啊。」

  一個個西裝革履,卻幹著最下三濫的事。

  鬧劇停下了,事情卻沒有結束。

  4

封殺和炒作

  鬧劇發生以後,引起一片譁然,絕大部分的人都不贊同鬧伴娘這一陋習,紛紛指責伴郎團,更表示新郎和新娘辜負了柳岩這個朋友。

  可是事後,第一個出來道歉的卻是柳岩,她哽咽著說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及時回應才導致了這個結局,是自己讓包貝爾夫婦擁有了一個不完美的婚禮。

  在柳岩道歉之後,包貝爾才終於站出來道歉,隨後伴郎團成員也紛紛就此事致歉。

  後來,包貝爾在節目上談及此事,表示自己最對不起的是自己的兄弟和老婆,連累兄弟都被罵,而老婆失去了完美的婚禮。

  他也適時地提了一下柳岩:「我覺得起碼作為朋友,我是對不起她的。」

  說完,他又強調自己當初並沒有邀請媒體,只邀請了親朋好友。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鬧伴娘」的視頻會被傳播出去。

  言語間暗示,是有人有心傳播那段視頻,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絕口不提鬧伴娘這個行為對伴娘來說可能導致什麼不堪的後果。

  此話一出,矛頭直指柳岩,無數人反過來討伐柳岩借朋友婚禮給自己炒作。

  就連當初她第一個站出來道歉的舉動,都被解讀成是由於她心虛而為之,將她釘在炒作的恥辱柱上。

  包貝爾和柳岩共事多年,時至今日,他們依舊是光線傳媒的一哥一姐。

  伴娘門發生之後,又掀起了炒作的聲浪,柳岩和包貝爾的關係多少有些尷尬。

  就連柳岩自己後來半開玩笑地說,自己在圈裡只有大鵬一個朋友。

  時移事遷,包貝爾又借著翻拍電影成為了「包導」,而柳岩似乎卻愈發的沉寂。

  包貝爾聯合伴郎團封殺了柳岩的傳聞,不脛而走。

  實際上,在包貝爾的婚禮之後,柳岩就火速進組,開始拍攝王寶強自導自演的《大鬧天竺》,在這部電影的主演名單上,柳岩是唯一的女演員。

  這部電影的其中一個投資方正是光線傳媒。

不可否認的是,柳岩的事業早就在走下坡路了。

  一方面是因為柳岩早就厭倦了性感路線。

  2015年,柳岩接到《擺渡人》的片約,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因為她看到這部電影的製片人是王家衛。

  她滿心以為自己終於有機會成為一個真正的演員,幻想著自己可以成為《花樣年華》中的蘇麗珍,不用再靠著身材和搔首弄姿來博關注。

  那一天,她挑選了好幾套衣服,全部都是朝著幹練的都市女白領形象靠攏的,但是最終導演組叫她換上的是一條金色緊身裙,好身材纖毫畢露。

  那個瞬間,柳岩忽然覺得很累。

  兜兜轉轉,她還是沒有走出性感的怪圈。

  曾經只要光線傳媒的宣發告訴她:「今天這個項目沒什麼點,姐姐,靠你了。」

  她就會識相地找出最性感的那套衣服,兢兢業業地扮演著那個博眼球的存在,為公司掙來版面。

  但現在,她開始厭倦這種日子了。

  前兩年她出演了大鵬的《受益人》,裡面的角色再不是單純的胸大無腦,有了更多的表演空間。

  片中有一場戲,柳岩需要穿著泳裝。道具組準備了一件普通的比基尼,但是柳岩拿出了一件更保守的款式,將她的利器都擋得嚴嚴實實。

  但並不是每個導演都願意給柳岩這樣的機會。

  柳岩沉寂的另一個原因便現實很多,她已經不再年輕了,1980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經四十一歲了。

  而光線傳媒旗下還有更多更年輕的藝人們,都在磨刀霍霍,朝著光線一姐的位置殺來。

  作為資本家,光線將新的資源傾斜給前途無量的年輕藝人,拋棄「老人」柳岩,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柳岩的落寞,是女星單一路線之後的困局,也是娛樂圈新陳代謝的必然結果。

  5

  看過《受益人》的觀眾,大概都會對柳岩最後那場直播戲印象深刻。

  原本濃妝豔抹的她,簡簡單單地坐在攝像機前,一邊絮絮叨叨地和粉絲聊天,一邊卸去自己的妝容作為和舊生活的告別。

  她說自己是湖南女孩,長大之後到廣東打拚,之後又成了北漂。

  這些都是她自己的真實經歷。

  她說:「我一直說我24歲本命年,不是的,我38歲了。」

  那一年,戲外的柳岩同樣38歲。

  作為性感女藝人的柳岩,花期已經不長了。

  去年,柳岩參加了一檔喜劇綜藝節目,似乎有意往女喜劇人方向發展。

  她說:「比起豔星,我更願意做諧星。」

  只是這一次,她會不會又兜兜轉轉回到性感的怪圈。

  還未可知。

來源:假裝是天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