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樺,你到底在哪?

陳淑樺

文: 1號嘮嗑員 

「 如果有天我要出嫁,也一定會帶上我媽媽,因為她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己。 」
—— 陳淑樺

提到消失已久的歌壇天后,就不得不提陳淑樺。

如果說最神秘的天王是劉文正,那最神秘的天后非陳淑樺莫屬。

這些年,關於陳淑樺的消息依舊是寥寥無幾,也一度快被世人給遺忘了。

作為一代天后的她,奉獻了太多經典歌曲,也帶給我們無數感動與青春回憶。

比如《夢醒時分》、《笑紅塵》、《滾滾紅塵》《問》等等,每一首都讓人刻骨銘心。

每當這些經典的旋律再度響起,就會想起這個最會唱歌的情歌天后。

而離開樂壇這些年,像謎一樣的陳淑樺過得還好嗎?

陳淑樺能夠走上唱歌這條路,離不開一個人的培養,就是她的母親。

陳淑樺出生在一個台灣一個殷實的家庭,本來叫陳淑華,後來爺爺給改名成了陳淑樺。 (爺爺認為她五行缺木)

她童年生活的不僅無憂無慮,而且備受寵愛,甚至是到了溺愛。

除此之外,老天爺也對她極其偏愛,給了她一副唱歌的好嗓子。

可以這麼說,陳淑樺生來就是唱歌的天使。

四五歲的時候,陳淑樺就表現出了超高的音樂天賦,嘴巴里常常會哼出一些旋律。

媽媽見到陳淑樺如此喜歡唱歌,又特別有文藝氣質,於是開始不惜代價的培養她。

母親那時候就想著,將來女兒陳淑樺說不定會是一個歌星。

於是,陳淑樺自小就接受各種藝術熏陶,比如鋼琴、古箏、舞蹈等等。

在母親的悉心培養下,陳淑樺不僅對唱歌更加痴迷,而且還成了一個小童星。

8歲那年,陳淑樺在母親的陪伴下,報名參加了「 台灣歌謠比賽 」 ,這也是當時台灣最大型的歌唱比賽。

沒想到,小小年紀的陳淑樺以一首《個個滿足》一舉拿下了冠軍,當場就震驚了所有評委和觀眾。

獲得冠軍後,陳淑樺被獎勵了一台冰箱,還因此被媒體譽為「 天才童星 」 。

也是從那時起,陳淑樺就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這樣的成績,讓母親倍感欣慰與驕傲,也更加認定了讓女兒走唱歌這條路。

而一舉嶄露頭角的陳淑樺,很快就開啟了自己的歌唱生涯,簽約了天使唱片錄製歌曲。

老闆還特意給她起了一個藝名叫尤萍。

到了9歲那年,陳淑樺在母親的安排下,又轉而簽約了五虎唱片。

之後,她和江蕾共同錄製了一張專輯叫《唱歌成名》,其中有一首歌叫《水車姑娘》。

這首歌也成為了陳淑樺第一首個人單曲,9歲的聲音如泉水天籟。


由於是年幼成名,所以陳淑樺所有的演出、工作基本上都離不開母親的安排和陪伴。

這也讓陳淑樺自小就對母親有著嚴重的依賴性,也直接影響了她的後半生。

一邊唱歌一邊讀書的陳淑樺,後來幾乎所有事情都是媽媽安排,對其管教也很嚴。

1971年,13歲的陳淑樺已經上了國中二年級,但母親始終放不下她的歌唱事業。

於是,在讀書之餘,陳淑樺還會固定的去參加一些節目,比如中視的《金曲獎》節目。

所以,從年幼到年少,陳淑樺一直都沒放棄過音樂,也從沒有離開過大眾視線。

這也為她長大後順利進入樂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年少時的陳淑樺,活成了別人家的孩子,也終歸是個十足的幸運兒。

長大後,為了能夠更好地發展,陳淑樺又轉而加入了海山唱片,也自然成了華視的歌手。

歌唱事業沒有停滯,陳淑樺的學業也有了圓滿的結果,又順利從中國文化大學畢業。

加入海山唱片後,陳淑樺終於錄製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愛的太陽》,只可惜沒有掀起多大水花。

之後,陳淑樺只好默默一邊在華視主持節目,一邊堅持唱歌、錄製專輯。

那幾年,陳淑樺雖然工作繁忙但卻一直不溫不火,甚至還沒有年少時紅。

她唱了很多歌,嘗試了很多風格,也沒有闖出屬於自己的路,迷茫而苦惱。

直到1982年,默默無聞了5年的陳淑樺才憑藉《夕陽伴我歸》這張專輯一炮而紅。

至此之後,陳淑樺的歌唱事業才算真正迎來了新的春天,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到了1985年,她憑藉《無盡的愛》一舉拿下了台灣電視金鐘獎年度最佳女歌星獎,風光一時。

後來和海山唱片合約到期後,陳淑樺又輾轉簽約了EMI這樣的大唱片公司,希望越來越好。

只可惜事與願違,在EMI時期的陳淑樺不僅沒有得到綻放,反而平庸了幾年。

事業起起落落,也讓從小到大陪她成長的母親,又開始為其操心起來。

母親勸她再去別的地方闖闖機會,並幫她找到了滾石唱片

就這樣,陳淑樺加入了滾石,認識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男人——李宗盛

李宗盛曾說過這樣一句話:「 陳淑樺之後,能和她相提並論的歌后只有王菲。 」

在李宗盛的看來,陳淑樺是最會唱歌的女人,也拼盡全力將她送上了事業巔峰。

為了能夠將陳淑樺打造成歌壇天后,李宗盛和滾石改變了她以往的歌唱風格,幫其完成突破和轉型。

而事實證明,李宗盛也是最懂陳淑樺的男人。

李宗盛先是小試牛刀,給她製作了《女人心》專輯,兩人合作十分默契。

兩年後,陳淑樺一鳴驚人。

1990年,陳淑樺發表了自己在商業上最成功的專輯《跟你說聽你說》。

這張專輯有多厲害呢?

它成為了台灣音樂史上,第一張破百萬的唱片,其意義非常之大。

李宗盛除了在音樂上對陳淑樺進行大刀闊斧的改變,就連陳淑樺的外在形像也被他改變了。

所以,我們經常會看到陳淑樺留著短髮唱著情歌,那成熟迷人的都市女性形象瞬間讓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配上那首經典的《夢醒時分》,陳淑樺的天后氣質風靡樂壇,也讓歌迷回味至今。

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為愛情總是難捨難分
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

說道《夢醒時分》這首歌,還有一段插曲。

這首歌原本不是寫給陳淑樺的,而是李宗盛專門為吳倩蓮製作的,當時她想在滾石發唱片。

但那時候,吳倩蓮正好在香港拍攝電影《天若有情》,一直抽不出時間,拖了很久。

所以,這首歌就很幸運的花落陳淑樺之手。

在李宗盛的用心扶持下,陳淑樺開始一飛沖天,最終成了華語樂壇的天后。

後來連羅大佑都慕名而來,讓她唱了電影《滾滾紅塵》的主題曲《滾滾紅塵》。

除此之外,成龍找李宗盛寫歌,都要把陳淑樺請來和大哥一起合唱那首《明明白我的心》。

除此之外,90年代的很多經典電影,也都愛找情歌天后陳淑樺來配唱歌曲。

除了電影《滾滾紅塵》,還有《青蛇》主題曲《流光飛舞》和《東方不敗風雲再起》的插曲《笑紅塵》等等。

其中那首《笑紅塵》可以說是電影的靈魂歌曲,至今依舊經典動人。

遺憾的是,世事無常,陳淑樺的傳奇歌唱事業,也因為一個人的離去而戛然而止。

這個人就是她最親的母親。

陳淑樺自小到大都像一個小公主一樣,備受媽媽呵護和疼愛。

不管是歌唱、生活、學習還是情感上,母親對她的影響都是極深的。

在很多圈內好友眼裡,陳淑樺就像是永遠不諳世事的純真少女,一直被媽媽保護的非常好。

李宗盛就曾說,她很怕麻煩別人,所以最後讓她自己的圈子越來越小。

可以看出來,陳淑樺天性善良單純。

從小到大,母親也一直是如影隨形,從不離開她的身邊,因為放心不下。

母親在世時,不僅忙前忙後幫其打理事業,還會像小時候一樣悉心照顧她的生活。

以至於過度依賴的陳淑樺,離開了母親就好像什麼也做不了,或者說不願意去做了。

在家裡的6個孩子中,母親也是最疼愛她的,更是永遠不放心她一個人生活。

主持人曾對陳淑樺母親說:「 女兒都這麼大了,就不必跟了啦。 」

結果母親回了一句:「 她是我的女兒,要是發生什麼事情你當然不會擔心啊,壞人那麼多,萬一碰上了怎麼辦。 」

從母親慈愛的話語裡,你會看出,陳淑樺一直生活在母親建造的溫室裡,不受風吹雨打。

陳淑樺甚至說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有天我要出嫁,也一定會帶上我媽媽,因為她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己。 」

而這一切的愛,也都隨著母親的離去而煙消雲散。

1998年,母親永遠的離開了她,再也不能為她遮風擋雨。

母親的離開,也徹底讓陳淑樺走進了另一個人生,一個沒有著落的人生。

因為她在外面的世界已經找不到平衡點,也無法獨自去面對。

在送別母親的那天,李宗盛回憶說自己永遠也忘不掉陳淑樺看向她母親的眼神。

或許,那一天的陳淑樺已經不再屬於原來的自己。

1998年,陳淑樺發表了人生中最後一張專輯《失樂園》後,退出樂壇,至此消失在大眾視野。

那一年,陳淑樺剛好40歲,一代天后的傳奇故事,也從那一刻畫上了不太圓滿的句話。

母親的離去,讓陳淑樺成了避世之人,好像塵世的一切她都不感興趣也不願融合。

消失在娛樂圈的那幾年,關於陳淑樺的報導和踪跡一直不絕於耳,對她念念不忘。

每一次,都捕捉不到陳淑樺的身影,甚至連昔日好友都約不出來,生活極度神秘。

直到2003年,陳淑樺才最後一次在舞台上露面,而且陶晶瑩還在電話中採訪了她。

本以為天后會重現江湖,沒想到陳淑樺又很快徹底沒了踪影,連李宗盛都見不到她。

李宗盛之後也曾無奈地說:「 就算不做音樂了,大家坐下來聊聊人生近況也好。 」

時間一晃到了2007年,陳淑樺又被媒體曝出得了抑鬱症,一個多月閉門不出,但卻被她給否認了。

直到2010年,父親才透露首說陳淑樺患上了抑鬱症。

如今陳淑樺已經62歲了,隱退歌壇有22年之久了,期間也不再拋頭露面,隱於塵世。

直到如今,她還是孤身一人,沒有戀情沒有結婚,彷彿目空了一切。

曾經的輝煌與光芒,從母親離去的那一刻起就變得不再光亮,隨風飄散。

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而你我也唯有在她動情的歌聲中,感受那過往的溫存與感動。

願她能如《笑紅塵》裡唱的那般,心已無所擾,換得半世逍遙。

紅塵多可笑
癡情最無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
心卻已無所擾
只想換得半世逍遙

來源             1號嘮嗑員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