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百強與王杰唯一一次首尾對唱,30年前一部劇,物是人非淚先流

王杰

文: 一桌石榴  

30年前,一個年輕人在電視上看到一集新聞紀錄片,講一個家境不錯的好心太太,收養幾個來自破碎家庭的小朋友.

老公猝逝家道中落,帶著一堆不是親生的兒女怎麼過活。

真實故事有個美好結局,子女長大後很孝順養母。

年輕人一邊看一邊衰衰地想,如果其中一個仔長大後整死養母,會不會有很多反思。

在最困難時,好心太太曾求神庇佑。

年輕人又想:如果天不從人願,又如何呢?

年輕人把構想變成故事.

故事裡其中一個仔長大後認賊作父,搶救命恩人女友,撞死人讓大哥替他坐牢,出賣妹妹,把女友推下火車,掐死養母,氣死妻子,綁架兒子勒索岳父,毒死侄子… …

壞事做盡,喪盡天良。

然後被拍成電視劇,叫《義不容情》,那個年輕人叫韋家輝。

20世紀80年代末,香港觀眾批評電視劇的質量每況愈下時,《義不容情》的出現引起了轟動。

年僅27歲的韋家輝得到「金牌監製 」 的稱號。

淪為二線演員的黃日華憑此劇一舉翻身,初出道的溫兆倫一夜大火,喜提「港劇第一奸角 」 。


溫兆倫《義不容情》劇照

播出六年後,在無線電視台28週年台慶上,《義不容情》仍獲得「全球最多華人收看的電視劇集獎 」 。

魯迅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了給人看。

韋家輝深諳其理。

頭三集已先聲奪人,主角丁有健(黃日華飾)、丁有康(溫兆倫飾)的母親梅芬芳(藍洁瑛飾)蒙冤入獄,死在絞刑架上。

藍洁瑛飾演梅芬芳

梅芬芳這個角色,韋家輝點名要藍洁瑛來演。

因為藍洁瑛夠靚,「我要一個幾靚的女仔去演,令大家覺得她死時多唏噓。 」

然而彼時藍洁瑛入行不久,經驗尚淺,被工作人員質疑無法勝任這個重要的開篇角色。

藍洁瑛好勝,要對得起韋家輝的信任,開拍前反复找韋家輝研究,終於將這個角色演的盡得人心,摘下了花瓶的頭銜。

也因為這個角色塑造得成功,三年後在韋家輝的《大時代》中出演了經典的「玲姐 」 。

藍洁瑛《大時代》劇照

戲裡的梅芬芳和後來收養幾個孩子的雲姨,都有韋家輝母親的影子。

韋家輝的早年經歷,頗有些落魄。

父母離異,母親獨自帶著韋家輝兄弟生活。

那時住華富邨,過年沒錢沒地方可以去,有人拍門來拜年,因為沒錢,媽媽都叫他們不要作聲。

之後連百多元的租金也交不起,搬去租金八十元的紅磡山谷邨,屋裡沒有廚房廁所。

小小年紀的韋家輝要做童工,電池廠暑期工,酒樓上下午班輪流,戲院停車場收銀兼看更,身份證都是藉的。

韋媽媽不堪生活重負,沒有精力好好教兩個孩子,總是大聲罵。

生活中,韋媽媽的兩個兒子艱辛長大,進入影視圈各有了一番成就。

電視裡,梅芬芳留下丁有健、丁有康二個兒子,一忠一姦,掀起幾多恩怨。

丁有健這個角色,韋家輝執意讓黃日華來演。

八十年代中後期,TVB不少處於二線的演員,如萬梓良、劉青雲、吳鎮宇相繼崛起,黃日華的一線地位開始動搖。

失落的黃日華無心續約,於是TVB淨安排一些反派角色給他。

韋家輝推薦黃日華擔正,起初公司是拒絕的,但捺不住韋家輝堅持。

黃日華也藉此一角,人氣二度提升。

很多人在丁有健身上得到反思。

梅芬芳臨死前要丁有健照顧弟弟,丁有鍵從小便維護丁有康,他要什麼都給他,供他讀書,供他住房,做錯事不懲罰。

丁有康要上大學的年紀,丁有健還會給他系鞋帶。

這種溺愛讓丁有康從小就有種錯覺,他不用承擔什麼責任,所有人應該圍著自己轉。

撞死人求哥哥替他頂罪,他覺得理所應當;為了高攀富貴,把懷孕的女友推下火車,他覺得別無選擇;怕事情暴露掐死養母,到最後為了得到丁有健的財產毒害侄子,他從不覺得自己錯,錯的是命運沒有成全他。

好人有好報這種觀念,在韋家輝這裡被打的稀碎。

善良忠厚的丁有健失去了兒子,老婆倪楚君也不知去了哪裡。

倪楚君離開十年後,丁有健在約定的教堂癡等,只等來一張紙條:君已死,請忘記。

結尾送來紙條的女性,只露出一雙腿,令無數觀眾猜想,倪楚君並沒有死,心中很大安慰。


韋家輝

多年後,韋家輝在《明報周刊》回答:

「很多編劇都反對倪楚君死,曾想過很多不同版本,如地震後毀容爛面,不想再見丁有健,但來到我手上全部都刪、打大叉。

定主題曲時,我要求歌詞寫一個人得到他不想得到、想擁有的卻失去了,就是《一生何求》的歌詞。

所以結局他一定要失去摯愛,丁有健從沒有想過發達,只喜歡一家人齊齊整整、弟妹過得好好,但最後他的錢多到不得了,偏偏想要的全都落空,這才是《義不容情》的主題。 」

在唱《一生何求》的前兩年,陳百強一直在尋求改變。

出道近十年時間,他推出二十多張專輯及精選,頻頻入選「十大中文金曲 」 「十大勁歌金曲 」 和「叱吒樂壇流行榜 」 。

《念親恩》《今宵多珍重》《偏偏喜歡你》……首首專輯都有膾炙人口的歌曲。

但大眾喜歡的音樂方式在他看來只是不停的重複自己,他希望改變。

1985年,他舉行了「陳百強85演唱會 」 ,這次演唱會,他顛覆以往形象,以一種熱烈華麗的風格出現。

結果遭遇批評。

1986年,他推出《無聲勝有聲》,一直是紳士形象的陳百強為專輯拍了一個誘惑裸背的唱片封套。

觀眾對此舉反應不一,有人欣賞,也有人反感。

得到的反饋,並不如陳百強意。

既想反叛,又想被大眾認同,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陳百強陷在這種矛盾中。

就像他出生富貴,卻恨極他人以「富二代 」 身份談論他。

他很硬氣的說過:「我的事業與我父親半點也沒有沾上關係。頂多是在我開演唱會時,他買下數十張票,分贈親友來捧場;但我也確信,即使他沒有買這數十張票,我演唱會的門票,也一定能沽清。 」

這樣的掙扎在1987年得到短暫的停息。

那次陳百強在台灣,偶然聽到王杰的《惦記這一些》。

他十分喜歡,回到香港便想辦法拿到了這首歌的版權,改編成了《一生何求》。

「冷暖哪可休回頭多少個秋,尋遍了卻偏失去,未盼卻在手,我得到沒有,沒法解釋得失錯漏。 」

已歷經得失、起落的陳百強,此時唱起這歌想必心中也有百般滋味。

那位唱《惦記一些》的王杰,這一年剛出道,心中也有百般滋味。

年幼被父母拋棄,年少時期的女友去世,婚後妻子不辭而別。

女兒生病沒錢進醫院時,是著名音樂人李壽全伸出援手,同時也帶他進入了滾石。

誰知李宗盛不看好他,說他唱歌太直白,不會紅。

李宗盛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王杰憑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創下了1800萬的銷量紀錄,風靡亞洲。

《惦記一些》正是收錄在王杰的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中,專輯同名主打歌的粵語版叫《幾分傷心幾分痴》。

巧的是,《一生何求》和《幾分傷心幾分痴》在1989年分別用作電視劇《義不容情》的主題曲和片尾曲。

兩位惺惺相惜的歌壇巨星,有緣在一部電視劇中首尾對唱。

唱的都是求而不得,人生難測。

極其貼合電視主題的兩首歌,都在那時和劇集一起轟動全港。

許多年後,歷經人事變換的王杰第一次唱起《一生何求》,感慨萬千:「這首歌令我想起好多過去的事,我好中意陳百強這位歌手。 」

這些往事,竟然已經過去三十年了。

上個月,黃日華的患病多年的太太去世,一直陪著妻子苦鬥癌症的「靖哥哥 」 身形還是年輕時的模樣,眼神裡卻是掩不住的滄桑。

光鮮如他們,一樣少不了經歷人間悲歡,生老病死。

2018年10月,藍洁瑛在家中出去,享年55歲。

她那坎坷的人生,真真假假的新聞,都在她去世後逐漸平息。

1993年10月,昏迷整整一年多的陳百強,在瑪麗醫院去世。

他永遠都三十五歲,永遠定格在留著短髮、穿著白襯衣的那個形像上。

九十年代爆火的王杰,因為辛勞,身體幾乎垮掉,選擇退隱遠赴加拿大休養身體。

待他再复出時,四大天王橫空出世,他亦難以收復失地。

再接著,坊間關於他嗓子被毒啞的傳聞,多年不絕於耳。

那個演壞人演到人被家中長輩遷怒的溫兆倫,在大好前途的時候,被一段段難堪的情史逐漸毀掉了事業。

在TVB做編劇做得風生水起的韋家輝,1993年受周潤發邀請拍《和平飯店》,執導了他人生中第一部電影。

令他徹底投身電影界的,是曾同在TVB的杜琪峰。

杜琪峰早韋家輝一步進如電影圈,因為賞識韋家輝,兩度相邀其加入銀河映像,終於成功。

韋家輝加入之後的第一個作品《一個字頭的誕生》,延續了自己一貫的宿命風格,又契合銀河映像的暗黑基調,幾乎可以被看作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香港電影最大的突破之一。

開門大吉,《一個字頭的誕生》獲得多項提名。

以「黑、狠、冷酷 」 作為標籤的銀河映像,經歷了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忽然改變了畫風。

在世紀末的最後一年,銀河映像拍了《槍戰》《暗戰》,新千年之後,又拍了《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大隻佬》等有影響力又有票房的商業片。

《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大隻佬》都是由韋家輝執導完成。


韋家輝

從《義不容情》《大時代》《馬場大亨》這些典型韋氏作品看過來的觀眾,或許很難想像日後韋家輝也會拍出如此商業,又抹去了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

但香港人是很務實的,任他是天才,也知道謀生最重要。

懂得變通不是件壞事,過於執著未必是件好事。

其實變通也好,執著也好,只要活得久了,經歷的夠多了。

都會明白那句話:

「尋遍了卻失去,為盼卻在手。 」

參考資料:
1、《明報周刊》專訪韋家輝
2、他的圈內朋友——韋家輝
3、百年巨星紀念大獎:一生何求陳百強
4、他是香港偶像,被稱為貴氣的王子,卻在35歲不幸離世
5、王杰終於釋懷了

  來源    淘漉音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