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多大的官都背不起考試舞弊的罪

考場舞弊

文:煙雨

此前山西省教育廳、臨汾市紀委監委通報了仝卓事件的調查結果。

很讓人震驚,連同人大常委副祕書長在內的15名官員、職員被查。

仝卓可謂功德無量,拔出蘿蔔帶出花。

其實中國有著幾千年的考試歷史,要是留心看的話,管你多大的官,都背不起科舉舞弊的罪名。

01

明朝唐寅科舉「舞弊案」

沒錯,就是大家熟悉的唐伯虎。歷史上的唐伯虎不會打架子鼓,沒有娶秋香,更沒有走上人生巔峰,真實的唐伯虎因為一疑似場科舉舞弊案,落魄半生,顛沛至死。

註意,還只是是疑似,有沒有作弊都不一定。

1499年,大明朝弘治十二年,給事中華昶彈劾主考官程敏政,說他賣題給唐伯虎和徐經兩人,消息一出輿論譁然,皇帝下旨徹查。

結果還真查出主考官程敏政收過唐伯虎他們的錢,他們考前見過,可賣沒賣題查不到證據。

疑似作弊,那怎辦呢?沒關係,依然嚴辦,誰讓你和科舉舞弊牽扯上的。

程敏政作為主考官,考試前就不應該和考生見面,就像我們今天高考的出題老師也得封閉工作一陣子,更不能收考生的錢,這就是有礙公平,有作弊嫌疑。

結果是程敏政被下獄、罷官,開除公職。罪名是:臨財苟得,不避嫌疑。

唐伯虎呢,挨板子,下大獄,削除仕籍。

有關的一眾人都沒跑掉,比如同科人徐經、給事中華昶、翰林學士梁儲等,削職的削職,坐牢的坐牢。

程敏政當時的官職是禮部侍郎,大概相當於文化部的副部長,這麼個國家部委級幹部,只要跟作弊扯上關係,也得一擼到底。

最後程敏政出獄回家,羞憤而死,唐伯虎呢,也終身不能參加科舉,老婆也跑了,潦倒半生。

02

朱元璋「南北榜」案

「南北榜」案的背景是因為南北差異,在那時,一般而言,南方的經濟、文化水平會強於北方,所以南方學子考中的人會多一點,可洪武三十年的會試結果下來,所錄取的51人居然全是南方人。

北方一個人都沒有,北方學子暴怒,覺得一定有貓膩,於是聯名上書告狀,說主考官劉三吾﹑白信蹈偏私南方人。有說收錢的,也有說主考搞「地域歧視」的。

然後朱元璋安排了12人的調查小組,調查的結果是沒有作弊,當年會試無問題。

消息一出,北方的學子更是群情激奮,朝廷裡北方的官員也統一口,認為南方佬針對北方人,感情你調查小組查了幾個月毛都沒查出來。

朱元璋更是爆怒,5月份的時候下詔,說主考官劉三吾等人是反賊。

結果是劉三吾被流放西北。

翰林撰修張信被淩遲處死。

其餘諸人也都被流放。

朝廷重新開科,而且此後,明朝科舉不再「全國統一劃線」,而是分成「南北榜」,按所處地域分別錄取。

有點類似於咱們現在的全國一卷、二卷。

03

清順治丁酉科場案

清朝最大的科場舞弊案發生在順治十四年。當時在順天府的鄉試,考官李振鄴,張我樸等人被人舉報貪財納賄,說他們公然在考場內互相翻閱試卷。

誰給過錢,就讓誰登榜,結果發榜後被人舉報,考生們集體到孔廟去哭訴。

順治帝聽說後很是震怒,立即派人調查,結果一查一個準。比如一個叫陸其賢的舉人花了三千兩白銀,結果真的就考上了。

李振鄴他們受賄舞弊罪坐實,結果很慘烈。

李振鄴、張我樸判斬立決,沒收全部家產,父母、兄弟、旗子流放尚陽堡。

行賄人田耜等也是斬立決,家產籍沒,父母兄弟妻子一併流徙。

到這裡還沒完,當年又有人舉報當科江南主考官方猷、錢開宗等舞弊,比如錄取少詹事方拱乾之子方章鉞為舉人,舞弊證據查實,結果是:

方猷、錢開宗被斬,妻子、家產籍沒入官;

同考官18人,除已死之盧鑄鼎外,全部處絞刑;

受賄的舉子方章鉞等8人,各責四十板,家產籍沒入官,父母、兄弟、妻子流放寧古塔;

此案牽連甚多,甚至審理此案的刑部尚書、侍郎等也因「讞獄疏忽」,分別受到了處分。

04

最後再說一個大家熟悉的人,魯迅。

都知道魯迅小時候經歷了一場家庭變故,可具體是什麼變故大家知道嗎?

沒錯,就是科場舞弊,涉案人是魯迅的爺爺和爸爸。

魯迅的爺爺叫周福清,清末進士,先後任翰林院庶吉士、江西金溪知縣、內閣中書等職位。老爺子的兒子叫周伯宜,也就是魯迅的父親。

簡單說就是周福清想給兒子某個功名,恰好當時江南科考的考官是周福清的同科進士,於是老爺子湊夠了錢安排僕人去行賄。

結果僕人太傻,仝卓附體一樣,當著別人的面行賄,大聲嚷嚷,還管人索要發票,引來很多群眾圍觀,搞的受賄現場十分尷尬。

結果主考官為了自保,只好忍痛告發,鐵證如山,光緒皇帝大怒。

直接給周福清判了個「斬監候」,意思是死緩。

魯迅的父親周伯宜也被抓進監獄頂罪,除去秀才身分。

後來放出來了,但打擊不小,後來更是染上吸食鴉片的惡習,案發三年後就患病去世。

周家的家道由此敗落,魯迅的少爺生涯終結。

說了這麼多,其實以上還只是九牛一毛,但有個規律是:

無論哪個朝代,但凡涉及科場舞弊的,管你多大的官,牽扯多少人,一旦查出來基本都是一擼到底,革職、判刑都是輕的,嚴重的甚至會處死人。

可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頂風作案呢?

無非就是有那麼一些人,有點權力就想抄近道,有點錢財就想走捷徑。

而人們痛恨特權,痛恨作弊,實際上痛恨的是不公的現象。

看看吧,前有羅彩霞被人冒名頂替上大學,今有陳秋媛打工16年後才發現自己當年明明考上了。

而那些考試舞弊者,只要動一點點特權,就能輕鬆改變別人的一生。

不誇張地說,每一個特權者的背後,基本都有一個默默無聞、不為人知到的受害者。

而最可怕的是,這樣的案子,居然還得通過自爆、通過很多偶然因素才能被我們所知道。

我們所需要的公平,真的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