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壺軼事

夜壺

文: 韓麗明 

夜壺,現在城裡的年輕人多不知其所以然了,但在幾十年前卻是家家必備之物。夜壺,陶瓷燒就,口小、肚大、背駝。像只望月的蛤蟆,常置於床下,供人方便之用。俗話說:水火無情,夜半尿脹憋醒,急需釋放。拎起夜壺、直瀉其中,頓時全身通泰、眉梢舒展。

夜壺應該起源於北方。因北方天寒夜長,人們極不願意鑽出熱被窩下地去尿尿。而老男人到了一定歲數就會尿頻、尿急。尿意急迫時,刻不容緩,除了夜壺幾乎無計可施。在鄉間,最有資格在被窩裡尿尿的,通常都是一家之主。用來接尿的器皿多在夜裡使用,所以尿壺也就順理成章地被稱之為夜壺了。

那年在南寧一家古玩店看到一件清代女用夜壺,此壺白胎青瓷,上橢下方,卷雲紋纏枝蓮雙蝶青花。不僅設計美觀,還口闊似掌,可防止側漏。有意思的是在接尿的地方還畫有兩隻蝴蝶,我問老闆,這蝴蝶畫在這兒有什麼講究嗎?他說這還不明白?蝴蝶隱喻女陰呀。我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古人愛用蝴蝶做紋飾了。

女用夜壺的由來可以追溯到西周,直至清朝更有精美圖案的青花瓷女用夜壺。它曾是古代女人夜晚必不可少的生活器物,現已失傳。

據傳,一富家小姐睡懶覺,幾個閨蜜來訪,慌亂中女用夜壺來不及倒,隨手擱在博古架上。眾閨蜜玩得口渴,一人見博古架上夜壺甚美,以為酒器,遂拿下來倒在幾個碗中。眾人一飲而盡,只因其味怪異,心中皆暗自揣度,幾年陳釀方得如此氣味?

我印象裡最深的當是五舅那隻紅陶夜壺了。耐腐蝕、防滲漏,且敲擊時鏗鏘有聲。五舅即便去隊裡的倉庫守夜、照看場面,也離不開他那把夜壺。他右手提著夜壺,嘴裡哼著小調,不緊不慢,小心地藉著夜色前行。那把夜壺每次都被兒媳挸得潔淨明亮,那紅陶所呈現的淡黃色,在月光下格外耀眼,讓我這個對什麼都好奇的孩子總想上前去撫摸一下。有時想幫他提提,但他總是推託,說那是他爺爺的爺爺傳承下來的,生怕我不小心會失手摔破。

讓我好生奇怪的是,每到早晨,五舅總要小心翼翼地將那盛滿尿液的夜壺往回提。我問他:為啥不把尿倒淨了再提回來呢?而他總是說,提回來可以澆菜呀。這人尿澆過的蔬菜香甜可口,味道不一般。用現在的觀念,那菜才是正宗的綠色、環保了。

看來,五舅走在蜿蜒的小道上,提著的那把夜壺,不只是防備晚上方便時受涼,更在乎的是那能給自留地裡的青菜催肥的尿液了。

五十年代的中國,處處政治掛帥。雖說夜壺只是一件區區小物,可壺上的圖案也各有千秋。那時,得勝堡貧協主任的夜壺上面歪歪斜斜地畫著一個小丑,身上寫著「 杜魯門」三個字,旁邊是一隻張牙舞爪的螃蟹。因為朝鮮戰爭,杜魯門成了「 美帝國主義」的代表,他的形象隨即在那個狂熱的年代被醜化,革命宣傳的陣地就連夜壺也不肯放過。

據傳,當年貧協主任去供銷社買夜壺時,售貨員把供銷社所有的夜壺都讓他挑了,他還說不能用,售貨員說,好好的東西咋就不能用了?貧協主任說,這些夜壺口太小。售貨員紅著臉說了句:流氓!扭頭就走了。貧協主任自覺無趣,後來下大同買了這把「 杜魯門」夜壺。

夜壺

得勝堡有個老中醫善於養生。五十年代,他每年用夜壺燒豬肚、煮雞蛋吃。王先生是堡裡的文化人,念過私塾,識些文字。他翻過《本草綱目》,稱書中第十三章記載的人中白,具有清熱降火,止血化瘀之功效,常用於肺痿勞熱等症。堡裡有個娃娃患肺癆,夜間咳嗽、盜汗,不得安眠。其祖母林奶奶前去求教。提到人中白,林奶奶自然不懂,王先生就耐心解釋,人中白是書裡講的名稱,其實就是夜壺壁上尿液長期積澱形成的固體物,也就是俗稱的「 夜壺砂」 。一說夜壺砂,林奶奶立馬就明白了。

次日一早,林奶奶就去堡子灣買回一隻豬肚,反复洗淨,往豬肚裡塞進幾塊冰糖、幾片老薑,然後用針線將豬肚的破口處縫合,塞入林爺爺的夜壺。按規矩,煮豬肚必須採用黃酒,不得摻水。一切就緒後,將夜壺拎到院子裡,用三塊磚頭架起來,下麵點燃柴草加熱。林奶奶謹記著王先生的反復交待,火不能旺,否則夜壺爆裂,會前功盡棄。林奶奶自然不敢大意,一直守著那把夜壺,小心翼翼地撥弄著下面的火焰。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約摸豬肚燒熟了,林奶奶卻沒法將豬肚從壺嘴裡弄出來。豬肚好進不好出,林奶奶不敢用力,生怕弄碎了林爺爺的寶貝。後來不得已,她找了把剪刀,伸進夜壺嘴裡鉸,然後再用筷子一片片夾出來,放在碗裡。

那些豬肚,後來都給娃娃吃了。不知是病重,還是藥量不足,最終那個娃娃還是沒保住。林奶奶生前多次嘆息說,那把夜壺怪她洗的太勤了。

夜壺

文革時的一天,得勝堡大隊的隊長老黑早晨去趕集,發現一家酒店賣的散裝白酒挺便宜,可他沒帶酒壺。他正在苦惱用什麼裝酒,突然發現隔壁在賣夜壺。正好他家裡的夜壺破了,何不買個新夜壺來裝酒,反正是乾淨夜壺,回去再灌到酒壺裡,不都一樣嗎?

老黑買了新夜壺,打了半夜壺酒提回家,放在廚房水甕圪嶗裡,吃過早飯就下地干活去了。黑嬸自打早就忙家務,一直沒顧上解手。正要出門,只見親家公滿面春風而來。

黑嬸急忙吩咐孩子去地裡叫他爹,自己則端茶送水,招呼親家公。忙乎了一會兒,她實在尿意緊迫,想在廚房解個小手。但解手有響動,有點不雅。黑嬸心生一計,大聲招呼外頭的親家公:「 您兒等著,我來給你倒壺酒。」親家公回答說:「 親家母,誰家一大早就喝酒?快別倒了,喝茶就行了,酒等晌午吃飯時再說哇。」

黑嬸聽了,趕忙從水甕後頭拿出老公新買的夜壺,一邊拘謹地尿著,一邊說:「 那我只好把酒倒回去了。」親家公在外面只聽得「 稀里嘩啦」一陣聲響,直以為是親家母在把「 酒」灌回「 壺」裡。黑嬸方便好,趕緊張羅著做飯。

卻說那天老黑從地回來,已近午時。飯菜上桌,黑嬸說老公:「 你陪親家公先吃著,我去供銷社打點醋去。」說完,她就一陣風似地出門了。

老黑正陪親家吃飯,忽然想起早起打的酒來,於是從廚房提出夜壺,不好意思地向親家解釋:「 我早起沒帶酒壺,把酒灌在了新買的夜壺裡。您兒放心,夜壺一次也沒用過。來,滿上,乾杯!」說完,他給親家和自己都倒滿了「 酒」,並率先仰頭一飲而盡……

好酒好菜好心情,這位好酒的親家也端起碗就喝。喝了兩口,覺得酒裡有股尿騷味,就對老黑說:「 看來用來裝啥的東西只能裝啥,用過沒用過都一樣!」

老黑也喝出了尿味,但他只好硬著頭皮說:「 那可不,有一次我半夜起來方便,不小心把夜壺踢破了,情急之下,就用酒壺拿當夜壺用,也沒有去涮,第二天去倒尿,那酒壺裡的尿硬是一股酒香味。」

聽五舅說,民國年間有個比利時神父特別喜愛中國古陶器。一天,他來到大同城裡的一家古玩店,一眼就被店內角落擺放的一個陶罐吸引住了。那個烏黑瓦亮的陶罐口小肚大,胎質厚實,口沿和內壁上還有一層淺白色的「 包漿」。老外拿起來一看,眼睛立刻瞪得老大。憑經驗,他感到自己遇到了一個古董。再用舌頭一舔,鹼性味道很大。於是他進一步斷定,這陶罐的燒製年代最晚也在戰國時期,而且還是用北方鹼性土燒製的。這樣的「 古董」可謂千年不遇,老外欣喜若狂,趕緊問價。誰知店伙計說老闆不在,這罐子不賣。老外一聽急了,央求道:「 我多多給錢,賣給我吧,我是真的喜歡這個東西。」客人如此,伙計無奈,只好把心一橫,說:「 這罐子真不能賣。既然你這麼想要,那就把它送給你吧,我一分錢也不收!」老外大喜過望,很義氣地放下一塊「 勞力士」,喜出望外地抱著罐子走了。店老闆回來後,聞知此事笑彎了腰,說:「 一個夜壺換一塊勞力士表,值!」

五舅還說:早年間,得勝堡一老財起房。施工過程中與匠人發生糾紛,匠人氣急敗壞欲罷工。工頭好說歹說安撫住匠人們,才把房子蓋好後驗收交工。待到寒冬臘月,西北風呼呼地刮,雪花飛飛揚揚地灑。每至天黑,財主就听到家里四處都是嗚嗚的怪叫聲,令人毛骨悚然。請來大仙,大仙作法後說是得罪了某仙人,還得去找起房的工匠來破解。無奈之下,財主只好去請匠人。經再三央求,匠人終於來了,帶法器上房做法後,當晚就沒事了。

兒時聽了這個故事,覺得匠人很神秘,後來才知道是匠人作得怪。原來匠人在上房頂的時候,將幾把夜壺口朝外,偷偷地砌在了靠近房頂的牆裡。西北風一刮,就呼呼作響,酷似鬼哭狼嚎。匠人上房作法帶的法器實際上是泥巴,把夜壺眼堵住就行了。舅舅因此告誡我們「 有錢日怪,不要和匠人作對。」

五舅的長子堡奎,兒時十分淘氣。一次因沒按時完成作業被老師叫到辦公室門口罰站。那天他無聊地用腳使勁碾著地上的小草,無意間看見在牆角有一個小罐,他知道那是王老師用的夜壺。他忽然想起了什麼,一點一點地挪到夜壺跟前,四顧無人,只有教室里傳出朗朗的讀書聲。他從口袋裡摸索出鉛筆刀,然後蹲下身來,一手摁著夜壺,一手用小刀一點一點地在底部鑽。半天功夫,終於鑽出個小洞來。

次日晨,堡奎早早就來上學了。離老遠他就看見,王老師的被窩褥子床單,像萬國旗一樣地披掛在籃球架子上。他裝作若無其事的走過去看,只見上面尿跡斑斑,很像地圖。他樂啊,樂的屁顛屁顛的。

他又特意去看了看那個夜壺,還是在老地方端端正正地放著。王老師本來就高度近視,看來他根本沒發現夜壺底下的小洞,肯定以為自己老了把不住門了。

下課時,堡奎又興奮地領著十幾個孩子一起去圍觀。王老師見狀臉紅紅的,咳了一聲,慌不擇路地逃了。他感覺好極了,心裡舒坦多了,彷彿天空也藍了,連空氣都透著芬芳。

聽表哥講,很多年前大同城的西門口,有個扎靈屋的老翁,其小閨女美艷如花,老父為了能找到一個有才華的女婿,特出一上聯,聲稱如果誰能對上,便將小閨女許配給他。上聯爲:「 靈屋,篾扎紙糊,擋不得風,淋不得雨,給鬼住。」

很多文人墨客聞訊紛紛前往一顯身手,希望能夠抱得美人歸,但都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城東有一個賣夜壺的後生恰巧路過,看了上聯,脫口而出,堪稱古今絕對:「 夜壺,泥捏火燒,裝不得酒,盛不得茶,有求用。」

終其,這個賣夜壺的後生,成了老翁的乘龍快婿。有道是:有才而不在高深,而在實用……

來源       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