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共高幹要為兒孫這樣取名?

為何中共高幹要為兒孫這樣取名?

文:何三畏

柯慶施女兒著《紅星照燿的家庭──共和國開創者家事追憶》,聽這名字,應該有得可觀,但我只是看了一段文摘,我記住了柯女的名字──柯六六。

為何中共高幹要為兒孫這樣取名?

在中國,「紅星照燿的家庭」兼「共和國開創者」的子孫們的名字已經自成一種現象。我沒有特別收集,但一下就能記起的有,羅點點,林豆豆等,現在又加一個柯六六。這些名字有意思。至於前不久新聞報導的,萬寶寶,薄瓜瓜,則已經是「第一代革命家」的孫子輩了。李禾禾的父輩,輩份應該靠不上,只是學習這種取名風氣而已吧,禾禾二字,也沒有那種「故意的土氣」。前不久,傳毛澤東又續新後,其孫子生二胎,取名毛東東,雖然也是兩字相疊,但可能主要是為了沾一點「毛氣」的意思,也無「第一代革命家」的第一代後人的「故意的土氣」。還有一種「革命後代」的名字是複製「革命前輩」,如陳小同,李小鵬

把他們的名字聯繫起來,需要聲明一下,我是毫無褒貶之意的。我提到毛澤東劉少奇林彪,周恩來,柯慶施等等的名字,心裡是一樣的感覺。例如這裏最先提到的柯慶施吧,他當然是「了不起」的人物,據說是他「拉開了個人崇拜的序幕」,他發明了「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從毛主席要服從到盲目的程度。」,又說他和譚震林、李井泉「是推動執行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政策齊名的闖將,旗手」。這些我都不管,反正都是「老一代革命家」。

可以這麼說吧,某些「老一輩革命家」為什麼把子孫的名字,已經弄了一種粗俗化的風氣。我認為那是故意的,不太可能是無意的。

為什麼是這樣,還沒有看到人研究過,雖然這是有意思的一個文化皆政治歷史課題。

說他們沒有文化,這講不通。經過多年的鬥爭,能夠入主北京的,都基本上是各有一套的人物了,其中有沒文化的,但只要他喜歡,要取一個有文化的名字,那是沒得問題。所以,只能說他們「喜歡」這樣的名字。為什麼喜歡?或者還有一些當時文化環境、政治環境和政治風氣的影響。例如,毛澤東多次明白地表示厭惡知識分子,如果有他的追隨者,公然給自己的兒子取一個特別文化的名字,是不是有一點冒犯老人家的樣子呢。另外,「革命家」是不是多少有點重男輕女的意思?例如,林彪給女兒取名豆豆,兒子好像是在家裡被叫「虎子」的。毛澤東生女都跟江青姓,包括和賀子珍生的女兒,都姓李。但他的兒子是龍種,是一定要姓毛的,當然得取一個以後可供全國人民歡呼的名字。這種情況下,如果毛的追隨者們的兒女,也取一個包括「英、傑」之字在內的名字,有沒有一種自暴政治野心的嫌疑?

要知道毛澤東對名字相當敏感,他的業餘愛好之一,就是為別人改名字,也不問你是不是請了八字先生,費了好大的勁取的名字,他老人家一聽,就憑當場的感覺,立刻給你賜一個名字,更可怕的是,往往有一個「革命家庭」跟他攀上,帶了孩子去朝拜,他第一句就問,孩子什麼名字?想想看,與其早早地取了一個多麼文化的名字,讓毛澤東聽不慣,還不如就取一個土得掉渣的名字,這樣,一來聽上去沒有政治追求,二來也好要有機會讓偉大領袖賜名。當然,這後面幾句話,是我的推演,實際情況如何,還有待史家求證。

但無論如何有一點是真的,就是共產主義革命,改變了漢語的走向。這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證明,一是港澳臺的漢語跟大陸不一樣,說明要是不經過「革命改造」,漢語會是另外一種習慣。第二,這些習慣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當然是我們習焉不察的。範美中先生成為「範跑跑」之後,教育部有關人士表態,要把他清除出「 教師隊伍」。他的校長一聽,說我這裏沒有「教師隊伍」!校長的父親是黃埔出身,打過日本,也打過國共戰爭,晚年覺得「隊伍」真是沒有意思,不如辦學,這就是後來範美中教書的學校。蓋「隊伍」是打仗的,教師是教書的。──軍事化是簡化漢字的一大特徵。星期五的報紙廣告,一般會看得到商家「備戰」週末市場。

但是,高層的「革命家庭」真還少見軍事化的名字。大概他們是不想打仗了,雖然一到有事,都發脾氣說,大不了重上井岡山,但實際上,都已經成為人民的「公僕」 了,哪還願再去呢,如果你要篡奪「公僕」,拿幾百萬人頭來換的狠話都說,哪捨得去。倒是他們的「子民」,有不少軍事化的名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