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中共「腦死亡」的最新例證

習近平

文:王赫

十九大以來這幾年,習近平似乎喪失了有效決策能力,只剩下向左轉、掄拳頭了。五中全會一片死寂,這與其說是習的勝利,不如說是習的悲劇:諂媚盈耳,良言消聲;看不見公開的反對者,潛藏的都是陰謀野心家。習被高高舉起,難逃的是重重摔下。

中共唯一放風出來的全會《公報》,不過是又一篇黨八股。各界琢磨來琢磨去,好不容易發現有三處機關。

第一,首提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目標具體是什麼?《公報》不提(中共原定軍隊「三步走」目標,習近平已從2049年提前到2035年,難道現在又要提前到2027年?)如果是想把美軍打趴下,那是痴人說夢,自己也不相信;如果是在被美軍打得要死之際,也能反咬美軍一口(能咬多大、咬多深、咬多狠另說),這還算靠點譜;如果把被這解讀為「武統台灣時間表」,實在是抬舉中共了。中共要的是最好別打,因為只要不打,就無須見真章,不會穿幫,怎麼吹都行。可打不打,又不是中共一家說了算的,中共只能痛苦地又說一句,「全面加強練兵備戰」,給自己壯膽,嚇唬嚇唬那些蠢人。

第二,《公報》六千餘字,涉及港澳台僅僅29字。而一年前的四中全會公報,著墨是今年的近10倍。即使五年前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也為105字。對此,有港媒評論說「字越少,事越大。」的確,這充分表明了中共對港台的危機感和無奈感,咬住了、咽不下、吐不出;或者說,放把火卻把自己燒了,焦頭爛額,暈頭轉向,找不到北。

第三,不僅要看《公報》提了什麼,更要看《公報》沒提什麼。媒體關注《公報》沒提到的兩件事:民營經濟和習的「接班人」。

民營經濟的重要性,「56789」,中共非常清楚,卻因此非常不放心。中共不可能任民營企業自由發展,一定要給它裝個籠頭。最近就有兩個公開的大動作。其一,五中全會首日(26日),中共6部門正式印發《關於支持民營企業加快改革發展與轉型升級的實施意見》,主要內容是「加大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鼓勵』民企參與混改。」國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是走錯路了,中共卻執意要幹,並把民企也綁上。民企哪能心甘情願呢?於是,就有了其二,新華社9月15日電稱:中共中央辦公廳近日印發了《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並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這就給民企發展砌起了高牆,封閉了大陸公民社會的微觀經濟基礎,中共的全面壟斷再升一級。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公報》之所以不提民營經濟,因為在中共眼裡,已經把民營經濟吃定了,現在是關門打狗,你當初怎麼吃進去的,現在都慢慢吐出來吧,並在吐出來的過程中成為哈巴狗。2019年馬雲的「退休」就是個象徵性事件。

曾有大陸財經作家撰文「中國產業所有制改革最大變局:新半壁江山景象出現」,具體指出,「如果說在上世紀末,講國民經濟的基礎設施,它們是電力、金融、能源、通信運營商等,基本完全被國有資本集團所掌握,那麼今天,民營資本集團在社交、電子商務、移動支付、地產、物流及媒體資訊等領域,已居於很難撼動的支配地位。」

作者樂觀估計:「格局突變,讓我們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制度創新窗口期。」怎能想像,今天竟是這個模樣?!

至於習的「接班人」問題,筆者在「透視五中全會系列」有專文分析,此處不贅。

其實,《公報》除了以上三個機關外,也爆出了中國的全面危機,具體講了三條。

第一,經濟危機。這有兩大表現。一個表現是經濟增長率持續下墜。上一個五年的目標是要「中高速增長」,這次沒給未來五年設具體目標,不是不想提,是沒法提。沒有經濟增長,財政收入怎麼辦?沒有相應的財政收入,中共政權怎麼運行?沒有金錢收買,誰還聽中共的?中共正痛苦著呢。

另一個表現是實體經濟活不好,中國經濟「脫實向虛」嚴重。這次《公報》幾乎沒提金融,只有一句「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反而強調實體經濟,而「十三五」所提的「互聯網+」、分享經濟,這次都沒提。不提金融,不等於金融問題不嚴重。強調實體經濟,除了表明實體經濟問題嚴重之外,中共還有一個意圖,就是要打造「製造強國」,用所謂「世界工廠」、最完整的工業體系來要挾世界,阻止全球產業鏈重組、「去中共化」,這不過是螳臂擋車。

第二,核心技術危機。從現在到2035年,《公報》提的第一個具體目標就是「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重大突破」,這和十三五的「產業邁向中高端」相比,戰略意味更濃。這不僅是產業問題,因為中共要與世界對壘,上升為安全問題。在特殊時期,中共使用特殊手段,搞出了「兩彈一星」;當前態勢下,中共要解決核心技術危機,那是白日做夢。

第三,人口老齡化危機。據中國發展基金會發布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自2000年邁入老齡化社會之後,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程度持續加深。到2022年左右,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占到總人口的14%,實現向老齡社會的轉變。「十三五」提「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這次稱「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可見老齡化危機(主要源於中共變態的計劃生育政策)的日益嚴重。中共對此卻是束手無策。

綜上所述,在中共風雨飄搖、習近平內外交迫之際,五中全會開得渾渾噩噩,沒有拿出任何打破當前困境的建設性手段,只是僵化、強硬,因循苟且,得過且過,上下左右相互忽悠,表面一團和氣,背地陰風鬼火,一派末日景象。

中共不亡,更待何時?!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