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兩會前公布就業人數露馬腳

病毒溯源
中共政協會議3月4日開幕,隨後是中共人大會議。中共黨媒正大規模造勢,特別是宣傳2021年的經濟數字,包括關鍵的就業數字,卻不小心漏餡了。

病毒溯源

2021年應屆畢業生比新增就業崗位還多

3月2日,新華社報導,《2022年兩會看點前瞻:新徵程傳遞哪些發展新信號?》。報導一面稱,「經濟韌性強、潛力足,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一面不得不承認,「與此同時,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

即便如此,中共黨媒也千方百計地報喜訊。3月3日,新華社報導,《2021年政府工作「對賬單」出爐 22項量化指標任務悉數完成》。報導提到就業數字稱,「2021年全年城鎮新增就業1269萬人,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115%」。

按照這個說法,中共原計劃2021年新增城鎮就業應為1103萬人,實際1269萬人,比計劃還多了15%。當然,報導沒有再提及2億人「靈活就業」。

2月9日,《人民日報》曾報導了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稱截至2021年底,中國「靈活就業」人員已經達到2億人,還特別提到2020年和2021年,「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率都超過16%」,被稱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中共黨媒沒有清晰地解釋,2021年城鎮新增就業的1269萬人中,是否包括了這類所謂的「靈活就業」。

2月2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了《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以下簡稱《公報》),大多數指標當然一如既往地持續上升,包括人口增長。其中公布的應屆畢業生數字為,研究生畢業77.3萬人;普通、職業本專科畢業生826.5萬人;中等職業教育畢業生484.1萬人;合計應為1387.9萬人。

1387.9萬畢業生當然需要找工作;中共最終公布2021年城鎮新增就業1269萬人,比應屆畢業生人數還少了118.9萬。也就是說,中共公布的2021年城鎮新增就業機會,還不夠應屆畢業生們就業,即便都留給畢業生,不少人還得自降身價,從事沒有技術含量的簡單勞動,至於其他人應該就更缺乏就業機會了。

中共公布的數字,應該經過了反覆推敲,生怕被看穿,沒想到還是漏了馬腳。中共原計劃2021年新增城鎮就業應為1103萬人,宣稱實際為1269萬人,從一開始就知道應屆畢業生無法全部就業,因此不得不宣傳「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率都超過16%」。畢業即失業的現象,2022年恐怕會更加突出。

真實的失業率可能是多少

按照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字,2021年末,全國就業人員74,652萬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46,773萬人;其餘的被稱作農民工,總量為29,251萬人。

《公報》沒有列出非城鎮就業人數,不過,城鎮就業46,773萬人 + 農民工29,251萬人 = 76,024萬人,比全國就業74,652萬人多出了1,372萬人。不知這1,372萬人被算作了正式的失業人口,還是湊數時沒有湊好。

按照中共的統計方法,農民工應該不算城鎮人口,自然也就不算城鎮就業人口;中共僅公布了2021年城鎮新增就業1269萬人,沒有公布非城鎮新增就業人數。按照目前的經濟形勢,2021年非城鎮新增就業的人數估計是負數,農民工失業的數字應該很大,中共只能省略了。

中共主動承認「靈活就業」人員達到2億人,約占全國就業74,652萬人的26.79%,這大概接近中國大陸當今失業率的真實數字。

2021年城鎮新增就業1269萬人,很可能是編造的假數字。2021年,中共連續打擊了互聯網企業,導致企業大量裁員,補教業幾乎整個被端掉,哪來的新增就業?大量失業產生,再加上各地不斷因疫情封閉,消費自然會萎縮。

2月2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報公布的2021年旅遊人次,仍然大約是2019年的一半。(網絡截圖)

旅遊業反映了真實消費的一角

2021年12月10日,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參加經濟工作會議,罕見承認「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並再次要求「黨政機關要堅持過緊日子」。

「需求收縮」是經濟萎縮的關鍵信號,中國老百姓收入本來就低,「需求收縮」是大量失業和居民收入大幅度減少後的必然結果。中共公布的2021年居民收入和消費數字,自然不會承認負增長,但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報》關於2021年遊客的統計卻露出了端倪。

《公報》稱,2021年國內遊客32.5億人次,比上年增長12.8%,這是指比爆發疫情的2020年有所增長。2年前,中共國家統計局曾公布2019年國內遊客為60.1億人次, 2020年和2021年公布的國內遊客數字被腰斬。

同樣,國內旅遊收入也被腰斬。2019年公布的國內旅遊收入為57,251億元;2021年公布為29,191億元。《公報》沒敢比較2019年的數據,僅用2021年的數字比較了2020年,稱增長12.8%。

2019年,中共還曾公布國際旅遊收入131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100億元;2019年國內居民出境16,921萬人次。這些數字2021年都沒有公布,應該差不多接近零;國際旅客進不來,國內旅客大多數應該被中共嚇得不敢出去,至少回來經不起隔離的折騰。

按理說,無法去境外旅遊的人,應該更多在國內旅遊,但2021年的旅遊人數和旅遊收入與2020年相比,並無大的起色,仍然差不多是2019年的一半。這應該反映了中國大陸老百姓總體消費降級的事實。

旅遊收入減半,相關的旅遊服務、交通、住宿、飲食和購物都受到嚴重影響,失業人數同樣會大增。

中共一再隱瞞疫情,估計令不少老百姓心有餘悸。2021年「五一」和「十一」長假期間,中共曾故意壓低疫情報導,人為製造「清零」假象,一再鼓動老百姓出行旅遊,但相當多的老百姓沒有上當。老百姓收入減少,自然也減少了旅遊花費。

中共的兩會宣傳,從一開始就露餡了。世界各國疫情減緩之際,中國大陸疫情卻不斷延燒,中共當然不敢像香港那樣公布數萬確診病例,但各地不得不公布少數病例,否則無法解釋一再封閉的狀態。

冬奧會前後,中共高層大多數時間都在隱身,是否一直在北京都很難說。中共為了保住面子,也為了二十大提前布局,號令數千人從各地聚集北京參加兩會,染疫的風險極大,面子卻不見得能保住。

來源   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