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賭場最痛恨的組織,贏錢才是他們的996

賭場

文: 次要文化  

2018年8月29日,戴子郎背著4億多韓元和幾十萬泰銖現金(約合人民幣267萬),在台灣桃園機場被攔了下來。

因為沒有提前申報,這批現金被海關沒收了。在海關花了一個多小時都還沒登記完所有鈔票時,戴子郎忍不住對正在清點的工作人員說:

「 這些錢我不要了,就當給政府繳稅了,我能不能先走?朋友還在等著我打麻將。」

對戴子郎而言,隨便扔掉的一背包現金確實沒有打麻將重要,這只是他從韓國賭場回來時,來不及匯走的一點零頭,整趟旅程他和他的團隊贏了將近10億新台幣(約合人民幣2億3千多萬)。

相比這些枯燥的鈔票,真正讓他榮登「 台灣賭神」 之位的,還是被全球260家賭場拉進黑名單的戰績。

「 全球有6000多間賭場,還有更多地方值得去探索。」


比起如今的叱吒風雲,誰又能想到十幾年前的他還是一個負債5000多萬新台幣,不得不走上以賭還債的亡命之徒。

命運的轉折點,就出現在他成為」 優勢玩家「 的那一刻。

早在二十多年前,國外就專門為戴子郎這樣的一群人創造了一個專有稱呼——Advantage Player(優勢玩家),簡稱AP。


和那些向天借運的賭徒老哥們不同,優勢玩家們最擅長的,是找到遊戲的破綻,碾壓規則地掃蕩賭場。當他們確定好目標和勝算之後,會一聲不吭地接近,就像走向一台ATM取款機。

沒有人知道全球到底有多少優勢玩家,他們共同組成了一個靈活的國際聯盟,平時活動在世界各地,有自己的職業和生活。

但一旦有人發現賭場的漏洞,就會通過邀請制在短時間裡召集大量的高手,像鬣狗一樣圍剿賭場。

一個匿名AP曾經在網上記錄了自己的圍剿經歷

更多的情況下,優勢玩家連共同行動的成員都彼此不認識,出發之前,只知道目的地在地球上的一個大致方向,連具體國家都不知道,一切訊息都掌握在背後的發起人手裡。

只有花錢入股的股東,才能知道些許關於地理位置的信息。

不是所有AP都有能力組織團隊,這需要大量的資金、時間以及人手。大多數AP還會領發起人派發的工資,普通人眼裡一晚驚心動魄的賭局,對他們而言不過是一次出差上班,連同事是誰都不清楚。

唯一能證明他們彼此之間聯繫的,只有離開賭場時結算的50美金。

項目的發起人或者老闆往往不會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像戴子郎這麼張揚的還是佔少數,因為一旦暴露身份就很容易被賭場拉黑。幕後大佬們的真實面目,在優勢玩家圈內也停留在一些模糊的猜測裡。

沒有團隊行動的時候,一些優勢玩家也會自己發掘一些賭場的漏洞贏取獎金。一個在老虎機前坐了一晚上的幸運帥哥,可能前幾天剛參與了一場賭資上千萬的鏖戰。

他們在賭場中,總是沉默寡言,也從不會輕易向他人傳授技巧,更不會提及關於自己的身份。與之相反的是,網絡上卻不乏有人分享自己的經驗。在Black Jack上,他們從不吝嗇向新手科普,甚至還會開班授課。

「 老的優勢玩家最忌諱別人談技術原理,一旦有人提起技術話題立馬就被封口,生怕別人超越了自己,搶走了自己的飯碗,這種發展是很不和諧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

台灣一脈的優勢玩家大多是師從戴子郎,儘管共8個小時的兩節課學費就要收4萬元,但至少有300多個學生上過他的課。他還會帶著學生到賭場去上實踐課,教他們算牌。

開在賭場裡的新東方

算牌,是每一個高階的優勢玩家必備的技能之一。而幾乎所有的優勢玩家,早期都是在21點遊戲裡學習算牌,打下基礎,他們也被稱為「 算牌客」 。

最早公開傳授算牌技巧的麻省理工的21點團隊,可以說是優勢玩家的始祖,在1979年,他們就開設了「 非賭不可怎麼賭」 迷你課程,讓專精數學的學生研究21點,通過計算概率來調整玩牌策略,達到最大勝算。

只要背下這三個矩陣,你就掌握了21點的最佳打法

21點團隊愛德華·索普教授寫出的《Beat The Dealer》一書,也成為了優勢玩家們的必讀典籍,包括戴子郎都是受這本書的啟發才創造了賭場傳奇。

凱文·史派西在《決戰21點》裡飾演的教授原型,就是愛德華·索普

著名的華裔賭神馬愷文在大三那年受邀加入麻省理工21點團隊,每週末帶10萬美元去拉斯維加斯挨家賭場打牌,回來的時候就變成幾十萬美元。那段時間,他們總共贏走了大約1500萬美元。

大出血的賭場們紛紛通過監視器把這些優勢玩家的大頭照建了一份黑名單,從此,馬愷文等人成為美國境內近百家賭場21點牌桌的「 拒絕往來戶」 。

賭神馬愷文

每一個想成為優勢玩家的人,都能在互聯網上找到麻省理工的一些算牌秘訣,幾乎每一個優勢玩家都是從他們的理論開始學習,沒有能夠量化水平的學位證明,一切成績都寫在賭桌上。

也有一些蒙上臉自稱優勢玩家的人在網上傳授自己的技巧,真假虛實難以摸透,這些都無疑降低了優勢玩家的門檻,也增加了賭場的困擾。

他們不得不盯緊每一個在賭桌上神色詭異的人,把所有可疑對象掃出賭場,有時也會誤傷一些還沒入門的菜鳥。

蝙蝠俠的扮演者Ben Affleck在拉斯維加斯Hard Rock賭場玩21點時,被指認是優勢玩家,保安將他包圍後,表示「 很抱歉,您將被終身禁止在這裡參與此項遊戲。 」

而Ben Affleck對此稱「 我只是想試試算牌是不是真的能刺激腎上腺素增長,才學了一點娛樂。」

為了防範優勢玩家的圍擊,賭場不得不隨時更新黑名單,大型的賭場可能會鋪設2000個攝像機連接到50個監視器,24小時監控著賭場裡的玩家,一旦有人贏了異常多的錢,就會變成監視器裡的主角。

一些賭場換上了蝸牛洗牌機,把牌的順序打亂到極致,基本上杜絕了任何算牌的可能。

但這些只能擋住一些基礎玩家,對真正的高手來說,這些只是增加了挑戰的樂趣,當優勢玩家開始佈局,華麗程度讓賭片編劇們望塵莫及。

美國大西洋城的百家塔賭場曾經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男士Ivel聲稱要玩百家樂,並給他們提前匯過去了300萬美元。

同時,他也提了一些奇怪的要求,包括要指定品牌的洗牌機和撲克,以及一名亞裔荷官。

而他對這些要求的唯一解釋就是「 迷信」 ,他的華裔女伴Cheung Yin Sun堅信這些能為自己帶來好運。

出於職業素養和服務精神,賭場滿足了他們的一切需求,並且在Cheung Yin Sun對荷官用粵語要求將紙牌旋轉180°的時候,也視之為只是一種祈求幸運的方式。

然而賭場不知道的是,Cheung Yin Sun是一個有著高超觀察力和記憶力的優勢玩家。

Cheung Yin Sun注意到一些紙牌由於背面的切割方式產生了圖案差別,通過這種方式,她可以識別出紙牌的數字甚至花色。

尤其是Gemaco牌的撲克,在她的眼里相當於透明。職業牌手Ivel知道了她的能力後,便找她聯合在百家塔和另一個賭場贏走了將近2000萬美元。

後來,賭場起訴了Ivel,認為這屬於出千作弊,但Ivel並不認為自己存在作弊行為。

「 他們把作弊與優勢打法混為一談。」

在和賭場糾纏了6年的官司之後,Ivel並沒有被抓入獄,但還是被判歸還全部獎金。

而Cheung Yin Sun這場漂亮的出戰,則被一家影視公司買走了故事版權,準備拍成電影《百家樂皇后》。

Cheung Yin Sun

總有優勢玩家能夠狠賺賭場一筆,但長期來看,賭場還是永遠的贏家,在擁有上帝視角的賭場面前,賭局裡的所有人都是楚門。

即使是優勢玩家這樣的行業恐怖分子,也能變成賭場手裡的一張好牌。

韓國濟州島神話賭場,在剛開業時,由於地理位置欠佳,導致生意慘淡。於是放寬了返利機制,稍微聰明點的賭客都能算出來,去這裡賭錢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 我們買5000萬韓幣的籌碼(泥碼),不到5萬美金,賭場要倒貼我們旅館和50萬韓幣機票。如果我玩21點,只要我輸43萬,賭場就給我返利190萬,換句話說,我還可以賺到147萬韓幣佣金。」

神話賭場這種冤大頭的經營策略被媒體紛紛報導,吸引了大量的遊客,但圈內人知道,那些所謂的「 遊客」 其實是優勢玩家。

濟州島神話賭場

據賭場的代理稱,僅七月就賠了1000萬美金,八月十幾天就已經賠了800萬美金。

但最賺的還是賭場,蜂擁而至的賭客讓他們的股票大漲,連帶著周圍一片別墅的房價高漲和熱賣。

以打擊賭場漏洞為目標的優勢玩家們,在和賭場博弈的過程中也演化出了共生的方式。在這張賭桌上,沒有人是輸家。

我猜有些人已經蠢蠢欲動想看看自己有沒有成為優勢玩家的資質,但勸大家還是省省心,畢竟連澳門最大線上賭場的誘惑你都抵抗不了。

真正的賭場裡,你我都只會淪為籌碼。

 來源     公路商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