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付快遞,是怎麼騙你錢的?

到付快遞

文:鄒帥

你收到過不請自來的到付快遞嗎?

一個至今還在活躍的 「茅臺酒騙局」 可以算是到付騙局的 「鼻祖」。用戶在網上點進鏈接,只要填寫姓名、地址、電話就可以免費領取一箱茅臺酒。然後,不法分子會打電話過來,親切地說:上千元的茅臺酒我們是免費送您的,收到之後只需要您支付 198 元的到付運費。懵懵懂懂收了酒的人才發現這不是 「茅臺酒」,而是 「茅臺鎮酒」,那筆 198 元的到付款也不是運費,實際上是貨款。

現在,不法分子的行騙方式進化了不少,甚至不用跟你多說話,也不用制作一個鏈接收集你的資訊,更不用真的寄過來一箱 「茅臺酒」。

不久前,有媒體報道,北京朝陽區某小區 40 多戶居民在同一天接到了一個同樣的電話,對方自稱是快遞員,聲稱有一個到付快遞放在家門口了,發送收款碼讓居民掃碼付款,金額從 100 元至 400 元不等。居民回家後才發現根本沒有快遞,而這名 「快遞員」 的電話也打不通了。

除了偽裝成快遞員騙取到付費用,不法分子的花樣頗多:有偽裝成國家機關發文的,「藥監局」「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稅務總局」 等名頭隨隨便便就敢套用,還有隨便在包裹裡裝點東西寄出去的,一副劣質耳機也能收個上百元的到付款。

而這些詭異的到付快遞背後,是一個個打不通的電話,是一個個莫名其妙的地址,更是一場個人資訊洩露導致的騙局。

到付快遞騙局,專盯你兜裡的幾十塊錢

10 月 19 日,北京的鄭毅收到一件來自山東青島的到付快遞,備註上寫著 「托寄物:商標發文」。核對面單上確實是自己的姓名、公司地址和電話之後,鄭毅稀裡糊塗支付了 37 元的貨款給快遞員。拆開文件袋之後,鄭毅發現裡面只有薄薄的一張紙,標題是 「商標註冊審查結果通告」,內容並沒有甚麼資訊量,連公章都沒有。鄭毅撥打歸屬地為山東煙臺的寄件人電話,始終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鄭毅告訴深燃,自己後來查閱各種資訊和新聞,發現這種騙局早就存在。而這個 「結果通告」,其實是公開的,可以直接在中國商標網下載。

鄭毅收到的「文件」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鄭毅收到的 「文件」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深燃致電中國商標網,工作人員表示不會郵寄這種文件,更不會發到付快遞。「只要是商標局發文,一定是郵局的掛號信,不會收取費用的。」 對方還透露,最近有好多人遇到了這種到付快遞,打電話來詢問。一位商標代理業內人士也向深燃表示:國家機關的文件肯定會有公章。

近一個月,黑貓投訴平臺上也有幾起類似的投訴事件。來自廣州的方女士發文,稱自己 9 月 29 日在公司收了一個到付的京東快遞,支付了 27 元貨款。快遞是從河南洛陽發來的,但是面單上的寄件人電話中間四位被糢糊掉了,寄件地址也只是一個小區。和鄭毅的情況相似,方女士收到的文件袋裡也是一張紙,說是商標初步審定報告。

方女士向深燃講述,自己是普通上班族,所在的公司不是近期才註冊的,這個到付快遞上寫的是公司的名字,電話也是公司的座機號碼。更離譜的是,就在幾天後,方女士又一次收到一個京東的到付快遞,「這次說是藥監局的行政文件,來自外省,貨款還是幾十塊錢。」 剛吃過虧的方女士立刻拒收了。

10 月 21 日,一位網友向 「肥東公安」 微博發私信,稱自己收到一份韻達的到付快遞,快遞外包裝上貼著國家稅務總局公告的字樣,他支付了 28 元之後,打開發現裡面僅有一張寫著稅收公告的 A4 紙。

其實,這種騙局早就存在。去年 6 月 28 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就曾在官方微博提醒公眾:「不論是『專利書』還是『商標公告』,如果讓您支付快遞的到付郵費,均是不法分子利用網上已公開的資訊騙取錢財,一律是騙局!」

來源 / 微博

來源 / 微博

到付騙局的魔爪,不止伸向寫字樓,居民區也是危機重重。

不同於上述受騙的 40 多戶小區居民,有些被騙的受害者確實收到了快遞,支付了貨款之後拆開包裹,才發現是自己和家人都沒有購買過的東西,大多是劣質耳機、口紅、清潔劑等不值錢的物品,騙取的到付費用從幾十元至上百元不等。

在 40 戶居民受騙的案例中,不法分子不僅掌握了居民的姓名、家庭住址、電話,甚至還掌握了居民的出行習慣,利用他們不能及時確認是否收到快遞的特點,同時偽裝賣慘,以 「不付款影嚮簽收率」 等理由騙取錢財。真的寄出快遞的不法分子,也是利用了這個時間差行騙。

對於經常有前臺代收或同事代收情況的公司,到付騙局實施起來更容易了,只要清楚地寫上公司名或法人名,再加上詳細的地址和電話,像方女士一樣的職員就會誤以為是公司的正規文件而支付到付費用。

而且,打著國家機關名號的寄件人署名也比較糢糊。在上述兩個案例中,鄭毅收到的快遞寄件人名為 「商標審查發」,方女士收到的快遞寄件人甚至都懶得包裝自己,署名是 「周為為」。冒充國家機關發文,不僅不明確寫明身份,還收取費用,顯然有貓膩。

是誰在利用時間差騙錢?

根據鄭毅向深燃提供的快遞面單,寄件地址是 「山東青島市李滄區浮山路街道巨峰路 178 號商標審查發文處」。深燃在網路上搜尋到,早在今年 7 月,就有公司稱,也收到過同樣地址寄來的到付快遞,寄件人名字、電話都一糢一樣,唯一出入是當時寄件人地址後面的機構名稱為 「知識產權保護中心 中國商標保護中心發文處」。

數月過去,「巨峰路 178 號」 這個地址一直在被使用。深燃搜尋該地址的詳細資訊,發現這裡其實是萬達廣場(李滄店)的所在地。李滄萬達的工作人員回覆深燃,他們並沒有發過此類快遞,而且他們只是購物中心,沒有辦公寫字樓對外出租,更加 「沒有甚麼商標審查的地方。」

通過物流資訊,深燃致電攬收該快遞的京東網點。網點快遞員向深燃透露,這個寄件人是一個名叫 「中知聯知識產權」 的商標代理公司,平常會給自己的客戶寄文件,但這次批量寄出的快遞裡,很多並不是寄給他之前的客戶。

「大概是最近一周左右開始發件的。」 網點快遞員解釋,這家公司是跟該京東網點談了合作,「我們也看了它的資質,主要是核查公司是幹甚麼的、是不是正常的公司,如果是企業黑名單客戶,我們就不能合作。」

網點快遞員表示,最近幾天接到了一些收件人的投訴,了解到這一情況後,已經給這家公司停發快遞了。他還說,寄件人的電話和地址都是真實的,發件的時候,他就是通過這個電話溝通的,但最近偶爾就撥不通了。該快遞員說,自己問過對方為甚麼偶爾打不通電話,對方只用 「最近打電話的人太多」 為理由搪塞過去了。「下單地址也不是百分百準確,只寫了一棟樓,沒有具體到哪個房間。」

假借萬達廣場的地址發件,電話又打不通,網點快遞員口中的 「中知聯知識產權」 真的是一家規範的商標代理公司嗎?

深燃在中國商標網的備案代理機構名單中查詢到,一家名為 「中知聯知識產權(煙臺)有限公司」 的機構記錄在冊的聯繫電話,與鄭毅收到的快遞面單上的寄件人電話完全吻合。不過,寄件地址在青島,系統中顯示的公司地址卻在煙臺。

「中知聯」在中國商標網上的備案 來源 / 中國商標網

「中知聯」 在中國商標網上的備案 來源 / 中國商標網

深燃多次撥打這家公司在中國商標網上備案的電話,但始終無法接通。截至發稿前,該電話已經關機。

鄭毅遭遇的騙局中,對方看起來是一個商標代理公司,但像方女士一樣,還有很多受害者根本查不到快遞的來源,更無法確定是商標代理公司的行為,還是個人行為。

實際上,這種資訊不只有商標代理機構能獲得。一位商標代理業內人士告訴深燃,所有商標註冊資訊都會在中國商標網上公示,是完全公開的,每一期公告都可以直接點擊查看。不法分子只要想做,照著公告裡的商標資訊,按公司的註冊地址,都可以發這種到付快遞。「這是利用資訊差或者專業知識差實施騙局,明白的人會拒收,但不了解這種資訊的人就有可能會受騙。」

比起隨手可得的商標資訊,寄向居民樓的到付快遞,背後有更複雜的產業鏈。

前不久,據澎湃新聞記者暗訪調查發現,快遞面單被明碼標價放在百度貼吧等平臺上批量售賣,分為 「歷史」 和 「實時」 兩種,每條 4 元左右。據面單圖片顯示,很多都是完整貼在包裹上的面單,或打印機打印出來的連張面單。收購這些面單的人會冒充成客服、快遞員等,以理賠、退款等理由實施詐騙。

今年 7 月,電商頭條也報道過,這些不法分子獲取詳細的地址和身份資訊之後,會給收件人寄不同的快遞,給公司發偽造的官方文件,給男性發數據線,給女性發漂發劑。

為甚麼在發快遞實名制的要求下,不法分子還能為所欲為?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主任李聖律師解釋,不法分子就是利用快遞公司為保護隱私不在外包裝上註明發件人詳細資訊,收件人也沒有查詢快遞發件人的習慣就 「大方」 簽收的漏洞,乘機詐騙。

不吃啞巴虧:可以追回到付款,向公安機關舉報

如果不小心落入到付快遞騙局,首先這筆到付款項是可以要回的。

李聖告訴深燃,如果遭遇類似騙局,可以向寄件人進行索賠,如果無法聯繫寄件人,也可以向快遞公司索賠。

深燃就鄭毅的情況致電京東客服,對方很快派出專員協調解決,表示代收貨款還沒返還到商家手裡,爽快地退了 37 元到付貨款。方女士的到付款也通過黑貓投訴聯繫到京東物流客服追回。

深燃向中國商標網咨詢 「中知聯」 的在業情況,對方表示,該機構只是在商標局備過案,提交過備案申請,材料審核也通過了,「但是具體業務怎麼開展,我們很難監管。」 對於該機構可能存在的不規範行為,中國商標網工作人員表示:「可以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上投訴。」 深燃撥打網站上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檢查考核監督投訴電話,工作人員表示會詳細記錄並上報,截至發稿前,深燃暫未收到後續進展資訊。

除了追回被騙款項、追蹤不法分子,夾在中間的快遞公司有責任嗎?

方女士坦言,雖然已經退款了,但是她對京東物流的處理方案並不滿意。方女士第一時間給京東物流打電話要求退款,但對方以 「個人賬戶,處理不了」 為由打發了她。方女士只好到黑貓投訴平臺維權,京東物流才同意退款申請。「因為我投訴,沒辦法了才給我退款的。」

此外,方女士說,自己向京東物流提出了兩個訴求:一是退款,二是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凍結寄件人的京東金融賬戶,並且給出規避危險的方案。「但他們並沒有回答我第二個問題,而且我詢問這個寄件人的資訊想去反詐中心舉報,對方也沒有給我。」 她還透露,京東客服告訴她,他們手上還有好幾個這樣(指到付騙局)的投訴事件。

來源 / Pexels

來源 / Pexels

方女士很不滿,認為京東物流通過寄件派件賺到了錢,卻沒有解決問題的根本。而且,上述通過京東物流騙取到付貨款的騙局,使用的是京東的貨到付款服務,這項服務京東還要抽取手續費。

據京東物流客服介紹,手續費向寄件方收取,費率為 1.5%,最低收費 2 元,從貨款中扣除,攬收時不收費。「比如,訂單到付時,代收貨款 200 元,代收手續費 3 元,訂單妥投後,客戶收到返款為 197 元。」 客服表示。

方女士認為,發出快遞的步驟也存在漏洞。京東客服向深燃表示,他們在收件的時候只會檢查違禁品。所以,如果沒有對這種反複出現的騙局嚴格地備案,不法分子是很容易逃過檢查,批量發出詐騙快遞的。

不止是京東物流,居民區常見的到付快遞騙局還會通過韻達、申通、圓通等快遞發出。就目前的案例來看,文件類的大多發京東,物品類的發普通快遞,但相同的是,到付貨款都是幾十上百塊錢。

另一個漏洞在發件實名制上。有同樣被騙經歷的受害者說,快遞公司在發出快遞的時候明明要求實名,但收件人發現上當受騙之後打電話過去卻發現是空號,「快遞不應該核實發件人的姓名和行動電話號嗎?」

李聖告訴深燃,不論是行政部門還是商家,發快遞確實是都要實名制的,而且每次發件前,按規定快遞公司是要核驗寄件人的實名資訊的。但是,在快遞包裝外的標簽上不一定會寫清楚完整的實名資訊。

「有的人可能覺得金額太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就不行,我一定要把錢要回來。」 方女士說,她認為這種騙局的手段是 「細水長流型」,每次的金額都不高,被騙的受害者嫌麻煩便不追究。但不法分子批量發出的話,積累起來金額也不少。

李聖提醒道,如果受騙,一定要及時向公安機關報警,對方郵寄的文件是 「商標註冊審查結果通告」,很有可能涉嫌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類似這種騙局,寄件人往往是批量寄送快遞,通過快遞公司向收件人索取所謂的 「運費」,可能涉嫌詐騙罪。「刑事案件立案一般金額要在三千元以上,但是如果嫌疑人多次實施詐騙,金額是累加的,有嚴重情節的,金額即使少一些,也可以立案。」

隨便用個化名,填寫一個糢糊的寄件地址,放上一個永遠撥不通的電話號碼,輕輕松松偽裝成國家機關,這種騙局的成本低,回報率卻極高。對於普通用戶來說,可以不收、不信、不拆陌生快遞,沒有提前達成契約的 「到付」 都是危險品。

* 題圖來源於 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鄭毅、方女士為化名。

來源 / 深燃(ID:shenran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