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拉拉墜亡女孩真相之謎

貨拉拉
文:童大煥

1

貨拉拉墜亡女孩事件,真相似乎已經大白,卻又似乎還有不少未解之謎。在我看來,最大的謎局有兩個:

一是,車某某墜車前幾分鐘,到底發生了什麼?

二是,事件最初的導火索——蝴蝶翅膀到底是什麼,導致最後惡化到23歲女孩付出了寶貴的生命?

根據2021年3月3日長沙警方公布的信息,我以福爾摩斯精神條分縷析,再來一次案例分析,以便我們對症下藥,儘可能逼近真相,並引起療救的注意。

貨拉拉

【2】

警方通報中說,周某春20:38抵達搬家出發點並與車某某取得聯繫,「兩人見面後,周某春詢問車某某是否需要付費搬運服務,被車某某拒絕,車某某先後15次從一樓夾層將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寵物狗搬至車上。其間,周某春多次催促車某某,快點搬東西上車出發,並告知車某某,按照貨拉拉平台規定,司機等待時間超過40分鐘,將額外收取費用,車某某未予理會。」

「21:14,周某春駕駛車輛出發前往目的地,車某某坐副駕駛位,周某春又問車某某到達目的地後需不需要卸車搬運服務,再次遭到車某某的拒絕。在行駛過程中,周某春為節省時間並提前通過貨拉拉App搶接下一單業務,更改了行車路線。21:29許,車輛行至林語路佳園路口時,車某某兩次提出車輛偏航,周某春起先未搭理,後用惡劣口氣表露對車某某不滿;車輛行至林語路曲苑路口時,車某某又兩次提出車輛偏航,並要求停車,周某春未予理睬。發現車某某起身離開座椅並將身體探出車窗外後,周某春未採取語言和行動制止,也沒有緊急停車,僅輕點剎車減速並打開車輛雙閃燈。車某某從車窗墜車後,周某村停車查看。發現車某某躺在地上,頭部出血。21:30:34,周某村撥打120急救電話,21:34:16撥打救護車電話,21:39,在救護車司機的提醒下,撥打110報警。」

由上可知,身高150厘米、體重43.5公斤的23歲瘦小女孩車某某在小貨車上待的時間總長也就16分鐘左右,上車前與司機也沒有發生什麼明顯衝突,只是兩次合理拒絕了付費搬運服務。

但正是兩次正常的拒絕,導致了38歲的貨車司機周某春在汽車偏航後的「態度惡劣」,而這個「態度惡劣」,最終成為壓垮23歲女孩的最後一根稻草,迫使她做出了「跳車」的舉動。

「事發地點路燈隔一亮一,光線昏暗,人車流稀少。」

【3】

從發生偏航到女孩墜車,前後僅僅一兩分鐘時間,期間她四次提出偏航,但司機周某春要麼不予理睬,要麼惡語相向。

為了還原真相,長沙警方調取了368個攝像頭。由於涉案車輛內未安裝音視頻監控設備,現場附近靠涉案車輛副駕駛室一側無視頻監控,且當晚過往人車稀少,調查取證工作難度大。

「受害人死亡後經法醫學檢驗,衣褲未發現撕扯破解開線痕跡,體表未發現搏鬥抵抗傷,衣褲、指甲均未檢驗出周某春基因型。受害人符合頭部與地面碰撞致重度顱腦損傷死亡。」

「為還原車某某墜車的過程,專案組以與受害人車某某個體特徵相近人員為實驗對象,從同型號麵包車副駕駛室進行模擬墜車實驗得出:若實驗對象起身將上半身探出車窗外,可以導致從車窗墜車的結果。」

事發時「車頭朝南,車尾西側(副駕駛側)路邊有一處血泊,血泊北側有兩條線狀血跡、方向朝南,地面無明顯剎車痕跡及其他異常情況。」

由此可見,女孩墜車後頭部著地,先噴出兩條朝南方向線狀血跡,然後由於慣性,整個身體還頭朝前往南移動了一些,血泊處是頭部最後靜止處。

 【4】

從以上信息,基本可以判斷,貨車司機周某春沒有女孩實施任何行動上的暴力行為,但卻實施了語言暴力,而這種語言暴力,正是導致女孩墜亡的直接原因。

這個語言暴力分兩種,一種是漠視,一種是「惡劣口氣」。在本案中,這兩種語言暴力,都被司機周某春使用了:

「車輛行至林語路佳園路口時,車某某兩次提出車輛偏航,周某春起先未搭理,後用惡劣口氣表露對車某某不滿;車輛行至林語路曲苑路口時,車某某又兩次提出車輛偏航,並要求停車,周某春未予理睬。」

任何行駛中的交通工具,都具備某種程度上「限制乘客人身自由」的天然功能,偏航本質上屬於違約行為,必須及時準確地做出合理解釋以安撫乘客。但在燈光昏暗的路段,司機周某春對乘客車某某的異議,採取的是「起先未搭理——後後用惡劣口氣表露對車某某不滿——最後又未予理睬」的語言暴力方式。

而這一切的根源,僅僅是因為車某某兩次拒絕了他的付費搬運服務。

司機周某春用的是什麼「惡劣口氣」?

由於這段關於偏航和墜車過程的警方通報,從我的推理上看,主要是來自司機的自我供述,那麼司機到底說了什麼,要麼司機沒有明說,要麼是警方沒有把它具體公布。

如果司機沒有明說,或者以「我忘了當時具體說了什麼,只記得自己態度惡劣」之類進行搪塞,警方也是沒有辦法的,司機有「沉默和為自己辯護的權利」。

如果司機自己不說,這就永遠是個謎。但我猜測,他也許說了「再嚷嚷我掐死你」諸如此類的話。否則,車某某未必會做出跳車自保之類的極端危險舉動。

由於涉案車輛內未安裝音視頻監控設備,心慌意亂、自保第一的車某某也沒有及時打開手機錄音,這一段隱祕史,也許將成為永遠的謎。除了司機,無人知曉。

2月23日,公安機關以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周某春刑事拘留,3月3日,檢察機關批准逮捕。

【5】

案件發生後,我看見非常多「花錢買平安」的荒謬評論,認為司機賺錢也不易,教育孩子要捨得花錢,諸如此類。我認為這類評論離題十萬八千里,理由如下:

第一,同樣的兩次甚至多次拒絕付費搬運服務,如果換一個月收入不到2000元或1000元的女孩(中國9.64億人月收入2千元以下,6億人在千元上下),上述評論者是不是應該反過來譴責司機?如果是,那麼親愛的評論人,你們是否意識到了自己的荒謬——不是真正地站在公理公道上,而是「誰弱誰有理」!

第二,同樣的兩次甚至多次拒絕付費搬運服務,換一個熱情周到的司機,是不是悲劇就不會發生?答案是肯定的!

第三,同樣的兩次甚至多次拒絕付費搬運服務,如果客戶不是身高僅150厘米、體重僅43.5公斤的23歲瘦小女孩,而是一個牛高馬大的男孩,面對偏航質疑,司機敢不敢施以語言暴力?多半不敢。

第四,同樣的兩次甚至多次拒絕付費搬運服務,如果客戶學過散打、學過跆拳道,或天生內心強大(哪怕身材瘦小),無懼司機的語言暴力,悲劇是不是也不會發生?答案也是肯定的。

所以,在本案中,問題的根本不在於女孩是否捨得花錢,而在於司機愛財如命並且有恃強凌弱的語言暴力。

第五,遇到這種愛財如命並且有「恃強」傾向的人,花多少錢才能買平安?難道主動權不是掌握在「恃強」者身上嗎?你以為「弱者」有公平的議價權?

既然不捨得花「不必要的錢」並非女孩殞命的必然原因,那麼,教女孩要捨得花錢的,就都是事後諸葛亮,假慈悲,屬於沒有原則的婦人之仁。

花錢買不來平安,人人講規則才能平安。

【6】

有評論認為貨拉拉司機主要靠額外的付費搬運賺錢。我不同意這個判斷。這並不是這個行業的基本「潛規則」。如果一個基本規則下司機沒錢賺,將沒有司機加盟,貨拉拉也開不下去。

我也叫過貨拉拉,沒有額外的付費搬運服務,25公里,也就百十來塊錢,司機小伙一樣熱情周到,積極主動幫助上下車安置貨物。

【7】

我想再次對一些「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人說:想把每一個單子都賺飽的人,往往是世界上最賺不到錢的人。因為你的眼裡只有錢,沒有服務你的「恩主」(付費人)的心。

雖然現在已經進入陌生人時代,但越是陌生人時代,越要講規則,越要講自身服務的極致。陌生人輕點手指留在網絡上的一個個「好評」、「差評」,就是你通往未來世界的通行證。

來源:經緯東西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