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你們只關心我的緋聞

上官婉兒:你們只關心我的緋聞

文: 寇研  菊齋

初唐歷史被學者蒙曼稱為「紅妝時代」,因為這一時期湧現了一批活躍政壇的女性,真真是史無前例。

但這批女性實也該分為兩類。第一類以太平公主、韋後為代表,他們依靠家族勢力弄權,但也止於弄權,說到底於歷史並無益處。第二類以武則天上官婉兒為代表。她們也玩弄權術,卻也有實實在在的功勳。

 上官婉兒的人生傳奇始於公元664年的「廢后風波」。

上官婉兒的祖父,時任宰相上官儀,向唐高宗建議廢黜武后,一向鐵腕的武則天豈能容忍。一連串的陰謀構陷中,上官家族男丁,包括上官儀及婉兒父親上官庭芝等人伏誅,女眷沒入掖庭為奴。

一夜之間,上官婉兒從堂堂宰相府的千金,墮入奴隸深淵,那時她一歲不到。這是上官婉兒和武則天的第一次交手。

十多年後,武則天晉升「天后」,但她已不滿足僅為皇帝的皇后,她想要更多。武則天組建為她服務的男性智囊團「北門學士」,同時,她還在後宮培養一個私人祕書性質的女官組織。武則天廣撒英雄帖,動員有文采的女性前來應召。上官婉兒是其中之一。

史傳上官打動天后的是一首詠牡丹的詩,流傳下來的只剩兩句,又稱《題詠雙頭牡丹殘句》。

勢如連璧友,心似嗅蘭人。

上官婉兒隨即被武則天召入麾下,其後三十年中,一直為其工作。

但因了家族的血海深仇,武則天對上官婉兒,從未真正信任過。她不敢把身家性命交到上官手中。這三十年,是上官從少女步入中年的時間,也是一個政治家逐步成熟的時段,但武則天從未分派給上官任何重要的工作,終武週一朝,上官的行止一直掩藏在武則天的身後。

武週末年,武則天行將就木,對朝廷、對身邊人的控制力日益下降,也是在這個時候,上官婉兒逐漸崛起。

神龍元年(705),上官婉兒和狄仁傑生前指派的李唐舊臣合作,裡應外合,一舉剷除武則天的勢力日益壯大的男寵,並逼迫女皇退位,讓天下順利回歸李唐宗室。

這是上官與武則天最後一次交手。儘管遲到41年,她終於也報了家族之仇。

作為復國功臣,即便是女性地位稍高於其他朝代的初唐,唐中宗也沒有合適的職位給上官婉兒,於是他封上官婉兒為「昭容」,後宮妃嬪等級中,位列二品。

中宗一朝,是上官婉兒真正輝煌的時期。

 上官婉兒憑一己之力,總攬中宗朝的制詔工作,批覆四方奏摺,草擬朝廷詔令。

《舊唐書•職官志》記錄了從武德、貞觀到武周朝所有負責制詔工作的外庭官員的名單。包括我們耳熟能詳的魏徵、上官婉兒的祖父上官儀在內,人數多達二十人。唯獨中宗一朝,上官昭容「獨當書詔之任」。

上官婉兒成為新一任修文館的館主。

唐代修文館始建於唐武德四年(621),初不為高祖重視。隨著李世民稱帝,四海平定,進入偃武修文時期,修文館才漸受重視,上官婉兒的祖父上官儀便在此工作過。

依《唐六典》載,修文館的主要職責是授教生徒,藏書儲賢,有參議權,但政治地位不高。因文化在當時還是個冷門行當,待遇減薄,館內工作效率低下,人員流動性強,。

上官婉兒對修文館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第一,館內增設大學士一職,延請三品以上朝廷官員擔任,通過此途徑,提高修文館的政治地位。第二,首倡設立學士和直學士的編制,提升待遇,讓修文館成為從業人員「來了就不想走」的部門。第三,更改選聘標準。從前有人想進修文館,得「皆妙簡賢良為學士」,也即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還得是身家背景清楚。許是因為自己的掖庭出身,上官婉兒對此頗不以為然,她將標準改為「征攻文之士以充之」。她只看重「攻文」這一項,其餘的,性情暴烈也好人品差也好作奸犯科也罷,皆不在修文館管轄中。
上官婉兒因此也起用了一批歷史上頗有爭議的才子,如宋之問、沈佺期等。這些人當初媚附武則天的男寵,神龍政變後被貶謫嶺南,經過人生挫折的淘洗,詩風大變,也為中宗朝的詩壇輸入了新鮮血液。

上官的種種舉措,使修文館成為天下英才薈萃的機構。讀書人以進修文館為榮,因也激發了民間的讀書熱潮,為唐詩的發展為盛唐氣象的到來,鋪下了基石。

上官婉兒對自己的成就,當是心知肚明的。公元710年,上官陪中宗游賞長寧公主府邸,在「麯酒流觴」式的雅集中,上官賦《流杯池》二十五首。

登山一長望,正遇九春初。

結駟填街術,閭閻滿邑居。

斗雪梅先吐,驚風柳未舒。

直愁斜日落,不畏酒尊虛。

——《流杯池》之五

仰循茅宇,俯眄喬枝。

煙霞問訊,風月相知。

——《流杯池》之十三

在《流杯池》中,上官表達了一種氣度不凡的境界,有對自己的期許,有想要建功立業的志向。那真真是初唐人的少年氣質,一種「數英雄人物,還看今朝」的膽魄。

 除了修文館的種種舉措,在當時詩壇上,上官婉兒亦倡導詩風的改革。

初唐詩歌,流行體例以上官婉兒祖父上官儀創造的「上官體」為主,這類詩歌精於雕琢,精緻有餘,氣象不足。上官婉兒評判詩歌的標準是「健舉」,意即氣象氣魄,一掃宮廷詩的婉媚、陰柔。

公元709年正月,上官婉兒陪同中宗游幸昆明池。其時早春,萬物復甦,乍暖還寒,君臣遊歷一番,照例要賦詩唱和。

修文館館主上官婉兒是當仁不讓的詩歌裁判。

昆明池畔設置的彩樓,上官高立其上,手握眾詩人的詩章,目光落於紙上。詩人臣僚們皆立在樓下,仰頸而望,眼裡滿含期待,希望上官選中自己的詩歌。

隨著上官目光在詩章的掃掠,一頁頁詩歌被她隨手拋下彩樓。詩章隨風飄然而落,人群中一陣低呼,表情各異,看見自己詩章的,垂頭嘆氣,暫時幸運的,繼續引頸而望……

最後,上官在沈佺期和宋之問的詩作間略猶豫,兩人詩才不相上下,但她終於選定了宋之問。因宋詩末句「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月光散盡,夜珠復來,運氣不足,人力補之,這種不輕易妥協的膽識,便是上官倡導的「健舉」。

 在自己的應制詩中,上官婉兒詩風雄麗,意境闊大,具有同時代男性詩人也少見的氣度。

帝裡重陽節,香園萬乘來。

卻邪萸入佩,獻壽菊傳杯。

塔類承天涌,門疑待佛開。

睿詞懸日月,長得仰昭回。

——《九月九日上幸慈恩寺登浮圖群臣上菊花壽酒》

公元708年重陽節,上官陪同中宗遊歷慈恩寺內的大雁塔。上官奉命獻詩。九九重陽日,菊花綻放,秋色長天。上官的詩作,格局闊大,不僅頌讚皇家儀仗的豪華,還勾勒出西北秋日晴空的高遠,和那遼遠視野中大雁塔頂天立地的雄姿。

三冬季月景龍年,萬乘觀風出灞川。

遙看電躍龍為馬,回矚霜原玉作田。

——《三冬》

公元709年末,上官陪同中宗游幸新豐溫泉宮。其時為隆冬時節,漫天飛雪,視線所及,皆是茫茫雪原。上官詩作中,描繪皇家儀仗隊伍,萬馬奔騰於無際雪原的雄闊氣勢。

此詩贏得明代文學家鍾惺的盛讚,他評道:

遙看、回矚俱有分曉……絕句能陡然競住,畢竟神老氣健。全詩皆以猛力震撼出之,可以雄視李嶠等二十餘人矣!

上官婉兒倡議的「健舉」被公認開盛唐氣象的先聲。因歷史的種種錯過,上官存詩僅三十餘首,難以窺其全貌,不得不說是一大遺憾。

 公元710年,唐隆政變爆發。

政變主謀李隆基在手刃韋後、安樂公主後,不甘將上官婉兒這樣的勁敵留給與自己爭權的姑母太平公主,自行做主將上官殺害。

但待大勢穩定,唐玄宗授意時任宰相張說,編撰上官婉兒文集二十卷。雖然文集全部遺失,卻也可見唐玄宗對上官婉兒的欣賞與看重。

張說在《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中,將上官婉兒生前的工作形容為:「兩朝專美,一日萬機」,並說上官婉兒集詩才、政才於一身,是漢朝班婕妤這類的著名才女也無法與之比肩的。

無疑,這一定也是唐玄宗的看法。

漢家婕妤唐昭容,工詩能賦千載同。

自言才藝是天真,不服丈夫勝婦人。

歌闌舞罷閒無事,縱恣優游弄文字。

玉樓寶架中天居,緘奇祕異萬卷餘。

水精編帙綠鈿軸,雲母搗紙黃金書。

風吹花露清旭時,綺窗高掛紅綃帷。

香囊盛煙繡結絡,翠羽拂案青琉璃。

吟披嘯卷終無已,皎皎淵機破研理。

詞縈彩翰紫鸞回,思耿寥天碧雲起。

碧雲起,心悠哉,境深轉苦坐自摧。

金梯珠履聲一斷,瑤階日夜生青苔。

青苔祕空關,曾比群玉山。

神仙杳何許?遺逸滿人間。

君不見洛陽南市賣書肆,有人買得《研神記》。

紙上香多蠹不成,昭容題處猶分明,令人惆悵難為情。

——呂溫《上官昭容書樓歌》

公元798年,詩人呂溫的好友崔仁亮,在洛陽南書肆購得一本《研神記》。詩人在書縫處發現上官婉兒的簽名,不由心生感慨,賦詩《上官昭容書樓歌》。

此時距上官婉兒亡歿不過八十多年,民間一定流傳著關於上官的許多鮮活的故事,詩人贊上官「不服丈夫勝婦人」,當也是時人對上官婉兒中肯的評價。

所以,上官的傳奇人生,哪是她那一兩段私情就能蓋得住的。那些津津樂道於上官私生活的閒話,註定會錯過上官人生最精采的部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