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摩登時代

文:南洋富商 

最近聲討資本家的聲音很雄壯。尤其是生活在大城市、經常加班的996白領青年,更是反對資本家剝削的中堅力量。互聯網上,這些年輕人的聲音很大,他們的情緒也很激烈。

得罪這些年輕人的會被罵死,討好這些年輕人的可以掙流量。

大V們推波助瀾,掀起了討伐資本家的陣陣熱潮。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其實資本家並不想剝削活人。現在是人權年代,活人比機器難操作。

只是因為現在機器太貴,不然雙方都可以「彼此解脫」。

前年一位老同學請我去他的工廠參觀,跟我討論設備技術問題:這幾道工序有沒有辦法改為自動化機器,這樣就可以減少幾個工人。

他們的工廠自動化程度已經非常高。傳統企業要100多人才能做到的產能,他們只用來14個工人。但是,即便這14個工人,依然覺得太多。

這些工人工資並不高,月薪四千多元而已。但是老闆寧可多花幾十萬買機器,也要減少工人。

人和機器比,有很多問題。

資本家付出的錢不僅僅是工資,還有五險一金,有時候還得提供住宿和伙食。

為了給工人一個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需要增加額外的安全和通風設施。這些通風設備又帶來額外的電費開支——不僅僅有排風的電費,還有烘箱溫度下降而大量增加耗電。

在一些有揮發性溶劑的工作地點,為了工人健康,通風要求高,結果通風又帶來額外的溶劑揮發損耗。

有時候客戶催貨催得緊,但是工人家裡有事,不能加班。於是老闆只能無奈失去訂單。

有些員工會盜竊公司的東西。有些員工會洩露機密,把生產流程、技術細節、產品配方、工藝參數洩露給競爭對手。只要出價稍高,員工就很容易被收買。有些員工掌握熟練以後,直接跳槽到競爭對手那裡。

如果不花代價培訓員工,產品質量出問題或損壞機器,會給企業產品帶來巨大損失。培訓幾個熟練員工,又擔心他跑掉,為競爭對手所用。

遇到公司現金緊張,發不出工資,員工不會和企業共患難,而是到勞動部門舉報討薪,拿到錢後就跳槽。

有時候員工操作失誤,給公司造成十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的損失,他卻並不需賠償這筆巨額損失。

政府對企業員工管理的各種制度,以及企業和員工之間的各種矛盾、糾紛,都會變成企業額外成本。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資本家不喜歡工會組織。有些德國企業因為政府規定50人以上企業必須成立工會,他就會把企業規模限制在49人——這對工人而言,實際上是就業機會的減少。

引入自動化機器,裁掉人工,雖然投入成本極高,總體上還是合算的。

資本家不是慈善家,他沒有提供就業機會的義務。他只關心一點:企業如何配置,可以獲得更高利潤。

員工的僱傭成本越高,企業僱傭的人數就會越少。

抱怨工作繁重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另一方面,上班時間不干活偷懶的員工卻絕不是少數。你若去知乎網看看,大多數職場人士發帖時間都是上班工作時間。有些人甚至捨不得用下班時間——因為下班時間屬於自己,上班時間是公司的。

如果上班時間幹私活,在日本和大多數歐美國家都會被人鄙視,認為是一種對公司財富的「貪污」或「盜竊」。

但是有些員工絕不會貪污上班時間。比如說流水線工人。流水線的節拍是穩定的,某道工序若是太清閒,就會加大工作量,最終讓每個人都接近滿負荷。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流水線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它大大降低了員工培訓成本、加快了生產率,也讓員工無法偷懶。如果所有的製造業流水線都回到工匠時代,我們日用消費品的價格都會貴十倍以上。

流水線的另一個優點,是員工的技能不再值錢,跳槽並不能帶來漲薪。

流水線工作是辛苦的。凡是找得到更好工作的人,都會想逃離流水線。流水線可謂資本家剝削工人的極致。

但是,你以為資本家有了流水線就願意剝削員工了嗎?

一旦產品銷量不好,資本家就得養著一大堆工人,每天看著公司賬戶上的錢變成工人的工資,企業卻沒有收入。遇到生意最好的時候,工人可能聯合起來罷工要挾老闆,要加工資。

所以,即便是被剝削到極致的流水線工人,資本家也不願剝削他們。若是某道工序用自動機器或機器人代替成本更低,就會解僱工人。

員工不願加班怎麼辦?這是很多大公司面臨的問題。

但是,在某些工廠,卻很少有這個問題。他們的員工來找工作,第一句話就問:

「 加班多不多? 」

加班不多?抱歉,不干。

這些工廠通常是計件工資。比如說,你在儀錶廠裝配儀表,裝一台掙2元。一天安裝100個,就是200元。若是有加班,一天安裝300個,就是300元。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還有一些工種是計時工資(鐘點工),需要找人的時候叫幾個臨時工過來乾一段時間,沒活干就讓他們回去。如果每週只有40小時的工作量,一般是招不到工人的,因為計時工人最喜歡每天工作12小時左右,所以大多數工廠的計時工種都安排12到13小時的工作量。標準格式的招聘廣告是這樣的: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類似的例子,還有出租車司機和快遞員。他們多乾一些也可以,少干一些也可以,不會去抗議加班或996,因為都是自己自願的。

多幹多掙錢,少干少掙錢,就這麼簡單。加班給雙倍加班費?根本沒有。

如果公司不給加班費,可以辭職,到這個招聘小時工的充電樁廠工作,多乾一小時就會多給18元的工資。

僱傭員工成本越來越高,企業並不願意承擔。

現在流行的一種做法,就是把員工變成乙方。

比如說,你去某大廠找工作,他們給你一套方案。第一步,是讓你註冊一個個體企業執照,你就是這家個體企業的老闆。

大廠與你簽訂合作合同,這是自願平等的兩家企業之間的合同。

然後大廠給你提供原料、半成品、設備,讓你為這家企業幹活,完成他們給你的任務,完工後通過驗收,給你打錢。

如果你做壞了產品,或者損壞了大廠的機器設備,就要賠償損失費。

因為你是自己企業的老闆,所以大廠不需要給你五險一金。你若是工作時出了工傷,也是你自己的事,大廠不需要負責。

很多人跟你一樣搶大廠生意。你若願意多掙錢,就多拿點,想輕鬆點,就少拿點。你可以每週只工作20小時,也可以每週工作105小時,都是你自己決定。

若是你出貨快,質量好,大廠就可以把更多的活分給你。若是你出貨慢,質量差,那就沒有下次了,他們會找別人做。

你也沒有失業,因為你是一家私營個體企業的企業主,不是僱員。

為了搶到生意,你或許會日夜加班,甚至讓老婆、孩子、老爸、老媽都來幫忙。這樣,你全家都是為自己的生意而努力工作,絕沒有被別人剝削。

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卻不願意剝削你了

在上世紀80年代,大多數私營企業就是這麼做起來的。當年的德力西、正泰這種特大企業,不過是一大堆個體戶的組合。

我一位嘉興平湖的朋友現在就專做外包的包工頭。她到幾家服裝廠簽訂外包合同,把原料拿出來分到一百多個在家工作的家庭婦女那裡。這些家庭婦女在家裡都有縫紉機和各種其他機器,不需要出門上班,在家就可以乾活,還可以兼顧做家務、接送孩子。

你是否覺得這樣「在家工作」很好呢?你覺得她們被剝削了嗎?沒有。她們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老闆,都是跟包工頭簽訂外加工合作條約。

那些服裝大廠也不需要養很多人,他們只需要找到幾個包工頭簽訂合同,就可以成為產能極大的企業,甚至可以無限擴展,比如把周邊幾個鎮的上萬家庭婦女都變成他們的合作個體戶。

為什麼需要企業?這是以前的經濟學家思考的問題。答案是:企業是為了成本的最優。

隨著互聯網和大數據、人工智能的發展,企業也起了大變化。有些企業,比如化工廠、鋼鐵廠、核電站,由於必須有超大型的設備和線下的合作,依然需要一個龐大的企業去運作,那些行業的工人會依然享受國家法定五險一金和各種勞動關係保護,即便企業虧損,或者沒事做,也還得支付員工工資。換個角度,你也可以認為員工還得被資本家剝削。

但是許多不依賴於大型實體設備的企業,都可以拆分。

比如說谷歌、騰訊、華為、小米,就可以變成個體工作室、個體實驗室通過線上關係結合的關係網。

這些巨頭公司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協助下,可以輕易找到大量的程序員、工程師、設計師、售後服務、線下活動組織者、遞推員、會計師、數據專家、代工廠質量監督員,人人都是老闆。

那時候騰訊或許只剩下20個正式員工。幾千個合作個體戶都可以說: 「 我今天剛和騰訊談成了一筆生意 」。

那時候,全國祇有20人是騰訊員工。其他的都是合作夥伴。這些合作夥伴,有些住在深圳,每週工作10小時,每月掙4000塊錢,過著悠閒的日子,收入勉強交房租。也有人住在鶴崗,每週工作100小時,每月收入40000,每個月工資就可以在鶴崗買一套房子,十年干下來就可以有100多套房子。

這就是未來的社會主流合作模式:大家都是老闆,人人都可以自由選擇工作時間,沒有誰剝削誰,即便你想被資本家剝削,資本家也不會願意——你覺得你有資格成為被騰訊剝削的20人之一嗎?

每個人都為自己的選擇和契約負責。你願意休假幾天就休假幾天,根本沒有被迫加班這種事。

你若有點閒錢,可以買點騰訊的股票,這樣你就成了騰訊的股東,或者說投資騰訊的一個資本家。

騰訊不再剝削你,但是你在剝削騰訊的員工。包括CEO馬化騰在內的20名騰訊員工,都被你剝削。

騰訊由於減少了員工,沒有員工上班一邊罵張軍一邊玩知乎,也不需要為太多員工支付五險一金,利潤或許比今天更高。

而那些罵張軍的人,也因為自己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而很開心,並且為自己作為騰訊合作夥伴和騰訊股東,可以剝削張軍、逼迫張軍加夜班而獲得地位上的滿足感。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