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埋屍操場更可怕的,是埋屍馬路

操場埋尸

最近,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的審判,揭開了教師鄧世平被害的細節。

杜少平殺害鄧世平系蓄謀已久,他在鄧老師飲料裡下迷藥,以送橘子的名義,支開與鄧世平在一起的老師,等迷暈鄧世平後,又夥同羅光忠,錘殺鄧世平,最後在下晚自習後將其埋屍操場。

平靜的校園裡,居然上演如此凶殘的一幕,令人不寒而慄。

不過,相對於「操場埋屍案」的輿論熱度,最近發生的另一起人命關天的事件,關注度要小得多,甚至一度成為被遺忘的角落。其惡劣程度,更被遠遠低估。

12月1日,廣州地鐵十一號線沙河地鐵站施工區域發生路面塌陷,一輛清污車和一輛電動單車掉落其中,造成3人被困,其中有一對父子。

事故發生後,現場拍攝的視頻清晰顯示,有被困者依然存活。

然而,廣州地鐵接下來的處置讓人大跌眼鏡,他們直接用混凝土將塌陷大坑填滿,只是在被困者所處的區域,樹起一個直徑2.5米的鋼護筒,據說是搜尋和救援失蹤人員的通道。

不救人,先回填的處置,引起了家屬和網友質疑。而無論地鐵方面,還是相關部門以及一些專家,都振振有詞地為這一處置辦法辯護,聲稱,「要對人員車輛進行救援,首先就要有穩定的地質條件,因此需要對坑洞邊坡進行加固。」

回填混凝土,原來是為了救人,這一說法很快平息了輿論。

然而,19天已經過去,人,還是不知所蹤。

對此,廣州地鐵工作12月18日回應澎湃新聞稱,這段時間都在按搜救方案做工作,耗時較長,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好。該工作人員強調,「一直在找,從未放棄」。

工作人員的話雖然說得漂亮,卻是自欺欺人。暗無天日的地下被困19天,人還有存活的希望嗎?你們是在真心真意「搜救」,還是在應付家屬和輿論?

針對被困車輛和人員的「失蹤」,有專家分析,鑒於車輛陷入後快速被流砂掩蓋,塌陷處的流砂層較厚,地下水量大,失聯車輛存在隨流砂層移動的可能。這一席話意味著,大坑中固定的直徑2.5米的鋼護筒,起不了多少作用,所謂的救援通道,根本名實不副。

固定的鋼護筒遇到流動的砂層,這一災難版的「刻舟求劍」說明,之前制定的救援方案或存在重大缺陷。

儘管廣州地鐵不願承認,但實際上,這場「搜救」基本已宣告失敗。「從未放棄」不過是冠冕堂皇的說辭,其實,從混凝土澆入塌陷大坑那一刻起,三名被困的同胞其實已經被放棄了。

以「救人」之名,放棄對於生命的責任,恐怕沒有比這更諷刺,也更讓人心寒的了。

杜少平殺害鄧世平,埋屍操場,畢竟還要偷偷摸摸。然而,廣州塌陷事故的3名被困者,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深埋於馬路之下。

當身陷坑中,苦苦等待救援的被困者,等來的卻是洶湧撲來的混凝土漿時,可想而知,他們當時的心情該是怎樣的恐懼和絕望。

埋屍操場,是無可置疑的滔天罪行,然而,埋屍馬路卻可以打著科學的名義,打著救人的名義,家屬有冤無處伸,有理說不出。

埋屍操場的主角杜少平,如今已被判處死刑,然而,下令將三名同胞埋葬的那些人,現在依然身居顯赫,毫無愧意。

這是對法律的羞辱,是文明社會的恥辱。

別以為一切離我們很遙遠——當塌陷大坑毫無徵兆地,一次又一次出現在城市大馬路上時,沒有哪一個人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面對馬路吃人,如果救援不以生命為重,如果「先填坑再救人」成為慣例,如果做出這種決策的人不用為此承擔責任,埋屍馬路,恐將成為所有人揮之不去的噩夢。

文章轉自「魚眼觀察「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