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委屈的曹操:為啥我打仗總碰到疫情?

文:素文

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

曹操,一個複雜的形象。

有人評價他: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有人讚揚他:孟德文王能幾許,只爭謙退與矜豪。

但是沒人能否認他的卓爾不群,才華橫溢。

然而這樣一個叱咤風雲的英雄也有委屈的時候:為啥我打仗總碰到疫情

赤壁之疫

眾所周知,曹操於官渡之戰大敗袁紹,統一北方後率兵二十餘萬南下準備一統山河。此時孫權劉備聯軍對抗。曹軍於赤壁,小戰失利,退駐江北,與孫劉聯軍隔江對峙。最後孫劉聯軍用火攻擊敗曹操水師,曹操兵敗赤壁,造成了三國鼎立局面的出現。這也稱赤壁之戰。

然而奇怪的是,曹操向北方撤離時,把沒有起火的戰船也燒毀了。何也?

《三國志》記載,赤壁之戰後,曹操曾寫信給孫權:「赤壁之戰,恰好我軍碰到了疾病,為減少人員的傷亡,我自己下令燒船撤退,這樣反倒使周瑜獲此名聲。」

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

據此信可知,曹操聽聞吳蜀聯軍巧用火攻打敗曹軍之流言心裡怎樣鬱鬱不平。由此推之,曹操認為赤壁之戰之所以失敗,不是吳蜀聯軍戰法得當,而在於疫病。

在《三國志》、《資治通鑑》等史料中對曹軍中發生大疫還有很多記載:

如有一條資料說:

「孫權派遣周瑜和程普等與劉備並力抗擊曹操,兩軍在赤壁遭遇。當時曹軍兵眾已有疾病流行,當戰爭一打,曹操中很多人無力舉刀,曹操遂決定馬上撤退。」

「建安十三年,孫權率軍圍困合肥。當時魏國大軍都到前線去了,在征伐荊州,整支部隊遭遇到了疾疫。曹操派遣張喜率領千餘騎兵,率領汝南兵去解合肥圍。這支增援部隊走到半路上,也有很多人染到了疾疫。」

曹軍兵敗赤壁的原因是眾多的,但其中極為重要的一個因素是這場大疫極大程度地削弱了軍隊的戰鬥力,這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

赤壁大戰後的次年,曹操軍駐紮在合肥,回憶自己曾受疫病之累,他說道:「近年以來,我的部隊屢次出征,常常遇到疫氣,官兵們病死在外,無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因此家家戶戶都有怨曠之情,百姓生活流離失所。」

然而他沒有料到這次疫病並不是結局,接下來一場大疫更使得軍心惶惶,民不聊生。

建安二十二年大疫

建安二十二年發生的疫病,不僅僅在軍隊中流行,而是席捲全國,聲勢浩大,百姓叫苦不迭。

《後漢書 獻帝本紀》上僅是簡單提及此次大疫,沒有交待其危害程度。但是憑藉《太平御覽》中曹植的《說疫氣》一文,我們能有大概的了解。

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或以為疫者,鬼神所作。夫罹此難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荊室蓬戶之人耳!若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若是者鮮焉!此乃陰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之,亦可笑也。

曹植認為這場災禍多流行於黎民百姓。當時許多地方連棺材都賣空了,悲泣聲瀰漫四周。貧苦百姓無錢來埋葬家人,所以處處都呈現出這樣的景象:「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不僅如此,疫病在曹魏的政治中心許昌也造成了較大的危害。著名的「建安七子」中,有四人是在這次疫病中去世的。當時還是太子的魏文帝曹丕在第二年寫信給吳質,表達對親戚們和徐幹、陳琳、劉楨等人的不幸去世的傷心:

親故多羅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

曹丕的「親故」大多自然是富人,可見當時這場瘟疫確實極為嚴重,並不僅僅如曹植所說患病的富人少。

除徐幹、陳琳、應瑒、劉楨死於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瘟疫之外,王粲也死於同一年的大瘟疫。

到居巢,遭遇「大疫」,一起死在前線。

(王粲)建安二十一年從征吳。二十二年春,道病卒。

——《三國志 魏志 王粲傳》

(二十一年)冬十月,治兵,遂征孫權,十一月至譙。二十二年春正月,王軍居巢。……三月,王引軍還。留夏侯惇、曹仁、張遼等屯居巢。

——《三國志 魏志 武帝紀》

建安二十二年與夏侯惇、臧霸等征吳。到居巢,軍士大疫。(司馬)朗躬巡視,致醫藥,遇疾卒。

《三國志 魏志 司馬朗傳》

由此可知王粲和司馬朗一樣,陪曹操次年四月曹操在一份詔令中說:

「去年冬季,天降疫癘,民有凋傷,部隊出兵作戰在外,墾田損失很多,吾十分擔憂」。

曹操前線「兵士大疫」,連 「巡視」的司馬朗也染疫身亡,可見這瘟疫的空前性。

瘟疫如此凶猛,難怪曹操又委屈巴巴地退兵……

一代英雄碰到疫病也是無可奈何!

尾聲

實際上,兩漢三國時期疫病頻發於南方。

南方溫暖濕熱的氣候條件使之成為傳染病病菌較好的滋生條件,尤其是嶺南地區與西南山區,由於開發較晚,醫療條件落後,疫病的流行成為了顯著的問題。北方人如果到南方去,往往擺脫不了疫病的困擾,諸如瘧疾、痢疾、霍亂以及其他的一些腸道傳染病。

比如漢武帝發兵攻打閩越時,淮安王在上書中就提出北方士兵是無法適應南方惡劣的自然條件的:

歐泄霍亂之病相隨屬也,曾未施兵接刃,死傷者必眾矣。

行軍作戰的部隊往往人口相對集中地居住在一起,但衛生條件極差,加上作戰時官兵們的精神非常緊張,缺吃少穿,為疫病的流行創造了有利條件。

所以曹操居北方南下行軍,屢戰屢病,對此也只能對他說一句:你太難了。

 文章來源:菊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