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的背後:食堂之外,衛生間也不一樣

文:令狐不敗 

一個食堂,一個衛生間,大家都離不開,多大的領導也離不開。

食堂分級別,衛生間也馬虎不得。

有的講究人,出國訪問都帶著自己的專用馬桶。據說有個漁村女星有這樣的習慣。

所以,這小小的方寸之地,可以體現尊卑高下,也可以體現國情,而且體現得淋漓盡致。

對衛生間,中國人不是特重視,即便是在某些檔次還不低的飯館,衛生間也狹小局促,臭味難掩,而肯德基和麥當勞的廁所,則永遠都那麼幹乾淨淨,沒有異味。

不過,據不完全統計,麥當勞改為金拱門之後廁所衛生程度略有下降。

可以說,中國人有著世界上數量最多的飯館,而同時也有著衛生程度最差的衛生間,這個說法應該大家會認同吧?

當然,你也許會拿《貧民窟裡的百萬富翁》裡男主角掉進去的印度衛生間來比,說明中國的不是最差,那我也沒辦法,有些事,咱沒必要和印度去比。

據知情人說,當年裡根總統訪問北京的時候,去長城參觀,內急,找了個臨時的農家廁所,那種最古老的廁所。讓裡根夫人著實難過了一把。

好吧,聽噁心的,不詳細說了。

超市也是如此。我家住的地方超市林立,國內外的一線品牌都有,國產的京客隆超市衛生間不敢恭維,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敢進去,而華堂、家樂福(這家略差)、歐尚都能基本保持無異味。

你說小小衛生間有什麼技術含量嗎?沒有。這背後是理念,服務的理念,給顧客提供一個清潔環境的理念,以及本身追求衛生潔淨的理念。

這方面日本人做到了極致,在中國人眼裡都近似潔癖,中國如果能學到這潔癖的五分之一,也好啊。

還有一點,麥當勞、肯德基的衛生間是開放的,它不會因為你沒有在店裡消費就不讓你進去,可在大多數地方,對一個外面來上衛生間的陌生人,防範甚緊;如果你碰巧穿的有些邋裡邋遢,那完全可能被拒之門外。

在我印象裡,肯德基的衛生間收費,我只是在荷蘭遇到過。荷蘭人麼,大家都知道,出了名的小氣。

前些年,興起了豪華廁所風。有的地方甚至要建造150座星級豪華廁所,讓這些成為「 名片 」。最後結果如何,不清楚。

當然,這幾年廁所方面也有進步。比如說,為了奧運會北京就建了不少公共衛生間,最近,北京市要求公交站起點和重點必須建衛生間,也算是進步。

這些不一一羅列了,各位可以上網搜搜便知。客觀地說,這些年的巨大進步,也是有目共睹的。北京的好多公共廁所,當下的衛生狀況,倒也還可以接受。

上述這些,大家可能或多或是地知道,或者有所體會。那麼,下面我這個獨特發現你可能從來沒有註意到,聽我細細道來。

領導的特權,在小小的衛生間裡也有所體現,這就是國情的體現。

舉個例子吧。

某單位,領導在五層,員工在二層、三層、四層(領導總要高麼!)。五層的衛生紙是高級的,柔軟、白潤;而其他各層的衛生紙粗糙、黑乎乎的。

這就是特色,領導連小小的衛生紙也不放過,何況其他?當然,這也許不是領導要求的,很可能是工作人員刻意安排的。

最後,講個笑話吧,也和衛生間有關。

赫魯曉夫應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的邀請,攜妻子、兒女乘坐飛機抵達美國,對美國進行社會主義陣營首腦的第一次訪問。

赫魯曉夫也是凡人,吃飽喝足之後也要方便。赫魯曉夫每次解大便,都感到是一種享受,所以宴會上也不怕吃得多,倒可以有多去衛生間的理由。

赫魯曉夫住的當然是國賓館的總統套間,其豪華和現代化是不能再好了。就拿坐便的抽水馬桶來說吧,就很人性化:每當他大便結束,就有俄語提醒他按下哪個按鈕,然後有一股溫暖的水流自動給他沖洗,那滋味、那感覺好愜意、好舒適。接著是一股暖風為他烘乾,那氣流就像柔軟的手,輕柔在給他按摩。等一切結束,又有女子聲音,用俄語告訴他可以提上褲子了。

好神奇,好微妙。這給赫魯曉夫留下難忘的記憶。

後來尼克松當上了美國總統,他接受邀請訪問蘇聯。

赫魯曉夫念念不忘在美國大便後的享受,可蘇聯沒有這麼先進的坐便設備。如果讓堂堂美國總統大便後自己用手紙去擦屁股,真是有損蘇聯形象,太掉價!怎麼辦?只好在尼克松到來之前,對供他下榻的總統套間進行改造一番了,尤其是那抽水馬桶。

尼克松也是凡人,吃飽喝足之後也要方便。他大便後,左找右找,找不到清潔用的按鈕,衛生間裡也找不到手紙,也沒有聲音提醒他如何去辦。尼克松正在為難,突然感到馬桶自動給他擦乾淨了屁股。那手法妙不可言,太輕柔舒適了。尼克松不禁讚歎——蘇聯的馬桶更人性化,更先進呀。

尼克松解了幾次手,心中疑惑:馬桶是如何感知我什麼時候便完了?是什麼先進的傳感設備?好奇,讓尼克松決定探索一下。

……結果,他看到了一張蘇聯人的臉。

來源         令狐不敗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