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讓哥斯拉飆車,也救不了進口片?

速度與激情9

文:亢蒙

棋逢對手與雙贏,才是眾望所歸。

2021年僅剩一個多月,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內地票房目前報收434億,與去年的203億相比有明顯回溫,電影市場正在努力從去年的陰霾中走出。

外片也在《沙丘》和「007」內地上映之後,基本走完了它恢複元氣的2021年:根據燈塔專業版顯示,截至目前,內地院線共上映了66部進口片,拿下約92億票房,與去年的39.14億相比有不少的增長——隨著內地市場的複蘇,進口片也在努力重整旗鼓。

數據來源:燈塔專業版

但如果回到疫情之前,2019年有136部進口片上映,拿下了243.27億的票房,觀影人次為6.69億左右;2018年觀影人次是6.42億。而今年則只有2.51億,不難發現,進口片想回歸至正常水平,仍需一定的時間。

相比之下,觀眾對國產電影的熱情要更為高漲。2017-2019年,票房排名前十的影片中,國產電影分別為5、6、8部,2020年更是票房榜前十都是國產片,今年則只有《速度與激情9》和《哥斯拉大戰金剛》兩部進口片擠進了票房榜前十;具體到單片表現,2017年有8部進口片票房過了10億,2018年7部,2019年5部,而今年目前,這個數字降到了2部。

曾經進口片是內地市場的掘金怪獸,它可以救市,也可以提振市場大盤。而如今,國產電影表現愈發強勢,進口片對內地觀眾的吸引力正在變弱,經典IP的威力也不如當年,甚至到了要在與國產片的競爭裡「夾縫求生」的境地。

進口片想在當下的內地市場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顯然到了一個需要大爆款和求新求變的階段。

國產片雄起,進口片避讓?

今年進口片票房前三甲的影片,依然是能打的。

拿下13.92億的外片票房冠軍《速度與激情9》,上映首日以3億的票房創下了中國影史首映日場次紀錄,是同檔期國產電影《我要我們在一起》單日三千多萬票房的十倍;進口片票房亞軍和季軍《哥斯拉大戰金剛》、《失控玩家》,在上映之時並無對手,不管是排片還是單日票房產出都遠高於同檔期的國產片。

《失控玩家》

這三部影片有緊張刺激的動作場面,也提供了視效爽片該有的觀影體驗,在與同檔期國產電影的競爭中,有碾壓式的優勢,證明了頭部進口片依然有較強的票房號召力。

但,這並不代表進口片今年「支稜」起來了。

今年票房過10億的進口片只有兩部:《速度與激情9》和《哥斯拉大戰金剛》。在疫情之前,情況並不像今天這般:2019年票房過10億的進口片有5部,2018年有6部,2017年有8部——能拿到高票房的進口片數量正在急劇下滑。

而在內地票房總榜上,能沖進前十名的進口片的數量也在減少:

2017年票房前十的影片有4部為外片,2018年外片占據票房top10名單裡一半的席位,2019年雖然數量上下滑至2部,但表現最好的《複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以42億多的超高票房拿到了當年票房榜季軍,另一部《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票房有14.35億,在當年雖然只有排第十,但若這個數字放在今年,就是外片中的票房冠軍了。

不止於此,近年來,今年進口片在內地票房大盤裡的占比也大不如從前,從2014到2019年,進口片票房占比都在30%以上,2016和2017年更是上漲到44.5%和46.6%。而今年呢,進口片占比只有21.3%——今年進口片表現疲軟已經是顯而易見。

原因首先在於供給的大幅縮減。今年進口片上了65部,2019年這個數字是136部,2018年是121部,2017年也有123部。今年的進口片數量大概只有疫情前的一半多,兵多將少,自然戰鬥力弱。

在供給數量減少的前提下,進口片在今年也出現了類型缺失的問題。

在往年,像2018年類型占比最多的是21部動作片,排名第二的是11部喜劇,然後是9部劇情片,8部動畫、8部奇幻,驚悚片都有4部的份額;2019年票房過億的進口片類型占比最多的依然是動作片,擁有這個標簽的電影有19部,其次是科幻、劇情和喜劇、動畫,均有11部;而今年,帶有動作片標簽的票房過億影片,有8部之多,其次是動畫(5部),第三名則是科幻(3部)。

這麼一對比,今年的進口片類型太單一了,給觀眾的選擇不夠多,總票房不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另外,今年進口片的題材也集中在各種戰線持久的IP上,新鮮感不足。

比如今年拿了進口片票房冠軍的《速度與激情9》,13.92億的票房看起來不算低,但這個系列的上一部票房都有14.35億,更早的是2017年上映《速度與激情8》,當年票房26.71億。可以看出,「速激」系列的票房逐年走低,說明觀眾對其的熱情也在逐年下降。

今年拿了進口片票房冠軍的《速度與激情9》

綜合看來,在供給量減少、類型缺失和老IP表現越來越疲軟的多重問題困擾下,今年進口片的表現有一種虛火的傾向。

前段時間《「十四五」中國電影發展規劃》出臺,提出「國產影片年度票房占比保持在55%以上」,很明顯,今年表現已經相對強勢的國產電影,在未來會持續發力,國產片對內地院線市場的重要性也會相應提得更高。

在這種情況下,進口片想回到風光無限的正當年,難度又升級了。

鋪IP成最後法寶?

真正限制進口片在內地市場票房攫取能力的核心,還是在進口片自身上。

IP新鮮感不足,但又只能過度依賴經典IP,是問題的重點。今年進口片票房榜前十的IP電影共有7部,去年是5部,2019年則更是誇張,IP電影有9部之多,由此可見,IP電影一直是近年來進口片在內地市場拿到高票房的金鑰匙。

但最熱的IP,依然是大家已經再熟悉不過的「漫威宇宙」、「速度與激情宇宙」和「哥斯拉宇宙」。《複聯4》和《速度與激情9》都是進口片年度票房冠軍,哥斯拉宇宙則在三年間兩次進入進口片票房榜前十。

2021年的《哥斯拉大戰金剛》

刨去這三個吸金能力最強的IP,日本動畫也在不斷進行著鋪設IP的工作。

比如《哆啦A夢:伴我同行》這個系列,第一部在內地拿下了5.3億票房,第二部則在今年斬獲2.78億;還有《名偵探柯南》的系列劇場版,從2018年的《零的執行人》開始,這個IP的票房開始過億(1.27億),2019年的《紺青之拳》收獲2.32億,今年的《緋色的子彈》則有2.16億的票房。雖然並不屬於有超高票房能力的IP,但在內地依然是收益穩定的存在。

歐美動畫也沒逃過IP戰略,去年排名進口片票房第三位的《瘋狂原始人2》票房是2.53億,2013年第一部上映時,它的票房成績則是3.94億。

今年拿下3.37億票房的《007:無暇赴死》也是一個老IP。2013年的《大破天幕殺機》票房有3.76億,2015年的《幽靈黨》是這個系列的巔峰,拿下了5.42億。這些IP看起來生命力持久,但票房高峰期似乎都已經過去,威力不如當年。

《007:無暇赴死》

當然,也有一些IP「新星」冉冉升起。

比如「寂靜之地」系列,2018年,第一部上映時票房就有2.21億。今年的第二部票房穩步上升到了2.49億。這個系列的成本都不是很高,第一部成本1700萬美元,第二部成本也就2000萬美元。作為有著固定受眾群的懸疑、驚悚題材,它的投入產出比很可觀。

還有今年上映的電影《沙丘》,雖然票房只有2.39億,但其背後的科幻原著足有6部,在改編翻拍成電影的路上,還需要很長的周期,今年上映的第一部影片只是這個周期的開始,而第二部目前已經定檔2023年10月20日,隨著「沙丘系列」史詩級的宏大場面和頗具深度的故事逐步鋪開,這個IP也會持續在中國市場證明自己的能力。

《沙丘》

只不過,這些新IP後續的生命力還有待觀望,目前進口片主要依賴的還是「啃老戰略」。

今年年末還有《特種部隊:蛇眼起源》、《蜘蛛俠:英雄無歸》、《黑客帝國:矩陣重啓》計劃上映,尤其是後兩部IP電影,被很多人寄予厚望,可能會帶領老IP打個翻身仗;在還未正式確定的2022年進口片檔期裡,《怪物史瑞克5》、《敢死隊4》、《分歧者4》、《阿凡達2:水之道》、《海王2:失落的王國》等,也證明了一大批IP電影正在趕來的路上。

IP電影的優勢,在於它有前作和原著的基礎,不用鋪陳太多,觀眾門檻低,也不用花過多的力氣去宣傳,前作只要打下江山,就可以穩定地收獲觀眾的買單,而這一點又為後作積累了很好的票房基本盤。

其實國產電影這幾年也在嘗試做IP宇宙,IP電影本身沒有問題,對於市場來說也確實有提振意義。只是經典IP如何能經久不衰地吸引觀眾、提供新鮮的觀影體驗,是其生命力和票房攫取能力的關鍵因素。但與此同時,只有層出不窮的新IP成長起來、壯大進口片的陣營,才能為外片在內地市場的表現註入新的活力。

進口片再難摸到票房天花板?

從進口片的历史來看,1994年上映的《亡命天涯》第一次讓內地觀眾見識到了甚麼叫「大片」,刺激的動作場面、強烈的懸念和反轉、美女和硬漢的搭配,引發了內地觀眾對於進口片的興趣。

1994年上映的《亡命天涯》

在那之後,進口片還拿下過幾年的內地院線年票房冠軍:1995的《真實的謊言》,1997年的《侏羅紀公園2》,1998年的《泰坦尼克號》,2001年的《珍珠港》……

進口片在內地市場上,有過一個備受追捧且能扛票房大梁的時代。很多人會把那個年代總結為外片內地之旅的第一階段。

之後的故事並不陌生,《阿凡達》用3D大片的糢式震撼了整個內地市場,13.5億的票房讓它成為了2010年的票房冠軍,也刺激了內地的電影產業發展。在《阿凡達》上映前,全國院線的3D銀幕數在600塊左右,《阿凡達》上映後洶湧的觀眾讓產業下游看到了3D電影的前景,一個月後內地的3D銀幕數就漲了至少300塊。

《阿凡達》

加上政策的扶持,內地院線的數字化改造大規糢開啓,帶動了二三線城市和城鎮院線的建設步伐——從那時起,內地市場賣座的外片類型,就已經很明確了:一個是像《亡命天涯》般的動作爽片,另一個是《阿凡達》這樣的科幻大片。

不過隨著國產電影的發展,國產動作片和科幻片都有了長足的進步,票房上動作片有56.95億的《戰狼2》,科幻片有46.88億的《流浪地球》,它們都超過了進口片的票房天花板《複聯4》(42.5億)。

近幾年好萊塢的視效大片也集中在幾個頭部IP上,比如2017年的《變形金剛5:最後的騎士》、2018年的《侏羅紀世界2》、2019年的《大黃蜂》。內地觀眾對此雖然還買賬,卻讓進口視效大片缺乏「爆款」。

回看進口片的最大爆款《複聯4》,其實也是「個例」。

首先《複聯4》的上映,標志著前面鋪墊了那麼多部的漫威宇宙將告一段落,它是整個系列的劇情高潮,幾乎所有漫威裡的人氣角色都在這部裡匯聚一堂;其次《複聯4》裡有重要人氣角色「鋼鐵俠」的犧牲,以及「美國隊長」的退役,這樣的劇情會充分調動起觀眾的情懷,「愛你3000遍」這樣的臺詞,更是在當時全網刷屏——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之下,讓《複聯4》的成功很難拷貝。

《複聯4》

在進口片的內地票房總榜上,排在第二位的《速度與激情8》票房是26.71億,它和冠軍《複聯4》中間相差了將近16億;緊接著是《速激7》票房24.26億,《複聯3》23.89億,《海王》20.13億。再往後的《毒液:致命守護者》,連20億都沒沖上去,18.7億時就終結了票房增長的腳步。

所以拋開作為個例的《複聯4》,進口片這幾年真正的票房天花板,可能也只有20多億。而要沖擊這個目前的最高點,是相當不容易的。

第一,口碑要有突破。比如今年的《速激9》和《哥斯拉大戰金剛》,一個豆瓣評分5.4,一個豆瓣評分6.4。這兩部電影都屬於觀影效果不錯,但口碑存在爭議的類型;去年進口片票房榜排名前兩位的《信條》評分7.7,《瘋狂原始人2》評分7.9,這個數據就比較符合正常的市場邏輯;前年的進口片票房冠軍《複聯4》,更是有著8.5的高分。

可以看出,今年票房表現最好的兩部影片,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疫情後內地觀眾對「大片」的饑渴,造成了先滿足感官刺激的報複性觀影,更占據「天時」優勢,而口碑對於票房的拉動效果並沒有那麼強。

但事實上,進口片想要突破票房天花板,首要追求的就是憑借口碑破圈,雖然IP戰略擁有一定的觀眾基礎,但只有口碑和話題屬性持續高漲,才會挖掘原有粉絲之外的增量觀眾,獲得更多票房增長機會。

第二,要完善類型多元化,為國產電影缺失的類型做一個補充。如今視效大片已經的優勢並不如當年,就只能在類型上發揮進口片的競爭力了。比如《寂靜之地》系列所代表的驚悚類型,還有《瘋狂動物城》這樣的成人動畫類型。前者沖到了今年進口片內地票房榜的第6名,後者則是2016年的進口片票房冠軍。

在國產電影類型發展尚不成熟的領域,外片來補,滿足對這一類型有需求的觀眾,是一個增長票房數據的不錯切入點。

《瘋狂動物城》

第三,進口片需要建立更多有潛力的新IP,培育新的觀眾群。之前我們提到,進口片老IP已經走入黃昏,新的大IP還沒有起來,長此以往,進口大片受眾群很難有更大的增長。只有不斷創造新IP,陪伴一代觀眾的成長,才能達到「複聯」「速激」的地位、攫取更多的票房。

只不過這一切都還需要時間,可以見得的是,在一個相對漫長的周期裡,外片在內地市場的占比和地位,或許會持續下降。而國產片將相應的發展與壯大,留給進口片的票房空間會越來越小。

但這並不表明內地市場不再需要進口片。不管是上世紀末、本世紀初還是疫情之後的現在,好看的外片都仍然是一批觀眾固定的觀影需求,並且它們依然能作為內地電影市場一份穩定、堅實的票房貢獻力量。

我們對外片的需要,也應該是持久的,畢竟一個繁榮的市場,從來但都不是「你死我活」。而是百花齊放、共同繁榮的。良性的競爭可以把盤子做得更大,棋逢對手的時代和雙贏的局面,才是觀眾和市場都希望看到的。

來源 毒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