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孩子的諷刺都容不下,這才是最大的諷刺

鍾美美

文: 邊城蝴蝶夢

鍾美美確實被約談了,在我寫完《孩子模仿老師的視頻被下架,是這個六一最大的冷笑話》的次日,學校通過班主任「 接觸 」 了他:可以適當玩,但不能耽誤學習。

別看鍾美美模仿老師活靈活現,但畢竟還是13歲的小孩。就像老鼠怕貓一樣,這個年紀的中國小孩,幾乎都怕老師。

鍾美美的很多視頻消失了,鶴崗市教育局方面說是「 小孩和家長覺得不太好,自行刪除的,咱們沒要求他做這個事情 」 。還說,擅長模仿是小孩的天賦特長,教育系統也要保護小孩的天賦。

黑龍江農墾寶泉嶺管理局教育局稱,學校與鍾美美有接觸,是希望引導孩子拍一些正能量的作品。

又是寶泉嶺管理局教育局,又是鶴崗市教育局,這是因為黑龍江有農墾總局,下轄九個管理局。寶泉嶺管理局是其中之一,分佈在哈爾濱、佳木斯和鶴崗。鍾美美的學校很可能行政上屬於農墾系統,但地域上又位於鶴崗,所以雙方教育部門都有話語權。

雖然是兩個婆婆,但婆婆們的態度一致:模仿老師不太好,要拍正能量作品。

於是,鍾美美只有轉型。

鍾美美

今天,鍾美美上傳了一段模仿志願者的視頻。不僅如此,他還錄了一期美化老師的節目。但是,這種「 奉旨創作 」 ,顯然太刻意,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已經笑不起來了。有的人甚至說,自己目睹了一樁殺人案,感受到一個靈魂的死去。

這樣的「 正能量 」 ,真能給社會帶來正能量?

當然,正能量的解釋權不在我這裡。

我想起了之前的武漢五道槓少年黃藝博。

黃藝博兩三歲開始看《新聞聯播》,7歲開始堅持每天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關心國家大事,曾在全國重要報刊上發表過100多篇文章。最後,官至中國少先隊武漢市副總隊長。

照片上的黃藝博,單手揣褲兜,神態很成人,當時雖然只是小學生,但做派已經很像電視上的某些官員。

黃藝博
他的拿腔拿調,顯然也是一種模仿秀。這種模仿,沒有人認為是一種負能量,更無人找他談話。 2016年,黃藝博高考發揮一般,最後只能進入一所叫作武漢學院的獨立學院。

今年3月疫情肆虐時,一個視頻被刷屏,一個濃妝豔抹的小孩,帶著我們某個鄰國的妝容和笑容,聲情並茂地演唱一首歌頌方艙醫院的讚歌。

歌詞同樣很正能量,但歌詞上說的事,小孩真的懂嗎?

「 恐慌拋到雲霄外,歌聲朗朗暖心底。笑語傳遍九大州,生命力量齊匯聚 」 。

這種歌詞像是一個小孩自然的心聲流淌嗎?利用小孩的童真,達到大人的目的,這算什麼?

去年,一個小學家長會上,班長官氣十足地嚴厲訓斥家長們態度不正,沒有把自家的孩子教育好。十歲左右的班長,盛氣凌人,官氣十足。但後來並沒有聽說學校方面約談班長。


這些孩子裡,我覺得鍾美美是最正常的。

他最像一個孩子,未經過話術訓練的孩子。

他善於觀察,敢於嘲諷,用春晚和國產電影都不敢的方式,嘲諷社會上的一些不正常現象。這也是為什麼鍾美美模仿老師,引起了網友的廣泛共鳴,就是因為即使在一個小小的班主任身上,都有著時代的一些通病。大家看在眼裡,感同身受。

鍾美美被約談,說明有些人連一個孩子的諷刺都容不下,這才是最大的諷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