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真的有吃人樹嗎?

吃人樹

  食人樹,長期霸榜世界未解之謎的神奇物種。

  傳說中,它生長在非洲或南美某個叢林深處,體型碩大,奇形怪狀,長有N多觸手,以人類肉體為食,具有恐怖的消化能力,簡直就是從克蘇魯神話中走出來的詭譎怪獸。

  人類文明中最早關於食人樹的記載,來自埃德蒙·斯賓塞在1874年發表在《紐約世界》上的文章。

  在這篇文章中,斯賓塞繪聲繪色地向我們講述了人類和食人樹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名叫卡爾·勒什的德國探險家。他在造訪馬達加斯加島時,遇到當地的 Mkodo tribe 部落進行的一種瘮人的祭祀儀式。

  儀式是這樣的。部落的人,在歡呼聲中,將一名無辜的婦女驅趕到一株高達8英尺的植物旁邊。

  這種植物長有粗壯的根莖,好似用蛋白粉養大的灌木。它的樹冠,是一個如籠子般奇怪的容器。樹冠下垂很多葉片,葉片有2英尺厚,3英尺寬,表面布滿堅固的鉤子。

  這些葉片看起來就像是晃動的毒蛇,在婦女頭上顫抖了一會,隨後魔鬼般地纏繞在她的脖頸和手臂上。

  伴隨著婦女尖叫,葉片越收越緊,好似墨綠色的水蟒,以殘酷的力量和速度將婦女牢牢纏住,裝入頂部的容器內。

  容器會分泌具有強烈腐蝕性的汁液,大概一星期之後,當植物的葉片再度展開,裡面只剩下一具白骨了。

  這一具有傳奇色彩的恐怖故事,當然……是假的。

  發表這一故事的《紐約世界》,發行量雖然大,但內容大多是沒有經過審核且過度煽情的誇張新聞和色情性醜聞,無法改變自己是個博眼球的營銷雜誌的本質。

  為了使自己的文章具備權威,《紐約時報》還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承諾,新聞的真實性,得到了當時兩位德國醫生合辦的權威醫學期刊的佐證。

  但實際上,那本醫學期刊,在故事發表的二十年前就停刊了。

  而連故事的主角,卡爾·勒什,也是一個虛構出來的人。

  即便如此,吃人樹的故事,由於具備豐富的細節和神祕的地域色彩,特別是那種如恐怖電影特效般生動逼真的描寫,還是在當時給紐約的老百姓嚇尿了。

  食人樹,成為了街頭巷尾人們議論的熱門話題。不少人都承認,自己曾親眼見到過吃人植物捕獵的場景。

  40年後,曾任密歇根州州長的蔡斯·奧斯本又寫了本名叫《吃人的土地》的書,再次提到馬達加斯加的神祕部落、吃人怪樹、以及那種殘忍的祭祀活動。

  由於有了州長的背書,吃人樹的故事在歐美社會鬧的就更大了,甚至演變出了好幾個版本,要麼就是殺人藤蔓,要麼就是喋血豬籠草,其「吃人」的地點,也從非洲蔓延到南美、東南亞。

  直到上個世紀50年代,科學家威利·萊依,出版了一本《Salamanders and other Wonders》,才還真相於大眾。他提到無論是吃人樹、神祕部落和當年的探險家,無一例外,全是假的,全是胡扯。

  而遠赴馬達加斯加探險的各位科學家,連個吃人樹的鬼影子都沒見到。

  就像朦朧在一片迷霧中的小灰人、百慕大三角洲、尼斯湖水怪一樣,那些令人震驚的未解之謎噱頭,總是伴隨著大眾社交媒體和分辨率越來越高的攝像設備,化為烏有。

  當然,雖然故事是假的,但自然界中的確有一些植物會開葷。只不過它們並沒有吃人的本事,最多能捕獵一些昆蟲和小型哺乳動物。

  雖然這一票植物聽起來玩很野,不過你大概不知道,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它們還真不想費心費力地捉蒼蠅。

  為什麼這麼說呢?

  氮,是植物中除了碳、氫、氧之外的第四大物質,沒有氮,絕大多數植物很難活下去。

  在早期的學界研究中,人們普遍認為植物是直接從大氣中吸收氮,直到1837年,法國農業化學家才發現,植物其實是從土壤中吸收氮。

  然而,廣袤的大地上,並不是每一寸都是沃土,沙石荒地、高寒坡地、或者營養元素匱乏的地區,對植物來說,都相當於地獄模式。如果它們「投胎」到這裡,想在土壤中合成吸收氮元素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

  窮則思變,這些植物在漫長的自然演變中,才進化出獨特的「開葷」能力,靠捕食昆蟲,來彌補氮元素的缺失。

  氮磷鉀是沒有氮磷鉀的,這輩子都沒有,只能靠吃點肉彌補一下生活這樣子。

  食肉植物的這種開葷本領演化得極為精妙。

  就拿食蟲植物中的明星,捕蠅草來說,早在1760年,植物學家便發現,這種植物的表層布滿微小的紅色腺體,能夠分泌甜蜜的汁液吸引昆蟲。只要昆蟲觸碰到腺體,捕蠅草兩側交錯的葉片便會豎起,將獵物牢牢鎖住,致其死亡。

  後來,經過人類的實驗調查發現,捕蠅草的葉片類似一個感應裝置。經過連續兩次觸碰,葉片的基部會產生大約100毫伏的動作電位,造成葉片內側的水位迅速流失,導致內外壓力不等,所以葉片就會閉合。

  這樣的機制,決定了捕蠅草不會因為水滴等無規律撞擊而閉合葉片,影響工作效率。

  除了捕蠅草外,目前植物學界主要將食蟲植物分為五大類,它們各有自己的絕活,武器也是五花八門。

  包括含有消化酶或細菌消化液的籠狀捕蟲器,周身布滿粘液的粘液捕蟲器,能快速關閉的夾狀捕蟲器,產生真空並吸入獵物的囊狀捕蟲器等等。

  無論黑貓白貓,抓住耗子就是好貓,食肉植物必須包括吸引、捕捉、消化這三大完整過程,缺一不可,否則都不算貨真價實的開葷植物。

  不過,哪怕食肉植物中體型最為健碩的馬來西亞豬籠草,極限狀態也只能消化一隻普通老鼠,更大的獵物就真的干不動了。

  科學家曾這樣比喻,對豬籠草來說,一隻老鼠那麼豐盛的美餐,就相當於一個人吃下一頭牛,容易消化不良。

  連老鼠都干不掉,更被說是人類了,從這個角度看,地球上的食肉植物和傳說中的吃人樹實在相去甚遠。

  大部分所謂的童年恐怖故事,撥開誇張的外衣,真的就是故事罷了。

  參考資料:

  1,新華網:植物愛上吃肉,或是環境逼出來的重口味;

  2,http://www.bbc.com/earth/story/20150420-the-giant-plants-that-eat-meat;

  3,https://cryptidz.fandom.com/wiki/Carnivorous_Tree;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