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殺能出大IP嗎?

劇本殺

文:佳璇 馨婉

誰也沒想到,繼網絡小說和影視劇之後,《慶餘年》第三次掀起風浪,居然是在劇本殺圈子裡。

2021年4月,知名IP改編的劇本殺作品《慶餘年》在鄭州劇本殺展會上一經首發,就確定了近600家城市限定發售——在劇本殺市場裡,這是一個非常亮眼的成績。

「 當我知道最後的真相時,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玩過《慶餘年》劇本殺後,南京魔格推理社的測試玩家大師兄寫下了這樣的評價。

劇本殺
《慶餘年》劇本殺

與此同時,《慶餘年》IP版權方閱文集團也與熹多文化傳媒及其控股公司北京超自然力量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達成了一系列合作,《全職高手》《鬼吹燈2》《斗羅大陸2》《凡人修仙傳》《餘罪》等知名IP,均在改編成劇本殺作品的路上。

《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全國劇本殺門店數由2400家飆升至12000家,2020年則實現了線上線下雙重增長,至今,全國有超過30000家劇本殺線下門店,市場規模已破百億。下游劇本殺市場持續擴張,上游內容創作者也在不斷嘗試新玩法。

百億規模之後,IP會不會是劇本殺行業新的「 破圈密碼 」?

「 破圈 」探索

昏黃的燭光中,桌上散落著一團團衛生紙,女生掩面而泣,男生也忍不住淚流滿面——這不是演苦情戲,這是玩劇本殺的現場。

劇本殺又叫謀殺之謎,起初流行於歐美派對遊戲。在懸疑推理劇情中,每個玩家拿著不同劇本,扮演不同的角色,演繹故事線,完成各自的劇情任務。而拿「 好人 」劇本的玩家們,需要通過調查推理找出拿了「 兇手 」劇本的玩家,還原出完整的故事真相。

某種程度上,劇本殺是狼人殺遊戲的「 故事升級版 」,更加依賴劇本質量和沈浸體驗。想完成一場淋漓盡致的劇本殺遊戲,用上4、5個小時是常事,面對一些硬核推理本時,玩家們耗上8、9個小時也並非不可能。

隨著玩家需求不斷豐富,劇本殺類型也更加多樣化,比如硬核推理本、陣營本、機製本、還原本、恐怖本、歡樂本等等,其中不少主打「 情感 」「 沉浸 」的劇本,還會以「 好哭 」作為宣傳亮點,吸引玩家「 掏心又掏錢 」。

相比影視、綜藝等文娛內容,劇本殺是距離消費者較近的一種社交娛樂形態。與此同時,劇本殺又受限於面對面社交、一定的理解門檻、時間成本較高等影響因素,在用戶觸達上存在難度。

在劇本殺圈子內,總是「 老客 」多於「 新客 」。劇本是「 一次性消耗品 」,「 老客 」們對劇本的消耗速度很快,口味也不斷提高。如何讓劇本殺「 破圈 」,吸引更多新玩家加入,是把劇本殺行業「 蛋糕 」做大的重要課題。

利用知名IP擴大劇本殺影響力,是「 破圈 」的重要途徑。

小黑探是劇本殺行業內最早嘗試IP改編的公司之一。在創始人王歡岳看來,劇本殺可以「 讓IP會說話 」。經過劇本殺作者的改編,讓IP釋放出新的生命力,同時為劇本殺增加曝光機會。這也是小黑探承接IP改編項目的初衷。

「 當時我們定了三個IP改編劇本殺的方向:影視、文學、遊戲。同時也做了一些其他的嘗試,比如把潮玩類IP改編成劇本。但因為精力有限,所以主要專注在影視和文學兩個方向的IP改編。 」小黑探創始人王歡岳告訴刺猬公社。

2019年8月23日,小黑探在深圳會展中心主辦了名為「 2019首屆IP劇本創作召集令—黑火令計劃 」的展會。展會上,小黑探創始人王歡岳向全球徵集遊戲正版IP題材,並宣布啟動了三個IP改編劇本殺項目——《瑯琊榜之風起長林》《步步驚心》《蝴蝶公墓》。前兩個是網文改編的知名影視IP,最後一個則是國內知名懸疑作家蔡駿的小說作品。

劇本殺
蔡駿《蝴蝶公墓》 

作為劇本殺行業中的綜合型服務性平台,小黑探的主要業務是為內容創作者和線下體驗店「 牽線搭橋 」,研發行業基礎工具和收集市場數據,以解決劇本殺行業上下游信息不對稱的「 痛點 」。小黑探不簽約劇本殺作者,在IP改編過程中,他們主要負責承接IP改編業務,通過資源積累和數據分析,對接給劇本殺工作室及創作者,並對作品進行品控。

然而,回憶起IP改編劇本殺的過程,王歡岳的形容是:非常艱辛。作為行業早期的探索者,他們走過了不少彎路,甚至於直到兩年之後的今天,蔡駿《蝴蝶公墓》的IP改編仍然沒有完成。

最大的難點在於:IP改編劇本殺,是一個「 半命題作文 」。

與有聲書、漫畫、影視等內容不同,劇本殺具有鮮明的遊戲屬性,是內容、社交與遊戲的結合體。 IP改編劇本殺的標準不能是「 還原 」,而是必須在符合用戶期待、保留IP內核的基礎上,進行二次創作,讓玩家有「 意料之外 」的新鮮感和震撼感。

「 在質量上,確實是沒有人能寫出能夠與蔡駿老師原風格比較匹配的劇本。 」王歡岳說。出於對作品整體質量的考慮,他們只能不斷推遲和找尋合適的創作者。

「 半命題作文 」不好寫

如何定位劇本殺與IP之間的關係,很大程度上影響了IP的選擇範圍。

從劇本殺內容的角度,人們通常會認為懸疑IP最容易進行劇本殺改編。但在實踐探索之後,這種認知逐漸被顛覆。

「 在與片方溝通的過程中,很多人會覺得懸疑類型很合適,其實懸疑題材的內容往往最不好改。 」《刺殺小說家》同名劇本殺項目負責人、一閃工作室創始人劉藝松說,「 首先,劇本殺也得是個懸疑本,又不能完全按照原作邏輯來。原作裡已經使用了一個非常精密神奇的手法,改編必須在這個基礎上再想出一個新東西。這個非常困難,要么接不到一起去,要么互相劇透。 」

2021年春節檔之前,電影《刺殺小說家》的同名劇本殺作品率先登陸線下門店,這是行業內將劇本殺線下體驗作為電影營銷環節的新嘗試。

劇本殺
《刺殺小說家》電影與劇本殺聯動

劉藝松長期從事營銷相關工作,習慣用產品思維去看待內容。比如,傳統電影宣發的海報、預告片、明星造勢等策略,都是圍繞電影本身內容進行的,而劇本殺則可以在電影基礎上創造新內容。電影宣發過程一直缺少的線下體驗環節,可以通過劇本殺實現。

「 我們想打造一個類似於產品體驗店的線下實體,讓觀眾在看電影之前,可以先來體驗一下這個電影產品。 」基於這一思路,他們並未挑選早期知名影視IP進行劇本殺改編,而是選擇了即將上映的《刺殺小說家》。

《刺殺小說家》項目選擇將劇本殺改編「 前置 」。片方與劇本殺創作團隊達成了共識:基於共同的核心點,創作原創的劇本殺劇情和人物。方向明確之後,雙方反复磨合細節,團隊用三個月時間完成了改編。

劇本內測過程中,大部分玩家都會問:「 電影也是這樣的嗎?會不會對看電影有影響? 」

體驗結束後,改編團隊會為他們放一段預告片,玩家們發現二者的結合點比較巧妙,但內容不同,依然保有新鮮感,還有一些劇本殺店家會主動詢問電影的上映時間。 《刺殺小說家》團隊採取了玩劇本殺送電影票的營銷方式,實際效果比預期更好。

項目結束後,不少片方主動找上劇本殺團隊溝通合作。團隊對於IP改編劇本殺也有了更多想像。在他們看來,劇本殺改編不止於懸疑,最重要的是找到原作想要傳遞的世界觀、價值觀與情感內核,進行包裝和衍生。基於這種前提,劇本殺IP合作範圍可以非常廣泛,愛情、運動、戰爭……只要影片有情感點,都有合作機會。

另一端,以平台屬性和數據資源見長的小黑探,致力於提升IP匹配度和作品改編成熟度。重視前期調研和開發工作,最大程度降低改編過程的難度和風險,提升效率。

「 早期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比較看重IP本身,認為IP有流量和曝光度,它自然會有一個不錯的劇本殺市場。但是真正做了IP劇本殺之後,我們發現不是這樣的。和IP相比,劇本殺用戶才是行業發展的核心,這也是劇本殺賴與生存的基礎。如果用戶因為喜歡IP而去玩劇本殺,卻發現並不好玩,那對劇本殺行業是一種損害。 」王歡岳說。

王歡岳總結了過往IP改編不達預期的原因,得出的重要經驗是:要對IP有所取捨,讓IP劇本殺回歸到劇本上。

首先,在選擇改編作者時,要找到熟悉和喜歡IP原作的劇本殺作者來主筆,提升IP方、作者、運營團隊之間的溝通效率,共同確定特色主題。比如,基於三年數據積累,通過不同維度對劇本殺作者和工作室擅長的類型和風格進行分析。其次,通過對用戶市場進行數據分析,甚至預測市場趨勢,找到受歡迎、有潛力的作品創作方向。

在此基礎上,《成化十四年》的IP劇本殺問世,授權數量大幅超出預期,用戶口碑較好,成為了2020年後半年的IP劇本殺爆款。而後,平台又達成了與愛奇藝迷霧劇場的劇本殺衍生合作。


《十日遊戲》IP衍生劇本殺

劇本殺的大IP想像

隨著劇本殺的不斷發展、破圈,除了讓文學、影視IP進入劇本殺創作之外,劇本殺行業也成為了一個頗有潛力的「 IP池 」。

刺猬公社獨家獲悉,三個月前,北京超自然力量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新麗傳媒達成合作,攜手共同開發劇本殺爆款作品《年輪》,將其開發成網絡互動劇。該劇將由新麗傳媒及超自然力量公司共同出品,智令互動全程負責作品的互動技術支持。劇本殺行業首度開啟了影視化跨界。

劇本殺
劇本殺《年輪》

有「 硬核情感本天花板 」之稱的劇本殺《年輪》,被許多玩家視作「 2019年年度最佳 」,在銷量上也極為出色。在一次團建中,超自然力量公司CEO周圍參與了《年輪》的劇本殺遊戲,對整個故事產生了共鳴,起了「 反向改編 」的念頭。

隨後,他邀請業界的不少製片人、編劇、導演也來玩《年輪》,詢問建議。在故事方面,大家普遍給出了正面反饋,但也提出了劇本殺的改編難點。

首先,需要修復BUG。 「 劇本殺的本質還是遊戲,遊戲其實會有很多BUG、很多強設定的元素在,但影視作品必須邏輯通順,符合觀眾的理解和認知,才能讓觀眾有代入感。 」周圍說。

其次,需要填充「 血肉 」。一款劇本殺遊戲的體量十分有限,《年輪》想要實現影視化,需要調整原有故事、人物、情感的邏輯,讓整體更豐滿,才能支撐起一部影視劇的長度。

另外,考慮到這部作品的基因和調性,超自然力量決定將《年輪》改編為網絡互動劇。這意味著除了對故事本身的打磨,他們還要考慮互動節點的設置。周圍表示:「 我們不能做無效互動,要找到它的真正能夠推動劇情發展的互動點到底是哪裡,讓觀眾發自內心地想要做出選擇。 」

周圍認為,想要真正實現劇本殺的IP化,需要具備跨界思維。

「 現在很多優秀的劇本殺作品,我們第一時間就會做測試,而且我基本都會帶上編劇和導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感受這個故事到底有沒有內核,能不能支撐影視化改編。 」周圍說。測試結束後,團隊需要開會討論,一個劇本可以有哪些改編方向,分析其合適或不適合的原因。

劇本殺行業產生的劇本雖多,但從改編角度看依​​然要做大量的篩選工作。有些劇本殺作品原創度較低,會被首先淘汰掉;有些娛樂性很強的劇本主要依靠遊戲元素支撐,故事內核太過平淡,不足以支撐改編;另外,團隊也非常看重作品的價值觀和核心立意。

「 事實上,目前為止,劇本殺行業還沒有出現真正的IP。 」周圍說。

超自然力量團隊表示,從IP方、製作方、再到平台,業內都還在摸索。和網文這類熱門IP相比,劇本殺暫時還未有成熟的IP作品。認知度、經驗、案例的空白,讓業內無法去客觀衡量它的價值,只能保留一個期待值。而良好期待值的基礎,是對內容與IP的高度尊重。

當下,有不少專業影視編劇選擇進入劇本殺行業,視角和思維的多元化對於劇本殺IP來說是一件好事。一旦有好的影視項目出現,劇本殺的價值會水漲船高,也會反向促進劇本殺作者的原創動力,進入優質內容的良性循環。

「 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公司能夠參與其中。無論是內容創作、平台信息收集,還是店面體驗和玩家口碑,沒有這些,我們也找不到真正優質的作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有一種互聯網精神,慢慢完善整個行業的商業邏輯。 」周圍表示,「 這是一個很有未來的產業。現在它還在百億級,但我覺得,如果把它的價值挖掘出來、周邊全部開發出來,它很有潛力做到千億級。 」

因此,周圍願意在《年輪》上投入時間。超自然力量向刺猬公社透露,在與作者和IP方溝通過故事創作思路和改編理念後,半年來,他們及新麗傳媒與許多編劇導演進行了溝通和交流,已經構思了4個改編方向,還在持續地打磨和篩選。新麗傳媒及超自然力量公司計劃在2021年年底完成《年輪》網絡互動劇的籌備工作,明年正式開拍。

 

來源       刺猬公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