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殺人可以免罪嗎?

台北六張犁地區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公墓

文: 古原  

20121年4月29日晚上10時許,備受關注的廣西幼兒園行凶案有了初步結果。北流市公安局情況通報顯示,在審訊中發現犯罪嫌疑人曾某精神異常。後經司法鑑定機構鑑定,初步認定犯罪嫌疑人曾某為精神分裂症患者。

此事又一次成為爭議事件,爭議的焦點是,殺害幼兒的精神病人這種人能免罪或減罪嗎?

台北六張犁地區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公墓

中國刑法第十八條對特殊人員的刑事責任能力進行的規定是這樣的: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經法定程序鑑定確認的,不負刑事責任,間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我們先拋開精神病這個因素,先來討論一下,

為什麼殺害無辜的人有罪?

只有把這個問題討論清楚,才能對精神病人殺人進行判斷。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這是天經地義的,這還需要討論嗎?

當然需要。為什麼殺人需要償命呢?

比如動物世界中,老虎把兔子吃了,啥事沒有。

在動物園裡,管理員為了保持老虎的野性,還故意投活雞給老虎吃。

動物殺動物,不需要償命啊。

人類世界為什麼就需要償命?

這就要回到人類與動物的區別了,因為人類社會存在 「 權利 」這一準則。

權利是人與人之間的行為規則,是為了促進人類合作被人們發現有利於定爭止紛、增進合作的客觀規律。

也就是說,我們是有規則的高等動物,和普通動物可不一樣。

如果不存在權利這個規則 ,那人類與動物無異。

只要是人類社會,哪怕是遠古人類社會的,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殺戮在某一範圍內都會被懲罰。因為沒有此項權利規則,人就不能叫作人,那就是人形動物。

當一個人殺害另一無辜人類時,這一個人實際上就代表著,他非人。

說句俗話就是,他不是人!

如果一個人,不是人了,那是什麼呢?那就是動物。

他只是披著人皮的狼。

我們可以把豬這種動物大卸八塊,蒸了燉了,因為豬是人的財產。

一個人殺害另一個無辜人的時候,這時,他在人類社會上作為人的資格就消失了,他不再享有人類社會的權利。

他侵犯他人生命人身權後,自己的一切權利都有可能喪失,其他人聯合起來把他流放,或者關起來,或當作動物一樣屠殺掉,都是合理的。

因為這時,失去了權利的人,不再為人,其權利狀態與豬狗無異。

中國傳統中,罵他人為畜牲就有這一層意思。

法律在出現這類案件時,他的功能是幫助人們判斷是非,判定侵權方,並在技術上給出紛爭的解決方案,也就是侵權方應該為殺人事件被消滅掉哪些人類權利。

在法律不彰或不存在司法機構時,被害家屬也可以採取手段自行剝奪侵犯者權利,將侵犯者視為自己的財產隨意處置。

遠古人類將來犯之敵的俘虜視為財產,成為奴隸就是這一律法傳統的體現。

殺人者破壞人類社會的合作規則,這是典型的反人類的行為。

那精神病人是什麼?先要定義他的身份,他是人,還是動物。

精神病人是人類社會的一員,他不過是有疾病的社會成員。

因此,他的權利狀態是完整的,他享有不被他人侵犯之權利。

一條寵物狗,咬了他人一口,這個狗會被追責嗎?不會,不會有法院判要用刀割它一刀,因為它不是人類成員,它只是人類的財產,所以它的主人要承擔賠償責任。

同時寵物狗也不具備人類權利,它被他人殺死了,人需要判死嗎?也不需要,不過是損毀他人財產罷了。

精神病人是人,他享有人類權利,而當他舉起屠刀,殺向無辜者時,這時,他也和普通人類一樣,將喪失掉權利,他已經是或接近非人類了。

有人說,精神病殺人時,是因為疾病導致的,但任何原因都無法為他殺人這一非人類行為辯護,因為他人的權利因他而消失了。

法律的價值在於定爭止紛,如若被害人家屬接受這一事實,認為這就是天​​災,無法將罪過歸結於這個精神病人,他們可以放棄處置權。

精神病人消滅他人權利在先,已將自己置於非人狀態,其權利狀態在人與動物之間擺動,擺動的幅度要視具體的情節,這是一個法律的技術問題。

法律要解決人與人之間的紛爭,法律要做的事是指出侵權者的權利因殺人喪失到什麼程度,但最後的處置權卻不在法律機構手上,而是在被害者或他的家屬那裡。

侵害者喪失的部分或全部權利將由被害者或他的家屬們掌控,被害者或家屬可以選擇原諒,也可以選擇將這部分權利沒收,或選擇原諒,或要求對方監禁,或要求完全消滅對方。

結論是,既然精神病人為社會一員,他享受權利的同時,他同時就應該遵守人類社會的權利規則,當他侵犯他人時,他一樣面臨受害者家屬的追償和追責。

而法律機構需要的是為家屬復仇提供技術性的解決方案,到底侵權者應該喪失哪些權利,或是喪失所有權利。

講大白話就是到底應該判幾年,還是判死刑,要賠多少錢。

蓄意謀殺,和過失致人死亡,雖然都造成了被害者的死亡,但故意和非故意區別很大,一種是主動的非人類行為,主動將自己變為動物,另一種則是無意中的結果。

比如交通事故致人死亡,有時就很難避免,肇事者大多沒有殺害他人的意圖,非意圖的行為,有時也是天災,這時,他的權利狀態就不能被完全消滅,有時剝奪部分財產權,就能讓受害者家屬接受了。

因為人人都能認知到,意外事故是每一個人都很難避免的一件事。

那精神病人是不是意外事故呢?

有人說,是他大腦裡的結構病變導致他去殺人的,這個結構病變就是天災,就是意外事故,最多只能定過失殺人加財產賠償。

這與另一類型的犯罪很像,那就是吸毒致幻殺人。

毒品引發幻覺,繼而認為有人要加害他,有加速開車導致路人死亡的,有將無辜者視為侵犯者殺掉的。

毒品是誘因,這種情況下,過失殺人是成立的。

同樣的,精神病患者在疾病誘因下,產生幻覺,殺害某人,這個也可以定義為過失殺人。

但司法還需要觀察和判斷,這個過程有無主觀意志的存在。

此案中,精神病患者衝入幼兒園屠殺幼兒,這就需要通過觀察其行為來判斷其是否通過主觀意誌有意地選擇了犯罪場所。

如果是突然發病,在大街上隨意砍殺,明顯觀察不到主觀意志的存在,這是過失殺人。

偶然事件,可以認定為過失,但如果經常性的犯病殺人或傷害,且無法治療,或家屬不願意治療,這時,精神病人可以被認定為無人管理的財產,可以認定為非人,失去了人類社會資格,這種人我建議犯罪時當場擊斃或實施安樂死。

在這一事件中,如果殺人者有購買凶器,或故意尋找凶器,這可以認定為主觀意志;

如果其從某地直奔幼兒園,目標明確,經過一定時間的路程和時間,這也可以認定為主觀意志;

如果其衝入幼兒園,挑孩子殺,逃避成年人,也可以認定為這是主觀意志;

主觀意志就是一個人在做選擇。

如果這一切中有一項被觀察到,就可以認定是故意,那就說明,這時,他是一個人,具備選擇能力,那就是故意殺人。

是否能觀察到犯罪時主觀意志的存在,就是判斷故意與過失的關鍵。

而精神病人故意殺人則與正常人故意殺人沒有區別,都是主觀意志的產物,該殺殺,該賠賠。

認為精神病人就不應該負刑事責任,是對人類權利的無知,是白左世界的垃圾規則。

搞不好還是某些特權人物逃避懲罰的護身神器。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