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文:啟德

套路與反套路,最終還是看人的忽悠能力。

測謊儀並不能直接鑑別一個人說的話是真是假。它是通過測量人在回答各種問題時,所產生的各項生理指標變化,來判斷受測者是不是在說謊。

因此,它是否能夠測出謊言,取決於方方面面的因素:其測謊原理的可靠度、測量技術的精確性、測試中使用的套路和受測者的應對能力。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測謊儀的設計者們認為,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審訊時,都處於高度緊張或者害怕的狀態,如果他說的不是真話,情緒會有所起伏。撒謊者的交感神經會更活躍,導致心率、血壓、呼吸率的增加,以及排汗,這是一種應激本能。

1921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醫科學生、加州伯克利警察局的警官約翰 · 拉爾森完成了現代測謊儀原型 ——「polygraph」,它其實是一台「多項記錄儀」。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拉爾森和他的測謊儀

在拉爾森的 polygraph之前,脈搏、血壓和呼吸的變化都曾被單獨用於謊言測試,而他加以整合,用一台機器同時監測這些生理指標,並設計了測謊的問題體系。

1939,拉爾森的學生基勒對 polygraph 進一步改進,添加了皮膚電阻感應監測。他的這一版儀器後來成功拿到了聯邦調查局的訂單,成為現代測謊儀的原型。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萊昂納德 · 基勒在嫌疑人身上測試

目前通用的測謊儀,監測的生理指標主要是皮膚電阻、呼吸率和血壓。

皮膚電阻監測的就是手心發汗,呼吸率的變化主要是捕捉受測者深呼吸、屏氣、呼吸節律加快或變慢等緊張時下意識的動作。而人越緊張,血液收縮壓就會越高。

目前的謊言測試有兩類套路。較常用的一種是「比較問題測試法」,也稱為控制問題測試(Control Question Technique)。目的是對比受測者回答與案件有關問題和無關問題時的生理反應,撒謊者對相關問題的反應會更強烈,而無辜者對於兩種問題的反應不會有差別。

受測者會被問到幾種不同的問題。一般先是些與調查目標無關的問題,比如:「你是哪里人?」然後是與調查目標相關的問題,比如在投毒案中,問一些與作案工具相關的問題:「你一般喝宿舍飲水機裡的水嗎?」

另外還有一類套路是罪知感問題測試(Guilty Knowledge Tests)。這種問題的答案只有真實經歷的人才知道,比如:「投毒的宿舍是 4 人間還是 6 人間?」 作案者通常會對這類問題有較強烈的反應。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那麼,謊言測試的準確度如何呢?

這取決於你用什麼標準來看待它。

美國測謊協會( American Polygraph Association)是一個由各國測謊儀檢測員組成的評估協會,根據其 2011 年的評估報告結果,測謊儀的準確率為87% 。

這個準確度,用於一般審訊,以求找到偵查突破口的話,算是很可觀了。

但用作法庭證據,出錯機率就未免太高。

直到今天,大多數國家的法庭都不接受測謊儀證據。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在 1999 年確定測謊鑑定結論不屬於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種類,欠缺合法性,只能用於輔助偵查。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測謊儀在美國多被警方和司法部門用於刑事調查或收集情報,被告方也可能試圖用它作為辯護依據。                                                                       橄欖球明星 O.J.辛普森殺妻案的審理期間就用上過測謊儀

1998 年,關於法庭是否應當接受測謊儀證據的官司一度打到了美國最高法院。

軍人謝弗爾被指控故意吸食毒品,而他辯解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服用的。作為被告,謝弗爾同意接受測謊,測謊儀也顯示他沒有說謊,但軍事法庭拒絕了這項證據。

最後,最高法院裁定軍事法庭有權拒絕將測謊儀的結果用作證據,把是否接受測謊儀證據的權限留給了初級法官。判決意見還指出:「科學界、州和聯邦的法庭之間對測謊儀證據的可靠性沒有達成共識。」

美國聯邦政府也曾要求美國國家科學院評估測謊儀的準確性。 2003 年,他們提交的報告結論是「不可靠,不科學,存在偏差」。

測謊儀最大的弊病在於它太容易被受測者針對了。因為它基於的原理是:撒謊的人在回答相關問題時會有應激性的生理反應,而說真話的人就不會。

但生理反應與撒謊並不具有必然聯繫。

當受試者在高壓環境下接受測試時,緊張、驚奇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無辜的人面對出乎意料的指控時,情緒激動產生的生理反應就會導致測謊儀誤報,認為他們在撒謊。

反過來,撒謊的人也能有策略地控制自己的生理反應來通過測試。

1994 年 2 月,聯邦調查局抓到一個叫奧爾德里奇 · 艾姆斯的俄國間諜,此時他已經在中央情報局工作了 31 年。靠向蘇聯出賣情報,此人獲利超過 130 萬美元。更嚴重的是,他還破壞了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的數十項行動,並導致數名中情局間諜暴露。

測謊儀到底能測謊嗎

奧爾德里奇 · 艾姆斯被捕當天的照片

中央情報局曾對這名成員進行過兩次謊言測試,兩次他都順利通過了,而他其實也沒有接受過什麼通過測謊儀測試的特殊訓練。

雖然今天的測謊儀引入了一些新技術,比如追踪腦電波、磁共振成像技術等等來豐富追踪的指標,但若是受測者有能力瞞過測試套路本身,那指標再多也沒辦法。

一個可能有效的策略是放大自己在回答對照問題時的反應強度。比如被問到「你是不是經常在考試中作弊」這樣的無關問題時,嘗試提高呼吸頻率、繃緊肌肉、咬舌頭等等。

另一個策略更簡單,上面提到那個俄國間諜就用的這個策略:

他堅信測謊儀根本就不靠譜,什麼也測不出來,所以他無比放鬆地撒謊,完全不覺得害怕。

 

參考資料:
[1] https://www.polygraph.org/polygraph-validity-research
[2]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The Polygraph and Lie Detection (2003)
[3] Bennett L. Gershman, Lie Detection: The Supreme Court’s Polygraph Decision, N.Y. St. B.J., Sept./Oct. 1998, at 34, http://digitalcommons.pace.edu/lawfaculty/622/.
[4] Warrick, Joby; Eggen, Dan,”Ex-FBI Employee’s Case Raises New Security Concerns Sham Marriage Led to U.S. Citizenship”. Washington Post. Retrieved May 22, 2010.
[5] Washington, D. C.: U.S. Congress,Scientific Validity of Polygraph Testing:A Research Review and Evaluation,1983

 

來源      大象公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