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加州華人為什麼總是很受傷?因為加州制度無法防止多數人暴政

文:寰宇大观察微信公众号

最近,有加州的讀者問我,對加州針對華人的歧視性法律有什麼看法。今天,我就寫一篇文章。

美國加州是一個非常左的州,出台的許多政策也很激進,比如最近的ACA5法案,這是個州憲法修正案,已經十分嚴重地損害了華人的利益。實際上,這一法案就是將種族配額制引入到了加州的大學錄取系統中,儘管聯邦最高法院在上個世紀的「加州大學訴巴基案」中就已經裁定了種族配額制違憲。

這個法案是基於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嗎?這樣理解有些淺顯,它並不是什麼種族歧視的問題,它就是一個多數人暴政問題。

要解答加州的種種奇葩行為,我們不妨從加州的政治制度入手,我們知道,美國作為聯邦制國家,每一個州的具體的政治制度都是不一樣的,所以今天,我就帶大家看看加州的政治制度。

我將把加州的政治制度與美國聯邦政府的政治制度做比較,看看孰優孰劣。

行政權

首先,從行政分支說起,加州州長和美國總統一樣,都是民選的,當然加州州長是直選,不是通過選舉人團。副州長也是選舉而出,但是副州長只能在州長缺位的時候,代理州長之職,而不能直接繼任州長,同時,副州長也是州參議院議長。

真正奇怪的是:加州的州務卿(Secretary of State,國務卿也是這個詞)、州財政部長、州司法部長等職位也是由選民直接選出的,並不是由州長提名,經州參議院批准。這種方式在最大程度上直接分化了州長手中的行政權,如果州司法部長由選民直接選出還可以理解的話,那麼州財政部長由選民選出則說明州長不能很好地控制住州的財政政策。

圖為加州州長

州務卿的權責主要限於商業、監督選舉等,監督選舉的事務需要州務卿保持中立,但加州的州務卿卻基本上被民主黨人把持,另一方面,商業上的事則明確屬於行政事務,所以說州務卿的權責設置就比較奇怪。

州司法部長由選民選出,其初衷無外乎是為了司法不受干涉,但是由選民選出的州司法部長,實際上其決策會直接受到選民的情緒影響,在其決策中,司法雖然不受州長的行政干涉,但是卻直接受到了選民的干涉,受到了輿論干涉。由於州司法部長的權力來源決定了其只對選民負責,所以不會像聯邦司法部長那樣,有著直接的權責屬性。事實上,由選民選出的州司法部長,相比於經州長提名、州參議院批准的州司法部長,更容易濫用權力,司法的客觀中立也成了一句空話。

這種行政權的分化,使得州長的權責不明。

當然,並不是說州長一個人應當獨攬行政大權,只是說一些應當保持中立的行政事務應該分化出來,但是像州財政部長、州務卿等職位,應該由州長提名,經州參議院確認才行。同時,州務卿的監督選舉的職權也應該分化出來。

加州的州長任期是4年一屆,可連任一屆;同時,州務卿、州財政部長、州司法部長等職位的任期也是四年一屆,可連任一屆。對州長的任期進行限制是說得通的。

由於是民選的行政職位,所以對州務卿等職位的任期限制也就有了合理的理由,但是這種合理的理由是建立在不合理的由選民選出次級行政官員這一制度的基礎之上的。

2    立法權

第二,從立法權上說起。根據美國憲法,每一個州的州議會都由兩個院組成,加州的州參議院有40名議員,州眾議院有80名議員。但是在任期上,卻有一個非常難以理解的設置:即州參議員的任期是4年一屆,可以連任一屆;州眾議員的任期是2年一屆,可以連任3屆。也就是說,州參議員最多只能做8年,州眾議員最多只能做6年。

圖為加州議會大廈

這和美國國會不一樣,美國國會的議員,是可以連選連任的。加州的這種限制,所造成的後果就是:優秀的立法者們沒有機會長時間在崗位上任職,即使獲得了選民的充分授權和喜愛,他們也將不得不受制於任期的限制。而這種限制,對於立法者來說,是沒有必要的。

立法者由於經常被更換,導致立法機構的性格容易衝動。導致他們更容易諂媚於多數選民,這和美國國父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美國國會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其設立的初衷不僅是為了分別照顧小州和大州的利益,同時也是為了照顧到理性和感性的因素。所以美國憲法規定每個州也要兩個議院,這說明了美國國父們對濫用立法權是有高度警惕的。現在的美國參議院,由於參議員的產生已經由間接選舉變成了直接選舉,實際上已經走了歪路(參考憲法第17修正案)。但是加州的這個州議會,走的路更歪。

州參議員的四年任期,且只能連任一屆,導致這個州參議院完全不能發揮出其理性的因素,不能對州眾議院形成立法權上的制衡。實際上,造成了兩個院的同一性,使得立法權的制衡與分化制度名存實亡,這也是導致加州一系列激進立法的制度性根源之一。

司法權

加州的州最高法院很有特色,其州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程序別具一格。先由州長提名一人,然後州長將被提名的人呈交給司法任命評估委員會( Commission on Judicial Nominees Evaluation),這個委員會隸屬於加州律師協會。委員會會對被提名的人選進行一個詳細的調查與評估,經過這個評估後,州長就可以正式地提名這個候選人,向誰提名呢?並不是向州參議院,而是向司法任命委員會提名( Commission on Judicial Appointments),這個委員會可不是州參議院的下屬委員會,而是一個由州司法部長、州首席大法官以及一名加州上訴法院的資深法官組成,這個委員會同意後,這個被州長提名的法官才能正式上任。

加州最高法院大廈

不過這樣做似乎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好處,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不必由州參議院這個充滿黨派偏見的機構同意,但是提名大法官的州長是有黨派屬性的,州司法部長是有黨派屬性的(都是民主黨人)。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是終身制的,但是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卻不是,他們有任期,12年一屆,然後就由選民來決定是否連任。

交由選民來決定的後果就是,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在判決中,將會枉顧法律,而以民意為準。加州歷史上,出現過幾次大法官們不按照多數選民的想法來,因而沒有成功連任的情況。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就完全不擔心任何情況,他們是終身大法官,他們的薪水也不得被減少。

4    總結

可以說,加州的三權分立,與美國聯邦政府的三權分立完全不一樣,是虛假的三權分立。加州的政治制度,完全無法有效避免多數人暴政。

行政權上,州長的權力被分化,重要的行政官員直接對選民負責,而不是對州長負責,那麼這些人為了連任,就必然諂媚於多數派選民,而忽略少數派選民,比如加州的華人群體,其利益一直被損害。

立法權上,州參議院與州眾議院實際上同質化了,兩個院無法互相監督與制衡,立法權被濫用,行政權和司法權被立法權侵害。大量的激進的、討好多數選民,特別是討好拉丁裔選民的法律被通過。

司法權上,大法官由選民決定是否連任,是對司法專業化的嘲諷,司法是一個特別專業的領域。州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將屈從於多數選民,而不是為了州憲法而服務。他們將依據輿論與民意來斷案,而不是依據法律來斷案。一些違憲違法的案子,就得不到有效的司法審查,從而得以生效,繼而侵害少數人的權益。

這實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歸根結底,還是加州忘了美國國父們都說了什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