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加州ACA5法案:黑命貴,華命賤

前言

關於加州的墮落,前面寫過多篇。這是最新的法案,如果11月公投通過,將嚴重打擊數百萬華裔的未來發展。

~1~

ACA5法案是什麼

幾年前加州搞了個SCA5教育法案,要求在教育界按照人口比例招生,內容見 左 vs 白左,當時受到了華裔(亞裔)社會的強烈反對。在共和黨議員的支持下,該法案被狙擊而流產。

現在更龐大的ACA5法案(第5號憲法修正案)捲土重來,這個法案要推翻1996年加州憲法第一章第31條的規定,該規定由1996年加州209號公投案決定:禁止加州政府機構在公立教育、公務員聘用和政府合同承包中根據種族、性別、膚色、民族和源國籍對個人或群體進行歧視或者給予優待。

註:25年前這個法案通過的時候,加州還是共和黨執政的紅州。促進公平競爭的法案,吸引了無數人才和資金,造就了加州今日的繁榮。

現在一旦這個法案通過,就等於在學校、就業、公共項目中,要考慮人口比例因素。·加州華裔比例是5%,全美華裔人口比例是1%。按照這個比例,現在加州大學有一半多的華裔學生將被排除,這就等於宣判勤奮讀書的亞裔學生進入公立名校的機會變得渺茫,僅僅因為膚色。

不僅教育機會,考慮到很多公司都有政府合同,那無論華裔多麼優秀,都很難找到就業機會。谷歌公司已經放風,要留出30%的技術和管理崗位給黑人,想想那些正在努力上進的華裔印裔學生,背後冷風嗖嗖,僅僅因為膚色。

面對這樣明顯的不公和歧視,更讓人悲哀的是

~2~

華裔議員的鬧劇

前面那個SCA5法案由拉丁裔議員推動,這次的ACA5法案是由黑人議員推動。毫無疑問,他們都是屬於驢黨。

面對如此嚴重損害公平競爭和華裔利益的大鍋飯法案,加州議會中三名華裔議員投出贊成票,務必記住這幾個面孔:

務必記住他們的名字:David Chiu邱信福、Phil Ting丁右立、Evan Low羅達倫。

在收到華裔社區99個支持電郵和3700個反對電郵電話後,他們的態度是堅決不讓華裔通過自己的努力上大學、就業。

羅達倫還厚著臉皮說,非洲裔提案者與其它所有的族裔黨團打過招呼,唯獨沒有亞太裔黨團,就算被直接打臉,他依然支持法案。

自己躲在家裡賤就算了,公開以出賣華裔利益為榮,那就屬於無恥了。後面是否有骯髒的分贓遊戲,我們先不猜測。

毫無疑問,這三位都是驢黨。

對於這種企圖把種族主義合法化的ACA5法案,像黨的華裔議員Lingling Chang 張玲玲堅決反對。二黨截然不同的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

但是,竟然還有那麼多愚蠢的人,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錢,他們是

~3~

支持BLM的華裔

有這麼一群華裔,他們認為支持BLM就是反對白人歧視,等於支持公義。

前文美國騷亂:BLM & ANTIFA是什麼組織?中已經論證,黑人BLM作為黑人種族主義運動,並不尋求社會公平,而是尋求黑人的特權。他們只是反對他人對黑人的歧視,並不反對黑人對他人的歧視。

黑人的命是命,其它人的命難道不是命?華人的命難道不是命?

正常社會應該是ALM (All Live Matter 所有人的命都是命),但黑人並不是這麼想的,下面請看一位小哥的社會試驗

這位小哥著BLM的標語到白人社區,人們有的贊同有的無感,秩序良好。當他打著ALM的標語到了黑人社區,差點被群毆回不了家。

以後遇到那些不動腦子就支持BLM的華裔,那些期望通過BLM搭便車的華裔,不需要講什麼道理,直接鼓勵他們去黑人區打一下CLM(華命貴)或者ALM(所有人的命都重要)的標語試試。其實也不用試了,蠢貨們通常口號喊得震天響,腳步卻很誠實,生活中離黑人區越遠越好。

各位大爺大媽大哥大姐,黑命貴,華命就賤啊。

很遺憾,蠢貨真的不少

 

~4~

華裔的弱點

無論一個人,還是一個群體,不怕起點低,最怕的是自輕自賤。自輕自賤的原因,要麼是愚蠢,要麼是貪婪。

因為愚蠢,一些華裔無法認知自己的利益,當然也無從捍衛自己的利益。1960年代林登約翰遜推偉大社會運動,搞強制平權。平權本身的翻譯有問題,Affirmative Action應該翻譯成「積極行動」更合適。

所謂平權,就是要把能力不足的群體強制提升,工作者要與吃福利者平權,合法移民要和非法移民平權,癮君子要與健康人平權。換一個詞很容易理解,打土豪分田地。

對於平權,黑人精英有深刻理解。黑人大法官托馬斯堅決反對平權,自然也反對BLM。黑人大吃福利,上學受照顧,考試受照顧,工作受照顧,這真的是維護黑人利益嗎?大法官說:「這是把黑人置於永遠幼稚的位置」。他當年法律專業畢業,人們認為他是被照顧的,忽視了他的努力與能力。

如果SCA5搞起來,你看著黑人醫生是不是要閃遠一點。因為他是被照顧入學,照顧考試,照顧畢業,照顧行醫資格。這樣的黑人赤腳醫生你覺得放心嗎?

因為貪婪,一些華裔只能看到眼前的蠅頭小利,無從判斷自己的長遠利益。

美國社會的福利與救濟相當豐富,一些華裔的吃相令人咂舌。子女開著豪車送父母領救濟占公屋,重複到教堂領取免費食品,都是很常見的現象。現在又有華裔認為BLM運動能夠提升自身的弱勢地位,其實完全是搭便車占便宜的幻想。無論權利,還是自由,只能靠自己爭取,怎麼可能通過恩賜免費獲得?別人給的,啥時候都可以收回。

貪婪是普遍的問題。曾經有位華裔社團負責人,幾年前支持共和黨反對SCA5,現在話風突變,轉而支持民主黨贊同ACA5。他的理由振振有詞,以前反對SCA5的原因是自己孩子當時要考大學,現在支持ACA5的理由是自己孩子馬上要大學畢業,也許能依靠配額混個公職或項目。這麼毫無原則與底線,一切以眼前利益為導向的人,如何能代表華裔的利益?

面對BLM黑人種族主義的侵蝕,還有那麼多華裔積極響應。關於公共利益的認知,華裔能力堪憂。

這涉及一個最基本的觀念 

 

~5~

弱與善

同情弱者,是人的本能。最著名的表達,就是村上春樹說的「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一邊。」作為一個文人的煽情沒問題,但從社會層面,這句話純屬放屁,經不起認真的思考。

田徑賽場,黑人跑得快跳得遠,華裔極少,我們沒有意見,因為黑人的體育能力確實強。我們不會去要求修改規則,讓華裔提前5秒10秒鐘起跑。

NBA賽場,黑人占多數,華裔極少,我們沒有意見,因為黑人打球確實棒。我們不會要求修改選撥規則,要求NBA按照人口比例上場。

華裔群體有自立自強的傳統,只需要公平的規則,不需要特別的照顧。也就是說,華裔不擔心別人跑得比我快,而是擔心有人能夠提前跑,或者超近道。

原因很簡單,弱≠善,弱不代表正義。

關於弱與善的問題,有位信徒給我轉了一段經文:「你們施行審判,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居」,「不可隨眾行惡,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

讀了幾遍,越發覺得深刻。人性不可測,墮落是普遍性的,不分男女、貧富、地位、職業。弱勢不等於善,單純的抑強助弱,僭越公義,勢必會遠離初衷,造成更大的不公。

在公義面前,不分強者弱者,不分窮人富人,也不分人多人少。強勢弱勢沒有道德屬性,富裕貧窮沒有道德屬性,人多人少也沒有道德屬性。

真正具有道德屬性的,是人的選擇。當人能夠根據自己的境況作自由的選擇,這個叫做有道德。

一個重要的結論呼之欲出。所謂的平等,是人們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特長,這只能在自由的環境中實現。於是,人們在推進自由過程中,自然走向了平等。

小結

人類思想最大的隱患,就是以多元化之名,對文明和野蠻的混淆。

思維中的偏見和歧視,就是我們腦子裡面的某種看法,並沒有道德屬性。很簡單,沒有對野蠻的歧視,哪來文明的彰顯。但在價值多元論者的眼裡,野蠻和文明是一樣的。

美國現在的衝突,是路線問題,是英美路線,與法國路線的決戰。追根溯源,現在的衝突依然是二戰後觀念混亂的結果。

這二者的矛盾不可調和,正如納粹時期的德國,激進運動總是從禁言開始,燒書的結果就是燒人,推到雕像只是第一步。

但沒什麼好擔心的,寄生蟲和宿主的命運,早已經安排妥當。寄生蟲挑戰宿主,有二種結果,一種是被宿主消滅,一種是和宿主共存亡。

面對困境,華裔有兩個選擇。

要麼做自立自強的宿主,這條路比較難走,需要個人的勇氣和承擔,還需要時刻警惕貪婪心和懶惰心。

要麼做熱愛福利的寄生蟲,這條路比較舒服,還有群體抱團帶來的虛幻安全感,最大的後果就是只能寄生了,靠別人的恩賜過日子。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來源:歷史之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