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時光裡的昔日食堂,中國人的集體回憶! 

食堂

大食堂

還記得電影《你好,李煥英》中極具年代感的建築和場景嗎?大食堂、筒子樓、鋁飯盒,喚起了無數人遙遠的回憶。

漯河第一國營食堂外的大街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漯河第一國營食堂外的大街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國營食堂的生意紅火,作為 河南漯河市第一國營食堂,占據了漯河市三條主街道的門面房,在當時可以說 超五星級飯店了。

食堂正對火車站的東面,是專為旅客、工農兵、普通群眾服務的大眾飯店,面條、包子、胡辣湯,油條、鍋盔、豆腐腦、雜燴,經營著最實惠最受大眾歡迎的當地主食, 花個一兩毛錢就能在這裡吃個大飽了。

國營第一食堂最為著名的就是它的摩角樓,這是一個典型的二層中式建築,大屋簷、紅磚牆,是漯河市遠近聞名、市民心中高檔的飲食聖府

這裡聚集著豫中地區輩份最高、水平最高的廚師和招待師,誰要是說在摩角樓吃了宴席,周圍人一定會投來無比羨慕的眼光。

硬菜,虎皮扣肉

那時候三年自然災害剛過去,大魚大肉受到飽經腹空的人們的偏愛,摩角樓賣四毛一份的虎皮扣肉更是馳名,是相當有排面的一道硬菜。

有人專門到灶上找熟人請教做法,用那又肥又厚的五花大肥肉煮個半熟瀝幹,肉皮上抹上蜂蜜進油鍋裡炸,切厚片,規規整整地碼進扣碗裡上蒸籠,蒸到爛糊,咬一口滿嘴是油,甚是過癮。

不沾盤子、不沾筷子、不沾牙的「三不沾」 圖/小紅書@Jessie:D

這個食堂的人,都是些了不起的人物,就比如說跑堂的招待師孫殿卿師傅,他的報菜聲,吐字清晰,嗓子亮,委婉動聽,人們都說他的報菜聲音,幾道街都能聽見,從未記錯過一筆賬、上錯過一道菜。還有灶上的孫師,是禦廚的關門弟子,一道「三不沾」、一道「吃魚不見魚」,幾道稀罕吃食滿足了無數食客的味蕾。

02

裡弄裡的媽媽食堂

食堂方便,價鈿低,打小吃食堂的,也不少。

居民食堂的大師傅,全是早前當家的主婦們,也沒有統一培訓的說法, 屋裡廂怎麼燒菜,在食堂也就這麼燒菜。煮得就是 「媽媽菜」,家的味道,濃的很。

圖/視覺中國

媽媽們做廚子講究菜實在,紅燒蹄髈、紅燒肉、百葉包燒肉、大排骨、醃篤鮮、薺菜豆腐羹….. .味道覅特好喫哦。

北京莫斯科餐廳開於1954年,獨具特色的蘇聯式建築、漂亮精致的刀叉、明亮考究的高腳杯,它的奢華和氣派震撼了整個北京城,被北京人親切地簡稱為「老莫」,即使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 人人向往老莫,都想進去光臨一回。

所謂頑主就是頑皮而固執的主兒,源自作家王朔小說中對那一代北京大院子弟的描寫。

在當時北京屈指可數的幾家西餐廳中,最早開業、名頭最嚮的非老莫莫屬了, 作為 老北京人西餐的啓蒙,它對於當時北京的一票 年輕「頑主」們來說是一個時髦社交的舞臺,推杯換盞,侃生活侃理想。

老莫招牌燜罐牛肉 圖/小紅書@Jessie:D

老莫招牌菜品有罐燜牛肉、奶油烤雜拌、奶油烤魚、牛排、鵝肝、魚子醬、首都沙拉、金槍魚沙拉、酸黃瓜、紅菜湯、奶油蘑菇湯等。提供的開胃酒、雞尾酒以及伏特加、啤酒,都是那個年代許多人聞所未聞的。

「夢開始的地方」是老莫的廣告語,由蘇聯老大哥援建的這家西餐廳,在那個特定的历史時代,主要服務於蘇聯專家、駐華官員和赴俄留學歸來的知識分子,後來也對 普通老百姓敞開了大門。 ‍‍‍‍‍‍‍‍‍它目睹了中國和蘇聯的蜜月、裂痕時期,旁觀了蘇聯解體, 是中蘇關系變遷的見證,記錄著那些年的血色浪漫。

哼唱起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老莫當年的盛況浮現眼前,華麗、高貴和 異域文化色彩給那一代人留下了無窮無盡的回味。

04

臺鐵便當

鐵路上的古早味回憶

如果你去過臺灣,坐過鐵路,但沒有吃過它的便當,這趟旅途是不完整的。

花蓮鐵路 圖/視覺中國

交通不發達的年代,火車站更像是 現代版的陽關,是擁抱、流淚、揮手道別的場所,火車象徵著長途旅行, 旅程中的各色便當就充當飽腹又解鄉愁的角色。

從臺灣光複後的那段時間,臺北至高雄的火車車程需要10小時,在奔波的旅途中,難免無聊嘴饞肚子餓,而當時老一輩臺灣人會在車站前賣番薯餅給旅客,後來開始制作便當。

臺東的稻米之鄉池上,列車經過之地,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稻田。它的便當以優質的貢米最受自由行的游客歡迎,初期的池上飯包是以月桃葉包裝,配菜有鹵肉、黃菜頭、烤肉幹、豬肝、瘦肉片、一小塊蛋餅、小蝦和面粉油炸成的炸蝦餅及梅子。

圖/視覺中國

現在的臺灣的鐵路四通八達, 不管你想去臺灣的哪個地方,只要坐上高鐵就能到達。鐵路旅途的時間大大減少,車廂上的便當叫賣逐漸減少,改為月臺叫賣或車站窗口售賣。而且停站時間僅為兩分鐘,等火車一停穩,就得沖出車門搶購, 體驗生死時速過後,便當也許更美味吧。

圖/視覺中國

臺灣的鐵道迷很多,鐵路局開始販賣懷舊,為了 重現古早滋味,又推出了鐵盒包裝的傳統排骨便當,通過味蕾回到那個質樸的時代。

臺灣鐵路便當,不只是能填飽肚子,更是臺灣鐵路的文化。伴隨著伴隨著火車的轟隆聲,駛入臺灣人的集體回憶。

每一種味道的來之不易,逐漸在今天日益豐富的飯桌上體會不到,清洗塵封已久的鋁飯盒,仍然晾曬著往昔崢嶸歲月。

從今天複刻的國營食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從老莫情懷和臺鐵便當裡,足見青春記憶總是儲存在味蕾中,未曾改變。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