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古代之剖腹產及胎教

胎教

關於西醫外科手術似乎在今天成了西醫「專利」了似的,但,历史上的記載表明古代中醫一直會外科手術,只是並不像今天西醫這麼熱衷而已,之前提到的中醫著作裡記載了很多關於人體的解剖測量的數據,其中的數據及內髒命名都非常準確,也很符合今天的解剖學測量。

實際上,本身在中國的西醫所用的人體解剖學名稱最早都是來自於中醫,這裡涉及到西醫當初進入中國與傳教士有關的事情,現在就不多說了。

古代剖腹產、胎教

暫舉幾例上古就出現的剖腹產手術,母子無恙是關鍵,說明也是註意到消毒等事項。

《詩·大雅·生民》:「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無菑無害。」

《竹書紀年》:「帝禹,夏後氏,母曰脩己。出行,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既而吞神珠。脩己背剖,而生禹於石紐。」

《史記·楚世家》記載「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

[集解]幹寶曰:「先儒學士多疑此事。譙作《古史考》,以為作者妄記,廢而不論。餘亦尤其生之異也。然案六子之世,子孫有國,升降六代,數千年間,迭至霸王。天將興之,必有尤物乎?若夫前志所傳,修己背坼而生禹,簡狄胸剖而生契,历代久遠,莫足相證。近魏黃初五年,汝南屈雍妻王氏生男兒,從右胳下水腹上出,而平和自若。數月創合,母子無恙,斯蓋近事之信也。以今況古,固知註記者之不妄也。」

——南朝·裴駰《史記集解·楚世家》

說的是楚王先祖陸終之妻「坼剖而產焉」,《說文解字》註:「坼,裂也。」這說明陸終之妻曾成功地進行了剖腹產手術,陸終是遠古帝嚳火正(官名)祝融之子,這也是世界上文字可考的最早的剖腹產手術。

圖 1972年珍貴历史影像,中醫黑科技之針刺麻醉剖腹產【墨胎的F盤】_嗶哩嗶哩_bilibili 01

圖 1972年珍貴历史影像,中醫黑科技之針刺麻醉剖腹產【墨胎的F盤】_嗶哩嗶哩_bilibili 02

春秋戰國時期,名醫扁鵲,也是一名「帶下醫」(婦科醫生)。這說明此時就已有了以治療婦科疾病為主,而行醫於民間的醫生。

《五十二病方》記有婦女常見病:

女子(癃),馬王堆帛書《胎產書》,則是我國現今已知的,最古的以胎產命名的產科著述。《五十二病方》中已記有「女子月事」。

關於妊娠的生理和妊娠診斷:

《胎產書》比較詳細地論述了胎兒在母體中的發育變化。北齊醫學家徐之才的「十月養胎法」即源於此,從而奠定了中醫婦產科學「胎教」和孕婦保健的理論基礎。

關於婦科疾病的認識與治療:

關於婦科疾病,《素問》已記載有女子不月,月事不來,月事衰少,血枯(經閉);崩中,經水過多;女子帶下瘕聚;還記有產科病,如子(妊娠音瘂)等。

《靈樞·水脹篇》更記有腸罩和石瘕,對其癥侯特點和病變部位也有比較確切的描述和分析。現代多數學者認為,腸罩與卵巢囊腫、輸卵管積水相類似;石瘕與子宮肌瘤相類似。

北宋,龐安時,字安常,蘄州蘄水人(今湖北浠水縣),約在北宋仁宗至宋哲宗年間,是宋代著名醫學家。被譽為「 北宋醫王 」。擅長內科,精於針灸,傳世著作有《傷寒總病論》六卷。 

北宋名醫龐安時曾有一件非常出名的事情,他曾隔著腹壁摸到胎兒誤抓的小手,用銀針紮他的虎口,使得難產的孕婦順利生出嬰兒。

龐安時,字安常,蘄州蘄水人。兒時能讀書,過目輒記。父,世醫也,授以《脈訣》。……嘗詣舒之桐城,有民家婦孕將產,數日而子不下,百術無所效。安時之弟子李百全適在傍舍,邀安時往視之。才見,即連呼不死,令其家人以湯溫其腰腹,自為上下拊摩。孕者覺腸胃微痛,呻吟間生一男。其家驚喜,而不知所以然。安時曰:「兒已出胞,而一手誤執母腸,不複能脫,故非符藥所能為。吾隔腹捫兒手所在,針其虎口,既痛即縮手,所以遽生,無他術也。」取兒視之,右手虎口針痕存焉,其妙如此。(《宋史·龐安常傳》)

白話文大意:

龐安時,又名安常,蘄州蘄水人(今湖北浠水縣)。小時很能讀書,過目就能記得。他父親是祖傳的名醫,把診病的訣竅全部傳授給了他。

龐安時曾經到舒州桐城縣行醫,碰到那裡有位孕婦難產,生了七天還沒有下來,想盡辦法也沒有一點效果。剛巧安時的弟子李百全住在鄰近,他就邀請老師一同去看。龐安時看過產婦後,即說不會有說明危險,叫她家人以溫水熱敷產婦的腰腹,他自己用手上下按摩產婦的腹部,產婦感到腸胃有輕微的疼痛,在呻吟間就生下一個男嬰。全家見了又驚又喜,卻不知他是怎麼辦到的。

龐安時說:「胎兒已經出了子宮,他的一只手誤抓了母親的腸子,因此才生不下來,所以畫符吃藥都無能為力。我隔著腹壁摸到胎兒誤抓的小手,用銀針紮他的虎口,他感覺痛隨即縮手,所以很快生出,並沒有其他術法。」家屬把男嬰抱來一看,果然右手虎口留有針痕,龐安時的醫術竟是如此的神奇。

此外,古代還有催產丹促進嬰兒分娩,見於唐代唐慎微的《證類本草》的「經驗方」催產丹。

宋元時期,還很重視安胎與產前的準備。宋人有一套養胎的理論和方法。宋陳自明的《婦人良方》講到受孕原理,以及何種情況下「感者成男」或「成女」。

南宋有一些醫療衞生讀物詳細列禁忌食物及其食後後果。元代的《飲膳正要》也講到孕婦宜食和忌食的食物。有的書綜合前代婦產科醫書,保存了不少臨產習俗和方法,供一般家庭使用。其中有十二月安產圖,一月換一幅,產期將臨,要按圖安置產牀等事。

據南宋周密的《武林舊事》記載,宋宮廷妃嬪待產時,對難產有催產藥、催生符等許多醫藥方術,其中又詳列產前所要預備的應用物品,實用價值很高。

南宋吳自牧的《夢梁錄》記載,杭州人家孕婦產期娘家要送銀盆,盛一些吉祥物,有「眠羊臥鹿」和彩蛋以及果品和嬰兒的衣物等等,均是普通人家所能籌辦的。

關於難產的處理原則,唐《經效產寶》主張「內宜用藥,外宜用法」,意思是用滋補藥物使產婦增強體力,輔助以外治手法助產,使胎兒順利娩出。

北宋楊子建的《十產論》是專述「異常分娩」的著作,詳細介紹了橫產、倒產、坐產、礙產、傷產等各種難產以及助產的方法,這些都是豐富經驗的結晶。

明代樓英在《醫學綱目》中認為十產中「以傷產一法」最為切要,而關於胎位轉正的手法則醫學史上異常胎位轉位術的最早記載。據說比法國名醫巴雷發明的轉胎術早四五百年。

但是,就現代西醫在中國大肆宣傳剖腹產,後來發現順產更好的事情轉變來看,當時的歐洲包括所謂的法國名醫根本不可能有這種認識,就是現在也似乎不認可遺忘了這種異常胎位轉位術的存在。

書中還強調務使產婦情緒安定「勿令驚恐」助產人員與產婦之間緊密配合堅持順勢利導的原則施用手法,在今天依然有用。

嬰兒出生以後,古人還很重視胎教,历史悠久,历代古籍均有記載。周文王之母太妊就是最早重視胎教的母親。

據《禮記·保傅》篇記載,太妊品行端莊,德行高潔,嚴謹、莊重、誠敬,凡事合乎仁義道德才會去做。太妊在懷文王時,非常註重胎教,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惡言。

她認識到,母親所接觸的外界事物都會感應給胎兒,並對其產生一定的影嚮。如接觸惡的事物就會產生惡,接觸善的事物就會產生善。所以形象、聲音尤為重要。

她晚上就命樂官朗誦詩歌,演奏高雅的琴樂給她聽。所以文王生下來就非常聰明,太妊教一而識百,觸類旁通。

因此,太妊是历史上有記載的胎教之祖。

西漢劉向《列女傳》曰:「古者婦人妊子,寢不側,坐不邊,立不蹕,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於邪色,耳不聽於淫聲。夜則令瞽誦詩,道正事。如此,則生子形容端正,才德必過人矣。」

《小學稽古篇》載:「太任文王之母,摯任氏之女也,王季取以為妃。太任之性端一誠莊,惟德之行,及其娠文王,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敖言。生文王而明聖。太任教之,以一而識百,卒為周宗。君子謂太任為能胎教。」(《列女傳》、《小學稽古篇》,均為《古今圖書集成·家範典·教子部》)

《大戴禮記》載:「周後妊成王於身,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獨坐不踞,雖怒不詈,胎教之謂也。」(《太平禦覽》卷三六《人事部一·孕》)

孟子母曾言:「吾懷妊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韓詩外傳》卷九)

由此可知,早在先秦時就形成了胎教的風俗。其中,孟母胎教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

後來,古代大凡懷孕的婦女都很重視胎教,睡覺不側身而臥,站立時不左歪右斜,不吃不潔淨的東西,不坐位置不正的座位,不觀粗俗的舉動,不聽靡靡之音。晚上聽人誦詩,接受聖明之道。只有這樣,生下的兒女方能品貌端正,才識過人。

據說,我們現在把已婚女性稱為「太太」,也跟周室三母有關。因為周朝有三太:太薑,太任,太姒,分別是周文王的祖母,母親,以及愛人,合稱為三太。

劉向《烈女傳》中說:「周室三母,太薑任姒,文武之興,蓋由斯起。太姒最賢,號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周王室的興盛與太薑太任太姒三位偉大女性的美德息息相關。

漢代的胎教,進一步強調母胎的觀念。賈誼《新書》論述人的品質源於母胎,好比鳳凰生來就仁義,虎狼生來就貪殘一般,認為胎教的理論應該寫在「玉版」上,藏在「金匱」裡,給後世以教訓。

東漢王充所著《論衡》的《命義》篇中,說人有三種命,其中一種「遭」命就是孕娠的時候遭遇到不好的事物感應,導致孕育不良,即使能長成也不免早夭。書中也繼承先秦禮籍提到的內容,如懷孕與心理、感情有密切關系,心情不正常、生邪妄之念,生的兒子就會形貌醜惡、狂亂不善。

直到南北朝的末期,如顏之推的《顏氏家訓》貍同樣有這類胎教理論。

這是古人強調「外象內感」,胎兒能受母親言行的感化,「感於善則善,感於惡則惡」。所以,孕婦須謹守禮儀,給胎兒以良好的影嚮,佳作「胎教」。

在中醫學上,有一著名的診斷疾病理論是「有諸內必形諸外」,即內髒的情志病變一定會反映到外表上來,出現一系列的軀體和精神癥狀。

唐代孫思邈在《千金方·養胎論》中,從醫學角度論證說:「彈琴瑟,調心神,和情性,節嗜欲,庶事清淨,生子皆良,長壽,忠孝仁義,聰慧無疾,斯蓋文王胎教者也。」足見胎教對古代優生學、醫學發展和進步的促進作用。

周代還已經重視幼兒、少年的家庭教育,這就是「幼儀」

那時的貴族家庭設有保育人員,如保姆、師、傅之類,男孩的稱「子師」,女孩的稱「女師」。兒童自己能吃飯時,教會其使用右手;能說話時,教給答話的方式,並將他們裝束修飾起來。

從六歲起,教給他們學會計數、方向的名稱等;並開始男女有別,不同席共食;行動上要尊敬長者,懂得禮讓。一直到正式入學之前,都要經常學習這些幼儀。

「教婦初來,教兒嬰孩」,《顏氏家訓·教子》篇裡說到這句成語,是說教媳婦要在初來的時候,教兒童要在嬰兒時期。

顏氏講了幼教要及早行之的理由:兒童長到能識人臉色時就要加以教育,長大了就難教好,即使鞭笞之也白費。他還提出從實際出發,認為母教和保姆的教育都很重要,禁止兒童粗野,師友不及保姆,如同勸止人們爭鬥,堯舜之道也不如寡母的呵斥。

他又提出「威嚴而有慈」的寬嚴結合原則,放縱孩子會造成嚴重後果,以致出現敗類而無可奈何。他是有感而發的,並在一些篇章中列舉了許多上層社會子弟變壞的事例。

來源:舞天玄姬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