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香港唯一能和梅豔芳抗衡的歌手,卻在巔峰時隱退,如今56歲的她怎麼樣了? 

陳慧嫻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歌壇,梅豔芳成為香港最有名的天後。
她的氣燄之盛幾乎無人抗衡。

如果真有一位,那就是當年的陳慧嫻

動輒專輯銷量白金的陳慧嫻紅極一時,是唯一一位能夠與當時的一姐梅豔芳分庭抗禮的女歌手。

只是在最鼎盛的時期,陳慧嫻竟然選擇了告別歌壇。

大家都叫她「傻女」,她只是單純的讓人心疼。

32年過去了,明天將是陳慧嫻56的生日。

這些年的她過的還好嗎?

1984年,剛參加完聯校演唱會的陳慧嫻接到一通電話。

她沒有想到因為熱愛唱歌而經常參加學校活動,會為自己贏得進入唱片公司的機會。

八十年代的香港樂壇,原本還是成熟風格當道,突然日本少女偶像流行起來。

一家叫法安利的唱片公司瞄準風向,適時將陳慧嫻、陳樂敏、黎芷珊打造成青春派帶到大眾面前。

推出的《少女雜志》專輯中,尤以陳慧嫻的《逝去的諾言》最受歡迎,獲得當年最有前途新人獎。

一首哀傷的歌,被涉世未深的少女唱來,減弱了好些悽怨的味道,聲音清亮又婉轉,竟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美感。

19歲的小姑娘,一出道就嘗到紅的滋味,同時也體會到作為公眾人物的壓力。

那時的陳慧嫻,個子小小又很瘦弱,身量未足似小學生,外形完全不符合大眾審美。

為她做唱片發行的工作人員覺得她不漂亮,都不相信她會紅起來。

到她紅了以後,走在街上被人認出。

那些人會說:「她就是陳慧嫻,她好瘦,都不漂亮。」

陳慧嫻聽得多了,便對自己外貌很自卑。

好在她唱功了得,得到公司力捧。

時隔半年,為她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故事的感覺》,主打歌《多少柔情多少夢》承接《逝去的諾言》,將女孩的心事「隨水和風輕輕送」。

短短兩年時間,陳慧嫻在歌壇已有一席之地,法安利唱片公司卻陷入財政困難,無法繼續經營。

一塊出道的三姐妹各奔東西,一個到商界發展;一個轉做兒童節目主持人;陳慧嫻則被寶麗金看中,繼續歌壇旅程。

此時,香港流行音樂進入如火如荼的發展時期。

「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雲」陳慧嫻也順利迎來事業高峰。

寶麗金在陳慧嫻青春少女特質的基礎上,作出大膽改變,糢仿東洋路線,一改往日青春乖巧的糢樣,真正摩登時尚起來。

曲風上,也由古樸雋永變得都市、動感。

《跳舞街》一經面世,就撥動了城市的心。

差一分鐘天就黑曬,

毋須急於趕計成敗,

光陰好比閃電飛快,

想開心應該去街。

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像給勞累的都市人來上一大杯卡布奇諾。

然後她還活力無限的問你「Do you wanna dance tonight?」

圓潤清澈的嗓音,及時行樂的快意,《跳舞街》當仁不讓獲得1986年十大勁歌金曲最受歡迎Disco歌曲獎。

在寶麗金的時光,陳慧嫻每年都有金曲獻上。

當人們還在《傻女》中重拾舊夢,幻想「重飾演某段美麗故事主人,飾演你舊年共尋夢的戀人」唱歌的那個人,又替人們釋懷了。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風風浪浪,總有些人會分開。

「緣分隨風飄蕩,緣盡此生也守望,你我在凝望那一剎,心中有淚飄降。

兜兜轉轉,總有些人再遇到。

誰在黃金海岸,

誰在烽煙彼岸,

你我在回望那一剎,

彼此慰問境況。

《人生何處不相逢》唱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滋味,世上癡男怨女將難以言喻的心思都托付其中。

在群雄逐鹿、偶像林立的港樂全盛時期,陳慧嫻靠自己獨特的音色和純熟的技巧,獲得「第一女聲」的贊譽。

意外的是,事業如日中天之際,陳慧嫻突然選擇去國外留學。

1989年對於香港樂壇來說,是一個特別的年份。

張國榮宣布退出歌壇,譚詠麟早一年宣布退出領獎,梅豔芳也將在來年宣布退出競爭音樂獎項。

而被視梅豔芳接班人的陳慧嫻,在這年宣布赴美讀書。

這幾位叱咤風雲的人物,都在即將跨入九十年代時,不約而同選擇放慢事業腳步。

臨行前,陳慧嫻的告別專輯《永遠是你的朋友》中的《千千闕歌》一曲,更令她達到了事業輝煌的巔峰。

《千千闕歌》翻唱自當時日本超級巨星近籐真彥的作品,同時期翻唱這首歌的還有梅豔芳的《夕陽之歌》。

兩首歌,同一旋律,不同歌詞,不同編曲,不同歌手,不同演繹。

陳慧嫻版本的《千千闕歌》風頭不僅一點不弱,甚至在銷量、口碑和傳唱度上都生生逼退了梅豔芳的《夕陽之歌》,成為1989年風頭一時無二的大熱歌曲。

大概,比起《夕陽之歌》的豪邁蒼勁,《千千闕歌》的離別愁緒才是我們生活的尋常。

她坐上飛機離開了。

不僅是離開了事業,也離開了心愛的人。

「徐徐回望,曾屬於彼此的晚上,紅紅仍是你,曾我的心中豔陽;如流傻淚,祈望可體恤兼見諒,明晨離別你,路也許孤單得漫長。」

告別專輯裡,有首叫《夜機》的歌。

略帶傷感的歌詞,描繪出一幅涼涼夜色,華麗的前奏之後,唱出靈魂的孤獨。

離離細雨茫茫星光,

明朝早別來驚慌,

投奔於遙遙他方,

願遺忘某寄往。

也不知陳慧嫻這首歌是不是唱給歐丁玉的呢。

陳慧嫻加入寶麗金,歐丁玉從《跳舞街》開始當她的音樂監制,之後的每一首歌幾乎是為她量身打造。

陳慧嫻的事業成就,歐丁玉功不可沒。

那時女孩年少,才從學校中走到社會。

家中凡事都有爸爸媽媽打點妥當,工作中這位大8歲的哥哥為她打理一切,慢慢她動了春心。

歐丁玉內向寡言,陳慧嫻活潑大膽,於是她主動出擊幾番試探,郎情妾意就在一起了。

這場戀情在張學友的演唱比賽上被記者拍到曝光了,陳慧嫻嚇得要死,因為家裡管的嚴。

回家後媽媽很兇的說:「你背著我談戀愛,我要掐死你。」

說歸說,歐丁玉為人溫厚,對天真浪漫的女兒照顧有加,家裡也就默許了。

那段日子,陳慧嫻非常開心的,工作和感情上,她都好依賴他。

歐丁玉也很疼愛她,由得她任性。

有時定好了下午錄音,陳慧嫻覺得狀態不好,或者因為頭天沒睡好,錄音時間就由她改;有時張學友他們正在錄歌,陳慧嫻也跑進去和歐丁玉一起看,粘住男友。

陳慧嫻是很幸運的,順利走紅,順利遇到好的音樂制作人兼男友,一路都有人為自己保駕護航。

太順利,就很少會去思考甚麼。

爸爸媽媽最初是不許她進娛樂圈,看女兒實在熱愛,準她試試,但不能耽誤讀書。

結果一炮而紅,工作太繁忙無法兼顧學業,陳慧嫻同爸爸商量,可否暫時全心出來唱歌,等她賺夠錢,將來就供自己去國外讀書。

爸爸說:「那你要記住今天說過的話。」

陳慧嫻是很聽話的孩子,小時候爸爸說她太脆弱,不可以參加女童軍,她就不去;出去不許喝酒只許喝橙汁,她真的只喝橙汁。

進娛樂圈前,爸爸同唱片公司負責她工作的人都吃過飯,了解過,才讓她簽約。

所以既然答應了爸爸,攢夠錢就應該要去讀書。

這是唯一選項。

當紅的時候離開可不可惜?

她沒想過,大家都說她是「傻女」,她也不以為意。

臨走之前,歐丁玉在電話裡面問她:

「你甚麼都說我父母希望我這樣做,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想怎樣做?」

當時的陳慧嫻聽到這個問題覺得很陌生,她還不懂那樣想。

一段六年的感情就這樣終結了。

陳慧嫻不是心重的人,傷心一陣子,想通就想放下了,後來和歐丁玉成了好朋友。

畢業典禮的時候,歐丁玉帶著太太,還有兩人共同好友張學友一起飛去為她慶祝。

每件事都會有得有失,至少只身遙赴他國的陳慧嫻變得獨立了,嚴厲的爸爸在她完成大學學業後,不再對她多加管束,把她真正當做一個成人。

美國雪城地處偏僻,陳慧嫻在那裡專心讀了四年心理學。

這幾年,香港樂壇已風雲變幻。

陳慧嫻求學期間,寶麗金工作人員專程飛往美國為她錄制了新唱片,其中歌曲《歸來吧》《飄雪》《紅茶館》極受歡迎,迅速紅了起來。

這並沒有使她留學歸來後繼續事業輝煌。

一個歌手在最紅的時候退出,意味著在黃金年齡時事業出現了空白。

這時,四大天王的時代來臨,樂壇領班女歌手的位置被王菲、鄭秀文等人牢牢占據。

與她共事的工作人員多數換了新人,彼此陌生,他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出處理這位曾經天後的位置。

一直備受照顧的陳慧嫻,無法適應這種局面,她不懂如何與人打交道,遇到問題也不知如何與人溝通。

在和黃子華一起做電臺節目時,黃子華問一句,她會回答不相關的事。

關掉收音機,陳慧嫻也不會跟他聊天。

她不太顧及旁人感受,不是因為自我,是因為少年走紅,一路被保護太好,她不知道。

她的世界裡,沒有「人際關系」這個概念。

三十歲之後的她,第一次經历人生低迷。

從入行到現在,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她很少朋友,也不懂主動跟人傾吐,所有的不快樂都壓在心底。

直到有天回家,發現心愛的貓咪從27層高樓跳下去摔死。

她的情緒爆發了,患上了焦慮癥。

她談過幾段戀愛,每段都未能長久。

可是她說:「我很相信命運和緣分,緣分安排你們在哪裡結束,就只看雙方做了甚麼會結束。」

後來,在自己的自我療愈之下,陳慧嫻學會了坦然的面對世界。

56歲了,陳慧嫻沒有結婚。

既然人際關系這一題不會,那就交白卷吧。

梅豔芳已經離世多年,林憶蓮貴為「天後」,那些年一起奮鬥過的朋友都有了自己的歸宿,陳慧嫻還這樣只屬於她自己。

就在今天再聽一次《千千闕歌》吧。

來日縱是千千闕歌,飄於遠方我路上。

就像當年在告別演唱會上祝福她擁有美好未來一樣,祝她生日快樂。

感謝陳慧嫻帶給我們的黃金時代。

來源:淘漉音樂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