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造假,我們距離商業文明還有多遠?

文:秦小明      

瑞幸咖啡股價4月2日一度暴跌81%,這個速度堪比其此前急速擴張。瑞幸此前公開表示,董事會正在調查高管和員工偽造交易的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首席運營官劉劍以及向他報告的幾名員工從事了捏造某些交易等不當行為。

這家咖啡連鎖店目標到2021年底達到10,000家門店,現在看來可能不太現實了。在4月2日暴跌之前,該公司股價自2019年上市以來累計上漲54%。

現在,劉劍等人已被停職;投資者應該再審視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九個月的財務報表。瑞幸咖啡在備案文件中稱,有問題的交易發生在2019年,總計約22億人民幣。

這個事一出,瑞幸股價在美股開盤前暴跌一度超過85%。「割資本主義的韭菜,薅資本主義的羊毛,補貼國內消費者」成了大家最大的槽點。

甚至有人還十分認真地將瑞幸稱作「民族之光」「國貨之光」,感情真摯地為瑞幸加油打氣,說一定要活下來,民族品牌不能倒,瑞幸加油!

只是段子,群嘲也就算了,然而跟著節奏跑入戲太深就不好了。

若真把瑞幸當成拿外國資本的錢,補貼國人喝咖啡的「慈善」品牌,真的戲太多。能這樣想的人,腦子都得趕緊鍛鍊,疫情期間家裡蹲,胖若兩人,腦子卻縮水得厲害。

如何給這件事定性,其實沒有太多好討論的。財務造假欺詐,這在證券市場是重罪。在美國市場,投資人,監管機構以及司法部門都對此有嚴厲打擊。一旦因為造假和欺詐導致投資者出現重大損失,那麼這個公司可能會面臨:

1)投資者的集體訴訟。

2)SEC(美國證監會)的巨額罰單(不光是錢,也包括強制退市)。

3)刑事責任。

除了美國市場的懲戒,中國新修訂的證券法賦予了中國證監會和公安司法機關「長臂管轄權」,瑞幸造假相關涉案人員同樣可能要承擔國內的違法責任。

所以簡單來說,這麼大的造假案爆出來,為瑞幸送上一曲《涼涼》。

 

更重要的是,瑞幸一涼,涼倒一片。它有一個重要身分叫做「中概股」,即在美國股市,一定程度上代表中國。因此,瑞幸的造假,會破壞海外資本對中國公司的整體信任,進而對中國公司的治理水平和誠信度產生懷疑,這是非常惡劣的影響。

除了以上這個影響,說瑞幸是割資本主義的韭菜,這個說法也具有強烈的誤導性。

要知道,很多投資在中概股上的資金,最終來源還是中國國內。因為國內對這些在中國經營的公司有著更直觀的了解,因此國內很多投資人投資美股的首要選擇,就是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早年做美股交易的時候,就把最主要的中概股都買了一遍,你說這到底薅的是哪家的羊毛?

除了國內散戶直接投資中概股,很多投資中概股的機構,其募集資金的來源也包括中國國內。因此,最終來說,因為資本的流動性,根本無法說投資瑞幸的錢,到底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簡單因為它在美國上市,就認為是割美國韭菜的錢,看問題顯得有點過於表面。

第三,從企業經營本身來說,瑞幸樹立了一個特別差的「榜樣」。

還記得在2019年5月瑞幸上市時,和一些自己做企業的朋友討論,不少人都對瑞幸羨慕不已,都覺得它開闢了一種新模式,是個新物種,兩年上市,讓很多創業公司找到了新的奮鬥目標。

這種極其浮躁的風氣,對做企業做產品的人來說,百害無一利。瑞幸本質上是一個資本遊戲。資本遊戲就是講故事,最後套現股份。至於再之後公司倒閉什麼的,跟前期的資本也沒關係了。最終接盤的是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以及公司的廣大員工,你們覺得公司造假涼了之後,員工得背多大鍋?

說到資本遊戲,大家還記得ofo小黃車嗎?不管瑞幸小藍杯,還是小黃車,本質都沒啥區別。只是小藍杯盤子大,時間更久一點。

資本對企業經營本身是可以產生好的推動作用的,如果它能真正抱著幫助企業做產品做服務為用戶創造價值的目的進入的話。但如果一開始就抱著純玩資本遊戲,把做企業當作這個遊戲的一個外殼表現,那麼資本遊戲的骯髒一面就暴露無遺。

當然,最終也會有人為這個遊戲買單。只不過買單的人,可能不一定是賺得最多的人,這才是最令人唏噓的地方。

產品的打磨,用戶忠誠度的培育,品牌的沉澱,哪一樣在兩年之內可以完成?因此,通過常識就可以判斷,這個公司就是個資本遊戲。根本不算真的踏踏實實做事情的公司。這樣的公司能上市,能有資本退出賺得盆滿缽滿,這難道不是對那些認真經營的企業和踏實努力創業者的褻瀆和侮辱嗎?

瑞幸能走到今天,完全是一開始就註定的結局。造假導致涼涼,一家為了資本利益不惜造假欺詐的公司,完全不值得任何同情。正如查理·芒格所說:一家好的公司如果不具備道德與謹慎的法則。那它的結果就是註定的。

反觀查理·芒格與巴菲特能在短短的幾十年之間就做到2萬倍的回報,他們正是用後面這三個標準去判斷一個公司是否適合投資:道德標準:在法律上合法,在道德上正當;歷史價值: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未來價值:如果沒有把握能夠持有10年,那就連10分鐘都不必持有。他們遵循的原則,正是保守主義價值投資。

保守主義認為,好的公司、卓越的企業是一個生命體,而不是像機器那樣,由別人做大做強的,公司是自己長大長強的。公司的「大」、企業的「強」是生長出來而不是「做」出來的。保守主義的投資和經營理念,是恪守價值,避免犯錯,尤其是犯大錯。瑞星咖啡造假,是違背保守主義基本理念的大錯。

靠一夫之勇,或一紙命令通過資產劃撥來做大做強的公司是靠不住的。投機者喜歡做大的公司,而真正的投資者喜歡長大的公司,喜歡經過時間考驗的常青公司。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
\n\n\n',once_per_page:0,debugmode:!1,blog_id:1,type:"adsense",position:"",privacy:{ignore:!1,needs_consent:!1}}},type:"ad",id:42095,placement_info:{type:"post_content",name:"\u6587\u7ae0\u6bb5\u843d\u6700\u540e",item:"ad_42095",options:{lazy_load:"enabled",placement_position:""},id:"%e6%96%87%e7%ab%a0%e6%ae%b5%e8%90%bd%e6%9c%80%e5%90%8e"},test_id:null,inject_before:[""]}},window.advads_has_ads=[["32549","ad",null],["42095","ad",null],["69172","ad",null]],(window.advanced_ads_ready||jQuery(document).ready).call(null,function(){window.advanced_ads_pro||console.log("Advanced Ads Pro: cache-busting can not be initial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