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關聯5省8市已感染近百人,南京疫情何以至此?

南京疫情

極目新聞 記者 尹鑫

7月26日,珠海市報告新增1例新冠病毒無癥狀感染者。該患者鄧某於7月19日在南京祿口機場乘坐航班抵達珠海,隨後作為重點人群排查集中隔離。經過四次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均為陰性,25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病毒無癥狀感染者。

7月26日,江蘇省衞健委通報,江蘇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9例(南京市報告38例,其中8例為無癥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宿遷市報告1例,為無癥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新增本土無癥狀感染者1例,為南京市報告。以上病例均在南京市定點醫院隔離治療。

此前,7月25日,南京市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自21日南京市啓動第一輪全員核酸檢測,到24日24時,共發現57例陽性。為阻止疫情傳播,南京已於25日上午11時起對全市常住人口、來寧人員開展第二輪全員核酸檢測。

算上外溢5省8地的10例病例,南京本輪疫情關聯感染者已近百人。

南京疫情何以至此?

感染近百人

自20日南京祿口機場檢出9例陽性病例以來,截至24日24時,南京本輪疫情累計報告57例新冠感染者,其中江寧區51例,溧水區4例,高淳區和建鄴區各有1例,他們主要從事機場相關工作,其中保潔人員有33人。

26日,江蘇通報,又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9例。加上外溢的10例病例,南京此輪疫情截至發稿關聯的感染者已近百人。

這外溢的10例南京關聯病例,出現在江蘇宿遷、安徽馬鞍山、安徽蕪湖、遼寧沉陽、廣東中山、四川綿陽、廣東珠海等7地。

極目新聞記者註意到,其中,中山病例在15日就到達了祿口機場T2航站樓;綿陽病例則於17日從南京祿口機場出發,18日返回綿陽;宿遷病例也為17日抵達祿口機場;蕪湖病例也與祿口機場相關。最新確診的珠海病例,則是7月19日在南京祿口機場乘坐飛機。

而沉陽發現的第二例病例則是目前外地最早與祿口機場相關的病例,該病例於14日乘坐廈門到沉陽的航班,經停南京祿口機場並就餐一次,最終包括其父母在內的一家三口也被診斷為無癥狀感染者。

因此,祿口機場出現疫情的時間很可能早於7月14日。此後便波及除南京外的5省7市。

據看看新聞客戶端報道,中國工程院院士、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教授聞玉梅曾表示,綜合近段時間的案例來分析,南京祿口機場在防疫管理上存在漏洞。例如,機場清潔工在打掃時,對物品的處理是否做到了合理合規?自身的保護措施又是否到位?聞玉梅院士提出了質疑。

另據澎湃新聞報道,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病毒學家金冬雁表示,祿口機場疫情可能是一起小型的「超級傳播事件」,先是個別保潔人員因接觸入境感染者或入境污染物感染,進而傳播給其他保潔人員,境外輸入的可能性大。實際傳播鏈為何,還有待基因測序結果進一步揭示。

23日晚,新華日報報道,江蘇省委決定暫停馮軍同志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據財新報道,此事或與其防疫不當有關。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正是依托祿口國際機場成立。

滯後的查驗

自20日晚11時許發出關於祿口機場檢出9例陽性病例的通報後,南京市委市政府已發布了5號重要通告。此外,南京發布公眾號還推送了多條涉防控疫情的重要提醒和重要消息。


1號通告

南京發布:一,嚴格落實涉疫重點區域管控要求,精準實施分級分類管控措施,倡導廣大市民群眾非必要不離寧,確需離寧的,需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月性證明(48小時內陰性證明要求自7月21日0時起實施)。 其他地區要加強社區防控,強化網格化管理,各單位落實疫情防控措施,強化主體責任。 二,嚴格落實交通出行疫情防控措施,公路,鐵路,民航,港口碼頭等交通站場要加強客流引導,避免人員集聚,認真查驗旅客資訊,落實戴ロ置休溫檢測哈和等西求,冬米公共交通,出租車,網約車要落實戴口罩,體溫檢測,驗碼,嚴禁紅黃碼人員搭乘,通風消毒等防控要求,並做好工作人員個人防護。

極目新聞記者註意到,早在21日,官方發布的第1號通告中就明確寫到:確需離寧者,需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自7月21日0時起實施)。同樣在21日發布的第3號通告則進一步指出,通過公路駕車離寧的司乘人員應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3號通告

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關於加強交通運輸疫情防控的通告(第3號):根據近期疫情防控工作要求,現就進一步強化我市交通運輸疫情防控工作通告如下:一,倡導廣大市民群眾非必要不離寧。 確需離寧的,執行以下管理規定:1,通過機場,鐵路,公路客運站等站場離寧的旅客(不含外地中轉旅客),須憑「健康碼「綠碼,並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48小時內陰性證明要求自7月21日0時起實施)。 因未取得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無法按時出發的旅客,建議提前申請退改簽。 2,通過公路駕車離寧的司乘人員,應攜帶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以備查驗。

但直到25日7時許,在南京市域各高速公路及市域邊界的68處「離寧查驗點」才正式設立,對經公路駕乘車輛離寧人員進行核酸陰性證明和健康碼查驗。


離寧查驗點通告

關於設立疫情防控「離寧查驗點」的通告:根據近期疫情防控工作要求,為防止疫情擴散,決定在南京市域各離寧通道設立「離寧查驗點」,有關事項通告如下:自7月25日上午7時起,在南京域各高速公路及市域邊界離寧通道共最立68處「離寧查驗點」(根據疫情防控而女可心響可罡廠,對紅ェ公哈馬來樹丙寧人員進行核酸陰性證明及健康碼查驗。

記者採訪了解到,部分人員試圖趕在此時間節點以前經公路離開南京。 24日下午,4名還未拿到核酸檢測結果的女士正準備打車前往合肥。她們告訴記者,她們註意到了此時間點且已有同伴剛剛經公路離寧。

1號通告還稱,各類網約車應嚴禁紅黃碼人員搭乘。但實際上,22日至25日,極目新聞記者所遇的多名網約車司機並不會檢查蘇康碼。不過也有一名司機稱,24日一上午他就拒絕了8位黃碼人員的訂單。該司機還稱,根據網約車公司相關規定,乘客出示綠碼才能上車。 「如果目的地在醫院或其他檢測點,我會提前打電話詢問乘客健康碼情況,勸導乘客主動取消訂單。」他說,這幾天訂單量有明顯下滑,他延長了工作時間才保證一天的流水。

此外,1號通告稱應嚴格控制各類聚集性活動,盡量減少線下大型活動。一名本應於25日結婚的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已主動取消宴席。但由於官方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舉辦宴席,只是不能聚集,酒店稱此非「不可抗力因素」,因此拒絕退款。

3號通告中還指出,通過機場、鐵路、公路客運站的離寧旅客(不含外地中轉旅客),應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但22日,一名準備前往恩施的乘客告訴記者,他從北京出發,在南京南站中轉時被要求退票並就地進行核酸檢測。

糾正「委屈碼」

23日晚,一夜之間,不少南京市民蘇康碼由綠變黃。而根據當時的規定,黃碼人員一周內要在指定檢測點實施三次核酸檢測,陰性者才可以恢複綠碼。


轉碼操作辦法

 

南京發布《緊急通知》精神,現就南京市範圍內「蘇康碼「轉碼工作,明確以下操作辦法:一,同一航班有陽性感染(檢出)者的密接,次密接,必須實施集中隔離。 二,有機場進出港行程史(7月10日及以後,下同)並有購票記錄的,實施規範居家隔離。 不具備居家隔離條件的,應集中隔離。 三,在機場停留半小時以上並進入大廳但未接觸過機場內部公共設施的,一周內按規範做3次核酸檢測(每兩次間隔應超過24小時,以多種途徑做過3次核酸檢測,且時間間隔符合要求者,無需重新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可轉綠碼。 四,在機場短暫停留(半小時以內),且未進入機場大廳的,做1次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可轉綠碼。 五,乘交通工具途經機場,未去過機場的,通過大數據篩查後可轉綠碼。 有關南京地區「蘇康碼「轉碼政策,以此為準,轉碼具體事宜可以諮詢「 12345」政務熱線。 註:凡外地黃碼人員,暫時無法轉碼,需要住宿的,可以聯繫江寧區錦江都城百家

當晚,南京市衞健委副主任楊大鎖就介紹,將對7月10日至20日進出過祿口機場的蘇康碼黃碼人員進行嚴格管理,原則上一律實施14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24日上午11時許,南京也發出提醒:7月10日以來有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經停史(含出發、返回、經停、進站接送等)的人員,應立即向居住地所在社區主動報告登記,落實集中隔離、居家觀察、三次核酸檢測等相應管控措施。

在以上規定出臺之前,於20日深夜經祿口機場到達南京的霍女士(化姓)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在快下飛機時註意到了官方於20日晚11時發布的祿口機場檢出陽性的通告,但此後她出機場時只被要求出示了綠色健康碼,現場並沒有甚麼異常,也沒有相關提醒,她在機場共停留了15分鐘左右。第二天,霍女士回到蘇州後便主動進行了上報。 23日,社區工作人員要求霍女士集中隔離14天。霍女士不解的是,20日晚官方通報後,抵達祿口機場的人員為何沒有第一時間就被重視?

而在24日白天,就在南京部分市民蘇康碼一夜變黃以後,多名司機也告訴記者,如果拒載黃碼人員,他們的生意會很難做,且不同公司要求並不一致。其中還有一名司機提到,他於21日、22日兩次帶乘客前往祿口機場,但一直是綠碼,可能是因為他到達機場後迅速原路返回了。 「但我還是向社區報備了。」他說,「我是租車開網約車,每天要付租金,黃碼會讓我無法開工。」還有司機反問道,黃碼人員一周內需到指定地點做三次核酸檢測,如果他們沒有私家車,如何檢測?

但也有司機路過祿口機場就變成了黃碼,還有多名網友發帖稱,他們也對於自己蘇康碼變黃毫無頭緒,似乎很難找到自己與祿口機場的聯繫,甚至連東南大學九龍湖校區多名未出校門的學生也成了黃碼。

不過,也有多名20日後經祿口機場抵達南京者健康碼一直為綠。 20日晚10時20分抵達機場的石女士(化姓)正常回酒店住宿,此後她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前往了上海;21日從西安經祿口機場抵達南京的一家三口幾乎形影不離,但只有一人健康碼變黃。


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

委屈的黃碼得到了官方的重視。 25日淩晨,南京發布推送了《關於對南京市範圍內「蘇康碼」黃碼人員分類甄別,落實管理措施的操作辦法》以及《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

操作辦法將人員分為6類,黃碼人員轉綠不再一刀切要求進行三次核酸檢測。其中,在機場短暫停留(半小時以內),且未進入機場大廳的,只需做1次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可轉綠碼;乘交通工具途經機場、未去過機場的,通過大數據篩查後可轉綠碼;外地黃碼人員暫時無法轉碼,可聯繫指定酒店住宿。

而在《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中,南京市新冠疫情聯防聯控應急指揮部寫到:前期,為迅速切斷病毒傳播鏈條,實施的有祿口機場經停史人員的大數據篩查,讓不少市民領了「委屈碼」。如被誤認,請及時聯繫「12345」政務服務熱線複核轉碼。

全員核酸檢測


4號通告

關於做好經祿口機場返寧人員健康管理的通告(第4號):根據疫情防控工作需要,經研究,現就經祿口機場返寧人員的健康管理事項通告如下:7月10日以來,凡經祿口機場返寧人員,請主動向居住地所在社區報告,接受風險評估,進行核酸檢測(加密),嚴格執行健康管理與隔離等相關措施。 請以上人員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全程規範佩戴口罩,與他人保持安全距離,前往各區專門的採樣點(名單附後)進行採樣檢測。 有特殊困難的可上門服務。 無正當理由不配合健康管理,隔離,不進行核酸檢測造成嚴重後果的,將依法追究責任,感謝廣大市民群眾的配合。

官方第2號和第5號則通告將開展兩輪全市全員核酸檢測。而對於上文提到的針對經祿口機場返寧人員專門檢測點,實際上,早在23日中午12時許,官方第4號通告已經通知稱設定了12處,南京12個區各設定一處。


22日深夜南京站檢測點

全員混篩檢測點、祿口機場專門檢測點、具有檢測能力但需自費的醫療機構、火車站內供離寧人員專門檢測點,極目新聞記者在數日內前往四種不同類型的檢測點發現,不少市民並不能分清,且四類檢測點本身也並未嚴格區分被檢測者。

多名網友還反映,核酸檢測時存在較嚴重的人員聚集情況。一名網友稱二輪全員檢測時,有隊伍排了數公裡,老人、小孩等候數小時後卻被告知檢測臨時取消。這基本符合極目新聞記者現場採訪了解到的情況。


22日南京南站檢測點

22日晚11時許,極目新聞記者在南京站的核酸檢測點看到,排隊群眾不斷增加,但檢測工作已經暫停。現場志願者則稱,晚9時許試劑就已用完,估計次日淩晨後檢測工作才能重新開始。


24日逸夫醫院專門檢測點市民被勸返

而在24日,江寧發布中午通告稱,針對「經祿口機場返江寧人員」的專門採樣點有兩處,分別位於逸夫醫院和江寧體育中心體育館。不到2小時後,極目新聞記者來到逸夫醫院時,不少市民都被一一勸離。現場執勤人員告訴記者,醫院的核酸檢測工作已全部暫停,無論綠碼還是黃碼、自費還是免費,都無法在院內進行檢測。廣播則提示,暫停是為了預防臺風暴雨天氣。


24日江寧體育中心「經祿口機場返寧人員專門檢測點」

而在江寧體育中心,極目新聞記者看到,兩條隊伍圍繞體育中心拐了3個彎。現場工作人員介紹,上千人的隊伍估計排了1公裡,等待時間約為3小時。但其中多名市民並不了解此處為專門檢測點,不少持綠碼的市民也在排隊等候。檢測點門口的工作人員稱,蘇康碼黃碼或經祿口機場收到社區通知的人員,應在此處進行檢測,其他人員原則上應回社區檢測。

在一家距離祿口機場30多分鐘車程的公司上班的趙先生(化姓),蘇康碼是在23日晚9時許變黃的。趙先生向極目新聞記者介紹,他是一名程序員。 23日晚從公司下班乘地鐵時,他還出示了綠碼順利通行,但在路上一重新整理,碼就轉黃了。 24日下午,他居家做完工作後,乘網約車到達江寧區的專門採樣點完成了第一次核酸檢測。讓趙先生覺得奇怪的是,有工作人員稱,22日晚他在逸夫醫院自費做的核酸檢測結果並不能被統計於規定的3次核酸檢測中,3次必須都在專門檢測點進行。

24日晚,新華日報報道,江蘇省疫情防控組專家則稱,可以在一周內通過多種途徑開展三次檢測。若進行的是全員核酸檢測,可以不提供報告,但應提供採樣時間和地點,並由本人簽字申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