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光6億,被迫停業!「她」讓千萬中國女人上癮,最終也難逃一死

衣二三
文: 金錯刀

「499元就能買到一個光鮮亮麗的人生。」

你會花這個錢嗎?

事實證明,至少2000萬女性花錢購買,願意換取這樣的靚麗。

可即便這麼多人買單,也無法挽救它倒閉的命運。

作為一款共享衣櫥app,「衣二三」的壽命也走到盡頭。

上周7月9日,官方發布公告通知各位會員,稱經營不善,將於2021年8月15日關閉服務。

許多朋友或許不了解,衣二三算是共享衣櫥界的天花板,你花錢辦會員,它給你提供高端服飾租用服務。

不要小瞧它,成立於2015年的「衣二三」,曾連續獲得6輪投資,累計融資金額達到5.3億元,躍升為獨角獸,成為投資人眼裡的「香餑餑」。

可如今,香餑餑變成了燙手山芋,扔給誰都不接,光環褪去後,只能暗淡退出。

對於共享市場來說,衣二三的倒閉,只是許多案例的縮影。

1

3年省了114萬,499元就能做名媛

有句話叫:女人的衣櫃裡永遠缺一件衣服。

而「衣二三」的出現,就是為了解決「女人的衣櫃不再少一件衣服穿」而出現的。

怎麼解決?分兩步走。

第一步,「我」提供衣服,「你」帶著錢。

用戶支付499元成為會員,就能無限次試穿平臺所有品類的服裝,每次可租借三件衣服。

仔細算算,一個月穿個三十件沒問題。

為了吸引目光,「衣二三」前期下狠勁,邀請KENZO、Acne Studios等輕奢品牌,還與澳洲時尚平臺Australian Fashion Labels 建立聯繫,旗下7個品牌,都曾為衣二三站臺。

還有當時因為《歡樂頌》大火的設計師品牌 Pollyanna Keong 也被衣二三收入囊中。

紅火時期,衣二三對外宣傳「擁有50萬件服飾總量「,很有底氣。

第二步,「我」免押金,你拿信用分抵

如果一時手頭緊張,用戶可以不直接交全額押金,而是先利用芝麻信用分切入使用(650分以上就能體驗)

為了讓消費者有更優質的售後體驗,「衣二三」全部採用順豐包郵,當天下單,第二天便可到達,還能保證提交新訂單的同時,預約歸還舊衣時間,如果試穿很喜歡,還可以用折扣買下來。

就這買賣,誰看了不說一句:真有你的。

鼎盛時期,衣二三的註冊用戶超2200萬,平臺上線品牌超500個,其中使用超過一年以上的用戶占月活躍用戶的65%。

一位曾是衣二三的忠實用戶,算了一筆賬,三年通過租衣服,前前後後一共省了114萬元,省下的錢都能在三線城市買房了。

而從時代財經的文章中獲知,另一位久居深圳的用戶Mia,兩年內總共試穿375件衣物,總價值近45萬元。

Mia算了一筆賬,如果每個月要添置新衣,開銷遠超499元,尤其是隨便買一件冬裝外套,價格直逼千元,這種情況下,共享衣櫥再好用不過。

短短三年間,衣二三就被多位投資大佬相中,主動送錢上門,但好景不長,「衣二三」的故事也到了收尾的時候。

從2018年9月之後,「衣二三」再沒有融資的消息傳出。直到最近7月份,一份公告才讓所有人知道共享衣櫥的最後一張牌,也打得稀爛。

只是它的倒下,並不是突然襲擊。

2

天天租衣穿大牌?這條路並不好走

2018年,共享經濟走到下半場。

投資者花錢買教訓,創業者被社會一頓毒打,市場一片哀嚎。

作為衣食住行最晚起步的「衣「,終究還是沒能擺脫被教訓的局面。

和許多共享失敗案例一樣,衣二三的問題,也是從欺負用戶開始的。

1、更改規則,玩文字游戲

2018年10月,衣二三悄悄更改了協議內容。

此前承諾「下單後48小時內就可辦理新單」變成了「72小時」。

因為這條規定,完全縮短用戶的租借頻率。

打個比方,原來每次租衣3件,隔天收到新衣箱,一個月試穿45件。現在突然改成隔三天下單,一個月最多試穿30件。

除此之外,新合約還強制要求24小時內歸還衣箱,取消年卡用戶10分鐘鎖定和8折購衣權限。

而用戶只能被按頭接受這種不合理規則。

2、貨不對板,真假難辨

既然是租借高檔衣服,自然是奔著品質去的。

結果用戶發現,衣二三的平臺上怎麼出現淘寶日常款,甚至許多衣服經過比價後發現,直接購買更劃算。

平臺標著518,可實際某寶只售233

這樣的投訴不止個例,還有人發現平臺標著的品牌,結果根本搜不到,甚至高出正常品牌價格的定價。

而在黑貓投訴平臺上,隨處都是關於衣二三的客戶不滿:

接二連三的規則和商品質量問題下,曾經忠實的消費者,紛紛棄用,甚至吐槽:像是被當成傻瓜一樣耍。

更別說有用戶和客服反映,收到的衣物有污漬和莫名其妙的扣款,衣二三的服務,越來越失去說服力。

而對於它自身來說,其實已經無暇顧及這些投訴,因為融資來的錢,也快花完了。

從商品挑選,搭建物流搭,再到後期清洗維護,運營一個二手租衣平臺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

成本高、回本慢,據創始人劉夢媛透露,直到2019年5月,衣二三平臺才實現扭虧為盈。她還曾說:一件衣服平均需要3到4個月的流轉才能回本。

劉夢媛

久而久之,運營和服務跟不上後,又拿不到新的融資,導致資金鏈斷裂。

就像是之前它的同輩「女神派」和「多啦衣夢」一樣,衣二三的敗局,同樣能解釋得通整個共享衣櫥「團滅」原因。

從IT桔子統計得知,2015年至今,國內一共有23家共享衣櫥項目成立。

可無一例外,最後都以慘敗收場。

刀哥看來,共享衣櫥還和其他項目最大不同之處還在於,國內對於二手衣物的需求,始終是小眾人群。國內本身就沒有二手文化這一說,這才是共享衣櫥的致命一擊。

當然,從2015年發展至今,「共享經濟元年「也從繁華走向冷清,能堅挺活下來的,寥寥無幾。

3

被玩壞的共享經濟,活下來的居然是它

2016年,似乎到了「萬物皆可共享」的年代。

單車、充電寶、衞生紙、雨傘、休息室、都在瘋狂入局,搶占先機。

共享這個詞,連家裡長輩都知道。

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賽道直接融資額高達1941億美元,都快趕上百度的市值了。

而共享單車賽道的融資金額就高達258億元,其中摩拜和ofo兩家融資金額就約為155億元。

甚麼概念?當年閱文集團收購影視公司新麗傳媒(拍攝《如懿傳》和《我的前半生》的公司),就是這個價。

那時候的共享單車,簡直是城市的風景線,被調侃為「共享單車的顏色不夠用了」。

僅僅是三年時間,或者比這更短,風頭十足的共享單車就開始死傷一片。

風靡大街小巷的摩拜慢慢被停用,摩拜服務已全面接入美團平臺。

OFO的戴威錯失被收購機會,最終破產,到現在還欠著很多人的押金。

曾經的單車風景,變成了單車墳墓,堆砌的車子已經在城市裡容不下了。

現在留下來的,雖然沒被大浪拍死,但也勉強算是被迫營業,談不上盈利。

而其他項目,更是雪上加霜。

以共享雨傘來說,下雨天帶傘不必考慮在內,而因意外忘記帶傘的幾率本身很低。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租賃雨傘需要押金,而且還要歸還到指定地點。

又貴又麻煩,體驗很不好。

經歷過一波大洗牌後,目前活得還算可以,並且盈利的居然是:共享充電寶。

曾經被王思聰嘲笑「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

可事實上,這個小而美的項目,進行的比較順利。

無外乎有幾個優勢:共享充電寶成本可控制,根據流量測算,再選擇優質商家,盡量保證每臺充電寶的高使用率。

而且,共享充電寶的損壞成本可由用戶自己承擔,本身體積又小,加上線下店家的簡單維護,投放運營成本可以被壓低。

總結下來就是:成本低、還有用戶兜著。

頭部企業怪獸充電發布的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其營收達到8.469億元,淨利潤達到1510萬。

雖說和其他行業相比不足為奇,但作為共享項目,走到現在實屬不易。

但這幾年的漲價風波,也會被圍攻吐槽。

2019年上半年,共享充電寶因為漲價風波一度成為了大眾熱議的對象,租金從以前的每小時1元或2元漲到了每小時3元或5元,更有流量密集地段如景區、KTV等,飆升至8元每小時。

這充分說明,共享充電寶市場也在做出調整走向規範,正從早期砸錢補貼的坑裡走出來。

結語:

如今,共享經濟各個項目漸漸明朗,已經走到尾聲。

曾經廝殺的激烈場面,如今只剩一地雞毛。

回過頭來看,許多共享項目,本質上只是換湯不換藥,只是為了沾上共享的光。

矛盾的是,曾提出共享經濟的目的是「讓城市減少碳排放,促進資源優化配置」。

結果放眼望去,卻和當初的想法背道而馳,成堆的單車在等待處理,大批的共享衣物也在找尋合適的去處。

過去戴威的夢想是,是讓ofo成為和Google一樣影嚮世界的企業。

可如今ofo距離影嚮世界的企業,中間還差個500年。

用共享單車看世界的美好願景,終究成了一場空。

而要明白,資本永遠只看回報,改不改變世界事小,活下去才事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