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演了一出船長的戲

緬甸
文:副舍長

今天被緬甸軍方刷屏。事情很簡單,追過米劇的地球人都懂,對待大選作弊,緬甸軍方果斷亮出鐵拳,演了一出船長碼好的戲。瞬時引得美澳英不滿,三地外長更是不約而同,紛紛發出嚴厲的譴責之辭。——行文我大致看了一下,顧左右而言他,張口閉口說茗煮,就是不提事情起因。

實際上,對於緬甸突發情況,三地之中,美澳現今根本沒資格對別人指手劃腳。白等相當於剛坐在黃金馬桶上,一聽緬甸動靜就跳出來,發難時也不顧自己屁股不乾淨。至於澳氏這個遠洋幫手,不可能不知道強制投票才有百分九十以上的投票率,然而它對白等在多個郡超百分百的數據卻不聞不問,這時候跟著起鬨,是想冬柿子專挑軟的捏?

做人可不能表裡不一啊。何況緬甸這事,但凡用膝蓋思考,也難挑軍方責任。高達八百五十萬票涉及的作弊,與白等同出一轍,重複投,假身分投,難道像它們坑船長一樣才能領美國發的口頭狗糧?做正確的事就夠了,別忘記,全世界都在睜眼看著。

就算再退一步,軍方該不該介入,美國真正的大統領船長就委婉表示過:可行。只不過米店吃裡扒外的雇員太多,行動起來有傷及無辜的風險,所以船長才補充解釋「選擇那條最艱難的路」。

米劇殺青之難,難在「人心與民意」都被暗黑勢力操控,以致黑白可以顛倒,是非可以不分。白等以為譴責緬甸就能洗脫罪惡,以為觀眾就會買他茗煮的單,除了福利寄生蟲以及腦袋被驢踢過的理中客,正常的邏輯肯定是:作弊必須徹查清楚,任何假借茗煮來迴避作弊調查的都是耍流氓。

緬甸軍方也說了,強行管制一年,直到問題調查清楚再交還權力,屆時會重新監督一場新的大選。可謂有理有據,明明擁有上前就給疑犯一頓痛挨的實力,偏偏還給抬頭山優秀女企業家講道理的機會,這波文明手法,值得被瓜眾拍手稱快,順帶友情點贊。時至今日,判斷緬甸軍方為人肯定不能只參考偽驢派的霉體,一臉凶相多半是被它們刻意宣揚出來的。

根據爆料設計這麼這個細節:緬甸軍方在選後對著諸多作弊質疑表態,咱們把這事調查清楚,假票等於假茗煮,有還不如無。抬頭山女企居然這樣回覆:不用查,肯定沒有,你覺得我們像那種作惡之人嗎?

人可以貌相,不好說。看抬頭山女企是覺得她是可信之人,但是呢,千般名聲毀於權力春藥,打理緬甸生意才幾年,拘捕異見派,封禁霉體批評,卻是她一手包辦而成的事實。彆強行說軍方不問管理事,出現爛帳,中飽私囊的事,理論上誰都有權來干涉。這時候談茗煮談程序無疑就是欺世盜名。還好,緬甸軍方沒有執著浮名,脾氣上來就掀桌子:作弊是不可以作弊的,誰作弊就干誰。二話不說,惟爽字能表達觀眾心情。

其實美國民眾,尤其是船員們,真得好好學學緬甸軍方的雷霆風格。吃慣了蛋糕,可不要把窩頭不當糧食,關鍵時刻,特殊時期,不但方便保存,而且還抵餓。再說也沒見緬甸食客們怎麼樣,該幹嘛幹嘛,離開哪個掌柜都一樣能生活,一句話,活得水深火熱,也比被虛偽的歌舞昇平好上一大圈。

何況緬甸軍方也夠隱忍,一改十年前作風,整個過程兵不血刃;更夠勇敢,抬頭山女企與奧黑希辣有著交頭接耳的感情又怎樣,白等威脅懲戒又如何,就是要查,一定要查下去,這才是對待作弊應有的立場與態度。網絡熱句高手在民間,換個框架再讚揚下緬甸軍方:正義在山溝裡。

可以肯定,無論何時何地,古今中外,偽飾出來的政客必受世人冷眼。美國白宮外的大兵們許多轉身背對白等車隊的情景,多少能預示沼澤團伙將來的下場。當米民開始轉回身,憤怒地握緊武器、吐出唾沫的時候,就是終結它們邪惡的時候。

昨天看Q的密文還覺得船長回歸還得等上一時半會,誰料一覺醒來,世界就突起大風山雨欲來,船長說的「以某種方式回來」看來不該限制區域,只要他不放棄戰鬥,有光的地方都將無法屏蔽他的聲音。沒有理由去懷疑緬甸只是個孤立事件,加上大熊、中東、歐洲諸地摩拳擦掌,甚至梵蒂岡教派內部都在換血,先不說正義戰勝邪惡過程會有多順暢,但「戰勝」這個結果,是值得去期待的。

希望緬甸軍方手再忍忍,等更多的人圍觀之後再揭開黑幕,讓觀眾看看,機選票到底被偽驢們灌了多少油水,最後順藤摸瓜,把白等們的老底給揪出來。

咳咳,準備好爆米花,準備好酒,接下去會更精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