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身懷絕技的人死了,你也要負責任的

文:陳也餓  

這地方有一個不怕死的商家,咱給年輕的老闆上一課!

如果你常刷短視頻,那麼一定聽過這句台詞。

一個叫「 紅雨老師 」 的短視頻大V,帶著300多斤的兩兄弟泡泡龍和大蒜濤,到全國各地的廉價自助餐廳巡迴吃飯,以幾十塊一位的價錢,吃下多於常人好幾倍的食物,吃到老闆懷疑人生。

泡泡龍和大蒜濤負責吃,紅雨負責拍。

一邊是兩個胖子在餐桌上風捲殘雲,一邊是餐廳老闆在旁邊欲哭無淚,畫面衝擊力極強的視頻,讓「 紅雨老師 」 迅速獲得了1300多萬的粉絲。

幾乎每個視頻的開頭,哥仨都會說出上面這句經典台詞。除此之外,泡泡龍還有一句專屬台詞:

香啊,造啊,香皂啊,吃完吐泡泡啊!

但世事難料啊,年輕的老闆還沒死,去上課的食客就出事了。

就在3月10日,紅雨老師的賬號上突然發了一條訃告:

我們懷著無比悲痛的心情告知大家,我們可愛的於海龍先生(泡泡龍),於2021年3月5日為公安機關拍攝公益反詐騙宣傳視頻時因長時間高強度工作,不幸離開了我們,享年29歲。

訃告裡還說了,泡泡龍工作兢兢業業,一個鏡頭不滿意要拍幾十遍,特地強調——

每天都主動拍到凌晨。

多麼刻苦的年輕人啊,死了太可惜。不少網友看到這個訃告,不禁對他肅然起敬。


吉林通化縣反詐中心發布的視頻日期分別為2020年11月23日,11月25日,11月28日,12月4日,12月12日,和2021年3月10日。

按照發布的頻率,倒也不像是高強度工作。

並且,這六個視頻裡所有的場景,都是在白天拍攝的。

陽光明媚,又何來熬夜通宵之說?

通化縣公安局特地澄清了,泡泡龍在拍攝現場一切正常,可能是在晚上休息時間去世的。

網友當然不是傻子,在紅雨微博賬號下,有一條留言特別酣暢淋漓:

泡泡龍根本就是因為這個團隊不人性對待的悲劇,拿人家當引流工具。這麼吃,再好的人也吃廢了……員工身體不適還要求高強度拍攝,美其名曰上進心,我呸!

最後還陰陽怪氣說是拍反詐騙視頻導致過勞。反正和我紅雨沒關係,放屁吧,你和你的團隊才是害死泡泡龍的真兇!

好兄弟死了5天后才發訃告不說,還把鍋都甩給了公安局,隻字不提泡泡龍的真正死因,也不提他嚴重損害健康的吃播工作。

高,實在是高。

根據早前的媒體報導,紅雨、泡泡龍、大蒜濤三人是東北發小。

紅雨家境不好,15歲去宇宙盡頭大城市鐵嶺的一家民間藝術團學藝,後來又乾過餐廳端盤子、劇組跑龍套、婚禮當司儀、酒吧駐唱等工作。

泡泡龍則是一名外賣騎手,每個月掙1500塊左右,還經常被顧客投訴;大蒜濤是宅男,平時靠遊戲代練賺點錢。

總而言之,生活都不咋地。

直到2019年初的一次自助餐聚會,幫哥仨找到了致富密碼。

那天他們去吃20元一位的自助餐,因為三人飯量實在太大,老闆和他們吵了起來。紅雨拍了個視頻記錄下這件事,說了那句經典的「 給年輕的老闆上一課 」 。

發到短視頻平台上,僅僅一天時間播放量就突破了1000萬。

後來他們又拍了類似的幾個視頻,都取得了很好的流量效果。吃垮商家三人組就此成立,廣告也多了起來,全國各地的網紅餐廳都希望讓他們「 上一課 」 。

明星開店也會找他們合作,靠兩個胖子的吃播推薦吸引一批流量。

陳赫的新店開業,哥倆硬是吃了好幾張三十厘米長的賬單;去杜海濤店裡吃飯,直接免單放開吃;去鄭愷店裡,鄭愷陪著一起涮火鍋不說,還送了他們一雙金筷子……

根據2020年3月紅雨發的一條年度盤點視頻,在一年時間裡,紅雨帶著泡泡龍和大蒜濤一共吃了65家自助火鍋,53家自助烤肉,37家自助串串,28家自助醬骨頭,以及15家特色小吃。

在視頻最後,紅雨不禁自我誇讚:

為推動全國餐飲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平均下來,每次不到兩天都要胡吃海喝一頓,還都是火鍋、烤肉、棒骨、串串這些高油高鹽高脂肪的好食物。

……本來就夠胖了,每天還要吃這些,能不完犢子嗎?

其實,不少網友很早就表達了對泡泡龍和大蒜濤健康的擔憂。幾乎每一條視頻下面,都會有人提醒他們該減肥了:

別吃了,再吃你就要吐泡泡了。
大哥啊,少吃點,真擔心你的身體。
天天這麼吃,身體這麼胖,還是看看醫生吧。
龍哥臉上為什麼總有發黑的地方,是不是病了。

只要稍微查閱資料或者去趟醫院就可以知道,泡泡龍臉上的黑是一種叫黑棘皮症,常伴有肥胖的一種皮膚病。

這種病幾乎均與內臟腫瘤相關。約60%病人皮膚症狀與內臟惡性程度同步進展,約20%的病人皮膚症狀先於惡性腫瘤數年。泡泡龍臉上黑斑的顏色和大小的變化,都讓人看著憂心。

但儘管如此,哥仨的下一條視頻,永遠又是一頓饕餮大餐。

翻遍了相關資料,我發現有一件事情紅雨從來沒有公佈過——靠著拍兩兄弟的吃播,他究竟賺了多少錢?

在2019年的一篇行業報導裡,紅雨稱在短視頻走紅後不久就成立了多肉傳媒,一共分八大部門,共有45個員工。

規模還整得挺大。能有這樣的成就,泡泡龍和大蒜濤功不可沒。

不過在天眼查上找「 多肉傳媒 」 的相關信息,卻從沒看到過於海龍這個名字出現在股東名單中。

所以,泡泡龍都把命吃沒了,也只是他好兄弟的打工人而已。

泡泡龍的悲劇,後面其實是幾年來,遍布中國的一場審醜運動。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直播、視頻,迅速火遍了全國。有才藝的人、名人自然不在話下,那些沒有才藝的普通人想要出名就很難。

在這種情況下,專門展示驚悚、畸形、醜惡一類形象和行為的播主出現了。

第一批擁有頂天流量的普通人網紅,大多是獵奇博主。

比如快手上有個快手勝哥,是一名只有一隻手的殘疾人,一位異食主播。

吃過直接從死豬肚子裡掏出來的腸子,吃過死在路邊的貓的眼睛,也吃過還在樹上爬的毛毛蟲。

甚至有一次他為博眼球報假警,說天津大爆炸事件是他幹的。不久後,警察便破門而入。勝哥跪地求饒希望警察叔叔不要抓他。當然,於事無補,進了局子。

李贛李老八,鬥魚tv的一位主播。他消費自己的家人,將直播的攝像頭對準自己有智力缺陷的的女兒,讓兩歲半的女兒成為全網的笑料,任人圍觀。

抖音也有個叫老八的人,島市老八。抖音曾經風靡一時的bgm「 老八秘製小漢堡 」 就是關於他的梗。他在茅廁裡直播吃翔,說這是秘製小漢堡,既實惠又管飽。

這些人,沒人接到過廣告,沒人被請去參加活動,直播的打賞是他們唯一的收入來源。但靠流量帶來的打賞,收入也足夠可觀了。

後來,這些展示醜惡的播主,大多在社會輿論的指責下被限制了流量,消失在大眾的視野裡。

現在,像泡泡龍這樣吃播的播主,起到了某種替代他們的作用。

區別是,吃播的播主還可以賺到錢。他們去吃每一家飯店,都是要收取代言費的。

然而,他們付出了更慘痛的代價。

長期如此不健康的飲食會導致血管堵塞。如果腦部的血管堵塞,就是腦梗;如果心臟血管堵塞,就是心梗;如果脂肪肝慢慢演變成肝硬化,再之後就是肝癌。

泡泡龍之前,就已經發生過吃播慘案了。

30歲的瀋陽吃播網紅小王,為了賺錢當吃播,食量驚人,兩三分鐘就能消滅掉一斤多重的肘子。吃播半年多,體重從200斤升到了280斤。

為了增加食量,小王往往一天就吃一頓飯,平均兩天直播一次。後來在直播時突然感到雙眼劇痛、雙臂發麻,7天后的2020年6月23日,搶救無效不治身亡。

無數看客,在觀看這類視頻中貢獻了流量、熱度甚至金錢。

每個在這類吃播視頻下叫過好的人,都是害死他們的共犯。

在泡泡龍猝死的前幾天,北京一家海鮮自助餐廳來了一位網紅。

長相、身材,都跟泡泡龍有幾分相似不說,連說話的味兒都很像。

「 弄他! 」

隨後,就是一頓豐盛之極的饕餮大餐。光看他說的話,都能想見。

「 我也不拘著了,反正到這地兒了。您看我怎麼弄他就完了! 」

「 大哥這限量嗎? 」

「 全是膏,太棒了! 」

「 等餐的時候吃幾個八喜! 」

「 這兒福佳(啤酒)都暢飲! 」

「 烤鴨要嗎? 」 「 太要了,大哥!我要十個,一會兒看是大哥卷的快還是我吃的快! 」

「 紅柳大串,還有一個,不能給你吃。鮮羊肉烤的,這最過癮! 」

「 您給我來四個鵝肝,四個牛排,四個雪花帶子,還有牛舌。 」

這條視頻有四十多萬的讚,將近兩萬條評論。一顆美食博主圈兒冉冉升起的新星。

視頻裡,不時能聽見他豪爽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他說這家餐廳:

「 太棒了,按我的話說就是天花板,……到頭兒了! 」

 

 來源    山河路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